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回去的路上,一家人坐着赤焰回明月閣。

小天翊在蘇紫陌的懷裏睡着了。

看着兒子粉雕玉琢的小臉,蘇紫陌微微一笑。

蘇紫陌輕輕撫摸着兒子柔軟的頭髮。

“這小傢伙,最近也睡得越來越早了,可惜他這神力還沒有辦法自控,這半年來,可是把他憋壞了。”

沐雲軒一聽,也愛憐的捏了捏兒子粉嫩的臉頰。

一笑清國 “陌兒,岳父大人一直悉心教導,再給翊兒一年的時間,他應該能自己控制神力了。”

“爹爹,翊兒這神力,應該會隨着他的年紀增長,會越來越強大吧?”蘇櫟覺得弟弟真是太神奇了,這小小的身子裏邊居然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

沐雲軒欣慰的看着兒子說道:“櫟兒,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所以才讓你弟弟每天辛苦的學着控制自己的力量。”

“翊兒天天念着和齊兒一起出去玩,看來他這夢想一時半會還不能實現。”蘇櫟也目光柔和的看着弟弟粉雕玉琢的小臉。

有這小傢伙在,爹爹和孃親的生活每天都很有意思。

“對了,櫟兒,這商品交流會,孃親聽齊兒說,是你主動舉辦的,這樣一來,到是可以瞭解到很多商業機會了。”

蘇櫟微微一笑,快速地說道:“孃親忘記嗎?這些事情再小的時候,孃親就和櫟兒說過了,是孃親那個世界的,櫟兒也就順便試了試,各家商品一上,好壞一眼明瞭,我們雲城的生意一向精益求精,這也讓櫟兒看到了很多的好機會,這才能讓雲城成爲了商業界的霸主。”

蘇紫陌看着兒子慈愛一笑,“說起這事,其實孃親心裏一直很內疚,那麼小就讓你跟着孃親一起做生意,本是應該快快樂樂的童年,而你卻不能玩,在努力的識字看賬本,孃親每次一想起來,心裏都很過意不去,你們若是出生在孃親生活的那個時代,一定會比在這裏快樂。”

蘇櫟搖了搖頭,頭輕輕的靠在孃親的肩膀上,享受着屬於母親的溫暖。

“孃親,不管在哪裏,只要有孃親在,櫟兒都很開心,如果沒有童年時的用心,櫟兒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櫟兒一直很感激孃親,教會了櫟兒很多東西,讓櫟兒能夠有足夠的空間來安排自己的人生。”

若不是因爲自己小時候的刻苦努力,又怎麼會有今天的蘇櫟,他失去了童年的快樂,而現在,卻站在了人生的頂峯。

他現在能照顧好爹孃,能保護好家人,這就是他一生所得到的最好的。

沐雲軒在一旁看着他們母子二人,一臉醋意,“獨樂樂不如衆樂樂,你們母子把我晾在一邊,這是怎麼回事啊?”

蘇紫陌一看,衝着夫君微微一笑。

“你不是也聽得到的嗎?” “那一樣嗎?”沐雲軒神色略帶委屈的看着她。

她不提以前的事情還好,她說是提以前的事情,他這心裏就兩個字,內疚!

“櫟兒,看來你爹爹又吃醋了,都酸死了!”蘇紫陌開心一笑,對着沐雲軒對着一個可愛的表情。

蘇櫟也跟着開心的笑笑了起來,享受着這難得的幸福時刻。

沐雲軒一看妻子可愛的表情,心瞬間柔和了下來。

那還顧得上吃醋呀!

一路上,一家三口又開開心心的聊了起來。

新的一天開始了,早晨的陽光照得人暖烘烘的,也讓人的心情像這陽光一樣,充滿了溫暖。

南宮黎一大早就起來梳妝打扮,坐在梳妝檯前邊,她嘴角邊的笑容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小玲一邊給她梳頭一邊看着自家小姐開心的笑着。

“小姐,星辰閣可是排場很大的地方,今日你一定要穿得隆重一些,小玲已經打聽到了,那秦詩語和秦凱也會去星辰閣,小姐見到他們可要小心一點,不要和她們走的太近。”小玲一向心思玲瓏,早就看出了那秦小姐不是一個好東西。

自然要提醒自家小姐多提防着一點。

南宮黎微微頷首,看着銅鏡裏慢慢變美的自己,心情越發的好,她開心的說道:“小玲,在那樣的場合,她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膽量,今天會出現在星辰閣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不過今天會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很好的商品,各種絲綢茶葉,擺件,只要是雲城經營的商品都會出現,今天可以大開眼界了。”

南宮黎的心情無比的激動,蘇櫟會帶她一起,她昨天晚上興奮了一天晚上沒有睡着。

“小姐,真是可惜,我們不能進去裏邊。”小玲一臉失望,那樣的場合能見到很多俊朗的公子哥,而且都是一些有權有勢的人,就是去看一看也會覺得很過癮。

“也對,小玲,沒事的,我回來以後再跟你說一說,裏面發生的事情,那裏面的公子哥在俊朗,也比不上蘇櫟吧,那可是你未來的姑爺,你看他就可以了。”南宮黎打趣的說道。

她這才驚覺,小玲也到了嫁人的年紀了。

回頭幫她物色一個可靠的郎君,這小丫頭很善良,很忠心,一定要嫁得好才行。

南宮黎快速的瞟了一眼小玲。

半個時辰以後,南宮黎和小玲在約好的時間裏,站在大門口等蘇櫟。

蘇櫟很準時,南宮黎剛剛出門,就看到了蘇櫟的馬車。

車伕羅三緩緩將馬車停好。

蘇櫟緩緩從馬車裏出來。

蘇櫟一身白色華袍,腰間一根金色腰帶,長髮如墨,頭頂墨發簡單都能用羊脂玉冠束起,其餘的隨意飄在身上,他目光如月光般清冷,不帶半點起伏,骨子裏透出的一股子寒勁讓人忍不住退避三尺,但加上整個人散發出的一種迷人的王者氣息,雖令人生懼卻也讓人不捨得把視線從他臉上挪開。

南宮黎帶着幾分癡迷的看着他。

而蘇櫟,目光輕輕的掃了南宮一眼。 只見南宮黎今日盛裝打扮。

她一身鏤空白色繁複衣裙,映襯得她天生麗姿,氣韻天成,只淡掃蛾眉,臉上淺淺的抹了一層胭脂,便已是美不勝收的驚人之色,驚鴻一瞥,宛若瞬間綻放的花朵,芳影綽綽,豔光四射,縱使百花盛放,亦不能掩蓋她的璀璨光芒。

蘇櫟看着她今日這般打扮,性感的脣角微微勾起,這南宮黎打扮起來,確實有幾分姿色。

“站在那幹什麼,還不快過來?”蘇櫟衝着呆愣在原地的南宮黎叫了一聲,看她呆愣的表情,蘇櫟嘴角又微微一勾,帶着幾分邪魅。

“小姐,快過去!”小玲拉拉自己犯花癡的小姐。

南宮黎回過神來,俏麗的小臉上染上了一層薄紅。

她低着頭,抿着脣,蓮步輕移,緩緩走到蘇櫟面前。

“上車吧!”蘇櫟微微讓開了一些,讓南宮黎上車。

突然,南宮黎的身後傳來了秦詩語的喊聲:“阿黎,你這是……”

秦詩語本是要問南宮黎要去什麼地方?

突然看到蘇櫟,她瞬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蘇櫟怎麼會在這裏?

看阿黎的樣子,似乎是要上蘇櫟的馬車。

“詩語,你怎麼來了?”南宮黎回頭,語氣平淡的問道。

秦詩語這會去不理會南宮黎。

她快速的下了馬車,衝着蘇櫟微微一笑,動聽的聲音溫柔如水:“少主也在這裏呀。”

秦詩語的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蘇櫟不會是來接南宮黎去星辰閣的吧?

“嗯!”蘇櫟淡漠的嗯了一聲,就再也沒有了下文。

“快上車吧,本少主一會還有其他事情。”蘇櫟催促道。

南宮黎回頭,一臉內疚的看着秦詩語:“詩語,改日再請你到南宮府來玩,今日我有點事情。”

語畢!

南宮黎轉身上馬車,羅山已經放好了梯凳。

可南宮黎的衣裙有些繁複,微微彎曲,自己的腳尖卻踩到了自己的裙襬上,身子快速的往前去。

“啊!”南宮黎驚叫一聲。

小玲快速的閉了閉眼,小姐的樣子不忍直視,小姐怎麼這麼倒黴,每次見到少主都要出洋相。

南宮黎眼看着自己的臉快要砸到蘇櫟的腳尖上去了,此刻她真的是連死的心都有了,怎麼每次倒黴的都是她。

突然,腰間一隻大手突然緊緊的桎梏着她,輕輕一帶,她輕而易舉的上了馬車。

南宮黎一顆心依然未安定下來。

她快速的拍了拍胸脯,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小玲,她就說這裙子太複雜了吧,差點又把她給摔倒了。

小玲也是一臉無奈,默默的轉身往車前走去,和羅山打了一聲招呼以後,坐到羅山的身邊。

“連個路都走不好,還不快點進去。”蘇櫟冷聲催促道。

南宮黎咬着脣瓣,緩緩進入馬車裏。

蘇櫟也快速的走了進去,在他眼中似乎壓根就沒有秦詩語存在過一樣。

秦詩語俏麗的小臉上,錯愕的看着剛纔的那一幕。

真是氣死她了,蘇櫟居然親自過來接南宮黎去星辰閣。

心底的嫉妒與憤怒,讓秦詩語漂亮的臉蛋突然變得扭曲猙獰。 秦詩語在原地呆愣的站了一會兒。

回過神來之後,她快速的上了馬車,南宮黎,敢搶我秦詩語的男人,有你好看的。

星辰閣,佔地面積達到了上千頃,位於城南位置。

房屋的建築很恢宏,一共建造了四個龐大的展廳,裏邊的空間極大。

進入大廳中,兩邊擺放着很多物架,上邊放着各地帶來的精美的商品。

還不到午時,展廳裏就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

大家展示着自己帶來的商品,認識的人都在互相交流着

全場熱鬧非凡,個個身着不凡。

有喜歡的也可以當場買下。

當然,這樣的場合了,也是可以帶着家眷一起來的。

蘇櫟年輕有爲,家世更是一等一等的好。

四國的女人做夢都想嫁給他。

這樣的場合,美女勝過做生意的人,一眼望過去,在場的美女,肥環燕瘦,貌若天仙,窈窕淑女,秀麗端莊的都有,看着讓人賞心悅目。

蘇櫟帶着南宮黎,嶽桐梓,馨兒一起緩緩進入展廳,四人郎才女貌,更是讓人賞心悅目。

看到蘇櫟,感受到他那與生俱來來的強大氣息,都不由自主的讓往兩邊。

蘇櫟看着今年來的人,比往年來的多了很多,他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

他這樣不經意的舉動,瞬間撩撥了周圍的女子,一個個癡呆的看着他。

不遠處的秦詩語,和一羣盛裝打扮的小姐們站在一起。

看到蘇櫟真的帶着南宮櫟一起過來?

她心裏瞬間嫉妒的發狂,此刻站在蘇櫟身邊的她,叫人羨慕,嫉妒得發狂。

秦詩語漂亮的大眼裏閃過一絲詭譎的光芒,顯得惡毒無比。

她回頭,笑容溫婉,小聲的對着身旁的十幾個世家小姐說這話,惹得那些小姐妹時不時的驚叫連連。

而南宮黎,目光早就被那些琳琅滿目的商品給吸引去了。

撲到金主:親親老公,駕! 她沒想到蘇櫟這麼有才,這樣的商品交流會,真的是讓人大開眼界,也能讓人在這裏能湊成一樁樁大生意。

而嶽桐梓,小心得呵護着身旁的馨兒。

這商品交流會已經不是馨兒第一次來了。

去年的商品交流會,她也跟着大哥一起過來,不過今年的商品看起來比往年更多,比往年更熱鬧了。

蘇櫟在大廳中停了下來,深邃犀利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全場,那盛氣凌人的氣場,讓人心悅誠服。

衆人都客客氣氣的喊了一聲:“少主。”

“嗯!”蘇櫟淡漠的迴應了一聲。

“各位遠道而來,辛苦了,後殿已經備好了酒菜,大家先到後殿去用午膳,午膳之後,再回到展廳來,談生意的事情到時候再說。”

最後一句話,蘇櫟已經說得很明白。

去了後殿,他不會交談任何有關生意的事情。

衆人一聽也就明白了。

“多謝少主盛情款待!”衆人恭恭敬敬的道謝。

這商品交流會由蘇櫟主辦,到這裏來,吃住全包。

更讓他們開心的是,這樣的交流會,能讓他們自己的商品在全國各地銷售,給他們帶來了更多的利潤。 秦詩語在原地呆愣的站了一會兒。

回過神來之後,她快速的上了馬車,南宮黎,敢搶我秦詩語的男人,有你好看的。

星辰閣,佔地面積達到了上千頃,位於城南位置。

房屋的建築很恢宏,一共建造了四個龐大的展廳,裏邊的空間極大。

進入大廳中,兩邊擺放着很多物架,上邊放着各地帶來的精美的商品。

還不到午時,展廳裏就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

大家展示着自己帶來的商品,認識的人都在互相交流着

全場熱鬧非凡,個個身着不凡。

有喜歡的也可以當場買下。

當然,這樣的場合了,也是可以帶着家眷一起來的。

蘇櫟年輕有爲,家世更是一等一等的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