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因為有些擔憂洛碧蓉,所以李文軒並沒有離去,而是在家裡等待她回來。

對於洛碧蓉,李文軒不知道自己對她是否有感覺。當初救她只是因為上一世心裡的愧疚,通過幾天的相處,他倒是發覺洛碧蓉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

不過也只能說是稍有好感而已。

本以為今夜有好事臨近,可不僅沒有,自己還中了一棍,想到這李文軒難免有些委屈。

真是浪費自己從剛買來的裝備了。

李文軒手伸進衣服兜里,正在這時,門被打開了。

一身酒氣的洛碧蓉走了進來,看到李文軒十分驚訝,問道:「文軒,你怎麼在這裡!」

「我……」

李文軒嚇了一跳,手一抖,一兜的小東西掉落在地。

「啊!李文軒你這是什麼意思?」

原本因醉酒而有些臉色微紅的洛碧蓉,此刻臉上彷彿火燒雲一般。

她原本看到李文軒在自己家中就已經很驚訝,更想不到李文軒兜里竟然背著那些東西。

難道說……

李文軒神色尷尬,迅速撿起然後扔出窗外,說道:「你聽我解釋……」 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李文軒插著褲兜,慢悠悠地瞎逛著,周圍的人目光都有些詫異。

「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嗎?」

李文軒不理會其他人,臉上印著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

一夜過去,第二日清晨,李文軒剛吃完早餐,就接到了洛碧蓉的電話,說是讓他陪洛碧蓉逛街。

李文軒欣然答應,看來昨夜的事情洛碧蓉並沒有放在心裡。那就好,不然兩個人會很尷尬。

換上一身休閑服,李文軒打了一個車到洛碧蓉家樓下。

等了一會後,洛碧蓉走了出來,穿著淺黃色毛衣,下身一條白色短裙,臉上畫著淡妝,這一身小清新的裝扮讓李文軒眼睛一亮。

習慣了洛碧蓉那一身在酒吧穿的職業裝,現在看來倒是讓他覺得別有風味。


洛碧蓉很自然了挽上了李文軒的手,然後一起坐上計程車。

司機回頭看了一眼,說「小夥子艷福不淺啊,女朋友挺漂亮的。」

洛碧蓉羞紅了臉,將頭轉過一邊,望著外面的風景,倒是李文軒泰然自若。

「去中心商場。」

清河市的中心商場極其繁華,客流量非常大,大多數年輕人們都會選擇在這裡購物。下了車,兩人一起進了商場。

一進入商場,洛碧蓉徹底解放天性,拉著李文軒一家一家店鋪地逛,轉眼便是兩個小時過去。饒是李文軒築基修為,也差點累得虛脫。

不得不說,女人真是個神奇的動物。

兩人攜手走進了一家gucci的*店。

洛碧蓉的眼睛像裝滿了星星一般,閃閃發光。拿起一套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劃,朝李文軒問道:「好不好看?」

李文軒微笑著答道:「好看。」

身邊的導購員也應和道:「這位小姐眼光真不錯,這是本店剛上架的新品,由首席設計師獨立設計,非常符合當下的時尚潮流。」

洛碧蓉也是愛不釋手,只是摸出價碼牌一看,頓時吐了吐舌頭,對李文軒說道:「算了,太貴了。」

說完,便要將衣服放回去。不過李文軒看出來她十分不舍,顯然是對這件衣服十分喜愛。於是他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最近我小賺了一筆,我來付吧。」

李文軒撇了一眼價碼牌,兩萬八,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價格,不過幸好他已經將三千萬存進了卡內,財大氣粗,兩萬八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這不好吧?」

洛碧蓉雖然能出入上流社會的聚會,自然家世也差不到哪去。只不過她之前在酒吧打工,很顯然是不想依賴家人,自食其力。

所以她現在也並不算很富有。

「沒事,你就當借我的吧,等你賺錢了,再還給我不遲。」李文軒拍了拍洛碧蓉的肩,笑道。

洛碧蓉心想也是,她對這件衣服實在喜愛得緊,要是等她賺夠了錢再來買,估計早就斷貨了,不如現在拿下,到時候直接還給李文軒也是一樣。

那天李文軒從牛永生那裡弄到一千萬的時候,她也在場,所以她知道這點錢對李文軒來說確實算不上什麼,這樣一想就心安理得了。

「謝謝。」

洛碧蓉踮起腳,紅唇如蜻蜓點水般在李文軒臉上一掠而過。

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李文軒突然覺得此刻的他魅力爆棚!

李文軒拿過衣服,說:「走,結賬去!」

正在此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慢著,這件衣服老娘要了。」

只見一個身形臃腫的女人走了過來,渾身戴著晃眼的金銀飾品,妝容誇張,一臉傲氣地指著李文軒手上的衣服。

「看看你一身的窮酸樣,這衣服是你能買得起嗎?別為了女朋友打腫臉充胖子,這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說完,貴婦便要上來搶衣服。

李文軒眉頭一皺,打偏貴婦的手,說道:「我買不買得起關你屁事,再說這是我們選中的衣服,而且就您這母豬一樣的身材,就不要委屈這件衣服了。」

胖貴婦沒給李文軒好臉色看,李文軒自然嘴上不饒人。

「你你……」

果然,貴婦的臉一下子漲成了豬肝色。她怒吼道:「你這個下賤的臭小子,敢說老娘!」說完,一掌朝李文軒面門揮過來,想在眾目睽睽之下給他一巴掌。


李文軒怎麼可能讓貴婦得逞,他后發制人,率先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剩下三人都驚呆了,貴婦捂著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李文軒:「你……你敢打我?」

李文軒還是留手了,不然以他的實力,這一巴掌能直接抽死她。

洛碧蓉雖然有些吃驚,不過她也看不慣貴婦,心中有些暗爽,只不過也有些擔心李文軒。

貴婦發出豬一般的嚎叫:「老公,有人打我!」

李文軒皺了皺眉,他倒是要看看這貴婦能把誰喊出來。

可不曾想冤家路窄,牛永生竟然帶著兩個黑衣保鏢沖了進來。

李文軒冷笑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牛老闆你啊,昨天的事我還沒找你麻煩,想不到你自己撞上槍口了。」

牛永生冤啊,他剛上一個廁所的功夫,就聽到自己老婆在吼叫,急忙帶著兩個人沖了進來,可誰想到竟然是李文軒這個死對頭。

「李文……軒……」

牛永生本來還氣勢洶洶的,現在連舌頭都打結了。

「怎麼,叫你大爺幹嘛?」

李文軒一步步走向牛永生,嚇得後者一路後退。要知道他昨夜派出去埋伏李文軒的人可是黑道赫赫有名的打手,連他都奈何不了李文軒,更何況他這兩個手下。

「你們兩個給我上!」

然後出人意料的是,牛永生竟然丟下自己的媳婦……跑了。

這一舉動讓李文軒都是一呆,而那貴婦更是大吼:「牛永生你這個臭不要臉的,竟然丟下老娘!」

兩個保鏢卻是沖了過來,可哪裡是李文軒的對手,被一手一個砸破了櫥窗扔了出去。

而那貴婦早已嚇得癱坐在地,對於這種女人,李文軒實在是不屑動手,掏出了自己的銀行卡,遞給了櫃檯的收銀員。

「把這件衣服和打破櫥窗的錢一起算了吧。」

收銀妹妹也被嚇得夠嗆,哆哆嗦嗦地接過他手中的銀行卡,當她看到卡內餘額時,頓時驚呆了。

三千萬!

誰沒事在銀行卡放三千萬?還不如拿去做投資啊。

處理完一切后,李文軒拉著洛碧蓉的手走出了店鋪。

而正在這時,逃出去的牛永生竟然帶著兩位商場保安攔住了李文軒,冷笑道:「李文軒,你在商場鬧事,還惡意傷人,我已經上報安全局了,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洛碧蓉慌了神,她沒想到這件事竟然真的鬧大了,拉了拉李文軒的衣角,不安地看向他。 最終李文軒還是讓安全局探員帶走了他,而洛碧蓉,因為他主動扛責,所以交涉了幾句后就讓她先回家了。至於牛永生,則帶著其他人上了另一輛警車。

不是李文軒不想反抗,而是他現在雖然有築基修為,但是安全局好歹是國家部門,以他的實力,還做不到公然對抗國家。

坐在車上,李文軒閉門養神,想到:「牛永生竟然敢報警,恐怕待會會在局裡會給我下套。不過我倒是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手段。」

自從剛重生的時候打了牛永生,李文軒就知道接下來一段時間,他跟牛永生肯定會有接連不斷的矛盾,所以這一次,他打算一勞永逸。

半個小時后,一行人被送到了安全局。

李文軒被戴上了手銬,話都還沒說,便直接被押進了審訊室,而牛永生則是被送進了辦公室。

副局長辦公室里。

同樣身材有些發福的安全局副局長正坐在辦公桌上,手上拿著一根燃著的中華。而他對面,正是牛永生。

「牛老闆,你這次又犯了什麼事。」

「汪局,這一次可不能怪我啊。」說完,牛永生裝作一幅可憐兮兮的模樣。

「您剛才也看到了吧,我們不過是在商場起了口頭衝突,沒想到這臭小子竟然先動手,還打傷了我的兩個保鏢,這可是蓄意傷人,汪局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啊。」

汪副局皺了皺眉,從商場的監控來看,確實是李文軒先動的手,於情於理都應拘留李文軒。至於牛永生,批評教育一下就夠了。

「下不為例,你以後別再給我添麻煩了。」汪副局擺了擺手。

兩個小時后,負責審問李文軒的探員走進了審訊室。

他拿著紙筆,坐在李文軒對面,面色冷峻,問道:「姓名?」

「李文軒」

「年齡?」

「22歲」

「性別?」

「你沒長眼睛嗎?」

「啪!」

探員一掌拍在桌上,怒道:「李文軒,我告訴你,現在有人指控你在商場鬧事,並惡意傷人,造成兩人傷殘,你已涉嫌惡意傷人罪,很可能面臨刑拘。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接下來所說的話都可能成為呈堂證供。」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李文軒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下手的輕重,這明顯是有人在誣陷他。


「認罪吧。」

探員不想多說,將手中的文件扔給了李文軒。

李文軒看都沒看,直接說道:「不可能,請把我的手機交給我。」

探員冷笑:「你還想聯繫人?」

「怎麼,不可以嗎,在定罪之前,我想你們沒有權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吧?」李文軒抬起頭看向他。

「小子,你知道這裡是誰做主嗎?」說完,他突然站了起來,從懷裡掏出電棍,笑道:「今天就讓你嘗嘗這電棍的滋味。」

李文軒臉上沒有絲毫畏懼,笑著道:「怎麼,現在安全局都能濫用私刑了?」

探員冷笑:「臭小子,鐵證如山,你休想矢口否認。」

李文軒搖了搖頭,他以為牛永生還有什麼手段呢,看來也不過如此。而此時,探員手中的電棍已經伸了過來。

「不能陪你玩了。」

李文軒深深提了一口氣,密封的審訊室里竟然起風了。

丹田靈氣運轉至雙手,而後發力,噌一聲,李文軒竟然掙斷了手銬,然後倏地站了起來,與探員雙目對視。

「怎麼可能……」

探員大驚,然而李文軒已經欺身而上,一把奪走他手上的電棍,反手把他摁在地上。

「怎麼樣,沒見過吧?」

李文軒戲謔的看向身下的探員,笑著說。

「你到底是誰,我要告你襲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