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張海鵬目瞪口呆的神情中,終於鬆了口氣的他忍不住警惕起來——

“你看什麼?”

張海鵬張口就想質問——你貼暖寶寶爲什麼不告訴我?!

自己的肚子,現在還痛啊!

但是纔剛張嘴,卻見鄭和光捋了捋保暖衣,腳底抹油似的飛快跑走了。

——暖寶寶貼的太多太靠下,偏偏大庭廣衆之下的……他這會兒,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燙啊!!!

張海鵬站在那裏,看了看給他一巴掌讓他臉頰此刻依舊熱辣辣的葉欣,也準備拔腿就走——

但是,天殺的!

周霜霜又回來了!

只見她伸手遞給還在哽咽的葉欣一個小袋子:“好了好了,分手多大點事,別把臉哭壞了。”

“拿溼巾擦擦臉,把這個凡士林潤膚霜塗一塗,然後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下……”

“女孩子,還是要多愛惜自己一點。” 周霜霜回到宿舍時,大家都還沒有回來。

她好幾天沒睡了,牀鋪依舊乾乾淨淨,想來是最細心的陳雪薇每天有整理。

這時候,龍騰的薛城打了電話過來。

“周小姐,財務部已經做出了最基礎的成本覈算,接下來的運作,您還有什麼要求嗎?”

因爲機械肢民用版本全部授權給了龍騰,龍騰考慮到她的要求,建議將機械肢分爲不同的版本——內容並無不同,只不過其中一種是外帶仿真皮膚的,另一種,就是赤裸裸露在外頭的全金屬機械肢。

前者供應稍微有些經濟實力的人,後者價格相對低廉,甚至在面對某些人羣時將酌情補貼,爲的,就是讓所有肢體殘疾的人都能得到一個機會。

當然,華國人口這麼多,龍騰一家將這技術吃下,恐怕未來許多年內,都只能供應本國居民了。

…………………

他們的態度一直都很好,周霜霜投桃報李,也不多加干涉。

至於後續運作……

“你們看着辦吧,這方面我不是行家,也很難有什麼合理合適的建議。既然授權給你們了,我也願意信任你們。”

她現在還捏着激活機械肢的核心密鑰,定期給出的只能復刻三萬份,而且這份技術以目前世界水平,根本連破解的可能都沒有……

龍騰想要壟斷市場,同時藉由機械肢的親民達到集團其他技術的突破和口碑提升,就必須要用一百個心好好經營。

周霜霜立於不敗之地,自然不擔心他們會捏着合同不認賬。

………………

不過……

周霜霜反應過來自己下意識的想法,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弱雞世界的陳伯倫一直覺得她又笨又蠢,原來這麼久過去,她還是成長了的啊!

現在考慮問題,居然第一反應這麼接地氣……

不過,考慮這麼多做什麼!

她拍拍手,抓住一旁的扶手翻身利落的上了牀——在保證自己生活的同時,還能帶給大家福利……這就夠了。

——開元通寶帶她走過那麼多地方,見識了那麼多的苦難與幸福,總不至於是想叫她的眼光,永遠只侷限在這一畝三分地,然後終身汲汲營營,囿於金錢?

………………

………………

而此刻,陳伯倫捏着手裏一份報告,皺眉道:“這是什麼?”

他此刻已經不在辦公室了,這份材料,是陸鋒拿給他看的,本質上並不屬於他的工作範疇。

陸鋒眼神發亮,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這是機械肢!”

陳伯倫疑惑的看着他——“這麼高興?”

陸鋒平時雖然性格很是疏朗,但是像這樣子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還是十分難得的。

“對!”

“太高興了!”

陸鋒看着他,眼中熠熠生輝,連半邊臉頰的刀疤都變得動人——

“這是軍部即將推廣的義肢,全合金的,並且可以在一定範圍內調節參數!”

“最重要的是,因爲技術到位,一旦裝載,那麼就會和正常人一模一樣!”

他看着陳伯倫:“伯倫,你說,我高不高興?!”

陸鋒出身軍人世家,自己也是血裏火裏拼出來的,這一路走來,他知道的,親眼見證過的,因爲肢體殘缺而不得不黯然退下的戰友,不知道有多少!

而這機械肢,一旦裝載,甚至可以比以往更強大!

這,簡直是他夢寐以求的結果!

…………………

軍部想要效率的時候,效率無人能及。

此刻,機械肢已經進入最後檢驗階段,陸鋒特意把材料調出來,拿給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們中最聰明的人來看。

反正對於他們而言,都已經開始檢測了,也就不存在什麼保密了。

陳伯倫仔仔細細將材料來回看了兩遍,突然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

一見他皺眉,陸鋒就緊張——

“難不成這份材料有什麼問題?”

“還是說機械肢無法應用?”

他心頭七上八下。

機械肢的應用展示他去看過了,沉穩如他,也難以抵抗這份喜悅,並深切的期待着。

但陳伯倫的能力,他們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若非因爲頭疼的原因至今查不出來,而且經常一疼就要命,他也不會如今在這個位置。

……………………

陳伯倫猶豫一下,開口道:“我只是在想,這樣的機械肢,其中所包含的各項技術,已經非常全面了。倘若集中一個團隊深入拓展,完全可以嘗試一下我們之前屢次失敗的外骨骼裝甲……”

陸鋒一愣。

“你是說……機甲?”

“還是鋼鐵俠?”

“都是。”

陳伯倫看着上頭的圖紙還有一系列參數,目光集中在內感應芯還有那個可以接駁神經的摩爾中軸上——

“這份神經元感應技術這麼成熟……以咱們現在的水平,還差的遠呢!”

一份機械肢技術,雖然好像只是一個部位,可這份圖紙上分明已經細化到每一根手指。

也就是說,只要動力裝置和胸腔及頭顱的配置跟上,組裝一支鋼鐵俠隊伍來,根本只是時間的問題。

“還有內置合金……也是價格低廉卻應用廣泛的新配方,一份機械肢技術,包含了那麼多領域的突破……花了多大代價弄回來的?”

他說着,突然有些懷疑——

“大批經費流出或者大行動,爲什麼我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份技術,不付出足夠多,誰傻了願意給?”

陸鋒有點心虛。

怎麼辦,他本來以爲只是一份簡單的義肢技術,用來造福所有殘疾人的……

怎麼陳伯倫這麼一分析,好像這份技術包含的分支無所不能啊?

他一五一十的說道:“據說是明大一名女生自己獨立研發的。”

“至於代價……她將這份技術全權授予軍部,只爲了那些爲國奉獻的殘疾人。”

“同時,設定參數可調,也是希望揚我國威,爲國爭光。”

陳伯倫的眼睛瞪着他,分明是不相信。

但陸鋒卻越說越覺得激動——

“至於代價……幾近於無。”

也不知道是對方也沒察覺到這份技術真正的價值,還是她愛國愛的深沉……

“唯一一個要求,就是不得干涉民用機械肢市場。” 周霜霜這次倒不是猝不及防換世界的。

她是在夢裏,暈暈乎乎飄在天上,腳底下是巨大的飛鶴,一路霧山繚繞,伴隨着的,還有孩子們偶爾發出的驚呼。

但是……風太大了。

她總覺得有點缺氧,因此,在又一次感覺呼吸困難後,周霜霜終於忍不住擡了擡胳膊,指着前面那坨特別像棉花糖的圓呼呼雲朵說道:“師傅,麻煩前面那朵雲停一下。”

這話一說,世界陡然安靜了。

………………

但安靜歸安靜,呼吸還是有點艱難,她終於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就在這一刻,胸口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打通了一樣,呼吸陡然順暢起來,周霜霜立刻清醒了許多。

她環顧四周,自己確確實實如夢中一般,是站在一隻巨大的飛鶴身上。

在它平滑又柔軟的脊背上,還依次盤坐着許多個小孩子。細細數來,大約有十幾個。

而爲首站着的,則是兩名成年男女。

他們穿着統一款式的月白色寬袍大袖,這淡藍色的衣物在白茫茫的雲海間,將人顯得特別出塵。再加上鬢角兩縷垂下的鴉青色的髮絲,狂風吹拂間,衣袍獵獵,髮絲繚繞,真是說不出的仙氣飄渺。

更別提這兩人,不論男女俱都膚白勝雪,眉目如黛,從骨子裏都透露出兩分剔透來。

唯一不同的是,男的棱角更硬朗些,女的則更顯柔美。

………………

周霜霜掙扎着盤坐起來,看了看四周好奇的盯着她的小蘿蔔頭們,還有那對面露疑惑的男女,終於在心裏起了一股期待之情——

乖乖,這是個修仙世界吧!

察覺到這個環境的她,險些笑出聲來。

畢竟,大凡華國人,還沒有誰不對修真世界充滿憧憬呢。

想想小說裏描寫的那些靈花異草,各色功法,以及神奇丹藥……

簡直是人夢寐以求的世界!

更別提大道長生,千載難求……築基元嬰,又是多麼令人憧憬啊!

……………………

真是……

周霜霜得攥緊手指,才能勉強壓抑住自己的激動情緒。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但是……

怎麼沒人說話?

宋疆 她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身體——

不是吧!

還穿着珊瑚絨睡衣呢!

……………

在下意識攥緊自己的手掌,發現開元通寶又一次沒了動靜之後,周霜霜又突然淡定下來了。

不就是不能兩個世界來回穿梭嗎?反正這也不是頭一次了,習慣成自然。

直到這時,旁邊一個白淨可愛的女孩子才怯生生開口道:“姐姐,你年紀這麼大了,難道還要去闖天門?”

啥玩意?!

周霜霜瞪大了眼睛。

——誰年齡大?她哪裏年紀大了?!!

正待反駁,卻見爲首的那名年輕女子走了過來。

從近處看,對方臉上的皮膚細膩光滑,當真如凝脂玉一般,連毛孔都彷彿沒有。

看久了,就彷彿是玉雕出來的人似的。

若非此刻對方眉梢眼角還微帶笑意,周霜霜還真有些分不清她到底是不是鮮活的呢。

“這位姑娘,你突然出現在測靈臺,卻又無論如何都叫不醒,但既然站在我玄天門的測靈臺上,也是一番緣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