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因為在葯皇老爺子說話的同時,自他的腳面開始,竟然隱隱化為了昏暗的石塊!顯然靠著丹藥雖然延緩了身死道消的速度,但天道終究不可違,現在已經變本加厲的傾軋而下了!

「經過數萬年的發展,魔源嶺中,幾乎遍布了恐獸與修仙者結合后,生育而出的混血後裔。也是從這代人開始,由於其血脈的特殊性,竟然開創出了數種之前宇內聞所未聞的強大神秘術法!」葯皇老爺子似乎根本不為所動,繼續道,「之後,由於宇內法則的進一步變換,第一代的恐獸已經基本無法正常生存。所以,他們集中最後的力量,將恐獸一族自誕生之日起所創的秘法精華,融合自己的精血,凝聚生成了一部據說可以超越法則之力限制的強大心法,稱為『魔源血咒』。與此同時,隨著那些後裔們各自體現出了不同的天賦神通,魔源嶺內漸漸分成了兩大部落。其中一個部落,人人擅長一種奧妙無窮的六指巨掌秘術,而另一個部落,則是具有與生俱來的血繼限界秘術!兩個部落中,有三個實力最強的家族,則直接承擔起了守護魔源嶺的重任……咳咳咳……」

此時,葯皇老爺子石化的程度已經到了腰部,從其咬牙顫抖的情況看,必然也同時被天道撕裂之痛折磨著。

呂涼的雙目早就血紅,身體也終於開始微微顫抖,顯然,離封禁被破除,應該為時不遠了。

而葯皇老爺子在一陣劇烈的咳嗽后,繼續急聲道:「又過萬年,黑暗動亂時代徹底結束,魔源嶺的實力也越發地強盛。但他們秉承了一貫的初心,不僅與世無爭,還友善的和周邊大世界的修仙者們互通有無。當時,十位神王和魔源嶺的關係都非常之好。而其中關係最為莫逆的,就是六道神皇。此人不但實力與智謀都高人一等,還極為熱愛各種奇異的發明創造。所以在當時,他時不時就往魔源嶺跑,正是從那裡,他習得了無數的古之奇陣,這也是他可以開創三十六奇陣,以及那些奇異空間的底蘊所在!當然,六道神皇投桃報李,幫助魔源嶺創造了數個複合奇陣,除非是當年的十位神王全部出馬,否則,即便少來幾位,也是很難從外部攻破的!」

此時,石化的速度明顯開始加快,而葯皇老爺子似乎根本不在乎,只是話語的速度也愈發地急了起來:「在當時,黑暗動亂剛剛結束,隨著兩位先驅老祖避世隱居。在黑暗動亂中有著舉足輕重作用的一部奇典該如何安置,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最後經十位神王商議,一致選擇了和平安定加固若金湯的魔源嶺作為存放奇典之地!可就在奇典存放進去后的第十年,幾乎一夜之間,原本一片祥和的魔源嶺,竟然遍地烽火,待神王們趕過去時,不但嶺內之人幾乎死亡殆盡,那部奇典也不翼而飛……咳咳咳……唔……」

當石化終於蔓延至葯皇老爺子脖頸處時,隨著呂涼一聲爆吼,音未散,其人已然沖至身前,顫抖著雙手扶了過來。

「事後的第十日……就在所有人……都在調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時……一股詭異的法則之力蔓延了……整個聖域空間……與此同時……已經消失多日的奇典……竟然再度出現……」葯皇老爺子斷斷續續地說著,即便石化已經蔓延到了鼻下,也改為傳音繼續道,「據說……十位神王就此事密談了數日……但之後……沒有任何緩衝……就像早就準備好一般……無極五祖率領所屬勢力……徹底發動了對五大神皇勢力近乎滅絕的打擊……由此……也拉開了曠世之戰的序幕……三聖境……找女媧……解神廟之謎……那是……鑰匙……」

這是葯皇老爺子留在世間最後的言語,之後,一陣清風徐過,其徹底石化的軀體,宛如細沙一般就此飄散。

呂涼依舊保持著雙臂前伸狀態,隨後慢慢張開已然握拳的雙手,當看到最後幾縷細沙徹底流逝后,終於再也忍不住悲痛之情,狂吼著慟哭起來。

與此同時,整個空間猛地一陣恍惚,呂涼耳邊隨即就傳來無數充滿了驚喜的大呼小叫。緊接著,三道身影瞬間上前,從各個方向緊緊抱住他。

此時的呂涼依舊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他知道,經此一戰,有些人,自己再也沒有機會聆聽教誨。但同時,他也就此立下死志,無論如何,也一定要衝破當年留下的謎之魔霧! 一炷香的時間后,隨著呂涼猛一抹臉,隨即有些不好意思地對著周邊抱著他的三女輕聲道:「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不過,已經沒事了。」

此時,這方空間內,已經成了有序的幾個方陣。

四大名門和荒古世家的殘餘人馬集結在一處,姜應龍位列最前,正慷慨激昂地和大家訴說著什麼。

萬妖谷的大部隊也聚在一邊,紅衣女子等領軍人物雖然什麼都沒做也沒說,但明顯正在相互傳音溝通著。

朱焱等三名五行守護,與八神將和神朝七聖率領的聖祖殿隊伍也匯聚在一起,其中這些能主事兒的人,都表情肅穆地談著什麼,眾人的目光也時不時飄向呂涼。

最後就是呂涼這邊,由於鐵血軍團是最後加入的,加之戰鬥力強悍,所以是受到損失最小的。如今都一臉崇敬加恭敬地望著重新立起身形的自家主心骨,等待著下一步指令。

「兄弟們還都等著你發話呢。「文小婧輕輕的傳音隨之而來。

劉嘉雯、蘇巧兒和東方筱玉這三名已經和呂涼挑明了關係的女子,也走到文小婧與林千骨身邊,顯然同樣等待著呂涼的決定。

「等我一下。」呂涼雙手輕輕做了個下壓的動作,隨即掉轉身形,沖著聖祖殿隊伍方陣就沖了過去。

「我想見見太初師尊!」呂涼直接對視著朱焱,隨即就是深深一拜,「還望朱兄指引!」

「得了得了,咱倆這關係,就別這麼見外了!我也不和你客氣,反正就算你不提,我也正想建議你過去一趟。」朱焱笑眯眯地點著頭,但隨即卻暗地裡鄭重傳音道,「如今,你得到了魔源嶺的傳承,已經有不少有心人關注你了。其中有觀望的,也有別有用心的。以你和無極五祖的關係,確實應當跑一趟,聽一聽他們的指點。」

「好!」呂涼乾脆地一點頭。

對於無極五祖,他始終抱著絕對信任的態度,因為如果沒有他們的扶持,自己也根本沒命走到如今這步。但除了贊同朱焱的建議外,他還有一個必須要得到的答案,需要親自從太初神祖口中得知!

「相公如果要去找太初師伯,妾可代為接引。」蘇巧兒此時也湊了過來,再也沒有了一絲清冷之感,滿面都是幸福的快樂之色。很顯然,沒有什麼比重新憶起呂涼更顯得高興了。

「哈哈,對了,有蘇仙子在,兄弟你又何必捨近求遠?」朱焱拍掌一笑,隨即胳膊肘一頂呂涼,悄悄傳音道,「你小子可以啊!這聖域三朵金花,一朵不落,我看離你全收入賬下也為時不遠了!」

呂涼則是老臉一紅,撓撓頭,隨即心中倒是豁然道:是啊,巧兒的師父不就是星芸仙子嘛!而星芸仙子,那可是太素神祖的道侶!

之後的三炷香時間內,空間內的所有人兵分三路。

剩餘的名門和世家人馬,在姜應龍的率領下,全部回聖域,繼續商討下一步的重建事宜。劉嘉雯、文小婧和林千骨作為其中的骨幹力量,自然也要陪同前往。只是臨走前,文小婧仔細叮囑呂涼並相約再見時,身後的林千骨眼中,閃過一絲隱蔽的迷茫之光……

萬妖谷一眾人馬,自然也是全數回撤。不過紅衣女子在離開前,特地過來遞給呂涼一顆閃耀著淡淡青光的寶珠:「這是我萬妖谷的不傳之秘寶,由魔狡老大體內精華孕育而生,當可助你在邁向巔峰的路上更進一步!」說完,直接就瞬閃著消失了。

呂涼深知妖族中人性格,也不多說什麼,只是沖著萬妖谷部眾漸漸消失的方向深鞠一躬,直到對方的氣息徹底消失,才緩緩抬頭。

鐵血軍團這邊,在呂涼的一番叮囑下,也緊隨姜應龍的隊伍,繼續回歸聖域,等待呂涼的下一步安排。當然,臨別前,呂涼特地把劉煜叫到近前,叮囑道:「我此去找無極五祖,估計短時間內出不來。你帶著咱們的人,多幫幫名門和世家那邊,尤其是文家和劉家,一定要重點照拂!」

這之後,呂涼帶著怎麼勸也不再離開的東方筱玉,隨著蘇巧兒及聖祖殿部隊,同樣朝著聖域方向疾飛而去。

約半個時辰后,前方名門的隊伍,已然進入了一個巨大的七彩光幕之後,按說法,那裡正是聖域的所在。聖祖殿的部隊也直接進入,同時朱焱也把依依不捨的東方筱玉暫時帶離,因為即便他是妖族聖女,也不具備可以直接面見那些屬於「開創者」之大能的資格。

「相公,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當蘇巧兒帶著呂涼繞著光幕又飛了半個時辰后,終於停在了一處色彩感明顯比其它地方更加濃郁的光幕區域前,「這裡進去,就是無極五祖的秘境所在。剛才帶你飛的過程中,星芸師尊已經告知我,你將直接被傳送至無極峰。」

呂涼輕輕一摟蘇巧兒,臂彎接著一緊,貼著對方的耳朵道:「等我再次出來,一定,一定不會再失去任何一個重要的人!」言罷,直接轉身就沖入光幕之內。

「相公……」蘇巧兒的美目則泛起異彩,重重地點了點頭,同時攥緊拳頭道,「我也,努力要成為你將來披荊斬棘的絕頂助力!」

藥結同心 ……

當呂涼重新看清光幕內情勢后,雙目猛地一亮,輕輕點頭的同時,心中就是一贊!

此處,乃是一片類似世外桃源的存在,幾個大院兒環繞四方,與當年進入太素神祖所在秘境的狀況非常相似。最令人震驚的是,此地的法則氣息,明顯和女媧空間乃至聖域內都不同!

就在呂涼感悟周邊環境的同時,一道熟悉的蒼老聲音自右側方傳來:「呵呵,當年你我初遇之時,我就預言過,你有朝一日,必定能靠著自己的實力走到這裡。如今,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

「拜見師尊!」呂涼一眼就瞧見太初神祖正樂呵呵地往這邊踱步而來,自己趕緊幾步上前,直接行了個叩首大禮。

「我此生只收了三個徒弟。大徒弟是祝煜,二徒弟鄭萱,這關門的老三,自然就是你了。」太初神祖捻捻鬍子,隨即抬起頭,苦笑一聲道,「只可惜,祝煜……唉!怪不得當年本來從無收徒之心的我,竟然一眼就看中了這小子。原來,真的是我那洞徹天機的老友轉世啊……」

呂涼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對於祝煜的好感,可以說是所有朋友里最高的!

雖然兩人初始是敵對的關係,呂涼還差點為此喪命。但在隨後的一系列征程之中,他不但了解到了祝煜的悲苦往事及人品性格,還受到了對方多次如明燈般的指引。

漸漸的,祝煜已然成了兄長般的存在。如果說別人因為有呂涼在感到安心,那麼有祝煜在,呂涼就安心。

「好在,失之桑榆得之東隅!你,應當是可以真正了結一切因果的存在!」太初神祖定定地看著呂涼道,「說吧,你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我想請師尊幫我指引一處修鍊之所,一處可助我修習血咒,衝破帝級桎梏的秘境!」呂涼沒有絲毫猶豫地說出了心中所想。

「哦?」太初神祖雙目一亮,似是對這個答案稍感出乎意料,但隨即就滿意地點了點頭,沖著西側一座院落內,最深處的一座高大灰暗山洞指道,「裡面,就是貨真價實的原聖族空間殘部,而且,正是當年魔源嶺地域的一部分!你當年得到噬靈蟲的地方,其實也是這樣的一片空間。只是當時你修為偏低且機緣未到,所以感受的並不真切罷了。」

「如此,多謝師尊!」呂涼目現激動之光,再次叩首后,一躍而起,深鞠一躬后,便急急火火地朝著秘境之地奔去。

「我以為,你會要我助你打破最後的封印之間。」此時,太初神祖淡淡的話語自身後傳來。

呂涼即將步入山洞的身形猛地一頓,隨即緩緩搖頭道:「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重要的人……所以,在我有資格那麼做之前,沒有什麼比實力的提升更加重要了!只要我夠實力,不用師尊助我,我也要憑一己之力破掉最後一處封印之間!」

「你可知道,最後一處如果被破,會意味著什麼?」太初神祖繼續問道。

「如果真的到了我破掉最後封印之間的時刻,我想,無論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我都有勇氣和自信去承擔面對!」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呂涼擲地有聲的話語響徹整個空間,「什麼天道不可違!這一句話已經讓我失去了不知道多少珍貴之人!既然上天屢次留下我這條賤命,還賜予我如此深厚的機緣……那就讓我破障而上,真正的做一回逆天之人吧!」言罷,再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衝進洞去!他的身後,則伴隨著太初神祖無比爽朗的大笑之聲。

「大哥,你真的將他放入帝都了……雖然我也相信他,但這會不會……」太極神祖此時現出身形,面色有些複雜。

「我們還有什麼可失去的嗎?」太初神祖則笑著反問道,「我倒認為,就這麼賭一把,也許可以收穫我們之前運籌帷幄幾十多萬年都不曾擁有的驚喜!更何況,帝都……以他繼承了魔源血咒的身份,不正是那裡最合適的主人么?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也是我們能重新聯絡那些魔源嶺遺孤的最佳契機!」 「我……靠!」這是呂涼踏入洞中世界后,下意識的第一反應!

高聳入雲的金色宮殿矗立眼前,而且一下子就是三座!每一座的造型都各有差異,最為令人無比震驚的是,塑造這些宮殿的材料,怎麼看,都是極高品質的履天神石!

履天神石的稀有程度與功效,呂涼在幽冥大世界潛伏期間就有過深刻體會,此時來到這裡,再看清目光所見,自然是被震驚地無以復加了。

「帝都!竟然還能再次來到帝都!!!」大蘑菇變了調的激動之音下,其巨大的身軀已然顯現而出,這次,竟然不再是虛影,而是如第一次在死海中相見時的實體!

「怪不得……我就說,即便魔源嶺的人死絕了,帝都也不應該被毀的連渣子都不剩……」噬靈子也早已出現,而且第一次,化為了一名渾身黑袍的枯瘦老者。

呂涼此時也終於注意到,此地的氣息極為怪異,與之前自己經歷過的一切法則空間都不同!但即便他什麼都不知道,也能感知到,在這裡,有著比無極五祖所處秘境還要強盛數倍的極致靈氣!

「果然,和帝級強者相比,我太渺小了……」呂涼喃喃自語著,原來還稍微有點意氣風發的心,隨著這個環境的出現,徹底回歸了敬畏。

「二位前輩,你們這是……」呂涼再次定定神,隨即問出了自己的疑惑,「帝都?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大蘑菇已經立著不動,雖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能感覺到,其此刻已然沉浸在了無限的追憶與激動當中。

「帝都,是當年聖族空間內,孕育帝級強者的搖籃……包括當年的十位神王,其中九位都出自這裡!而它的位置,就是魔源嶺的核心秘境!我倆之所以可以化形而出,就是因為此地有著我們恐獸一族賴以生存的法則氣息!」噬靈子倒是搭腔了,隨即又輕嘆一聲,「我終於明白太初的苦心了!只可惜,如果帝都的核心,那個被你擊碎的神碑未毀,你的成帝之路,也許會容易很多……」

「那個東西毀的不後悔!沒有它,我也一定要達到自己心中的目標!」呂涼則堅定地點點頭,隨即再次恭敬問道,「敢為前輩,那這三座大殿又有何玄機?」

「嗯,此地,似乎不具備外界的法則封禁之力,我也可以毫無顧忌地和你說明下。」噬靈子先掃視了一遍四周,隨即輕聲道,「三座主殿,是當年魔源嶺三大主宰世家的家族聖地。你看最左側的,是郭家聖殿,曾經存放著各種血繼限界秘法的典籍。最右側的是王家聖殿,曾經存有各種強大的法寶。中間這個,是以趙家為首的『六指神魔部落』聖殿,其內曾蘊含著你難以想象的各種秘術典籍。」

「我能在這裡待多久?」這是現下呂涼最關心的問題。

「你隨便進一間大殿就知道了。」噬靈子朝前一指,那意思讓呂涼先去試試,同時,其眼中明顯劃過一絲不舍之色。

「莫非還有至寶或秘典留在這裡?」呂涼也不含糊,略一思索,直接朝郭家聖殿就去了。

可他前腳剛邁入推開的殿門,整個空間就出現一陣明顯的震動,與此同時,原本金碧輝煌的郭家聖殿,轉瞬如石化一般,履天神石的氣息碎散一空不說,整座大殿竟然於一息的功夫內就化為了飛灰!

「這、這……」呂涼保持著邁步的狀態,一臉的不敢置信,下意識地就望向了身後的兩名恐獸前輩。

「嗷!!!」大蘑菇明顯帶有悲愴之色的吼聲傳來,「毀了……」

「對、對不起,我……嗯?!」呂涼這個鬱悶啊,可輪不到他解釋什麼,就感覺周邊的氣息驟然一變!

四面八方,無數肉眼可見的銀色氣流,不知何時已經連在了呂涼的身體各處,似乎正在以極慢的速度融入其身!

「喔……」呂涼則條件反射似的呻吟了一聲,因為這種感覺,簡直舒爽的令人不可思議!

「小子,啟動血咒,開始向著巔峰強者之路邁進吧。如果可以,當你再度出世后,就終於有和那些帝級強者並駕齊驅的資格了!」大蘑菇低沉的聲音響起,「這個氣息,不知道可以撐多久,反正也只有在這種環境下,你才有晉陞帝級的可能。一旦消失,你就進下一個聖殿,直到三個聖殿都毀了,也就是到你出去的時候了!」

大蘑菇說完,直接展開所有觸手,似乎也開始享受這種環境了。

「你自己修鍊就好,我和我的子孫們也要借這個難得的機緣參悟提升一番嘍!」噬靈子說完,一揮衣袖,三十多隻噬靈蟲自呂涼體內飛舞而出,均是激動地嘶鳴與翅膀震動,隨後便隨著自家老祖漸飛漸遠。

「呼!」呂涼也不再猶豫,深吸一口氣,寶貝蒲團直接墊在身下,在徹底進入修鍊狀態前,堅定地輕聲道,「等我再出去,一定可以走出屬於自己的仙路!」

……

呂涼在秘境中為晉陞帝級強者奮進時,女媧空間內已然開啟了一條史無前例的變革之路。

死滅谷事件,造成的最直接結果,就是無論名門世家還是各大勢力,都遭受了無可磨滅的沉痛打擊。死傷的子弟倒是其次,但最後為大家打造生命通路的那些人,個頂個的是女媧空間或聖域內排得上號的老頭子!這些人的損失,甚至可以決定一個門派的興亡!

但令所有人都倍感慰藉的是,即便遭受了如此重創,卻並沒有出現一片哀嚎的慘象。此時此刻,由聖祖殿總領,某些核心人物的組織下,整個空間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有序的重組。

其中進行的最重大變革,就是以前的聖域不再存在,四大名門的稱號也直接取消。

由姜家提出,文家響應,幾大荒古世家協助,原有的勢力格局全部打亂,直接化為了新的九大世家,即姜家、文家、東煌家、劉家、韓家、方家、柳家、葉家、鄭家。

新的九大世家,也一改之前的各安各處,共同成立了一個名為「聖盟」的組織,從此之後,有福同享,有難共幫,緊緊地凝成了一股繩!

在聖盟的組織下,其餘各大勢力也在有條不紊的重組之中。當然,因為這次的創傷實在是夠深,估計女媧空間完全恢復過來,也還是需要一定時日的。

聖祖殿倒是自剛開始出面組織了下就不再有動靜,當所有人於忙碌中差點忘了其存在時,這邊倒是爆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消息:原聖祖殿六位領頭之人,直接變更為四人。至於少了誰,以及少的兩人的去向,倒是完全沒有提及……

「大哥,熾虯他……還有好的希望么?」聖祖殿核心秘境內,玄燁老祖一臉的沉痛。

「唉,只可惜太初前輩帶著我們過去時,熾虯已經與他展開了玉石俱焚的滅絕之戰……」墨燁老祖搖頭苦嘆一聲,其面前一座金色光罩內,渾身僅剩一絲生氣的熾虯老祖低垂雙臂,靜靜地坐於其內。

「真沒想到,與其最為交厚的辰龍,竟然是那位聖魔神皇的分魂之體……」金靈聖祖眉頭緊皺,也搖頭道,「不是這種深厚的關係,熾虯也不會不等我們趕到,就直接動手了……」

「好了,過去的事情,我們就引以為戒吧。而且,既然內患已除,現在也是該我們籌備最終事宜的開始了!諸位不會忘了,我們聖祖殿成立的初衷,究竟是為何吧?」玄燁老祖此時沉聲說道。

其餘三位老祖也都是神色一凜,接著似乎暫時忘卻了先前的沉痛,轉而各有所思起來。

「呂涼身負血咒,加上其與無極五祖交情匪淺,十之七八是要進入帝都了。雖然我們六人中,兩人已去,但到了那個關鍵之刻,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去做的。」玄燁老祖掃過其餘人,輕輕揮手道,「我們都下去準備吧,說不得什麼時候就到日子了。」言罷,率先消失了身形。

其餘三人也互相道別一聲,就此消失不見。

可就在此時,光罩內一直沉寂的熾虯老祖,眼皮微微抖動了一下,隨即低垂身側的右手小指輕輕一勾,似有一道若隱若現的銀光,轉瞬,即逝……

……

同一時刻,神秘的閻組織駐地,原本一直處於輝煌狀態的金色大殿,正逐漸轉為黯淡,周邊原有的流動星空,似乎也漸漸失去了活力,幾乎處於了一種停滯的狀態。

大殿深處,三枚金色光繭閃耀著瑩瑩微光,其內,封幻神皇、戮天神皇、刀劍神皇如同熟睡一般的靜立其中。

在旁邊,還有兩枚已經結了一半的光繭,身為聖魔神皇的刀疤男子與即將恢復為六道神皇的祝煜各居其內,只不過,此時祝煜的手,正死死拉著刀疤男子的衣袖……

「聖魔……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祝煜的雙目睜睜閉閉,顯然也已經到了瀕臨熟睡之境。

「你……一定……要知道么……如果……是……如你所想一般……你要怎樣……對我……」刀疤男子顯然也是同樣的境遇,只是臉上掛滿了複雜的苦笑之色。

「凈化神碑……我也是剛剛察覺……怎麼想……也只有你……」祝煜的雙目已經徹底閉合,但手上的勁道卻是毫不減弱。

「呵呵……等再次醒來……我會……告訴你一切……沒有什麼……比師尊的理想……還有你們的性命……更重要……」刀疤男子的雙目於此時閉合。

「好……我等著……到時……我不想……」祝煜的手漸漸放鬆,幾息的工夫后徹底鬆開,其所居的光繭也瞬間成形,儼然進入了徹底的休眠狀態。

「小罡……」此時的刀疤男子,雖然沒有睜眼,但頭卻微微右偏。

「在!」皇甫罡的身影於旁顯現而出。

「靜待時機……培養星盤繼承者……呂涼……必須……殺……」刀疤男子言盡此處,光繭也瞬而完整,五大神皇,就此全部陷入休眠。

皇甫罡則一直保持著跪拜狀態,直到五大神皇的光繭全部開始呈現出昏暗的青光后,才站起身,再度沖著各位神皇恭敬一拜。

「娘,我就要做到了……」隨後,皇甫罡慢慢轉身,雙拳漸漸握緊,低頭沉吟道,「呂兄,救母大恩,沒齒不忘!但如果真有你死我活的一天……我也絕不會手軟!」 時間悄然而逝,不知不覺,再度跨越了三百多年的時光。

女媧空間經過一系列的重組,如今,已漸漸擺脫了死滅谷事件的陰霾。在新的格局下,漸漸也有了新的秩序誕生開來……

姜家無論作為以前的名門之首,還是現在底蘊最強的存在,毫無爭議的成為了九大世家之首。即便姜應龍萬般謙虛,也還是坐上了聖盟的第一把交椅。

但還有兩個世家,雖然實力上一定不及姜家,可影響力,卻並不差多少。一個是文家,另一個,則是以前從不顯山露水的劉家。

文家不用說了,僅憑著有文小婧在,就足以決定現在的地位。以她本身和姜應龍與林千骨的關係,以及風傳的與呂涼的小道兒關係,都有著令文家有別於其他世家的特殊底蘊。

至於劉家,就要完全歸功於呂涼的影響力了。雖然這麼三百多年沒再聽聞這個傳奇小夥子有啥新的動靜,但其麾下「鐵血軍團」的名號,那可是如雷貫耳般的存在。

以劉煜為首的原鐵血軍團為主,小胖、藍睛巨虎、小豆子等萬妖谷摯友組建的妖族聯軍為輔,構成了一支全新的強力軍團!

此軍團不受任何勢力轄制,但卻以呂涼為最高榮耀的存在!他們如今已經有了一方不小的駐地,偌大的集會場中央,呂涼的大型雕像綽綽而立,在小豆子的提議下,反正軍團內不管誰經過這裡,都是要恭敬一拜的。

然後,就是整個軍團,對呂涼踏入無極五祖所處秘境前最後指令的絕對執行:全力扶持文家和劉家!

文家那邊本身就和姜家交好,所以鐵血軍團將近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之前就飽受創傷的劉家上。

短短不到二百年,以劉嘉皓和劉嘉雯兄妹為主,鐵血軍團全力相輔的協助下,文家崛起的勢頭冠絕九大世家之首!

當然,現在九大世家也好,其核心人物組建的聖盟也罷,關係基本就是鐵板一塊。

另外,有心人發現,在聖盟內部,自成立二百年後,就陸續出現了一些陌生的嶄新面孔……

「我們……這應該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聚合吧……」聖盟核心秘境內,姜應龍很難得地露出了一種激動難耐之色。

「之前,我們也以為血繼限界的一脈已經徹底覆滅,如今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曾經闇之工坊的黑衣青年已經伸出雙臂按在了對方的肩頭,透著激動之情道,「在下魔源嶺趙家,趙瑞!這兩位,左首邊是郭家的郭雲昭,右首邊則是王家的王寒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