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布魯達行星外七光年處,突然憑空出現的現在名爲星航的終極宇宙殖民星正安靜的停在一顆礦石星上,在這兩年來紅星都沒有讓星航離開過布魯達行星,因此許多需要的物質都只能靠周邊流竄而過的隕石,但這些完全不能滿足供需關係,現在停靠在這顆礦石星上正是在吸取原料,製造瑟懋所需要的大批量機甲。

來到星航的所有人都睜大兩隻眼睛一張嘴不會說話,因爲他們沒想到一出航空艙後會從一個行星來到另一個行星,而且這個行星看起來比布魯達星還要先進。

“各位來賓,歡迎你們的到來,我是星航,也就是這顆殖民行星的主人瑟懋。”

“神?”無數人都同時響起了這個念頭,但轉念又想道:也只有神才能製造這麼個恐怖的東西出來。

楊浩心裏的震撼比其他人更爲驚異,他怎麼也算是一艘戰艦的艦長,對於前聯邦制造那兩艘宇宙戰堡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以及投入的時間那是不能以常數來計算的,而彙整個聯邦也就製造兩艘而已,以後再也沒有製造這種宇宙戰堡了,可現在竟然有一個殖民星,這比建設一艘宇宙戰堡更爲恐怖,而且從宇宙港口到現在的住宿區完全是全自動化操作,這麼高自動化的設置可以肯定這顆殖民星肯定有許多武器在,那麼就這一顆殖民星就可以和整個聯邦叫戰了。

殖民星上的人們習慣了生活後就加入了採礦工作,這時的採礦和前聯邦的採礦完全不同,整顆殖民星表面如同出現無數個嘴巴狀的吸盤,然後不停的向礦產星的地面逼壓過去,把從各吸盤裏擠進來的雜物送到分解爐分解,再分化到各個生產地區去,而參加採礦的人只需要在確認眼前的礦產屬於哪類型或者巡視各個生產區是否有故障就可以,完全不需要如前聯邦般人力採集。

還有大部分從開始了戰鬥訓練,因這在殖民星內完全沒見到一個原殖民星內的人在,除了瑟懋在中央通訊中講過話,其餘竟然沒見到一個活人,機械人倒是見到很多,不過全部上到殖民星的人都是嚮往着他們心中的‘神’所擁有的力量而來的。

在殖民星中日月不知,在不知過了多久後整個礦產星完全消失了,都被殖民星吞進了‘肚子’裏,而殖民星內每天都不斷生產出大量的機甲和武器**,而且生產的速度快得驚人,在吞併完礦產星的一個星期後,幾乎整個殖民星幾十萬戰士每人都有一部機甲,這讓加入到現在爲止還不知道叫什麼的組織的戰士們興奮不已。

但就在瑟懋生產機甲的時候,自由星邦卻發生了一件大事情,這事情發生在銀河系。

波魯是一名星際巡察員,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巡視已經因爲白洞而變成死域的銀河系,今天他也照常開着他的小型宇宙船在銀河系邊緣巡視,可今天卻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爲他看到銀河系的白洞裏出現了整個宇宙最可怕的敵人——末日審判者,而且這羣末日審判者不同於現在正在對付的末日審判者,因爲面前的並不是黑霧狀或是攻擊狀的黑子,而是一個巨型的戰鬥堡壘,這讓波魯想起了前聯邦制造的兩艘宇宙戰堡,聯邦號和天神號。

把這緊急情況剛向上報告,波魯就發現有一道黑色的光波射了過來,宇宙船的警報剛響整艘宇宙船就完全被摧毀了。

收到這一報告的一級一級向上傳報,而今天三議長中達比所控制的星域最接近,因此第一個接到報告,也是第一個派出偵察部隊,可結果卻是偵察部隊還沒靠近就完全被消滅了,連一個報告都沒有傳回來,不過偵察部隊的死亡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信號了。達比立即通知其餘兩位議長,同時把還在普里漫星系對付黑子的部隊急招回來,一般的戰艦根本對付不了末日審判者。

第一次接近戰發生在自由星邦3年也就是聯邦紀5783年,一支由一千艘最新式戰艦組成的強大戰鬥艦羣開進了銀河系,這次面對末日審判者的攻擊有着豐富戰鬥經驗的艦長司令員立即架起防護罩,迎着攻擊不斷靠近,在接過到一光年左右距離時終於看清楚敵人的面目,但看清楚後卻讓艦隊司令員驚出一身汗,因爲眼前的竟然是聯邦號,那醒目的標誌還貼在戰堡的正面,但是現在整艘戰堡散發着漆黑的淡淡的黑色煙霧,給人一種非常詭異的感覺,更可怕的是在聯邦號附近發現巨量的黑子在活動,在這兩年裏一般的戰鬥也就出現以萬爲單位的黑子攻擊,可現在眼前竟然出現了上億個單位的黑子,如此巨量的黑子不是隻有千艘戰艦的艦隊能應付的,聰明的艦長司令員立即發出撤退命令,可惜有些太遲了,黑子以不同以往那種緩慢的速度而是迅速的如同蝗蟲般把這般艘戰艦吞噬,並且在不到一個小時後這千艘戰艦已經完整無缺的又出現在星空中,可是整艘戰艦已經見不到一個人的存在了,整艘戰艦充滿着黑色的霧氣。

遠遠的聯邦號上,一個渾身流着綠色液體的奇怪生物正發着一種刺耳的聲音,如果我們認真看可以發現這奇異的生物正是在加納星域的黑洞曾經出現過的生物,他的出現到底預示着是否宇宙的災難將會來臨呢? 第一七九章 【禍從天降】

“什麼?”達比不可置信的站起來問道。

“是的,我們已經失去整支艦隊的通訊,據最後傳回來的信息我們發現一個可怕的事情。”通訊員說完就把最後收到的消息放到屏幕上。

“這是什麼?”達比看到那可墨綠色的身影,這是什麼東西?還有那變異了的聯邦號以及那上億的黑子,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就算把自己所有的戰鬥力加起來也不足五百萬啊,這可怎麼打?

“通訊員,立即把這個消息傳送給法拉比克和可梨,另外全星邦啓動第一級警戒,所有的人給我動員起來,不然我們人類滅亡的日子不遠了。”

隨着消息的到達,可梨和法拉比克都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集結起來,因爲眼前的敵人太可怕了,上億的黑子就不是三議長的軍力所能對抗的,而且現在的黑子的背後出現一個可怕的生物,相信這生物就是末日審判者的領導者,更可怕的是舊聯邦制造的聯邦號竟然變成了敵人,對於聯邦號的厲害自由星邦裏的每個軍人都很清楚,強大的拿姆剋星人都是在聯邦號的反擊下慘敗而歸,那巨大的攻擊力足以讓每一個人膽怯,可現在這令人膽怯的武器卻掌握在原本就足以強大的末日審判者的手裏,並且現在自由星邦並沒有足以和聯邦號對抗的武器,這可怎麼辦?

緊急會議在新的自由星邦的首都——波羅那星舉行,到會的全是各方首長和軍方巨頭,手裏都掌握着可怕的實力,但現在這些人都膽顫心驚的來到這裏,並且非常期待會議的結果,因爲就在自由星邦動員的時候,從銀河系裏的末日審判者竟然開始向最近的星系普里漫星系進攻,那幾乎無敵的力量迅速讓邊緣的三顆行星被攻陷,如果說當初被拉普星人攻陷而俘虜是進了地獄的話,這次被末日審判者俘虜就是完全消失,連去地獄的機會都沒有。從大量派去偵察的無人偵察機中得知,這三個星球上的人類並沒有死亡,但卻成爲了另外一種生命體,一種霧狀的生命體,這個消息不知怎麼沒幾個小時就傳遍了整個自由星邦,這下可嚇壞了所有人,一般的平民只能祈禱末日審判者不要來自己這裏,而那些‘高尚’人物就不同了,第一時間把家人財產向後方轉移,另外一方面大力出資贊助**,因爲所有人都明白如果自由星邦**軍失敗的話,人類是沒有未來的。

“我反對!”可梨拍着桌子站起來大聲喝道。

法拉比克也怒火中燒,對着可梨就是喊道:“那你說,你有什麼辦法?”

“總之我不同意這個計劃。”可梨雖然理智上明白不實行這個計劃那麼自由星邦的勝利機會實在太少了,可現在實行這個計劃損失的也不少啊,而且要活生生的民衆去試驗末日審判者的屬性,這根本就是毫無人道的行爲。

達比也在考慮着法拉比克提出的計劃,這個計劃第一步就是派出實體探測儀(實際上就是體內有着特殊偵察和數據收集儀器的人)到已經被末日審判者佔領的三個星球,用這些人試驗人類在末日審判者的佔領地內會發生什麼事,他們體內的儀器是在任何情況下都會發送出信息回來的,這麼一來就能掌握末日審判者的具體情況了,這對於制訂下一步如何對付末日審判者有着非常重大的意義。但是可梨一聽到這個計劃就不贊成,讓無辜的人去送死那怎麼成?

看着可梨和法拉比克不停的你來我往的吵鬧,達比一時間也難以決定,尋找自願者?相信會找到的,可這些人沒有專業的知識,看到的聽到的也不能很好的分析出實際情況,這麼一來只有找那些有着專業偵察技術的專家,而這些專家多數是軍人,這些軍人可是自由星邦的精英啊,讓這十幾萬精英去送死,就算自由星邦如何多人也不可能剎那間重新培育出這麼大量的精英出來,這可怎麼辦?但現在不清楚敵人的實力也無從制訂戰略計劃啊?

就在三位議長激烈討論的時候,末日審判者又攻佔了兩個星球,雖然這兩個星球早就接到命令所有民衆都需要後撤,可只有不到一天的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撤退得了,因此還有極大部分人類被末日審判者俘虜,這個消息讓整個普里漫星系裏的所有人異常驚慌,無數人坐着航空宇宙船或自己的小型宇宙船往後方逃命,這也引起了普里漫星系裏的異常恐慌,人們爭相恐後的逃命,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死亡事件過萬起,超過幾百億人口受到傷害,這時自由星邦就算集結附近星系所有的宇宙船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轉移所有的人。

“我,我答應!”可梨泄氣的坐回座位上,這次的事件讓可梨不得不答應法拉比克的建議,因爲時間已經不等人了,再不弄清楚從銀河系出來的末日審判者的底細那麼自由星邦損失的就不是僅僅幾個星球了。

可梨都答應了,達比也不可能反對,於是這由十三萬人組成的特遣隊駕駛着最新式的宇宙船,毫無一點戰鬥力卻擁有極強的防禦力的堡壘式宇宙船,另外還配備了只能坐一個人的隱形偵察艇(從可梨那獲得的技術),而另外還有一隊上千艘戰艦的佯攻部隊分散敵人的注意力。

同一時間,在一個隱蔽的星域內,楊浩正和一臺機器在爭吵。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在整個殖民星上竟然找不到一艘戰艦,那以後我們怎麼戰鬥?”

一臺人型機器人用着模擬出來的人聲回答道:“這個不在本機的回答範圍之內。”

“那你上面的領導人呢?神在哪裏?”

“你沒有這個權限。”

“你!”楊浩氣得說不出話來,整個殖民星見到的也只有這些人型機械人,根本找不到一個活人,可整個殖民星卻在有序的工作中,這證明肯定有人在主持着一切,可找往遍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浩越來越不明白,而且神所說的創造一個新的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浩,你急什麼,我們這個殖民星不需要戰艦,因爲我們的機甲就擁有無限的能量,跨越星系根本不成問題。”

楊浩一聽竟然有人回答,回過頭一看,嚇得退了一步,“你後面的是什麼東西?” 第一八零章 【光離機甲】

楊浩一聽竟然有人回答,回過頭一看,嚇得退了一步,“你後面的是什麼東西?”

瑟懋看了看自己後面,也就紅星的一個分身而已,不過就是樣子有點怪像具骷髏一樣。“楊浩,你也太膽小了吧,這只不過做得像骷髏的樣子的機械人你怕什麼。哦,對了,你的天元功學得怎麼樣了?”

“還好,不過就是有點問題,我練到第二重的時候怎麼也練不上去。”楊浩雖然說着話,但目光還是集中在那具骷髏身上,因爲一般的機械骷髏了不可能做得這麼真實吧。

“那是肯定的,你的第一重只是屬於‘人’的頂峯,跟我來吧,順便解決你這段時間來的疑問。”瑟懋說完就直接對着一扇牆走去,楊浩剛想叫住瑟懋卻發覺瑟懋已經消失在牆內,這才知道原來這面牆竟然有機關的。


跟着進入到牆內楊浩這纔算真正見識到這個殖民星的內部,只見有着無數縱橫交錯的通道在一個巨大的空間裏穿插,而自己正是在一條通道里享受着‘超音速飛行’,足足好一會纔在一座閃着紅光的門前停了下來,跟着瑟懋進入門後,楊浩發現裏邊竟然有着無數玻璃柱,每根柱子裏都放着一個閃着微光的物體,但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楚這東西是什麼。

瑟懋打開其中一個玻璃柱,拿出一個光點對楊浩說道:“把這個吃下去。”

楊浩看了看瑟懋,接過瑟懋手中的光點,剛碰觸到手時竟然感覺到一陣溫暖的感覺,那是一種引誘靈魂的溫暖,楊浩幾乎沒有考慮就把光點放進嘴裏,一陣灼熱從喉嚨直向心田落下,楊浩吃完正想問是什麼時,身體發生了強烈的變化,一道道光線從皮膚裏射了出來,接着從眼、耳、口、鼻等地方都有着耀目的光芒射出來,楊浩清楚的感覺到體內有着什麼在變化着,但現在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一股股力量從身體內涌出來,不自覺的楊浩運起了天元功來壓制身體內的力量,哪知道這一壓制反而如魚入水般天元功瘋狂的吸納着身體內的力量,一直以來突破不了的第二重一下子就突破了。

瑟懋看着楊浩的反應,笑了笑和紅星一起離開了,他知道楊浩要完全轉變成光離生物還需要一段時間。也就在這段時間內,不單單楊浩,殖民星內所有人都在這段時間內吃下了光源核,也就是楊浩吃的東西,這個東西是瑟懋從體內的光離子提煉出來的精華,也是天元功給瑟懋的啓示,這天元功幾乎是爲有光離身體的人類量身訂造的,能極大的提高運用體內光離子的能力,並且轉變成光離身體後各方面的能力提高達百倍,像瑟懋那樣在星球內飛行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而且還具有短時間內真空生存的能力。

瑟懋在殖民星內緊張的準備時,在同一時間裏也有人在嘗試着光離身體的試驗,這就是在傑拿星系內的原星航公司的私人基地實驗室,末日審判者襲擊星球的消息傳來,原本想着準備充分才進行實驗但現在時間不等人了,在基地外七千萬公里處,一具剛植入光離機能的軍人正在駕駛着專門爲光離機能人準備的機甲——光離機甲!

三十部自由星邦最強的普及型機甲KG999圍攻一部光離機甲,只見空域中閃礫着無數爆炸產生的光芒,觀察屏幕中一個個藍色的光點在消失,而那個紅色的光點卻在屏幕裏上竄下跳,看着明顯的強弱對比,墨離只有唉嘆參加測試的自由星邦軍人了,可惡的竹,竟然一點也不留情。竹?對了,就是瑟懋的好兄弟竹,現在可是可梨勢力下的最強駕駛員之一,另外一個當然是南宮了,兩人並稱爲軍神雙雄,在這兩年多裏對黑子的戰爭中兩人可說是出盡了風頭,南宮率領的天主戰隊每次都是全滅黑子,但同樣傷亡數量也是最大的,但其戰鬥力強大是毋庸置疑的,而竹帶領的闇火戰隊安全相反,一切行動都有精密的計劃,哪部機甲應該在哪個時間到達哪個地方等等都經過參謀部的精確計算,每次戰鬥前都會衡量敵我軍力然後再製訂詳細的戰略計劃,因此每次都把黑子擊退。而這次進行的實驗竹是第一個舉手參加的,但也因此家庭裏反對的聲音很多,畢竟竹可說是塔裏克亞近千年來最有統率才能的傳人了,進行這麼危險的實驗根本就不是家庭長老們所期望的,可竹並不是別人可以左右的,因此這次的實驗竹做爲第一個實驗品上場,在經過痛苦的轉變後休息不到兩天就進行了光離機甲的實驗,而實驗效果好得讓所有人都展現笑容,太強大了,三十部自由星邦現在最強的機甲竟然被一部機甲輕鬆就幹掉了,這還多虧了轉變後的光離體在各方面能力提升了許多,不然根本跟不上機甲的動作。

墨離立即把實驗的結果送到議長辦公室,三位議長看完實驗結果,大手一批,所有待命軍人首先實行光離人的轉變,並且各軍工廠全力生產光離機甲,不管有什麼後遺症,現在看起來唯一可以和黑子戰鬥的就只有光離機甲了,而現在存的所有戰艦和機甲將作爲消耗品阻止末日審判者的前進步伐。

同一時間,在自由星邦周邊的外星種族也接到了自由星邦的救援信號,作爲曾經入侵自由星邦並且帶給自由星邦災難的外星種族裏,加納人是很樂意幫忙的,因爲在加納來了一個特殊的信使,一位由瑟懋派來的信使,信使並沒有多餘的話要傳達,只交給了加納的女皇維其亞•藍•杜拜可裏西一封信,一封告白的信,就這封信讓維其亞高興的淚水洶涌而出。而另外一個對自由星邦損害最大的拉普星人也同時來了一位信使,這位信使卻是克林姆斯其人派來的,信使傳達的內容卻是聯合一起襲擊自由星邦,借末日審判者之力消滅自由星邦,然後奴役整個人類,再借人類強大的生殖能力培養新一代的戰鬥奴隸,而且自由星邦領土寬闊,末日審判者就算要侵佔也需要不短的時間,這段時間足夠兩大種族集合所有力量消滅這個異類了。對於克林姆斯其人的引誘,拉普星人的領導層卻不這麼看,黑子在的拉星人的領域內也有存在,而且就消滅這少量的黑子已經足夠的拉星人頭痛的了,現在聽說自由星邦的銀河系內出現大量的黑子,這麼多的黑子萬一自由星邦消滅不了反而被消滅了,那下一個被攻擊的就是自由星邦周圍的自己了,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因此的拉普星人決定暫時拋棄過去的過節,全力支持自由星邦,並且派去了友好的使者。

得知拉普星人的做法,克林姆斯其人氣憤之極,而一直潛伏在自由星邦內克林姆斯其人的內奸這時卻做起了手腳,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這位內奸竟然會做出對自由星邦產生嚴重影響的一件事…… 第一八一章 【郝氏】

得知拉普星人的做法,克林姆斯其人氣憤之極,而一直潛伏在自由星邦內克林姆斯其人的內奸這時卻做起了手腳,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這位內奸竟然會做出對自由星邦產生嚴重影響的一件事!

在曾經與拿姆剋星人戰鬥的戰場中,一個名爲天皇星的星球被一層層白色能量層包圍,漸漸的這個星球被人遺忘,但星球內的人呢?他們在幹什麼?

在星球內的一座高山上,虛空懸浮着兩個人,這兩個人是這個星球的主人,也是聯邦曾經的三大家族之一的郝氏家族的掌權人,年紀較大的是郝氏家族的掌權人郝世羣,他在掌權的這上百年裏無人知道他到底爲家族做了什麼,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郝氏家族有一種非常可怕的能力,這個能力在聯邦統一戰爭時代就已經顯風露水了,但不知什麼原因,這一段歷史被隱瞞了下來,現在整個聯邦就算是另外兩個家族塔裏克亞家族和比斯家族裏知情的人加起來也不超過五人,而且郝氏家族一直以來非常低調,除了天皇星外其餘地界都不曾見過郝氏家族的人出現,而且就算在天皇星內也很難看到郝氏家族的人的身影。

“天兒,你的婚禮明天就要舉行了,你真正成爲這個家族的掌權人也就在明天了,有什麼感覺嗎?”郝世羣看都會滿天的白雲問道。

“爺爺,天兒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家族隱忍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出世了,歷代來的使命我們就要完成了,對於這一切天兒只有興奮,絕對不會害怕的。”郝天堅定的回答道。

“你是我們家族的不世天才,這兩百年來也只有你把家傳能力發揮達到我的境界,相信你會帶領着我們家族走向命運的終點,完成我們家族無數代人的期望的,我在這裏等你的回來。”郝世羣拍了拍郝天的肩膀,然後在空中不見任何動作就直直的向山下飛去,身上的衣服連衣角都不曾動一下,郝天也以同樣的方法向山下飛去。

一會郝天就飛回到自己的家裏,剛進家門就聽到門內有把溫柔的聲音問道:“天,你回來了?”

“嗯!雨,準備遠行的衣服,這次要出去好久的。”郝天溫柔的說道,一進門就看到一位美麗的少婦坐在花園裏乘涼。

“爺爺要開始計劃了嗎?”少婦回過頭來平靜的問道。

“嗯,我們家族等待這麼久終於要開始了,雨,我現在興奮得快要瘋了。”郝天走到少婦身邊,手輕輕的按在少婦的肩膀上。

“那你要小心注意安全,孩子的事你就不用掛心了,我會照顧好的。對了,記得去到外面幫我打聽一下我哥哥的消息,他叫郝懶,住在傑拿星,爸媽這段時間來天天都說他們以前做錯了,不該留他一個人在外面,這次你出去記得這件事啊。”

郝天點頭答應道:“放心吧,爸媽在我面前也沒少說這事,雖然外面現在很亂,可傑拿星到現在爲止還是很安全的地方來的,而且那裏有可梨議長的第七戰艦羣,有這麼強大的戰艦羣一般的末日審判者是不可能攻入那裏的,你就放心吧。”

“嗯,一切小心!”寧雨,也就是郝天的妻子和郝天一起沉浸在溫馨中,他們卻不知道這次的離別卻是訣別了。

※※※※※※

“所有光甲準備,啓航!”楊浩一聲命令之下,上百萬部光甲在宇宙港駛出,在漆黑的空域中如同一片繁星在閃耀,這批光甲是瑟懋在殖民星所有人都進行光離化後才讓部下進入這批新機甲裏,光甲顧名思義就是光離人專用的機甲,只有光離人使用才能最大的發揮這部機甲的作用。光甲高二十七米,採用四足人型設置,能源採用光離子蓄能裝置,能隨時吸收宇宙中的光離子,也就是說能源只要不是過度使用那麼將能源將會是無限的。光甲配備的武器有:一門75釐米直徑的背載式光離源擊炮,十門18釐米極速連射指炮,四門光**發射口,可以連續五十枚光離**,另外還配備了兩把七米長光刀和一把高能光離鐮刀,這把光離鐮刀全由光離子組合而成,一旦使用這把鐮刀那麼機甲滿能源時只能維持十個小時就會完全消耗完所有能源,但同時這把鐮刀非常厲害,就對於現在自由星邦所有金屬都能一刀兩斷,而對於黑子有着不可估量的殺傷力,瑟懋試着用光甲消滅了一羣黑子,真如同砍瓜切菜般簡單,而對於一般武器只是退縮的黑子在光甲面前如同老鼠遇到貓一樣極爲害怕,這原因瑟懋想了很久也得不出結論,只好暫時擺在一邊。

現在出去七成以上的光甲是爲了去救人,拯救一個對於瑟懋來說非常重要的人,可梨!就連瑟懋在事情發生之前也不曾想到末日審判者竟然有如此出衆的智慧,一舉突襲了自由星邦的首都星,把首都星和其餘各星系隔絕開來,現在整個自由星邦都亂了起來,得知這一消息的第一時間瑟懋就把自己的部隊集結了起來。

說起來瑟懋的部隊是沒有戰艦的,全是光甲,只要擁有了這種能穿星系的光甲,還需要戰艦來幹什麼?而且當人轉變成光離人後,各方面的能力提高不只百倍,換句話說對於一般的人類來說光離人可說是超人了,一個月僅需要睡幾個小時就能補充體力,而對於能量的補充將不再是食物,而是宇宙空間中的光離子,當然喜歡的還是可以吃下食物的,可這已經變成一種享受而不是必需了。

當瑟懋來到首都星時,發現首都星失陷的原因竟然是因爲在這裏有着一座宇宙戰堡——聯邦號!這座戰堡不是在銀河系邊緣嗎?怎麼會在這裏?看到這座戰堡瑟懋要考慮下要不要把紅星叫過來了,因爲就光甲根本不是宇宙戰堡的對手,戰堡巨炮根本不是機甲這種兵器能對抗的。 第一八二章 【首戰】(一)

“十隊準備,齊發!”

一聲命令之下,第十大隊的三千部機甲同時啓動了背載式光離源擊炮,所有的炮口對準和目標正正是在聯邦號戰堡前面的異形怪物,一隻有着九隻頭的超級宇宙生物,這種生物根本沒見過,連本來體積就夠巨大的克林姆斯其人都甘拜下風,因爲一百個克林姆斯其人加起來也不如這隻宇宙怪物大,每隻頭還會噴出可怕的溫度高達太陽表面溫度的火球,這樣一個火球別說打了,就是靠近也會把戰艦機甲融化掉,雖然說光甲非常強悍,但也有個程度,光損失了數十部機甲後瑟懋就知道眼前這隻宇宙怪物不是一般的強,更不要論在怪物周圍數量上億的黑子了,而這些卻只是末日審判者的先頭部隊,從銀河系裏的無人偵測儀中發現有無數的新式的末日審判者的戰鬥單位在那聚集,數量無法統計,就如同黑子無法統計一樣,全都是黑濛濛一片,怎麼統計啊!

幾千道光離能量齊齊射在怪物身上,怪物發出一聲尖叫,身體表面出現了瑟懋都想不到的結果,怪物身體表面竟然出現了無數如同太極圖般的圖案,當然這些圖案只是剎那間的形狀,接着就是黑白交替,再接着整隻怪物竟然漸漸變色,當完全停止的那時候眼前這個怪物完全和原本的怪物不一樣,而且這怪物現在明顯沒有攻擊瑟懋這些人類的打算,只是老實的待在那裏。瑟懋靜觀的這一會,周圍的黑子突然拼命的圍繞着怪物,接着看到黑子慢慢的滲透進了怪物的體表,怪物也神情也變得可怕起來,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說明這怪物原本並不是想攻擊人類的,而是受黑子控制的,那麼說明黑子具有控制生物的能力,那消失在末日審判者攻擊範圍內的人類會怎麼樣?這個可怕的可能性讓瑟懋有些接受不了,難道以後自己的對手是這些無辜的人類嗎?

不過現在可不是思考問題的時候,怪物的表現讓衆人都知道這怪物又變回兇殘的宇宙怪物了,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光離能量射線對這些黑子真的是天生的毒藥啊。

再一次的齊射讓怪物也受不了了,整個被巨大的能量分解成宇宙粒子,而那些遊離的黑子彷彿接到命令般集體從首都星周圍撤退,顯然這個撤退並濁怕了瑟懋他們,而是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末日審判者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這個可能會讓人如何猜都猜不到的,大家是否記得當初的KG308人型機甲,而後來聯邦制作了一部這部機甲的後續產品KG309人型機甲,而這部機甲的名字就叫莉姆,同時莉姆也是可梨的貼身護衛,這次在首都星的事情裏莉姆就是跟着可梨一起過來的,可是沒人會想到末日審判者這麼大動作竟然只是爲了得到莉姆,確切的說是得到莉姆身上的那個神祕物體,一種末日審判者也十分重視的穿越次元空間的物體。當然,現在還是沒人知道末日審判者突襲首都星的原因,直到瑟懋見到安然無恙的可梨時才知道。

“瑟懋哥哥!”可梨一聲尖叫, 惡魔的寵兒:囚愛新娘 ,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一臉,也流溼了瑟懋的衣服。

“別哭了,我不是回來了嗎?怎麼,幾年沒見怎麼不見成熟了少許啊?”

“你壞,你壞,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就離開這麼久,你讓我,你讓我擔心死了,你不知道,那……”

“好了,以後的時間多的是,現在你不介紹這兩位議長給我認識嗎?”瑟懋看着一把臭臉的達比和法拉比克,不能不提醒可梨。

擦了一把眼淚,可梨又恢復了幹練的樣子,介紹道:“這位是達比議長,這位是法拉比克議長,而這位,是我哥哥瑟懋。”

一聽是哥哥,達比和法拉比克兩人的臉上變化可就精彩了,一下就轉變過來,達比首先說道:“你好,我是達比,很高興認識你。”

旁邊的法拉比克可不高興了,這不是應該自己先說的嗎?“你好,我也法拉比克。”

瑟懋微笑應對兩人的介紹,話題一轉說道:“麻煩兩位立即把全自由星邦的戰鬥力都組織起來,因爲我收到情報,銀河系邊緣已經集結了超過百億的末日審判者的戰鬥單位,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了。”

“什麼?百億?”達比和法拉比克齊齊叫了起來,這個情報他們可不知道,這短短的幾天時間內竟然出現如此巨大的變化,他們也只是被包圍了兩天多而已,想不到竟然會這樣,現在情勢不容樂觀,兩人立即告退,集結戰力去了。

可梨激動完卻也想到了一個問題,“瑟懋哥哥,你是怎麼進來的?外面那座聯邦號戰堡哪去了?”

瑟懋只是笑笑,然後在可梨不經意下塞了一個藥丸到可梨嘴裏,可梨一下子就把東西吞了進去,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還沒說完,可梨的感覺有點頭暈,接着身體開始發熱和顫抖,不知持續了多久後可梨感覺身體受控制了,這時已經暈忽的頭腦才記起發生什麼事,睜開眼睛一看,眼前這不正是瑟懋嗎?剛纔發生了什麼事了?

瑟懋看到可梨醒了過來,笑道:“終於醒過來啦,你睡了八個小時了。”

“什麼?八個小時,這裏是……”這時可梨纔看清楚周圍,這裏絕對不是首都星內,這是一座控制室,而且不是一般戰艦的控制室,因爲這個控制室就有半艘B級戰艦般大了,這是哪?


“可梨,這是我的殖民星——紅星殖民星!當然你也可以說我們是在紅星的身體內。”

“紅星?他怎麼在這裏?他不是開頭那艘會吃東西的戰艦離開了嗎?怎麼變成了這……”這時可梨看到屏幕上那顯示的東西,話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了,屏幕上到底發生着什麼? 第一八三章 【首戰】(二)

無數的光點和黑點在屏幕的星空中交叉撞擊,陣陣爆出的光芒說明外面正在進行着戰爭!

“和末日審判者打起來了?”

“這只是前哨戰,前面這些黑點全是被控制的人類駕駛的漆黑機甲,看來光甲的性能還有待進一步提高啊。”瑟懋感嘆的說道最後一句,確實,現在光甲和漆黑機甲打起來平均是一部光甲換對方十部,雖然是以十比一,可是漆黑機甲的數量是光甲的上萬倍,爲什麼會這樣?因爲被污染的人類不管是男人、女人還是老人孩子,只要是人就能駕駛漆黑機甲,那麼被俘虜的五個星球上的人口可是有十幾億人啊,那就是說有十幾億的漆黑機甲,就算是十比一那瑟懋的光甲也就只有幾百萬部,怎麼和數十億的漆黑機甲對抗啊,幸好現在面前只有五十萬部漆黑機甲,這些也只是末日審判者的先頭部隊,而瑟懋自己也只是需要阻擋這批先頭部隊,法拉比克和達比已經在後方組織起幾千萬的戰鬥力正在趕往前方,同時瑟懋接到了一個神祕的組織希望加入到和末日審判者的戰爭中,現在已經快到達了,瑟懋正準備接待的工作呢。

“可梨,跟我一起去看看這時候還有什麼民間組織能有戰鬥力和末日審判者一較高低,如果民間還多幾個這樣的組織那自由星邦的勝率就大多了。”

“民間組織?”可梨奇怪了,自從自由星邦重組後自由星邦內的民間戰鬥力不是全都收繳上來了嗎?哪還有擁有戰鬥力的民間組織呢?奇怪!

外面的戰鬥瑟懋已經不管了,楊浩帶領的十萬光甲死死的把漆黑機甲把得落花流水,一根毛也過不去。在殖民星的宇宙港口瑟懋接待了神祕來賓,哪知道那人一下來也被瑟懋嚇了一跳,因爲兩人實在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除了頭髮的顏色不同外,臉的輪廓、五觀、身材,甚至連最可能相同的眼神都一樣,都是那麼自信和堅韌。

“哈哈,沒想到自由星邦還有你這位前鋒,你好,我叫郝天,郝氏家庭第七百二十二代族長,你也稱呼我爲天行者!”

好大的稱呼啊,瑟懋也走前說道:“郝兄,你可是猜錯了,我並不是自由星邦的前鋒,我是這座殖民星的主人瑟懋,你也可以稱呼我爲光離之父!”

郝天沒想到眼前的人竟然也有這麼大口氣,兩人人對視哈哈大笑,默契就是這麼簡單。

“哈哈,沒想到今天竟然遇到這麼合拍的人,瑟懋,這座殖民星真的是你的?這可是座不得了的殖民星啊,全機械製造,全身都是武器,就算來個千萬的艦隊也不一定能和這座殖民星對抗啊。”

厲害!瑟懋第一感覺,這位郝天一眼就看出殖民星的根本,這對外說是殖民星,可實際是一座超級戰堡,比聯邦號和天神號更厲害的戰堡,因爲這座殖民星擁有吞噬的能力,擁有紅星這個全宇宙都稀有的無機生命,這幾乎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當然如果被末日審判者腐蝕的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郝天,你也不差啊,你坐的這艘戰艦可是非常奇怪啊,爲什麼不見任何能量向外擴散,到底是用什麼方式航行的呢?”

郝天一聽樂了,搭着瑟懋的肩膀好像一對要好的朋友似的,“瑟懋,我說你真不厚道,你不介紹這位美女嗎?”郝天用眼角瞄了一眼可梨說道。


“她你不認識?”瑟懋有些奇怪,可梨的名氣可是比自己大多了,全自由星邦應該沒幾個人不認識她吧。

可梨可不用瑟懋介紹,自己走出來介紹道:“可梨,可梨•瑟懋!自由星邦議長!”

郝天一聽,乖乖不得了,原來這美女竟然是議長,雖然郝天在家裏收到過這個的情報,可是沒想到議長之一的女性竟然是這位美女,看來這次的計劃進行將順利很多了。

郝天一收嘻笑的表情,嚴肅的說道:“我是郝氏家族這一代的族長,郝天!而我這次來是爲了家族千年來的宿命,對抗末日審判者!”

一句就讓瑟懋和可梨明白這位郝天的地位以及目的了。

※※※※※※

“可惡的瑟懋,竟然回來也不通知我,等我找到你我就要你好看。”竹心裏把瑟懋罵了個遍,現在竹正帶領着可梨所有剛生產出來的光離機甲趕往銀河系邊緣,現在瑟懋正率領着光甲戰隊阻擋着末日審判者的前進,現在形勢不容樂觀,竹只是其中一支趕往戰場的部隊,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由星邦所有的星球和軍事基地裏,只要擁有戰力的星球都把所有的戰鬥力都派了出去,現在是人類生死存亡之際,所有人都拋開成見,一致對外,因此這次集結的戰鬥力驚人的可怕,雖然自由星邦成立時取締了許多私人武裝,可實際上私人武裝哪有這麼容易取締得完,許多私人部隊也響應這個號召,負責組織這次集結行動的達比和法拉比克心裏別提有多興奮了,這次集結的戰鬥力竟然達到了舊聯邦全盛時期的三倍,足足有一億二千多萬戰艦,機甲的數量數也數不完,而各式新武器也正式派上用場,在自由星邦內的零散的黑子被地方武裝消滅乾淨,同時來到自由星邦的還有其它幾個外星種族,因爲現在面對的是末日審判者這個異宇宙敵人,整個次元宇宙的種族都聯合了起來,末日審判者強大的吞噬能力讓這些宇宙種族都明白不聯合是根本不可能對抗得了這個可怕的敵人的。

第一個趕來的是加納星的皇帝維其亞•藍•杜拜可裏西,維其亞趕來的原因其一是末日審判者,另外一個原因是她知道瑟懋已經迴歸了自由星邦,現在正趕着去見他呢。第二個趕來的卻是自由星邦的終生敵人,拿母星人,他們趕得這麼快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因爲銀河系的另外一邊可就鄰接着他們的星域,雖然有一條可怕的隕石帶相隔,常理來說是不可能過來的,可你怎麼知道末日審判者有什麼其它手段,萬一他們真的過來,憑藉着拿母星人自己可不是末日審判者的對手,因此多年的仇恨也在外敵的襲擊下暫時放下。 第一八四章 【首戰】(三)

第三個來臨的就是曾經讓人類痛恨的拉普星人,特別是曾經遭到拉普星人攻擊的幾個星球,雖然有大義的前提,可無論如何也不會原諒拉普星人的,因此拉普星人只能借道加納星人的星域通道進入自由星邦。

同時已經漸漸融合進人類社會的沙沙露也在集結着戰鬥力,現在人類的生死存亡和他們已經是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同生同死,因此他們也不可能逃過這次災難,不過沙沙露的戰鬥力實在是有待商量,因爲原本就不善於戰爭的他們在融入人類社會後更是致力於生產,其戰鬥力可說是各種族中最差的,但有一個有趣的事情,他們和人類結合產生的下一代卻有着不可思議的能力,如隔空取物,你能想像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孩會隔空取物的情景嗎?

其餘的兩個種族克林姆斯其人和加娜星人也在集結戰力,可是卻沒有像其餘外星種族一樣立即趕往銀河系,而是在邊界警戒,這讓做爲集結方的達比和法拉比克不同都贊同這兩個種族真是一個沒有大局觀的種族,在這生死存亡之際竟然還不聯手,可想而知這兩個種族是多麼的差劣。

算算時間,只需要一個星期時間就能把所有戰力集結在銀河系前和末日審判者進行決戰,而在這之前,必須把末日審判者死死的壓制在銀河系邊界上,不然一旦突破後分散到自由星邦各處那麼自由星邦再想決戰也不可能,而且按數量來說就算集結所有戰力也比不上末日審判者,就黑子就有上百億個單位,更何況還有漆黑機甲這種人類污染者,那五個星球可是擁有十幾億的人口啊,單這個統計就有十幾億的漆黑機甲,雖然不知道漆黑機甲的製造週期是多少,但就短短兩天不足的時間內就出現上百萬的漆黑機甲,這讓自由星邦方面不由得不先過高的估計末日審判者的戰力力量的大小。

“來了來了,這次讓我們光離機甲加入戰團吧。”同竹一樣,南宮現在也從另外一個星系趕往首都星,而且帶來了最先進的光離機甲十幾萬部以及上千萬的戰艦,和竹不同,南宮這次進攻幾乎把傑拿星系的所有戰鬥力都拿了出來,剩下一些由西門統領的警察系統管理,墨離更是直接搭乘母艦和瑟斯等元老一起趕往首都星,這次是人類生死存亡的重要時刻,瑟懋也不能不趕來。

看着瑟斯那擔憂的眼神,尼娜擔心的關心道:“大哥,瑟懋既然已經回來,你也不用太擔心了,他們不是很好的把審判者們擋在銀河系上嗎?”

看着尼娜,瑟斯心裏一陣安心,自從可梨接手後,瑟斯基本上不管軍務政務了,雖然年紀不大,但瑟斯感覺自己好像一個老人似的,但尼娜的出現讓瑟斯的生命中出現一線光芒,相互的吸引讓兩人迅速墜入愛河,這也是當初衆人沒想到的。

“娜娜,你不知道,這兩年我雖然不參加政務,可我經常去科研部,從那裏的研究中我知道了末日審判者的本質,這些生物是一種具有吸收一切能量的可怕生物,當一個宇宙連光都沒有後這個宇宙還能稱之爲宇宙嗎?末日審判者就是這樣的生物,他們毀滅了一個次元宇宙後又繼續去第二個次元宇宙,不斷的重複着這個本能。而且……”瑟斯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在一千年前,我們的舊聯邦就接觸過末日審判者。”

“什麼?”尼娜不由驚呼出聲,末日審判者竟然已經來過?

“是的,一切等我們到了瑟懋那再一次過說明吧,唉,如果不是末日審判者的出現,我還不清楚當初主人叫我做的事到底爲什麼,但現在我明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