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她身邊,天地元氣凝結而成了各種玉樹瓊花,靈鳥靈獸。慕芊雪隨意走動間,每一步踏下都有靈花盛開,間有流水潺潺,靈泉流淌。

這是慕芊雪的領域,屬於太古神族的領域——古神凈土。

古神凈土,自成一方世界,在這一方世界之中,慕芊雪就是絕對的王者。

這一片凈土,向天冥子籠罩下來!

「天冥子,今日我就滅你這一個分身。它日我殺上神域。必然將你的本尊挫骨揚灰。抽魂煉髓!」

慕芊雪冷聲說道,殺機灼灼。

「哼!」

天冥子目光冰冷,眼看要被籠罩在古神凈土之中,他大吼一聲。也展開自己的領域,一時間,他體內的能量全部爆發,周圍天地元氣躁動,甚至萬古魔坑中的諸多煞氣都被天冥子牽引,在天空中凝化成種種惡魔。

「萬古魔域!」

天冥子欲以萬古魔域,對抗古神凈土!

兩種領域交匯在一起,激烈的碰撞!

「咔咔咔咔!」


煞氣凝化成的惡魔飛入古神凈土之中頓時被精純的能量凈化,一個個惡魔在天空中爆碎成飛灰!

眼看著萬古魔域就要被古神凈土壓碎。就在這時,天冥子眉心處綻放點點神光,一座百丈高塔旋轉著飛出,在天空中迅速變大!

「荒洪塔!」

這尊靈塔,是天冥子當年經歷的最大機緣之一。現在他只有神海期修為,不可能催動真正的靈塔,他催動的只是神塔的投影,雖然是投影,但也是天冥子取了荒洪靈塔器靈分魂,配合靈塔本身三成精氣熔鑄而成,一旦損失,對荒洪靈塔本身也是極大的損害。

荒洪塔當空下來,鎮住了天冥子周圍的虛空,勉強抵抗住了古神凈土。

看到這尊靈塔,慕芊雪眼中殺機迸現,她當然認得這尊塔。五萬年前,天冥子就是用這尊靈塔,容納萬千神域強者,踏平芊羽聖地。

「轟隆隆!」

慕芊雪一步步的逼近,古神凈土越來越強大,荒洪塔劇烈的震顫起來,彷彿要崩碎一般。

天冥子微微色變,雖然感受到了慕芊雪的強大,但是他依舊沒有弱了半點氣勢。

「你竟然說,要將我的本尊挫骨揚灰,抽魂煉髓?哈哈哈哈!」天冥子狂笑起來,他目光一冷,聲音殺機森森,「我不知道你是誰,你的實力對我分身而言,也許強一點,但是對我本尊而言,根本不值一提!我的本尊滅殺你,只要一個眨眼的時間!今天,我付出大代價來天衍星,只是為了誅殺林銘,你若是讓開,此事之後,我會給你足夠的好處,否則,我的分身即便被滅殺,我也會在你身上留下一個永恆的印記,從此無論你在天眼海角,我本尊也會追殺你,將你徹底毀滅!」

天冥子聲色俱厲的說道,他已經預感到,如果有慕芊雪在,他不可能滅殺林銘,林銘原本生存能力就非常強大,全力追殺都未必能殺死,何況他還有幫手。

「哈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陣朗笑聲響起,林銘斜持鳳血槍,緩緩漂上天空,凌空立在天冥子的面前。

「天冥子……你似乎是以為,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在,你就可以任意揉捏我了?」

林銘的聲音,帶著明顯的諷刺意味,此時的林銘,全身氣血滔滔,如同一條奔涌的大河,延綿不絕,在他背後,邪神之樹的虛影緩緩浮現,這株神樹,種在了古神凈土之中,與古神凈土融合為一。而這時候,鴻蒙空間也被林銘施展出來,在林銘背後,帝尊蓮華如同鮮血染成,古神凈土、鴻蒙空間、邪神之樹,三者疊加在一起,形成了最牢固,最可怕的神地,一旦踏入這方虛空,就要受它禁錮。

天冥子瞳孔微微一縮,他聲音陰沉的說道:「你不過是氣血之力提高了一倍,你以為,氣血之力強大又能給你的整體實力帶來多少提高?」

「是么?你以為可以任意揉捏我的話,就接我這一槍!」

林銘槍尖直指天冥子,鳳血槍之上,雷霆與火焰交織。

天劫之火,天劫之雷,配合林銘接近第六重的雷火法則,還有浩瀚如奔涌大河的氣血,天道裁決的威力將會不可想象。

此時的林銘,確實今非昔比,不光是因為他的修為已經是准神海後期,更是因為他吸收大帝之心的精氣之後,直接看到了道宮九星,現在說林銘是半步道宮九星也許有些過了,但是他絕對可以說是已經觸摸到道宮九星的門檻,只要再來一步,就可以踏進去了。

練體和聚元兩方面都更進一步,同時林銘的氣血之力還翻了一倍,融合混元之心的精氣,已經脫胎換骨!

在林銘身前,混洞種子浮現,邪神之樹中的力量,毫無保留的灌注到鳳血槍之中。林銘體內精氣神三種力量,也在這一刻融合為一!

黑暗永恆!

一槍斬出,天地彷彿被分開,在這片古神凈土與鴻蒙空間疊加的領域中,林銘當真如同天上神靈,主宰一切,所向披靡!

天冥子目光凝重,他在十分之一個剎那,雙手連連結印,打出千百個印訣,荒洪靈塔瘋狂的旋轉,塔身之上金光大作!

咔咔咔!

虛空破碎,林銘的這一槍劈出,虛空大片的坍塌,混洞種子,融合雷火天劫之力,如同一條赤紫二色的神龍,呼嘯著向天冥子衝來。

「轟!」

這一槍毫不客氣的劈斬在荒洪靈塔之上,靈塔劇烈的震顫!

神光迸現,席捲天空,無數的陰霾灰霧被刺破,方圓數十里範圍的千百邪靈,都被捲入爆炸之中,灰飛煙滅!

「咔咔咔!」

隨著刺耳無比的聲音,荒洪靈塔之上,竟是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裂紋。

「什麼!?」

天冥子目光一凝,臉色大變!

荒洪靈塔,竟然裂了!?

雖然只是靈塔虛影,但畢竟有一縷器靈分魂,而且還熔鑄了真正靈塔的三成精氣。這樣一座寶塔,竟然在林銘的攻擊中出現了裂紋!

「魔神降臨!」

天冥子大吼一聲,全身能量爆發,滾滾魔氣被他打出來,全部凝聚在八尺長劍上,一劍斬下!

「咔嚓!」

黑色的劍光,劈斬在林銘的混洞種子上,與黑暗永恆擊撞在一起,那一剎那,混洞種子猛然一震,劍光碎滅,能量瘋狂的爆發。

林銘的身體倒退而出,剛才的撞擊,他確實受到了不小的能量反震,但是林銘全身氣血旺盛,這樣的反震,卻也只是讓他血氣微微沸騰,根本沒什麼大礙。

而天冥子的情況就糟糕多了,他只是一個分身,體內氣血和能量用一點就少一點,剛才一次正面碰撞,消耗了他大量的力量,他面色慘白,體態微微模糊,最要命的是,他武器荒洪靈塔也出現了裂紋。

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也是因為剛才的交手在古神凈土和鴻蒙空間疊加的領域之內,天冥子的力量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壓制。

這一次,天冥子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單單一個慕芊雪他打不過,現在就算是林銘,他也大概不是對手!

怎麼會這樣?

天冥子臉色極為難看,他付出這麼多代價下界,就是為了斬殺林銘,滅絕後患,可是現在,他想殺林銘已經難如登天。

他很清楚,一旦放林銘回到神域,自己就只能做喪家之犬,放棄天冥大聖地,四處逃亡,如此一來,五萬年的根基,將毀於一旦! 事到如今,天冥子非常清楚,自己留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他不可能殺死林銘,反而拖下去的話,他的分身還會被林銘和慕芊雪滅殺。

天冥子已經萌生退意,可是現在,他已經處於古神凈土的包圍之中,雖然有荒洪靈塔勉強抵禦,但是要一口氣衝出去,也非常困難。

天冥子不想損失這個分身,這是他自斷一手,並且分出一縷分魂才製造的分身,一旦損失了,會大大消耗天冥子本尊的精元和修為,連靈魂都會為之受損。

之前,因為天冥子與聖族的聯繫,有聖族的幫助,天冥子已經漸漸的觸摸到半步天尊境界,馬上就要跨出這一步,假以時日,他成就天尊也不是難事,然而現在,如果損失掉這個分身,天冥子勢必會元氣大傷,繼而導致他在界王巔峰在滯留很長一段時間,這是他承受不起的損失,會大大影響他日後的境界。

天冥子野心極大,與聖族接觸之後,他甚至不滿足於天尊,想要成就真神,甚至尋求永生之路,他怎麼能容許自己的肉身缺失一部分?

他一邊全神戒備,一邊用感知探查著古神凈土的破綻。

「你覺得,你還有逃走的可能?」

慕芊雪嘴角泛起一個諷刺的弧度,她雙手合在一起,在她的掌心,出現了一柄元氣凝化而成的能量之劍。

「今天,你就將你的分身留下吧!」

慕芊雪猛然一步踏出,一劍向天冥子斬來,與此同時,林銘也動了,手中鳳血槍捲起雷火天劫之力。

天道裁決!

慕芊雪與林銘,一左一右,殺向天冥子!


雖然他們獨自一人,也可以與天冥子一戰,甚至慕芊雪完全可以將天冥子滅殺。然而他們卻不想這麼做,面對天冥子,什麼武道精神都是可笑的念頭,一起出手,以絕對優勢將天冥子這分身虐殺了才是王道。

「該死!」天冥子一咬牙,身後的荒洪靈塔神光大放,當空下來。

與此同時,他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靈塔之中,一具具修羅魔神在天冥子身邊浮現,維持著萬古魔域的最後邊界。

然而這一切。都於事無補。實力差距太大。尤其是慕芊雪,在她的古神凈土之中,她就是絕對的神,主宰一切。

一劍斬出。劍光未到,威壓和法則就鋪天蓋地的籠罩下來,哪怕在萬古魔域之中,天冥子也感到全身氣血翻滾,真元紊亂。

而與此同時,林銘的天道裁決也一槍殺到,雷火天劫之力,交織成赤紫二色的海洋,火焰呼嘯。雷霆滾滾!

「咔咔咔!」

兩方攻擊疊加在一起,荒洪靈塔劇烈的震顫起來,塔身之上的裂紋如同蛛網一般蔓延,馬上要堅持不住。

天冥子目光陰沉,愈發拚命的催動體內的力量。然而他無力回天,只是幾息時間,只聽「蓬」的一聲爆響,荒洪靈塔徹底碎滅,化成飛灰!

天冥子猛然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出去!


天冥子一連翻滾著飛出數里,然而這數里距離,古神凈土一直伴隨著天冥子一起飛出,始終籠罩在天冥子周圍,根本不給他任何撕裂虛空逃跑的機會。

天冥子的體態愈發模糊,面沉如水。

「你們會付出代價的,這次我的分身若是無法逃生,我也會催動秘法,以自身血肉精元在你們身上留下烙印,屆時,我本尊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

天冥子在做最後的威脅。

「哈哈哈!」林銘狂笑起來,「你這話說出來有意思么?你勾結聖族,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背叛你的種族,等到我回神域后,便將此事公佈於眾,我相信,神夢天尊和浩宇天尊看到我須彌戒中的聖族屍體之後,會相信我的話的,到時候,不是你追殺我,而是你會被全天下追殺!」

林銘一句話戳中天冥子的死穴,天冥子彷彿被觸動了逆鱗,他一張臉完全扭曲,「林銘,你找死!」

林銘嗤笑一聲,「真有趣,莫非你還以為我會為你保密不成?」

天冥子彷彿突然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或許你說的都會發生,但是等到大劫來臨的那一天,真正是聖族失敗,還是人族毀滅?你以為這天地大勢,是我一個人的背叛與否就能左右的?哈哈哈!我告訴你,聖族比人族強大十倍不止,人族只有一個神域,而聖族佔據的宇宙,比人族多得多!識時務者為俊傑,我不過是在這個大時代做出了順應大勢的選擇!終究有一天,你會知道,我的選擇是正確的,等到聖族佔據天下的時候,我會將你抽筋剝皮,留下你的神魂,折磨千年萬年,讓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天冥子恨聲說道,聲音凄厲如鬼哭。

天冥子投靠聖族,一來是因為他的野心,二來也是因為他認定人族有極大的可能會輸給聖族,不管是武者世界,還是凡人世界,兩方交戰,總會有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了當叛徒和漢奸,尤其是在敵方實力遠比己方強大的時候。

聖族確實比人族強大,上古時代,聖族、人族、魂族三大種族分庭抗禮,共同執掌三十三天,但是後來,人族所掌控的宇宙不斷的淪陷,每淪陷一個宇宙,人族的力量都會削弱一分。

等到大劫真的來臨的時候,只佔據了一個神域的人族結果會如何,誰也無法說清。

「天地大勢我不會去預測,也預測不到,但是你絕對會在這之前就死去!」

林銘大喝一聲,一槍橫掃而來,剎那間,千百道封神咒印席捲向天冥子,鋪天蓋地的下來。

在天冥子周圍,被壓縮到不足十丈範圍的萬古魔域之中,大量的惡魔被封神咒印沒入體內,瞬間灰飛煙滅!

「嗖!」

鳳血槍切割虛空,天冥子身體急退,然而他的護體真元還是被林銘的槍芒掃中,蓬的一聲爆碎開來。

勉強抵消了槍芒,天冥子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而就在這時,慕芊雪的攻擊也殺到了!

慕芊雪比林銘還要強大,她的攻擊,根本無法匹敵!

「該死!」

天冥子不顧一切,燃燒精元,手中八尺長劍橫劈下來,然而就在這一刻,

遠古凈土的力量無孔不入的傾瀉而來,沿著天冥子爆碎護體真元的缺口,鑽入了天冥子體內!

天冥子身體一震,他的力量頓時被削弱了大半。

「叮!」

隨著一聲脆響,天冥子的長劍被擊飛,慕芊雪的這一劍,直接劈在了天冥子的右肩之上,能量凝化而成的劍鋒,沿著天冥子的右肩膀,一直切開了右肺,二十多根肋骨,全部被慕芊雪一劍切斷,大量鮮血揮灑,天冥子幾乎被慕芊雪一劍斬下半邊身子!

那一剎那,天冥子雙目失神,他尚未有任何反應,他只覺得胸口一涼,一桿染血的長槍刺穿了天冥子的身體,從后心刺入,從左胸心臟直穿出來。

天冥子就這樣被林銘一槍刺穿,他殘缺不全的身體,就這麼掛在了鳳血槍上,鮮血沿著槍桿汩汩的流出!

這就是分身的局限所在,天冥子的力量,用一點就少一點,幾個回合的激戰下來,就無法保持巔峰狀態,而如林銘和慕芊雪,卻是全身氣血延綿不絕,越戰越勇。

原本天冥子就處於弱勢,此消彼長之下,這一回合,他直接被林銘和慕芊雪秒殺!

天冥子一隻手抓住鳳血槍,一隻手抓住慕芊雪的能量長劍,鮮血染紅了他的手掌……

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怨毒的盯著慕芊雪和林銘。

身體血肉慢慢的消融,隨著力量的不斷流逝,他的身體越來越小,萎縮在了一起,最後竟是變成了一隻殘缺不全的手掌。

這就是天冥子分身的本源了。

除了這隻手掌之外,還有一縷魂火在這鮮血淋漓的手掌周圍緩緩燃燒,魂火左突右沖,似乎想要逃逸,但卻被林銘施展神夢法則牢牢的禁錮住了。

這是天冥子留在分身上的一縷殘魂,為了確保擊殺林銘,天冥子連殘魂都留了下來,就是為了讓分身擁有與天冥子一樣的功法和法則之力!

面對林銘這樣的對手,如果沒有法則和功法支持的話,根本不可能贏。

林銘冷笑一聲,一把抓住了這一縷魂火,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粗暴,一時間,這縷魂火幾乎被林銘捏碎。

「林銘,慢著!別毀了它!」慕芊雪開口說道。

「嗯?慕姑娘,你要留它做什麼?莫不是真的抽魂煉髓?只是一縷分魂,抽魂煉髓也沒什麼意義吧。」林銘原本想直接用神夢法則把這縷分魂煉化成精純的靈魂之力,避免天冥子詭計多端,夜長夢多,卻被慕芊雪攔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