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因為小天地與天地棋局融為一體,所以七個陣靈雖然無法進入到小天地中,卻可以一定程度上感受小天地內的變化。

交代完該交代的后,葉天便從入定中醒了過來,隨即直接躺到了床上睡覺,進入須彌空間中繼續修鍊純陽法基礎篇。

時間飛快的過去,轉眼間,已經十三天過去了。

隨著這場突發的傳染病的爆發,在短時間之內,整個江陵市一下子便徹底的混亂了起來。

在這之前,因為寧傲雪被綁架的這件事引起的轟動,在面對上層巨大壓力的情況下,使得柳志擎市長不得不協同市公安局局長,抽調了江陵市各處的大量警力,奔赴江陵市轄區各處縣市,全力圍追堵截本次綁架案的相關人員。

也因此,在這場傳染病爆發的開頭,整個江陵市一下子失去了維護秩序必要的力量,從而加劇了混亂的進一步升級。

更讓人無語的是,市委方面的反應遲鈍,在面對傳染病爆發時,拿不出毫無任何應對方案不說。

在混亂已經出現苗頭的情況下,更是沒有任何一條行之有效的辦法,也是這場因傳染病引起的混亂進一步升級的關鍵。

在這樣關鍵時刻,帝國衛生部部長劉添意的出現,給了因這場突然爆發的傳染病,而顯得混亂不堪的江陵市市政各方面的人員予於強心針的功效,從而率先穩定下來市政各方面的人員,轉而開始投入強力的防治工作。

與此同時,劉添意更是果斷行事,在沒有得到任何授權的情況下,直接跳過海西省省委,從海西省各大城市中緊急調來大量的警備力量以及醫務力量,並越過江陵市市委方面,強行宣布了江陵市的戒嚴政策,終於壓制江陵市即將徹底爆發了混亂。

最終,在劉添意的主持之下,漸漸的將各地混亂平息了下來,恢復了一定程度上的秩序。

照耀著江陵市各處混亂的同時,關於傳染病的防治工作,也在劉添意的指揮布置下,終於有條不紊的進行了下去。

只是江陵市雖然似乎恢復了平靜,但關於傳染病的救治,卻依舊陷入一頭莫展當中,根本沒有辦法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

而在這三天中,因為感染這場傳染病而死去的人數已經由最開始的幾個人,一下子攀升到了兩百多人的恐怖數字,而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往上增加。

特別是隨著病情的推進,越來越多的感染者身體陷入到虛弱當中,隨時有可能被疾病奪去生命。

雖然不僅江陵市還是海西省乃至帝國內閣,都下發了相關的獎勵方案,鼓勵眾多醫療機構或公司儘快找出救治傳染病的方法,可現在依舊沒有任何方法。

不過,總算在所有壞消息當中,出現了一個還算是不太壞消息,那就是終於檢測找出了這場傳染病的病源,一種只有在顯微鏡之下才能被發現的蟲子。

與此同時,在經過警方密切檢測后,終於在許多自動販賣機中,發現的人為惡意投入傳染病病源蟲的飲料,因為飲料的數目和種類眾多,初步排除了是相關飲料企業的所為。

如今,大量的警力開始追查這些含有傳染病病源蟲的飲料來歷,

不過顯然,在江陵市目前的情況下,短時間內是沒辦法追查出來。

坐在沙發上,看完相關的新聞后,葉天便摁了遙控上的電源鍵,關掉了還在播放的電視。

如今的江陵市因為戒嚴的緣故,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不允許隨便出入街道中,所以葉天和其他幾個女孩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別墅內

就在這時,葉天的手機響了起來。

葉天掏出手機,發現打來電話的是唐泰山的號碼,當下便摁下了接聽鍵。

「喂,是我!唐泰山,有什麼事嗎?」

「老大,太好了,你之前給我的那個藥方,我們公司旗下的一家醫藥機構已經研製出來,經過昨天和今天的數百次驗證,確信對這場傳染病的病源蟲有殺傷的效果。

只是目前的情況,還不清楚對於病人效果如何,會不會對病人產生危害,所以想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做?」電話裡頭,傳出了唐泰山激動的聲音。

聽到這話,葉天猛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驚喜的說道:「什麼?真的嗎?這實在太好了!唐泰山,這葯沒有問題的話,我一定記你首功!」

說到這裡,葉天的情緒略微的平靜的下午,隨即想了想后,才又說道:「現在需要對藥效進行驗證!這樣,你不是和市衛生局方面的那些領導有聯繫嗎?那你打電話給他們,跟他們說我們有新葯了,讓他們配合我們驗證相關的藥效!」

聽到葉天這話,電話裡頭的唐泰山不禁傳出了苦笑的聲音:「老大,你忘了嗎?就在傳染病爆發的剛開始那天,我們是衛生局方面的那些領導,就被衛生部長全都給擼掉了,現在就算能聯繫到他們,也沒有任何用處啊!」

一聽這話,葉天不禁拍了下腦袋,醒悟了過來,暗道自己是高興過了頭,居然忘記了在前幾天路過那處廣場時,就已經通過廣場上的led屏看過了相關的新聞了。

當下,葉天不禁皺起了眉頭說道:「那這樣,你給市委方面的人打電話,將這個葯的效果跟他們說一下,現在可以是非常時刻,他們應該也會配合的!」

「嗯!那行,我馬上去做!」唐泰山立馬回道。

「辛苦你了,有什麼事情立馬給我打電話!」葉天說道。

「多謝老大關心,這是我應該的!那老大,我去忙了,等下有什麼消息,再打電話給你!」唐泰山連忙回道。

說完,唐泰山便掛斷的電話。

收起了手機,葉天臉上的神情可謂是喜憂參半,使得是他從那麼多醫書當中找到了藥方,終於驗證會有效果的可能。

在這傳染病肆虐的關鍵時刻,這絕對是一個利好的消息,有希望治好江陵市中成千上萬的感染者。

可葉天也憂,憂的是藥方雖然對這場傳染病的病源蟲有殺傷效果,但畢竟不是直接在病人身上試驗,所以尚無法知道對感染了傳染病的病人效果如何。

萬一要是出現了在殺傷病源蟲的同時,也會對感染者造成巨大的傷害甚至死亡的話,那顯然這葯就沒用處了。

就在葉天處於既喜又憂的狀態中,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后,唐泰山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在看到唐泰山號碼后,正處於既喜又憂的狀態中的葉天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當下,他連忙按下了接聽鍵,急切的說道:「怎麼回事?是不是葯出了問題?」

「老大,不是!」電話裡頭,唐泰山不禁為難的苦笑道,「現在連試驗的機會都沒有啊!」

「怎麼會這樣?難道市委方面的人不同意嗎?」葉天不解地問道。

電話裡頭,唐泰山無奈的說道:「剛才我打電話給市委方便,市委方面已經同意了,並且安排我們到相關醫院,找幾個自願者去做藥效的相關驗證!

可就在我們都準備妥當的時候,市委方面的突然打電話過來,說停止的相關藥物驗證!」

葉天眉頭一皺,疑惑的問道:「這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之前同意了我們進行藥效驗證,後來又突然要我們停止?

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事發生!難道是因為懷疑我們的葯有問題嗎?現在情況緊急,不管這葯有沒有問題,都沒辦法像往常那樣慢慢的進行臨床驗證了啊!」 電話裡頭,唐泰山頗為無奈地說道:「是的,老大!經過我一再追問后,思維方面的人才說出了真正的緣由,我們的藥物驗證之所以被停止,是因為受到森木集團在江陵市的人阻止!」

「森木集團?」葉天心中一驚,頓時不解的問道,「他們為什麼要阻止我們的藥物驗證?」

電話裡頭,唐泰山頗為氣憤的說道:「我經過多方的打探后,得知了些拍關消息!據說森木集團關於這場傳染病的藥物研製,也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

為了防止我們真的製造出能夠攻克傳染病的藥物,也為了不使第一個研究出傳染病藥物的名頭落到我們身上,所以便派人來阻止我們的藥物驗證!

這森木集團為了自身的利益和名頭,渾然不顧江陵市成千上萬感染者的性命,居然派人阻止我們,當真是可惡可恨到了極點!」

聽到這話,葉天不禁皺起眉頭,當下說道:「自然森木集團能出馬阻止,那現在想小市委方面一點通融的可能都沒有了,是吧!」

唐泰山苦笑的說道:「老大,對不起,是我無能!」

沉默了一下,葉天當即說道:「沒事!你先去準備一下,將藥物驗證需要的所有東西都準備好,剩下的事情我來辦!」

唐泰山有些擔憂的說道:「老大,可是森木集團……」

不等唐泰山說完,葉天已經自信的笑道:「放心,我自然能夠解決這事,你只要做好相關準備就可以了!」

聽到葉天這話,唐泰山雖然仍舊有些不放心,但想到葉天那神奇的種種過往,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當即,唐泰山連忙回道:「老大,那我這就去準備了!」

「嗯!等我電話!」葉天笑著說道,隨即便掛斷了電話。

將電話掛斷後,葉天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去,雖然他在和唐泰山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極為的自信,但那不過是為了鼓舞士氣而已。

現在掛斷了電話,葉天臉上的自信自然也隨之消去。

葉天並不是傻子,當然知道森木集團是怎樣的一種龐然大物,就算只是森木集團在江陵市的子公司,也不是葉天目前的實力能夠撼動的。

雖然在這之前,葉天也知道想要報復林甲秀,森木集團是他不可能繞開的巨大阻礙。

只有毀滅的森木集團,林家才會失去其在帝國的地位,他也才可以從容的報復林甲秀,都不用擔心的因森木集團的存在,所帶動的帝國各方面力量的反擊。

這也是為什麼葉天在擊敗程飛,統合了城南的所有地下勢力,第一時間讓唐泰山成立這家葯業公司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知道,以森木集團在帝國葯業領域中近乎壟斷的地位,除了在葯業領域方面反擊,徹底將森木集團壓在腳下,取代森木集團在華國相應的地位。

否則就算葉天擁有比什麼再多的財富勢力,也根本不可能動搖森木集團分毫,因為這樣做除了要面對神木集團外,更要面對整個帝國的力量。

因為和其他的行業不同,葯業領域代表的是整個華國上上下下十七億華族子民的健康,再沒有一個足以取代森木集團的公司存在,帝國政府根本不允許在葯業領域幾乎達到壟斷地位的森木集團倒下。

哪怕這樣的壟斷地位,讓帝國政府十分的厭惡,可為了社會的穩定有秩,也只能捏著鼻子承認這個事實。

所以在面對森木集團這樣的龐然大物,葉天要說沒有壓力的話,那絕對是傻子說給白痴聽的,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可信度。

不過壓力歸壓力,面對森木集團的阻止,葉天自然不可能善罷甘休,就這麼直接認慫了。

現在就認慫了,那他還拿什麼去和森木集團硬拼,從而在葯業領域方面將森木集團踩於腳下,達成報復林甲秀的終極目標呢!

若是放在平時,森木集團直接出面阻止,讓市委方面停滯相關藥物驗證,葉天還真沒什麼好辦法。

畢竟葉天現在認識的最大的政府官員,也就是市長柳志擎了,可他雖是市政府的一把手,卻不是江陵市的一把手。

在這之上,還有統籌江陵市諸如政、法、軍、學以及宗教等各種要務的市級統籌委員會,也就是俗稱的市委了。

在市委方面的人出面后,就算是市長在沒有正當的理由下,也沒辦法強推這個事情的。

更何況現在,柳志擎因為之前綁架案的關係,正帶著何耀祖以及一干江陵市的幹警們,滿江陵市各縣市來回亂跑,追捕案件相關的所有人員,根本就不在江陵市區。

所以就算柳志擎能夠發揮作用,葉天想要求得留著請幫忙,現在也沒有任何的可能。

不過,現在不同平日,雖然因為柳志擎不在市區,葉天沒辦法求他幫助,但在此時的江陵市中,卻有著一號更大的人物存在,絕對能給予葉天足夠的幫助。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天之前救下的劉鐵石的兒子,也就是帝國衛生部的部長劉添意了!

相信憑藉著之前的交情,再加上葉天旗下公司研究出來的藥物確實有效,劉添意一定會給予幫助的。

當下,葉天找出了之前告別時,劉鐵石留給他的電話號碼,直接撥通了出去。

電話接通后,裡頭傳出了劉鐵石幹練有勁的聲音:「喂,我是劉鐵石,你是哪位?」

「老哥,是我,葉天啊!」葉天連忙說道。

「啊!原來是小兄弟啊!太好了,這麼多天沒見你打電話給我,我還以為你忘記老哥我了呢!」劉鐵石大笑道。

聽到這話,葉天難免有些尷尬,要不是為了藥物驗證的事情,他還真的有些忘記了劉鐵石。

當下,葉天連忙說道:「老哥,瞧你說的,小弟我怎麼會忘記你呢?不知道老哥這幾天的身體情況,怎麼樣還有沒有咳嗽之類的?」

劉鐵石高興的說道:「好了!全好了!就連之前時不時的呼吸困難多好!說起來全虧了有小兄弟你,要不然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呢!

對了,你現在有空嗎?快過來陪我喝兩盅,添意那小子這幾天忙得不見人影,都沒人陪我喝酒了,我都快要悶出鳥來了!」

「老哥過獎了!」葉天連忙謙虛地說道,「其實我這次打電話過來,除了詢問一下老哥你的病情外,也是想找一下劉部長的!」

不等葉天說完,電話裡頭的劉鐵石便不滿地喊道:「哎!什麼部長不部長!你跟我可是兄弟,那他就是你侄兒!這麼見外幹嘛,儘管叫他的名字!對了,你找那小子有什麼事嗎?」

「呃……老哥,這事先不說了!」葉天有些尷尬的回道,「最近這幾天,江陵市突然爆發了一場急性的傳染病,想來你應該知道這事吧?」

「當然,我和添意現也在江陵市!」劉鐵是感嘆的說道,「你說之前還好端端的,為什麼會突然爆發這樣一場傳染病呢!」

「老哥,這就是我找劉……劉添意的原因呢!」葉天連忙說道。

電話裡頭,劉鐵石不禁有些疑惑地問道:「哦!小兄弟,難道你有辦法治好這場傳染病嗎?」

「是的!」葉天有些意外於劉鐵石居然猜中了,當下連忙說道,「我旗下有一家葯業公司,最近幾天日夜研究,終於在昨天攻克了這場傳染病,製作出了能夠有效殺傷傳染病病源蟲的藥物!」

「那太好了!還等什麼,趕快把葯造出來,分到江陵市的各家醫院,把那些感染的病人們都治好啊!現在這情況可不妙,多拖上一秒鐘,就有可能會多死一個人!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容不得任何的耽擱!小兄弟,你還打電話給我幹什麼? 蜜意 還不快點去做啊!」劉鐵石一聽,頓時激動地喊道。

面對激動中的劉鐵石,葉天不禁苦笑道:「老哥,我也想這樣做,可是現在做不了!因為我們的葯尚未進行人體驗證,無法確定藥物對感染者的效果,原本已經和市委方面的人商議好,要做相關的藥物驗證的!可就在剛才,市委方面的人單方面停止了我們的藥物驗證,

「什麼?市委方面的人是****的嗎?難道不知道人命關天嗎?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一點都沒有特事特辦的觀念嗎?」劉鐵石頓時咆哮了起來,語氣顯得無比的激動。

顯然,對於市委方面的人在這件事情的作法,脾氣暴躁的劉鐵石根本就看不下去,一下子便火了起來。

聽到劉鐵石如此激動,葉天連忙勸道:「老哥,老哥,別生氣,別生氣啊!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啊!」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葉天的勸說,電話裡頭正咆哮不斷的劉鐵石,這才終於停了下來。

這時,劉鐵石似乎也想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連忙問道:「對了,市委方面的人有說過為什麼要停止這次的藥物驗證嗎?」 稍微停了一下,劉鐵石似乎進行一番思考,才又繼續說道:「就算估計這藥效的副作用,可在這樣關鍵的時刻,也應該特事特辦!

以救人性命為主,對藥物產生的副作用方面應該放到一邊才對啊!命都沒了,誰還管有沒有副作用啊!」

「老哥說的沒錯!只是一開始市委的方面的人確實同意了,後來因為面對巨大的壓力,才突然臨時變卦的!所以我這才迫於無奈打電話給你,就是想要找到劉添意!

畢竟他是衛生部部長,對於這件事應該有話語權,希望能夠得到通融,儘快進行藥物方面的驗證!」葉天連忙委婉的說道,並沒有直接指出這件事情背後的森木集團。

正所謂人老為精,劉鐵石雖然脾氣火爆,但心眼可並不少,當下便聽出了葉天話中的關鍵處。

當下,他便說道:「嗯!市委方面面對巨大的壓力?什麼壓力能讓市委方面將人命關天的事情壓下!更何況省里和內閣也不能出了巨大的獎勵,在鼓勵各個葯業公司儘快研究出相關的藥物,怎麼可能會給他們壓力的?難道是……森木集團?」

聽到劉鐵石這麼快就猜出真相,葉天不禁感嘆人腦已經當真不是亂說,當下便說道:「確實是森木集團!據說他們關於這場傳染病的藥物也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所以為了得到最快研究出傳染病專用藥物的名聲,便派人阻止我們公司的藥物驗證,所以我才打電話給你……」

不等葉天說完,劉鐵石便搶斷說道:「不用說了,我知道了!小兄弟,我要問你一件事情,你這個葯確實有效嗎?」

「老哥,經過昨天和今天的數百次試驗,我們公司生產的這個葯在殺滅傳染病病源蟲上確實有效果,只是尚未進行相關的人體驗證,無法保證這個葯對人體有沒有巨大的副……」

還是不等葉天說完,劉鐵石再次搶斷道:「不用說了!只要有效就行,你現在準備好所有該準備的東西,然後來市政府這裡邊,我直接帶你去找添意那小子!」

「好的!那麻煩老哥了!」葉天連忙回道。

「什麼話!我先給添意打個電話!」劉鐵石笑道。

說完,他便掛斷電話。

聽著手機裡頭傳出嘟的一聲后,葉天不禁露出了笑容,隨即翻出了唐泰山的號碼撥打了出去。

很快的,電話便被接通,葉天直接開口道:「唐泰山,你現在將準備好的東西送到市政府去,我等下馬上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