全球高武

在蠻獸荒境號稱第一殺手的君無邪。

他的修為明明不高,至少相對於唐錚和龍角魔帝來說,君無邪的修為真的低得可憐。

然而他卻瞞過了唐錚和龍角魔帝潛到了這裡,潛到了龍角魔帝的身邊,而且完全不受龍角魔帝和唐錚動手所產生的波動影響。

「他是怎麼做到的?」

唐錚覺得不可思議。

但再是如何的不可思議,他知道現在是滅殺龍角魔帝的大好機會。

轟隆!

唐錚出手,趁著龍角魔帝被君無邪刺了一劍而出現細微停滯的時機瘋狂出手,最強大的殺招再無保留,瘋狂轟出。

君無邪又消失了,就好像他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但龍角魔帝肋下不斷噴涌的魔血卻不斷的告訴龍角魔帝,剛才有一個陰險的傢伙刺了他一劍。

而且那傢伙的劍氣很詭異,簡直比那人還要詭異。

以龍角魔帝的修為,居然無法化解那傢伙留在他體內的氣機,正瘋狂的攪殺他的五臟六腑。

此時龍角魔帝體內被君無邪的劍氣瘋狂攪殺,而唐錚也趁機瘋狂出手殺招全出。

龍角魔帝內外受敵。

「卑鄙的人類,可惡。」

龍角魔帝發出怒吼,一邊想辦法清除體內的劍氣一邊不得不全力抵擋唐錚的殺招。

轟隆隆!

唐錚的殺招與龍角魔帝的攻勢撞在了一起。

龍角魔帝內外受敵,瞬間倒飛千米。

嗖!

君無邪又出現了,就好像他原本就站在那裡等著龍角魔帝一樣。

噗!

這一次君無邪削飛了龍角魔帝的腦袋。

下一瞬間,他又消失了,唐錚都無法知道君無邪何時來何時走。

「真的太可怕了!」

唐錚都忍不住感到心寒了。

現在唐錚對巡察營的印象跟幽雲關所有人一樣,都認為巡察營除了四小之外,最強大的是方昊天,然後就是蘇青璇、唐火火和秦希,之後就姜遠行,再之後才是君無邪。

至於韓賓,他是軍師類型,所以他的武力暫時被人忽略。

但唐錚現在發現有些東西連他都忽略了。

方昊天,蘇青璇,唐火火,秦希,姜遠行,君無邪。

這六人當中,實力最強大的人確實是方昊天,君無邪也許真的排在最後。

但,但這六人當中最可怕的人並不是方昊天,而是君無邪啊!

唐錚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他目睹了君無邪神鬼莫測的刺殺后,他覺得君無邪如果想刺殺他估計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那君無邪就真的異常恐怖了。

唐錚很清楚自已的實力,那可是半隻腳踏進法相境的存在。

可是君無邪若想殺他,他竟然九死無生。

這意味著君無邪若想殺一個人,這天底下能活命的沒有幾個啊!

「真的低估了這傢伙……」

唐錚嘀咕了一聲,然後手一張就將龍角魔帝的腦袋吸起來提在手中。

嗖嗖!

唐錚降落,離地不足二十米時他突然舉起龍角魔帝的腦袋,聲音浩蕩傳出:「魔軍七魔帝皆死,龍角魔帝腦袋在此,給我殺!」

屠魔軍上下聽到這話,個個精神大振,原本就高漲的士氣瞬間攀到了極限。

而士氣原本就低迷的魔軍則是崩潰了。

「殺!」

屠魔軍展開了對魔軍最後的瘋狂屠殺。

此時戰場之上,說什麼血流成河,血腥地獄等等這類詞都難以形容了。

對魔軍來說,一個字,慘!

數千萬的魔軍,開始成片成片的倒下。

屠魔軍出手很殘忍,很無情,將人類對惡魔這麼多年的怨恨都發泄在了這些魔軍之上。

幾乎倒下的惡魔沒有一個能保持全屍。

殺殺殺!

到了最後屠魔軍所有人幾乎都殺紅了眼,惡魔在他們的眼中就只是一個該殺的畜生。

「要結束了。」

方昊天手指一彈,幾百潰逃的惡魔在地上打滾,很快就被紫蜃焰焚死。

他沒有再參與對魔軍的屠殺,而是懸浮在空中,瘋狂吸納,如巨龍吸水一般吸納戰場上最後的魔氣。

因為魔軍的數量太多,等屠魔軍將魔軍全部殲殺後足足花了半個月的時間。

為了因斷禍患,方昊天親自帶人深入魔軍原來駐守的地方,利用他的靈魂感應力將所有潛伏的惡魔都揪出來,一律殺死,一個不留。

這又花去了方昊天十天的時間。

十天後他帶人回來,帶回了魔軍這些年累積的財物。

穿越秦時當外掛 這些財物都歸幽雲關屠魔軍了。

幽雲關大獲全勝,徹底解決了多年與魔軍對峙的局勢。

在向上彙報戰果的同時,幽雲關舉了三天的慶宴。

而幽雲關的捷訊傳開后,皇朝上下皆是轟動,舉國歡騰。

如此奇功,皇朝大喜,唐錚成了皇朝的第二個異姓王,就留在滄瀾郡。

原來的滄瀾郡郡王爺成功突破到金丹境后早無心留在滄瀾郡,於是唐錚毫無阻力的成了滄瀾王。

方昊天等人也是居功至偉,方昊天直接提升到了一品將軍,與柳半刀三人持平。

唐火火等人也有軍功獎勵。

但滄瀾郡魔軍已滅,幽雲關的屠魔軍自然就要將一部軍力外派了。

但柳半刀這三個一品將軍選擇了辭去將軍之職,甘心繼續跟隨在唐錚的身邊。

於是乎三大一品將軍成了滄瀾王的三大護衛。

方昊天在三個月後也收到了調令,但不是去哪個郡的屠魔軍,而是調去了皇城。

韓賓留在了幽雲關,成了幽雲關的新軍主,巡察營的軍士成了韓賓的親衛兵。

姜遠行回墨山樓,唐火火,秦希和君無邪暫無調令,暫時留在韓賓的身邊幫他穩住大變動后的幽雲關。

但大家知道唐火火他們遲早會被重用,但用在哪裡也放要等方昊天去皇城任職后才能知道。

但調令中並沒有說方昊天將到皇城擔任哪個軍職,也沒有說讓他什麼時候去。

這樣一來方昊天就不急了,於是他一直留在幽雲關等母親。

這一等足足等了將近三個月。

嗡!

虛空突然震動,一道門戶被人撕開,蘇青鸞一身是血的出現然後落到了巡察營中。

「娘。」

天天等候盼望的方昊天第一個迎上。

蘇青鸞簡單說了他跟古羅魔帝對戰的情況,不管過程如何的激烈,最終的結果她成功斬殺了古羅。

如此一來,滄瀾郡真的恢復了清平,再無需擔心魔軍為禍了。

蘇青鸞平安回來,方昊天終於肯動身了。

既然他什麼時候去皇城都行,於是乎在蘇青鸞的「強勢」之下,方昊天就在郡王城同時迎娶了已經恢復的蘇青璇以及虛夜月。

為了照顧虛夜月的情緒,蘇忠烈也收虛夜月為義女,讓虛夜月也是從蘇家出嫁。

從此蘇家也等於虛夜月的第二個娘家了。

方昊天則是在郡王府迎娶。

這也等於是郡王府有喜,再加上太多人想巴結新的滄瀾王,再加上方昊天也是聲名遠播以後註定也是皇朝一方大人物的存在,於是原本想簡單辦的婚宴卻變成了整個滄瀾郡甚至是整個皇朝的大喜事。

就連當今洪武帝都派來使者到達滄瀾郡給方昊天祝賀。

公孫無敵也派人送來了賀禮。

但最讓方昊天開心的就是方念祖也趕回來了。

只是讓方昊天等人感到無奈的是方念祖那個神秘的師傅卻沒來,到現在此人是誰方昊天做為方念祖的父親居然一無所知。

來參加婚宴的人真的很多。

婚宴滿郡城。 「再等等,等確保萬無一失后我再走也不遲。」秦慕年依舊目不斜視地開著車,似乎並不在意秦菲的逐客令。

「什麼叫萬無一失?我這不都好好的嗎?我主要是擔心你公司的事情忙不過來。」

總裁的暖心寶貝 「沒事,我花那麼多錢雇的職業經理人可不全是擺設,他們會替我處理好的。你就安心地養胎,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秦菲不說話了,心神不寧地看向了車外。

「累了就閉上眼睛睡一會兒,把車上的毛毯蓋上。」秦慕年側臉看了秦菲一眼。

秦菲只淡淡地「嗯」了一聲,也不再理會了。

秦慕年原本提議帶秦菲去外面的餐廳吃飯,但秦菲不放心東方玉卿,所以還是趕在了第一時間回到了海邊別墅。

只是令秦菲跟秦慕年沒有想到的是,除了不該出現的蕭伊敏,還多了一個不速之客—蕭景瑞。

東方玉卿出事這麼久都沒有過問,居然在這時候出現了。

因為念及蕭伊敏是東方玉卿的母親,所以秦慕年表現得很是鎮定,他微微朝蕭伊敏躬了躬身,便算作打招呼了,一時間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至於蕭景瑞,秦慕年只象徵性地瞥了一眼。

秦菲視野中的蕭伊敏一身奢華服飾,似乎還帶著一些風塵僕僕的味道。

而此刻的蕭景瑞端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地泡著功夫茶,絲毫沒有半點身為客人的思想覺悟。看向秦菲的眸子帶著毫不遮掩的寵溺。

蕭景瑞依舊坐在那裡沒動,卻是扯出一抹笑弧,「嫂子,產檢還順利嗎?要不要喝茶?」

「需要我跟你說謝謝嗎?」

蕭景瑞旁若無人地聳了聳肩,擺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關於秦菲和蕭景瑞之間的事情,秦慕年多少知道一些,所以為了緩解此時尷尬的氣氛,試著找一些話題來聊。

「菲菲,你累了就先回房睡一會,我可以幫你招待客人。」

「哼,說得倒是好聽,背後做的那些齷齪事,還真不敢恭維。」蕭景瑞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端起茶杯一飲而盡后,起身便走。

「景瑞,你要去哪?你先別走……」

蕭伊敏這一叫,秦菲便有些沉不住氣了。她站在原地,雙手不知覺地捏緊了拳頭。

雖然她心裡各種壓抑,但話到嘴邊卻依舊是不緊不慢,「媽,你最近身體還好嗎?你來怎麼不事先說一聲,我今天就不去產檢了。」

「閉嘴,少在我面前貓哭耗子假慈悲。」蕭伊敏面目猙獰,顯然跟剛才那個溫潤儒雅的老婦人判若兩人。

就在秦菲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就看到白倩倩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比起看到她本人,白倩倩說的話更加惹得秦菲不開心,這分明是鳩佔鵲巢的前奏。

「阿姨,我已經幫阿卿哥洗過臉了,他的氣色不錯,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的。咦?景瑞哥哥怎麼走了?他不是要留下來吃我親手做的午餐。」

蕭伊敏回以微笑,聽蕭景瑞的媽媽說,白倩倩跟蕭景瑞有可能會成為情侶的關係,所以這一笑中多了些慈祥和欣慰。

秦菲氣得身形顫抖,她還真是低估了這兩個女人。一個個的都喜歡在她面前裝模作樣,白倩倩分明看到她了,卻故意說出那些話來膈應自己?

秦慕年雖然生氣,但也顧忌到秦菲的身體,不想給她惹麻煩。

一時間,屋內的幾個人則是不同程度的尷尬。

短暫的對視后,白倩倩裝模作樣地問了一句:「咦?秦菲,你怎麼回來了?」

「這句話貌似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誰允許你碰我丈夫的?你自詡是他的未婚妻,莫非不知道他有潔癖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