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無形牆壁外面的艾琳和那些聖光騎士眼中慢悠悠黑色火球,在無形牆壁裡面的人眼中,卻是快的不可思議,反倒是無形牆壁外面的艾琳與那些聖光騎士們的動作卻如同慢動作回放,就連驚叫聲都被無限制拉長。

銀色烏鴉對此見怪不怪,真正的法則領域,自稱一界,施展出來后,會直接將籠罩的區域短暫的脫離這個位面,現在法則領域還處在這個位面,並且互相能夠看到對方,顯然距離真正的法則領域還欠缺火候,這也是她為什麼說這是半成品的原因。

闖入半成品法則領域之後,銀色烏鴉也不言語,化成了一道銀光,迎著山德魯的九幽魔焰沖了上去。

波!

兩者相撞,並沒有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炸。

九幽魔焰就像一道被戳碎的氣球,無聲無息的潰散,至於被其包裹的符化銀色骷髏頭,則又被銀色烏鴉吞進了肚子中。

銀色烏鴉去勢不減,在山德魯一臉驚愕的表情中,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胸口上。

依舊是無聲無息,龍巫法師的上面出現了一個頭顱大小的大洞,大洞周邊的痕迹,整齊劃一,好像是高溫之下溶出來的一樣。

銀色烏鴉化成的銀光又調轉了頭沖了回來,再次在龍巫法師身上穿梭而過,再次溶出了一個新的大洞,嘴中念念有詞,「你這個大壞蛋,竟然敢拆烏鴉的台,烏鴉不過是出去溜達了一小會,你就敢鑽空子!若是你將小羅蘭殺死了,誰給烏鴉做好吃的?若是你將小羅蘭殺死了,誰給烏鴉講新的睡前故事?若是你將小羅蘭殺死了,烏鴉聽了一半的東遊記怎麼辦?若是你將小羅蘭殺死了,沒有了天啟者,烏鴉怎麼回家?所以,你這個大壞蛋該死,哼哼,就算是將你幹掉了,母親知道了也不會說什麼的!」

銀色烏鴉的速度何等之快,眨眼間的功夫,已經在龍巫法師的身體上穿梭了數百次。

在烏鴉迴轉第二十八趟的時候,屬於龍巫法師的最後一片碎片都已經被她融化氣化了。

第一百八十五趟的時候,山德魯的那道寄魂靈魂碎片,也被她轟殺,在天地間不留一絲痕迹。

數萬里之外,一座不知道深埋在地下多少米的黑色倒立金字塔中,盤膝坐在一座黑色祭壇上的山德魯猛然睜開了雙眼,一張嘴,「哇」的一聲,狂噴出了一口鮮血,不對,應該是一口魔焰——九幽魔焰,實質化的九幽魔焰。

盤膝坐在祭壇前的那名神聖位階巔峰的亡靈巫師被噴了個正著,當場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火球,發出凄厲的嚎叫,數息的功夫,便被燒成了一堆灰色粉塵,就連他原本所坐的位置上,都被灼燒出了一個數尺深的大洞。

「怎麼可能?」山德魯連看都沒有看那名被殃及池魚的可憐亡靈巫師一眼,低頭凝視著自己比女人還要白皙嬌嫩的雙手,喃喃自語道,「我送出去的那個靈魂分身雖然沒有攜帶太多的力量,但是對於法則領域的領悟和利用,卻是半點不打折扣,別說是神聖位階,自凡是在法則領域方面掌握不高於我的人,拿我的靈魂分身傀儡都毫無辦法,現在那名靈魂分身傀儡竟然消失了,沒有半絲信息傳遞迴來,那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山德魯的靈魂分身被銀色烏鴉消滅的實在太快、太徹底了,連最基本的信息都沒有傳遞迴來,這讓這位妖孽級人物也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絲凜然。


沒有人能夠回答山德魯,也沒有人敢回答。

半晌之後,山德魯幽幽的聲音再次回蕩而起,「事情變的越來越有意思了,我原本以為我對法則領域的掌握已經走在這個世界的最前沿,沒有想到不聲不響的就冒出一個輕鬆幹掉我的靈魂分身的人,若非處於凝聚神火種子最關鍵的時刻,還真想去親自去拜訪他一下。呵,幸運的小傢伙,就讓你在瀟洒一段時間吧,希望你能夠好好的保護自己,活到我親自去拜訪你的那一天,摩多的事情,不會就這麼輕易算了的!我山德魯向來言出必行。」

山德魯的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後幾乎成了喃喃囈語,低不可聞。

黑色再次將這座倒金字塔籠罩,陷入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中。

……

山德魯寄魂的龍巫法師被銀色烏鴉轟殺成渣后,空氣中的那道無形牆壁也隨之消失。

三頭武裝血龍和武裝血龍坐騎就像被抽了骨頭,直挺挺的從空中摔了下去,而坐在武裝血龍坐騎死亡背上的羅蘭卻毫無反應,像塊死氣沉沉的石頭,跟著一起向地上摔去。

這時眾人才發現,羅蘭的情況有些不對勁,軟塌塌的趴在武裝血龍坐騎背上,七竅流血,赫然已經陷入了昏迷。

「少爺!」艾琳亡魂大冒,想也不想的便施展了半生不熟的閃爍技能。

艾琳用天賦技能模擬學習從羅蘭身上學到閃爍,也不過是幾天,現在勉強能將這個技能施順溜,根本做不到精準定位。

她出現在空中的位置,距離羅蘭還有老大一段距離,若是在平地上,這種誤差絕對是致命的,可偏偏羅蘭處於自由落體運動中,反而將自己直接送到了她的面前。

這種巧合,讓一切看起來盡在艾琳的掌握中。

不得不感嘆,高幸運值,同樣也是實力的一種。

艾琳一伸手,直接將羅蘭摟到懷中,一連施展了兩個閃爍,才安全落地。

至於那三頭武裝血龍和武裝血龍坐騎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直接變成了流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半天沒爬不起來。

艾琳強忍著精神力透支帶來的昏眩,拚命的催動著身上的聖光,灌入羅蘭的身體中。

值得一提的是,艾琳現在也是一名能夠操控聖光的聖戰士,她擁有的聖光強大純潔程度,即便是在那些戰魂傳承戰士也要自愧不如,這與她本身就擁有的虔誠信仰以及善良性格有著直接關係,當她接受聖光理念的時候,她原本的信仰就跟著轉移,成為她力量的源泉。

被艾琳灌入羅蘭體內的聖光,只停留了數秒,便全部飄逸出來了,急的她都快哭了出來,「怎麼回事?聖光不是號稱治癒萬物嗎?怎麼在少爺的身上不管用?吸收啊,快點吸收啊,不要出來,回去,快點回去……」


「小艾琳,不用白費力氣了,小羅蘭的身上沒有傷。」銀色烏鴉探頭探腦的圍著羅蘭轉了一圈,下結論道。

「少爺身上沒有傷,他怎麼還不醒過來?」艾琳梨花帶雨的望著銀色烏鴉,美麗大眼中有著明顯的不信任,銀色烏鴉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只有一個詞語能夠形容,那就是深刻不測,但是劣跡同樣斑斑,她所說的每一句話,必須慎重斟酌,倒不是說小傢伙包藏禍心——她目前還沒有學會這項技能,而是她的大腦線路構造與常人迥異,稍不小心,你理解的意思和她所要表達的意思,便南轅北轍。

「哎呀!我說他身體上沒傷,又沒說他精神上沒傷。」果不其然,銀色烏鴉小童鞋的話,又是說了一半,不過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說錯話的覺悟,胸有成竹的道,「肯定是剛剛小羅蘭在向我求救的過程中,精神力透支,所以陷入了昏迷,只要你給他灌幾瓶魔法藥水,魔力恢復了,他自然就醒了。」

「真的嗎?」艾琳將信將疑,不過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相信銀色烏鴉,手忙腳亂的從戰鬥背包中掏出了一瓶魔法藥水,小心的扳開羅蘭的嘴,將湛藍的魔法藥水倒入了他的嘴中。

只是處於昏迷狀態的羅蘭,牙關緊咬,魔法藥水全溢了出來。

「他不喝,少爺不喝!」艾琳急的都快要哭了出來,「怎麼辦?少爺不喝。」

「親親!親親!用親親!」銀色烏鴉在一邊跳來跳去的建議,雙目放光,看她的樣子讓人禁不住懷疑,她究竟是在想辦法救人?還是看戲。

「親親?什麼是親親?」艾琳眨巴了眨巴美麗的大眼睛,小臉上布滿了純真疑惑。

「親親就是親親啦!小艾琳親親都不會,笨死了!」銀色烏鴉揮舞著小翅膀,一臉驕傲道,「親親就是嘴對嘴,你用嘴含著魔法藥水餵給小羅蘭不就行了。」

「哎呀!」艾琳白皙的臉龐瞬間變成了紅幕布,快要滴下血來,羞的差點找個地縫鑽進去,「烏鴉不知道羞羞,怎麼會想到這種方法?」

銀色烏鴉得意洋洋的道:「是小艾琳孤陋寡聞好不好,那些騎士小說中,美麗的公主救自己騎士的時候,都用這種方法。」

「不行,不行,不行!」掃了一眼正護衛在她們左右,時不時超這邊望一眼,臉上掛滿擔憂的聖戰士們,艾琳的小腦袋搖的跟波浪鼓似的,她的麵皮本來就薄,平時羅蘭稍微露骨的挑逗,都讓她羞不可仰,更別說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種只有情人間才會做的私密事情,哪怕是救人也不成,因為到時候,羅蘭沒救醒,她自己先羞的暈倒了。

「小艾琳,真啰嗦,你不來,烏鴉來!」銀色烏鴉搖身一晃,化成了萌萌的小蘿莉狀態,搖搖晃晃的向羅蘭走了過來。

早就見過銀色烏鴉化形的艾琳見怪不怪,周圍那些聖騎士們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的低呼道:「變身。」他們都知道羅蘭男爵身邊有一隻喜歡吃、喜歡玩的奇特烏鴉寵物,卻沒想到這隻烏鴉如此彪悍,不僅將他們無可奈何的敵人,短短數秒轟殺成渣,竟然還擁有變身化形的能力,這可是那些普通神聖位階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行!」臉色緋紅的艾琳,一把將羅蘭抱了起來,跳到了自己的坐騎上,一邊策騎狂奔,一邊道,「既然少爺只是精神力透支,那麼就沒有生命危險,就算是不喝魔法藥水也不要緊,讓他好好的睡一覺就可以了。」

重新變回烏鴉形態的銀色烏鴉,在艾琳的頭頂盤旋不停,不滿的嚷嚷道:「小氣的艾琳,小氣的艾琳,一定是你想獨佔小羅蘭,才不讓烏鴉來的。」

艾琳的心一片慌亂,剛剛這麼做完全是本能反應,她的腦子現在還一片漿糊,被銀色烏鴉這麼一聒噪,思維更加混亂了,惱羞成怒的道:「烏鴉,你要是再亂說話,我就……我就不跟你玩,不給你講睡前故事了。」

「哎呀……若是小艾琳不給烏鴉講睡前故事,烏鴉以後怎麼能睡的著?額……小艾琳實在太壞了,竟然威脅烏鴉。」銀色烏鴉一臉苦惱的道,「這個不行,換個威脅條件,比如永遠不給烏鴉吃黑麵包,嘿嘿……這個威脅條件不錯,嗯嗯……小艾琳,你用這個威脅烏鴉吧,嘿嘿……」


「好啊!若是烏鴉再亂講話,我就不給烏鴉講睡前故事,還讓城堡的廚師天天做黑麵包給烏鴉吃,做一大堆,今天吃蒸的,明天吃烤的,後天吃切片的,大後天吃炸的……每天不重樣。」

「哎呀,小艾琳實在太壞了,太兇殘了,竟然讓烏鴉天天吃黑麵包,黑麵包就算是蒸了、烤了、煮了、切了、炸了……依舊是黑麵包,烏鴉不要!」

「不聽話的壞孩子,只能吃黑麵包。」

「沒錯,只有不聽話的壞孩子,才用吃黑麵包,烏鴉不用。因為烏鴉是聽話的好孩子,烏鴉非常非常聽話,所以,烏鴉應該吃好孩子才吃的食物,比如蜂蜜麵包,比如水果蛋糕,哎呀,已經到早餐點時間了,烏鴉的美味早點應該出爐了,嘿嘿……烏鴉要回去吃早點了,放心好了,烏鴉是好孩子,回來的時候會給小艾琳帶早點的。」

銀色烏鴉總有將話題帶歪的能力,幾句話的功夫,便將話題扯到了百里開外,至於救羅蘭的事情早就丟到了腦後,一看早飯點到了,更是將所有的事情丟到了九霄雲外,直接破空而去,回法其頓城堡吃早飯去了。

銀色烏鴉不愧是一名有理想、有道德、有素質、有紀律的新世紀四有小吃貨,人生理念,從頭貫徹如一——天大地大,吃玩最大。

銀色烏鴉的離開,讓艾琳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個小傢伙現在越來越難纏,稍不小心就會口無遮攔的給你出一堆難題,偏偏還是打不得,罵不得的主。

好歹還有一個愛吃愛玩的性子,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把柄,時常脫線的思維也比較容易糊弄,否則,憑她的能力,還不知道會折騰出什麼亂子來呢。

低頭望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羅蘭,腦中似乎閃過了什麼羞人念頭,朵朵紅暈再次飄上如玉般的臉龐,低低啐了一聲,率領著聖騎士團徹底放棄了對不死亡靈的追殺,護衛著羅蘭也緊隨卡拉瓦市民之後,向斯坦德威克江撤去。 五十公里。

這是卡拉瓦市民的逃亡之路。

說遠不遠,埃拉西亞人類的體魄在恩塔格瑞大陸雖然是出了名的孱弱,但是那是指相比起那些強力的天賦種族,但是按照羅蘭前世的標準來看的話,就算是那些七八歲的未成年孩童也比普通成年人還要健壯,若是全力趕路的話,不過兩三個小時的事情。

說近也不近,因為這五十公里,並不是一路平途,更重要的是,這裡還有大量的不死亡靈,雖說在這之前,羅蘭派出的暗夜精靈部隊已經努力的在清理這片土地上遊盪的不死亡靈狩獵隊,只是相比起不死亡靈龐大的數量基數,法其頓的暗夜精靈部隊的數量著實有限,保證主要要道不被遊盪的不死亡靈堵塞,已經足夠他們忙活的了,哪裡還有工夫管其他。

當摩多被製作成活骷髏頭,不死亡靈大軍陷入恐懼混亂狀態后,那些失去控制的不死亡靈大軍立刻就像是倒塌的泥沙堆,向周圍散落。

那可是整整四個整編製集團軍,四五十萬的不死亡靈,哪怕只是一部分,十多萬還是有的,這也是一個龐大的數字,他們簇擁在卡拉瓦市外面的時候,就已經感覺非常震撼人心,當他們鋪開的時候,那就更加震撼人了,鋪天蓋地,到處都是他們的身影。

其次,卡拉瓦市的市民數量也太多了一些,當一涌而出的時候,浩浩蕩蕩的排開,足足有十幾公里,更加要命的是,他們根本不聽亞歷克斯率領的法其頓預備參謀們的勸阻,大包小包的上路,很多人甚至將自己全部的家當都拖了出來,這更是無限拖緩了他們的步伐。

就如同憤怒的亞歷克斯所說的,他們是逃亡,不是出來郊遊的,雖說不死亡靈大軍陷入了恐懼混亂狀態,那是指亡靈英雄對他們的影響力,若是不小心撞到了他們的刀劍下面,他們依舊毫不客氣的拔刀相向。

沒多長時間,便有無數卡拉瓦市民死在了那些遊盪的不死亡靈手中,鮮血灑滿了卡拉瓦市民大撤退的沿途,不知道那些不幸的卡拉瓦市民在臨死的時候,有沒有感到後悔——後悔沒有聽進亞歷克斯他們的善意勸阻。

組織二三十萬人撤退,是一個浩瀚的工程,不是哈氣這麼簡單。

當最先出城的卡拉瓦市民抵達斯坦德威克江邊的時候,還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卡拉瓦市民被堵在卡拉瓦市裡面,而且場面越來越混亂,哪怕有法其頓城堡預備參謀率領的卡拉瓦城防軍協助鎮壓,仍是鬧出了十幾場流血衝突。

那些為了儘快出城的卡拉瓦市民竟然試圖對擋在自己前面的市民拔刀相向,直到亞歷克斯下令砍了十幾顆人頭后,才勉強鎮壓住。

這種情形讓這些年輕的預備參謀們對人性的黑暗,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亞歷克斯大人,那些亡靈們正在重新集結,前面的部隊快要頂不住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撤了!若是等到亡靈們再次集結成規模,形成合圍,我們就得為這座城市陪葬了!」一名卡拉瓦城防軍隊長靠了上來,悄悄的對亞歷克斯道。

「再等等,再等等,讓兄弟們再撐一個小時,只需要一個小時,只需要一個小時,咱們就能夠將所有市民撤出去。」亞歷克斯頭也不回的道。

「亞歷克斯大人,已經快要撐不住了,我的士兵戰損減員已經達到了三成,頂多再撐十分鐘,十分鐘后,咱們必須撤了……」

「我讓你撐住,你就必須撐住!」亞歷克斯豁然轉過身來,仰著頭,紅著眼死死的盯著那名比自己要高兩頭的卡拉瓦城防軍隊長道,「裡面的可都是你的鄉里鄉親,你能多撐一分鐘,我們就能多救數百條性命,別說是戰損減員三成,就算是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給我撐住,放心,我亞歷克斯會和你們一起走在最後面。」

卡拉瓦城防軍隊長深深的盯了一眼面前這個並不高大、甚至算得上稚嫩的大男孩,敬了一個軍禮,高聲道:「是,參謀長大人。」

隨即那名卡拉瓦城防軍隊長毫不猶豫的轉身,大步的走向了自己的士兵,帶領著滿臉疲憊的他們,再一次沖向了那些正在集結的不死亡靈。

亞歷克斯望著他們的身影,默默的敬了一個軍禮——他們才是最可敬的人,因為自己的這個命令,他們大多數人或許要永遠的留在這片土地上。

「憑什麼她要先走?啊哈,我認得她,這不就是咱們卡羅恩軍團長的那個情婦和那個野孩子嗎?你們先前承諾什麼?所有的人都一樣,只要我們按著你們所說的排隊來,就不會搞特權,哪怕是伊利安子爵親自來也是一樣。我們明明比她們先到,為什麼現在讓他們先過去?不讓我們過去?這就是你們承諾的不搞特權?這就是你們承諾的公平。」

「看看,這群傢伙虛偽的傢伙,和那些勛爵貴族們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不會顧及我們這些下賤市民的生死,我剛剛從那邊的城頭下來,那邊的不死亡靈大軍正在集結,北面的城門被打開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它們就會兩面包抄過來,等輪到我們出城,不死亡靈大軍就再次重新殺到了!」

「不想死的就跟我一起沖啊!」

「我不想死在這裡,放我們出去,滾開,不要擋我的道。」

被長時間堵在城中的卡拉瓦市民的情緒越來越暴躁,一點點小小誘因,便能夠將他們點燃。

亞歷克斯的臉色陰沉的可以滴下水來,他的心中涌過了濃濃的悲哀和不值,為那些戰鬥在最前線的士兵們感到悲哀和不值,這就是他們所有要守護的人們。

為了守護他們,那些士兵們不惜慷慨赴死,他們不僅半點情不領,現在僅僅是提前將奮勇沖在第一線的軍團長卡羅恩的家人送了出來,他們就大放厥詞……

或許是自己太仁慈了的緣故吧!

亞歷克斯沒有像先前那樣大聲呼喊解釋,而是一聲不響的走了上去,直接將法其頓軍刀送入了那名叫囂的最厲害的中年男子的肚子中,深深的,直沒刀柄。

「你……你……你……」中年男子不敢置信的睜大了自己的雙眼,模樣就像他的靈魂一樣醜陋。

亞歷克斯用力的攪了一下刀柄,直接將他最後一線生機給葬送,輕輕的一推,就像推到一棵枯樹,順手在他的身上擦乾淨了刀身,冷漠的望著簇擁的人群道:「從現在開始,優先協助婦孺出城,若是有衝擊隊形者,以反叛罪論處,格殺勿論。」

一時之間,整座卡拉瓦市都陷入了冰冷的沉寂。

自私自利的卡拉瓦市民用自己的言行,葬送掉了亞歷克斯的最後一絲仁慈,徹底的執行起了羅蘭的優勝劣汰大撤退計劃,哪怕會因此背負罵名,也再所不惜。 轟!

距離卡拉瓦市四五公里的一座不起眼小山谷中,傳來了一聲巨響,周圍的山脈都在顫抖。

「恥辱,這絕對是恥辱,天大的恥辱。」被人硬生生撕掉一臂的殭屍英雄斯強克就像一隻暴怒巨龍,在小山谷中不停的轉著圈,臉上乾巴巴的腐肉不停抖動,「一名史詩英雄三名高級英雄,率領的五十萬不死亡靈大軍,竟然敗在了一名名不見轉的初級英雄手中,就連最高統帥都被人家幹掉了,這實在是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哈哈……」

「變成笑話的不僅僅是摩多大人一個人吧!」吸血鬼英雄凱瑟瑞冷冷的道,但是就算是傻子也能夠聽出他話語中的譏諷之意。

「我們都是笑話,摩多大人是,我也是,你也是,還有你凱瑟瑞,我們都是笑話,天大的笑話……哈哈……」斯強克笑聲冰冷,狀若狂魔。

「夠了,斯克強,不要將自己搞的跟娘們一樣,不就是差點被幹掉了嗎?又不是沒有死過,至於嚇成這個樣子嗎?」黑暗騎士英雄塔米克一臉不屑,「你自己甘願墮落,不要將別人也帶上,摩多大人不能白死,我要讓那個卑劣的偷襲者付出血的代價。」

「讓卑劣的偷襲者付出血的代價?怎麼付出?那三頭魔靈巨龍,就算是摩多大人的精銳護衛隊都一敗塗地,就憑你的那些病秧子騎士團嗎?只怕到時候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的。」斯克強毫不客氣的反譏道。

「我早就說過,殭屍就是一群連腦子都一起腐爛掉了的蛆蟲。」塔米克臉上的嘲諷之意更加明顯,「你是第一天才成為英雄嗎?到時候只要讓他找不到我們的戰旗所在之處,他又去哪裡斬旗?不要忘了,咱們在軍力上還佔據著絕對優勢,到時候哪怕是不將戰旗亮出,僅憑這些炮灰也能夠將他淹死。」

「沒錯,讓他付出血的代價並不一定是幹掉他本人,他不是想要救那些低賤的農夫嗎?我們就將這些農夫全部轉化成骷髏兵,讓他們去淹沒他的城堡,讓他永遠生活在悔恨的深淵中,這不更加有趣嗎?」凱瑟瑞一臉冷酷的補充道。

「這不過是你們不敢承認自己失敗的懦夫舉動罷了,你們應該正視,咱們的任務已經失敗了,因為咱們的主要任務是尋找那件戰役寶物神行靴,攻陷卡拉瓦聚集兵力不過是附屬產物罷了!現在卡拉瓦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那件戰役寶物肯定落到了那名英雄手中,只要將他幹掉,我們才能完成任務。偏偏這一點是咱們無能為力的,現在最佳選擇是留在原地,等候黑暗議會的進一步指示,若是繼續進行原先的任務,必須派遣一支強力尖兵進行反斬旗行動!」斯強克反對的道。

「還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懦夫呢!一次就被人家打怕了?」塔米克冷冷的道,「你不去可以,但是將飛行軍團的指揮權交出來,你自己在這裡做縮頭烏龜吧。」

「塔米克,請正視自己的身份,我是菲尼斯陛下欽封的帝國伯爵,在這裡,現在我的職位最大,你沒有權利剝奪我的軍權,相反,我有權利質疑你的軍事行動是否符合帝國的利益,不要給自己找難看。」斯克強面無表情的道。

「斯克強,你這個混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不過是想趁機將這支飛行軍團據為己有罷了,你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混蛋小人。」塔米亞氣的一個高躥了起來。

在追擊戰中,飛行部隊具有的先天性優勢還在騎兵部隊之上,現在那些卡拉瓦士兵失去了城牆的保護,哪怕是他們擁有克制不死亡靈的聖光力量,但是依舊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現在飛行部隊的最高統帥斯克強竟然可恥的縮了,沒有摩多大人的壓制,除非將斯克強幹掉,否則的話,他們無法調動已經在斯克強血脈戰旗上留下靈魂印記的亡靈飛行部隊。


「塔米克,不要將自己看得那麼大公無私。」殭屍英雄斯克強擺出了一幅無賴嘴臉,「我做的決定沒有任何私心,完全是從帝國的利益最大化出發,我掌握的這支飛行軍團,是西北諸軍中,最大的一支飛行軍團,在未來入侵泰坦利亞王國時,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我有責任保全他們的實力,而不是讓你們為了自己的私心而亂來。」

「我x你老媽,你才因為自己的私心亂來。」

「想x我老娘,需要你到地獄跑一趟才成,那個老妓/女在一百年前,就已經去那裡了,若是你能夠去慰問她的寂寞心靈,她一定會十分高興的,哈哈……」

「你這個該下地獄的流氓混蛋……」

「塔米亞大人,冷靜點,既然斯克強大人不想參與這次軍事行動,我們也不能夠強求,只要咱們兩個通力合作,攔下那群逃跑的老鼠們,已經足夠了。」凱瑟瑞打開了魔法大地圖,用手指在上面畫了一條虛線道,「從他們逃跑的方向和路線來看,他們準備渡江,想要依託斯坦德威克江將我們的亡靈大軍隔絕開來,這確實是一條不錯的生路,現在我們要將這條生路變成一條死路,塔米亞大人,你將所有行動速度較快的部隊組織起來,黏在這支逃亡隊伍的身後,儘可能拖緩他們速度的同時,將他們往江邊趕,到時候我將會率領我的亡靈步兵軍團,沿江而下。」

凱瑟瑞修長的手指在大地圖上重重一點,陰陽臉上露出了一個鬼魅般的微笑:「我要將這裡變成一個人肉屠宰場,我要讓卡拉瓦人類的鮮血將斯坦德威克江染紅,我要讓來年的斯坦德威克江中的魚蝦變的又大又肥,我要讓羅蘭*梅林終生都活在悔恨深淵中。」

言語中,凱瑟瑞流露出了對羅蘭化解不開的恨意,自從領了那個尋找月亮女神神眷者的任務后,他三番五次的在羅蘭手中吃虧,現在他們兩人之間,不再是簡簡單單的任務關係,而是私人恩怨,就算干不掉羅蘭,能夠讓羅蘭不舒服的事情,他也十分樂意去做。

「沒問題。」塔米亞咬牙切齒的道。

女黑暗騎士英雄對羅蘭的恨意同樣濃烈,那個傢伙不僅僅讓自己損失了一張珍貴的血脈戰旗,同時還讓她丟掉了一張強力王牌,若是灰騎士首領公爵和他的灰騎士還在的話,憑藉著他們強悍的近乎妖孽的同化能力,無論是進還是退,她都無需搞的如此狼狽。

兩名有著共同敵人的亡靈英雄很快便達成了共識,議定作戰計劃,交換了傳音黑骷髏頭之後,兩人便各奔東西,至於持有不同意見的殭屍英雄斯克強,直接被兩人當成了空氣無視。

「兩個白痴。」殭屍英雄斯克強望著兩人遠去的身影,靈魂之火閃爍,腐肉臉上擠出了一絲冷笑,「他們的撤退慌而不亂,明顯蓄謀已久,到時候別獵狼不成,反而被狼咬一口。你們就去前面衝鋒陷陣吧,等到你們兩敗俱傷的時候,老子再去摘那顆最大的果實,嘿嘿,希望你們不要被那個小傢伙幹掉。」

「斯克強真的會老老實實的按兵不動,等待黑暗議會的進一步指示?」離開斯克強的視線后,塔米亞方才掏出傳音黑骷髏低聲道。

「你認為呢?」傳音黑骷髏頭的嘴中傳來了凱瑟瑞冷冷譏笑,「這個老混蛋,素來貪心的很,相對於咱們幹掉羅蘭,他更期望於羅蘭幹掉咱們,到時候他就可以名言正順的收編整支軍團,四個集團軍,哪怕是剩下一半也不是一個小數目,那時候,為了照顧他的情緒,黑暗議會說不定會直接讓他頂替摩多大人的位置,成為西路統帥。」

「這個老混蛋,我就知道他沒有按好心。」塔米亞咬牙切齒的道,幸好她現在已經遠離了斯克強,否則她真怕自己忍不住,將那個傢伙一劍給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