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半山腰處,龍武就被放了下來,在他面前的是一座極為普通的石頭砌成的房子,唯一與其它地方不同,便是這裡的罡氣十分充盈。

懷著好奇之心,龍武走進了這間房子內,初來此地,罡氣如此充足,他是需要先適應一下的。

進入神龍山莊之內,龍武就急切喚來了青龍,「青叔,這裡就是您說的適合武者修鍊的大陸是嗎?」

「沒錯。」青龍點了點頭。

「那我們就去尋找其它的殘龍譜吧。」龍武聽到果然找對了地方,不由有些興奮。

「不可。」青龍確是擺了一下手,「少爺,以你的修為想在這片大陸之中生存,說實話,還差得很多,我之所以讓你和那方立人來到元陽宗,就是要給你一個修鍊場地,想辦法先把修為提升到罡帥,不然不要說去尋找殘龍譜,就算是個人安危怕都保障不了。」

龍武那本來有些激動的心情被青龍這樣一說,頓時就暗淡了下去。沒錯,先不說其它,就說罡王的移動速度,小風動一息十里,憑著這個速度,他是拍馬也追不上,換一句話說,如果真的遇到了強敵,怕是他連逃命的能力也沒有。

這個世界上,終還是拳頭最大的,只有自身的實力夠強,才能真正做到雲遊四方而不畏。「好,青叔,我聽你的,我這就好好修鍊便是。」

接下來的時間,借用著元陽宗的充裕罡氣,龍武開始在神龍山莊之內修鍊起來,甚至這一次不光是他,就連青龍也盤膝於地,進行了修鍊,以前在無垠大陸之中,那裡的罡氣根本不夠他吸收的。

修鍊的時間總是過得極快,很快一月時間過去,等於外界過去了三天,龍武這才睜開了眼睛,然後很是驚訝的說著,「青叔,罡氣充裕就是好,我己經感覺到自己隱隱有要突破到八階罡將的意思了。」

「呵呵,莫著急,你不知道,正常從七將到八將,那需要的時間很可能是幾年,甚至更長,而你有著神龍吞天棍,倒是可以省去這些麻煩事,這就是你的優勢。可我要講的,便是你不能太過總依賴於這種吞噬能力,有時間還是需要多鞏固一下自身的基礎,如若不然,只是靠吞噬而不懂得如此去消化,如何便為己用,那對你以後可是很不利的。」

「是,龍武明白。」點了一下頭。「好了,現在修鍊了三天,也是應該出去看看這元陽宗到底是什麼所在了。」

出得了石屋之後,龍武就一邊好奇打量著四周,一邊向著前方走去。

這一走就是半個多時辰,在穿過了一大片樹林之後,一座極為寬敞,佔地至少十數畝的練武場地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不遠之處,比武場三個大字更是率先映入他的眼帘。

「比武場?」龍武點了一下頭,看來這裡應該就是元陽宗宗內比武切磋所在地了。

「你是何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身上可有宗內腰牌。」龍武的突然出現,立馬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很快,三名年輕武者就向他走了過來。

「腰牌?我沒有。」龍武實話實說著。

「沒有腰牌,那你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莫非是其它宗門派來的姦細不成?」領頭的武者打量了一下龍武,眼神之中更為凌厲了許多。

龍武當然不是其它宗門派來的姦細,但他身上還真的沒有腰牌,三日前,方立人走的匆忙,並沒有留下任何的信物給他。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 面對著質問,龍武搖了一下頭,他初來乍道不想惹事,這便道,「即然如此,我回自己的房子那裡,等著下一次見師尊之時要一個腰牌好了。」

說著話,龍武就轉身欲走,在他看來,這己經是忍讓至極了。

可誰想那龍武這一轉身,那幾人確不樂意了,其中領頭的更是直說道,「哼!被拆穿身份就想走了嗎?可惜晚了。」

說著話的工夫,那人突然手中拔出了一柄長劍,向著龍武身上就砍了過來。

龍武清楚看到對方要向自己下手,身子便向左一邁,輕鬆的躲過了這一劍之傷,然後手一伸抓住對方手腕,出聲道,「我說了,我不是姦細,只是師尊沒有給我腰牌而己,你可明白。」

「不明白。」那人似也頗為的硬氣,在說著話的時候,竟然用腳踢向了龍武。

「混帳。」看著此人如此不知趣,三番兩次想傷自己,龍武生氣了,這便手上稍一用力,就將對方給提了起來,爾後手一甩,將之遠遠扔開。

此時的比武場中大約有上百武者正在修鍊,突然間有人被高高拋起,這一幕引來了所有人的注意。在看到被拋起之人,竟然是比武場的巡員后,有幾人當場就出聲將其在半空中救了下來,更有一人,直接大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巡員看到問話之人,連忙半跪於地道,「李師兄,我們這裡進來一個姦細,我想將他擒下質問,可是他確出手將我打傷,快,請李師兄出手將其拿下。」

「哦,有這樣的事情。」被稱為李師兄的那人便將目光一轉,看向了龍武這裡。

「你是何人,巡員所說的可是事實?」李師兄站起身,向著龍武走來,同一時間在他身後也聚集起了不少的武者,顯然這些人都是以此人為首的。

龍武放眼看去,看出這李師兄與自己一樣,都是七階罡將的修為,便心中無懼道,「我身上的確沒有你們所說的腰牌,但我確並不是什麼姦細,我己認方立人為師尊,你們可以去打聽一下。」

龍武本以為自己說出師尊之名號,這些人就會相信的,但他哪裡又清楚元陽宗的事情呢,現在一聽到說方立人是龍武師尊,頓時有些人就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尤其是那帶頭的李師兄,更是呵呵直笑。

「怎麼了?難道元陽宗沒有此人?」龍武有些不解得問著。

「有,怎麼會沒有,只是方長老是何人,他的身份怎麼可能收下你這等罡將階別的外門弟子,而且我等都從沒有聽說方長老曾收有徒弟,我說你就是要編瞎話也想好了在說行嗎?你豈不知抬出方長老確是最大的破綻。」那帶頭的李師兄嘿嘿的冷笑道。

「師尊在元陽宗的地位很高嗎?」通過這些人的表情,龍武感覺得出來,方立人的身份應該極高才是。

「行了,別一口一個師尊的叫著了,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竟然編出這樣的謊話來。罷了,不管你是誰派來的,還是先擒下來在計較好了。」李師兄冷哼了一聲,之後向著身邊的人道,「你們何人去擒他。」

「我們兩兄弟去會會他。」兩位長像極為相近的武者答應著,在說話得同時,兩人就動了起來,同時向龍武所在的位置衝來。

龍武看出兩人皆是五階罡將的修為,出奇的是兩人因為是孿生兄弟的原因,加在一起的戰力確是十分的可觀,尋常得七階罡將自然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了。

只可惜今天遇到的是龍武,面對著這兩人看似默契的攻擊,在精神法則以達四成的龍武眼中確是破綻極多,僅是打眼一看,就發現兩人配合的虛弱部位所在,當即,他僅是向著那最為薄弱的環節搗出了一拳,這種看似天衣無縫的配合就馬上被打破。

「給我回去。」一拳之後,龍武隨意又是兩指點出,分別點中這兩人的肩胛之處,這先前還虎視眈眈的兩兄弟盡皆是倒飛而去。

僅是兩招而己,便擊退了這兩兄弟,這一幕看得其它的武者震驚不己,至少大多數人自問,他們沒有這樣的能力。

李師兄的臉色也是一變,顯然龍武表現出來的強大,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可是現在有這麼多人看著,如果就此打退堂鼓的話,那顏面何在?所以,算是硬著頭皮,他站了出來,手指向龍武道,「小賊,竟然傷我元陽宗弟子,還不馬上束手就擒,或許還能得一個全屍?」

龍武最煩的就是那些沒有什麼能力,確上來就說什麼束手就擒之人,所以面對這位李師兄的話,他同樣沒有給予任何的好顏色,「怎麼?你想殺我嗎?如果有這個能力不妨一試好了。」

「你。。。」看著龍武並不低頭,反而囂張了起來,李師兄就一聲冷哼,「罷了,即然你想尋死,那我就成全你。」說著話,他這就慢慢向前走了一步,但同時他也用意念傳音給身邊一人道,「快,去請我父親來,就說這裡有其它宗門派來的姦細。」

在交待完了這些之後,這位李師兄方才慢慢的一步步走向著龍武,一邊走還一邊說著,「小子,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只要你肯招出幕後主使,或許留你性命也不是不可以。」

儘管李師兄的話己經放軟了許多,可龍武豈會在賣給對方面子,「哼!有本事就過來,沒膽就滾蛋。」

這一句話算是激怒到了李師兄,他算計著報信之人應該找到了父親,那接下來他只要能和龍武過了十餘招,就算是無事了,這他就抽出身上長劍,指向龍武道,「小子大膽,今天我就代表元陽宗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李師兄終於出手,且一出手就是非常兇狠的劍法,不愧是七階罡將的修為,劍隨手動,劍光瞬間布滿了這一片的空間,看那樣子,似乎己經將龍武完全的罩在了其中。

其它在比武場里出現得元陽宗外門弟子,一看到這劍法,一個個當即喊好,或許在他們看來,這一次龍武也是在劫難逃了吧。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 只有龍武,雖然被劍光所罩,可是眼中確沒有一絲慌亂之意,目光快速掃視了一圈之後便尋到了此劍的弱點,爾後直接又是一拳轟出,打在了那最為薄弱的地帶。

李師兄正在享受著眾位師兄弟們的喝彩,正在沾沾自喜呢,突然間感覺到劍法一滯,然後一隻拳頭突然從劍光中伸出,正擊打在他的前胸之上,就是這一招,竟然讓他沒有絲毫防備挨了個正招,接下來,他本人就撲通一聲倒飛而去。

好在身後的眾師兄弟知道伸手來接,不然就光是撤也要讓李師兄丟一個大人了。

「好厲害。」那些看著龍武的元陽宗外門弟子們,此刻都不說話了,顯然他們是看輕了,先不說此人是不是姦細了,單說這攻擊力就不是他們所能抗衡。

看到所謂的李師兄如此不堪一擊,龍武無奈搖了搖頭,同時對自己的實力也是更有信心,同樣是七階罡將,他的罡氣遠比同階不知道充裕許多,想來經過了萬獸森林三個月的鍛煉,現在的他己經完全可以對上一階罡帥,二階罡帥,甚至就是三階也不是沒有什麼信心。

沒有心情與李師兄這般的人計較,龍武這就轉身準備離開。就在此刻,一道聲音突然從天際響起,然事一道人影以咫尺天涯輕功突然出現在了比武場之中,來到了那李師兄之前。

來人是一個灰衣老者,他一出現,看到李師兄后就連忙出聲問道,」怎麼樣,成業,你沒傷到吧?」

「父親,就是此人不知是誰派來的姦細,我想上前去阻攔他,可確被他所傷。」這位李師兄也就是李成業一看到老者的到來,立馬就有了底氣,手一指向龍武,完全又恢復了剛才那趾高氣昂之態。

憑著對方那手咫尺天涯,龍武就知道來者至少是三階罡帥以上的修為,精神力一去探測龍武的意念之聲便迅速傳來,「是五階罡帥,少爺,你怕不是對手。」

聽到是五階罡帥,龍武頗有一些無奈,只是他也清楚,躲是躲不了了,自己出手傷了人家的兒子,老子豈會同意,看來一場硬仗是避免不了。

身子迴轉,看身那老者,龍武沒有任何解釋的意思,拳頭大才是硬道理,現在解釋怕也不會有人聽。通常解釋往往只是在你比對方更加強悍,或是相差無己的形勢下。

果然,那老者也沒有要給龍武解釋的機會,只是上前走了幾步道,「小子,我是元陽門外門長老李仕程,識像的馬上自封修為,不然我不介意將你當場格殺。」

「要動手便動手,哪裡來得這般廢話。」龍武看向著這李長老,吞天棍己經握在了手中。

「好小子,你這是找死呀。」李長老一看龍武竟然敢向他叫囂,臉色就是一冷,然後身形一動,一記咫尺天涯就出現在了龍武的身邊,爾後一記長拳打了過來。

吞天棍一劃,進行著防禦之策,同時上古龍心訣二分明月的一心二用使出,左手化拳龍武以飛沙拳擊向對方肋下。

龍武的動作不慢,可是李長老更快,他似乎算到了龍武要反攻他一般,竟然那伸出的拳頭迅速收縮回來,然後迎向這一拳打了過去。

「嘭!」

兩拳對了一個結實,在罡氣明顯不如對方的情況之下,龍武是噔蹬蹬連連後退了十幾步,這才堪堪的站穩了身子。

「果然不愧是五階罡帥,修為超過自己太多。」龍武感受著這一拳帶給自己胳膊上的痛感,心中忍不住的說著。

看到龍武吃了自己一拳竟然不倒,李長老顯然也是愣了一下,但隨即他的第二拳就又跟了過來。

明知力敵不可,龍武便迅速的運用起風之法則,靠著身形的靈活與對方玩了起藏貓貓,同時一隻手揮舞著吞天棍,一隻手打著飛沙拳並用上了快之法則完全擾亂了對方的進攻方式。

李長老沒有想到龍武這般的難纏,棍與拳的速度都極快,讓他不得不在關鍵的時候回身防守,更為重要得是對方的身法之靈活,竟然讓他隱隱有跟不上趟得感覺。

兩人瞬間交手了十幾招,李長老還是沒有傷到龍武分毫,而一旁圍觀的元陽門弟子則是熱鬧的議論起來。

「這人是誰呀,竟然在李長老的拳下能堅持這麼長時間。」

「是呀,這人應該不會是姦細吧,畢竟哪一個宗門也不會派這般的天才做姦細,這實在是有些大才小用。」

「可不是嘛,你們說,這是不是誤會呀,我看這小子的天賦不簡單,以七階罡將能挺到現在,弄不好還真是方長老的弟子呢。」

李長老可是耳聰目明,聽得這些議論,頓時感覺到臉上有些掛不住,知道如果在打下去,那就是把臉丟在這裡,於是身子一個急退,退回到十米開門,爾後雙臂一動,大喝了一聲「光明拳」在度向著龍武沖了過來。

光明拳是元陽宗的拳法,內含光明法則,使出這一拳之後便會讓人有一種錯覺,那就是凡有光之處皆有拳影,這是最能使人分神的強大拳術。

第一次接觸這樣得拳法,龍武被其中的神奇震到了,一時間內他竟然分不出什麼是真拳,什麼是拳影,而瞬息之間拳風就到,眼看著他就要被這一拳傷到,突然半空中傳來一道聲音,「手下留情。」

隨著音落,半空中另有一拳轟了過來,就是這一拳轟出,龍武身邊的拳影盡數消失,一切又如剛才一般的平靜。

不用說,喊這個話的自然是方立人,他是聽到有人說一位沒有腰牌的年輕人出現在了比武場,這他就馬上想到可能是龍武,所以這便趕來,恰巧的解了這一拳之圍。

一看到方立人出現,馬上全場之中的武者皆是恭身而道,「五長老好。」

包括那李仕程長老也是這般恭敬的叫了一句,只是之後他又說道,「五長老,此人不知是何方門派派來的姦細,快將他拿了吧。」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 「呵呵,李長老稍安勿燥,此人可不是什麼姦細,而是我剛收的弟子。龍武,還不來見過李長老和眾位師兄弟。」方立人呵呵一笑,向著龍武招了招手。

龍武知道這是師尊在介紹自己,當即就上前走了幾步,來到那李仕程面前恭敬叫了一聲「李長老好。」之後又向著其它的武者拱手一禮,「各位師兄師姐好。」

「什麼?他真是五長老的弟子?」李長老的臉上一紅,顯然沒有傷到龍武,讓他感覺到沒有面子,只是現在方立人以來,他在想做什麼己全無可能。

「這還能有假,有關這件事情我己經報告給宗主知道了,宗門那裡也有登記,不信李長老盡可去查。」方立人點了點頭說著。

「不,不,李仕程怎麼可能會不相信五長老。」一個外門長老罷了,在內門五長老方立人面前,他還沒有資格叫號。

方立人似也不太在意李仕程的態度,這就嘿嘿一笑,對著龍武手一甩,扔出了一個腰牌,「以後在元陽宗里就要把這個帶上,不然難免會有誤會產生的,這樣,我正有事情要找你,走,去你住所之處看看吧。」

「師尊,請。」龍武恭身道。

在眾人羨慕的注視之中,龍武與方立人來到了石屋之旁。

「龍武,你的實力很不錯,竟然可以與李長老過招,很好,現在得你己經有了成為內門弟子的資格,怎麼樣?我在內門給你安排住所吧。」看向著龍武,方立人十分高興的說著。

之前,龍武能擋住那梅元白的一擊,方立人就感覺到此子不一般,剛才竟然看到李長老被迫得使出了光明拳,他便知道,龍武真的不簡單。


「師尊,成為內門弟子應該有什麼要求吧,我現在符合嗎?」龍武當然聽得出來方立人話中的意思,如果他真的資格夠了,那就不會用商量的口氣說這些才是。

「呵呵。」方立人點了點頭,暗道龍武的聰明,這便解釋道,「沒錯,普通的外門弟子想成為內門弟子擁有更多的資源,那是需要進行考核的,而你本身實力不弱,最重要的是現在成為了我的弟子,那也就省去了考核的步驟,可以直接進入到內門,明白了吧。」

方立人做為元陽宗內門五長老,本身是擁有著極大的權力,他的徒弟成為內門弟子這本也就是特權之一,算是順理成章。

龍武聽出來了,他如果現在晉陞到內門弟子,多半是要看在方立人的面子上才行,所以這便搖了搖頭,「師尊,不知道如果我想通過正規的渠道進入內門,需要怎麼做?」

「呵呵,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方立人高興的說著。「是這樣的,規矩其實很簡單,你只需要能與現在的兩名內門弟子交手十招而不敗,便算是合格了,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晉陞為內門弟子。」

「好,還請師尊不要對我特殊照顧,我按著規矩來就是了。」一個外門長老,龍武都能扛上一扛,那普通的內門弟子又有什麼讓他畏懼之處?

「即如此,你準備一下,明天就闖內門好了。」方立人也是一個痛快人,他心中最為清楚,相較於地位而言,外門與內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即然他認了龍武這個徒弟,當然希望能有所建術,這樣做師傅的臉上也有光不是。

「對了,雖然你還不是內門弟子,但確是我的徒弟了,自然有資格學習光明法則,這是一本光明拳譜,你可以好好研習一下,領悟一番。」說著話,方立人手一擺,一個銀白色的玉簡就出現在龍武面前。

銀白色玉簡,代表得便是玄級秘籍,這樣的秘密如果出現在無垠大陸上絕對算得上是好東西,縱然就是在七品宗門的元陽宗,等級也不低。

龍武也不客氣,伸手接過就道了一聲謝。

「不用謝我,這本光明拳譜雖然其中蘊含著光明法則,但真正能從其中領悟到得人確是千不存一,所以一切還要看你的悟性。」方立人呵呵笑了笑。

不知何時,方立人己經離開,龍武也進入到了神龍山莊內部。

「少爺,這本光明拳譜的確暗含光明法則,青龍在這裡祝少爺在得一法則要術。」

「青叔,你就對我那麼有信心,剛才師尊可是說了,能從中領悟到法則的人千不存一呀。」

「呵呵,別人不行,少爺一定可以。本來跟著這方立人就是想為少爺謀得一個合法的身份,竟然想不到這麼快就可以接觸到光明法則,少爺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呢。」青龍呵呵笑著說完,就退了出去。

留下龍武一個人在房間之內,氣沉丹田,精神集中開始研習起光明拳譜來。

拳譜正是方立人所說的,其中只是含有很小一部分的光明法則,一般的武者,甚至一般的天才想從其中領悟到法則要素那也是極難的。可這一切在龍武面前根本就不算事,有著一心一意的上古龍心訣輔助,學什麼東西他都是特別的快,僅是三日時間,他就在演練了光明拳數千遍后從中悟到了一絲法則的意味。

「所謂光明,講究是心底坦蕩,我修鍊之路不光聚罡氣,還講道心,此法則於我而言在合適不過。」龍武心中念叨著,顯然,對於光明法則他己經算是入了門。

可千萬不要小看這個入門,對於很多人而言,就是入門這了解法則的第一步也許耗其一生也做不到,更不要說像是龍武這般三日時間就可以領悟到其中一絲精髓之意的人,那絕對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