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因此,外院強榜第十一的溫志,和新生學員的生死決鬥,立刻在武院中引起了轟動。這則消息如同一顆重磅炸彈,在武院外院之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條重磅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每一個外院的每一個角落,外院的學員盡皆向無雙台的方向涌去,結果導致無雙台的周圍聚集了大量的學員。就連一些老師,也前來觀看這場生死決鬥。

這時,顏玉登上了無雙台,來到了兩人中間,向兩人道:「溫志、楚天,你二人並沒有生死大仇,何必要進行生死決鬥,聽老師的話,你們雙方各讓一步,就此罷手如何?」

「不行。」溫志和楚天異口同聲地說道,讓得顏玉的臉色頗為難看。

其實,顏玉知道溫志實力很強,她怕楚天會死在溫志手上,畢竟,楚天算是她的學生,要她看著自己的學生被人當眾殺死,她可做不到。所以,她才會出來阻止這場決鬥。

誰知,楚天竟然不領情,一口回絕了她的調解,讓她感到頗為的難堪。

「顏玉老師,你有心幫他,但他好似不領情呢。」溫志嘴角帶著一抹嘲諷,戲謔地笑道,實力上的強大,讓溫志自然而然地認為,這一戰,他一定會勝利,楚天一定會敗在他手上,而顏玉的出現,無疑是在幫助楚天。

聽了溫志的話,顏玉俏臉一紅,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旋即,臉色一沉,冷喝道:「胡鬧,我現在就以老師的身份,命令你們停止這場決鬥。」

無論如何,她要阻止這場戰鬥,她不能眼看著楚天慘死。

「怎麼?命令我們?貌似一旦登上無雙台,學員之間的生死決鬥,就連老師也無權干涉吧。」溫志嘴角洋溢著淡淡的嘲諷,冷笑道。

的確,學員之間的生死決鬥,老師的確是無權干涉。這讓顏玉老師進退兩難,在無數學員面前,丟盡了面子。

「既然是生死決鬥,就會有生有死,你就這麼有信心,能夠殺死楚天。萬一,你被人殺了,我怎麼跟你老師交代?」顏玉眉頭微皺,再次開口。

「這倒不用擔心,如果我被那小子殺了,那是我無能,我老師自然不會說什麼。同樣,如果我殺了那小子,是那小子無能,希望顏玉老師不要怪罪才是。」

溫志淡淡笑道,語氣中充滿了自信和得意,好似決鬥還沒開始,死的人便一定是楚天。

自始至終,溫志便吃定了楚天,認為楚天肯定會敗,這讓楚天心中冷笑,一會楚天便會讓溫志知道,他是多麼的愚蠢和可笑。 顏玉還要再說什麼,一道聲音卻是冷冷地傳了過來:「我說顏玉老師,學員之間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就是了。你就不要多管閑事了。」

聞言,顏玉面色微微一變,然後向那說話之人望去,只見在人群中站著一名面帶微笑的青年,正是武院的老師蔣瀚。

孫武、蔣瀚、顏玉皆是武院的老師,但彼此之間都不太融洽,甚至相互之間明爭暗鬥。


無雙台上的兩人,楚天算是顏玉的學生,而溫志卻是蔣瀚最得意的學生之一。

此刻,蔣瀚開口,無疑是同意了溫志和楚天的生死決鬥。因為,他對溫志有信心,溫志一定能夠殺死楚天。

「楚天,你自己小心。」見到蔣瀚開口了,顏玉也不好再阻止這場決鬥了,她當即走近楚天,悄聲叮囑了一聲。

「老師,放心吧。」楚天輕鬆的一笑,臉龐上毫無即將生死大戰的那種壓力,讓得顏玉目光一凝,不知道楚天哪來的自信,但從楚天那自信的神色間,她感覺到楚天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顏玉上台阻止,以及蔣瀚的出現,只是這場生死決鬥中的一段小插曲,沒有改變這場生死決鬥的進行,反而讓這場生死決鬥變得更加的有趣了。

「能在萬眾矚目下被我殺死,你也該知足了。」溫志森然一笑,旋即,踏前一步,冷喝道:「開始吧。」

溫志喋笑一聲,一股強橫的氣息自他身上噴涌而出,此刻,他整個人如同一個狂野的妖獸,全身上下透露著狂霸之氣息。

「去死吧,廢物!」

伴隨著溫志冷喝聲落下,溫志如同一頭狂猛的妖獸般,向楚天橫衝而去。

「楚天危險了?」見識到溫志的可怕,人群心頭一顫,不由替楚天擔心起來。

「來得正好!」沖著急速衝來的溫志森然一笑,楚天腳掌在無雙台上猛然一踏,一聲爆響,身形陡然出現在溫志身前,右拳緊握,帶起一道強烈的音爆之聲,狠狠的對著後者胸口暴砸而去。

感受著楚天拳頭之上的可怕氣息,溫志臉色大變,心中駭然無比:「這傢伙真的只是四品武師?怎麼會如此強橫?」

心中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一個月之前,楚天是四品武師,他可不相信,短短一個月間,楚天能夠晉陞五品武師。然而,下一瞬,他的心頭卻是再次震驚:「楚天真的晉陞為了五品武師!」

一個月晉陞一個等級,這般天賦可謂相當恐怖了。但這又如何,即便楚天已經是五品武師了,在他這個六品武師面前,仍舊是廢物一個。楚天,今日必須死。

「結束吧!」溫志把牙一咬,臉龐上的神色猙獰可怕,全身力量瞬間在右臂之上聚集,他的右臂在這一剎那,竟然成了一條黑熊的手臂,而後,攜帶著恐怖氣勁,向楚天的拳頭狂擊而去。

望見這一幕,台下眾人都是摒住了呼吸,目光轉睛地望著台上的兩人,心中竟然好似比台上的兩人還要緊張。

「嘭!」巨大的碰撞之聲,徒然響徹,兩人的拳頭硬碰硬地轟砸在了一起。

在碰撞聲響起的剎那,楚天對著溫志森然一笑,左掌伸開,一團雷光在他掌心跳躍,緊接著,左掌向前猛然一送,重重拍在了溫志胸膛之上,頓時,雷霆炸響,溫志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體立時倒射而出。

劇烈的疼痛,讓得溫志臉龐變得更加的猙獰,在身體倒射的那一剎,他從納戒中取來一柄長槍,向楚天猛然投擲而去。

兩人相距很近,楚天根本無從躲閃,在溫志怨毒的目光,那柄長槍直接刺中了楚天胸膛。

在楚天這一擊狂猛攻擊之下,溫志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在無雙台上狂搓了一段距離,最後在無雙台邊緣位置停了下來,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難看無比,滿布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長槍夾雜著狂猛的氣勁,兇狠地插在楚天胸膛之上,溫志這狂猛的一擊,也是讓得楚天連退了好幾步。

台下,眾人盡皆一陣驚呼,剛才的戰鬥雖然短暫,但是太過驚心動魄,讓得台下的學員都是感到無比的緊張。

楚天將長槍從身體中扯了出來,看了一眼長槍,槍尖之上並沒有半點鮮血。

「幸好穿上了從厲家抄來的金絲寶甲。」楚天暗自慶幸,他從厲家的藏寶庫內得到了一件下品寶甲,穿在了身上,沒想到今日卻救了他一名。

楚天緩步來到溫志面前,戲謔道:「你現在還以為你能殺死我?」

「你現在還以為我是廢物?如果我是廢物,那你是什麼?」

「我真不明白,你的驕傲來自哪裡?驕傲,要有驕傲的資本,但是,你不配!」

一道道嘲諷之聲,傳入溫志的耳中,讓得溫志面色變得難看無比,他心中感到極為難堪,那比他剛才被楚天擊傷還要難受。

「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給我去死!」溫志如同一頭暴走的妖獸般,面色變得猙獰無比,緊接著,他的全身被一頭大黑熊所籠罩。

溫志的武魂便是以力量強悍著稱的黑熊武魂,此刻,溫志不顧一切的進行了武魂狂化,令得他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熊。

「給我死!」溫志化為黑熊,變得更加狂暴了,他直接一巴掌橫拍而出,將楚天重重扇飛了出去。

溫志大步踏前,一腳向楚天踏去,楚天手掌在無雙台上猛然一按,身體緊貼著無雙台竄了出去,躲開了溫志的一腳。

溫志緊追不捨,向楚天緊緊追去,剛才還佔據上風的楚天此刻卻已處於不利的局面。

台下的觀眾,都是張大了嘴巴,十分緊張地觀望著台上的戰鬥,剛開始,他們還以為這場戰鬥的勝利者毫無疑問的會是溫志,但楚天一上來就以最狂霸的姿態將溫志重傷,讓決鬥的結局有了逆轉,然而,緊接著,溫志進行武魂狂化,讓得決鬥的局面再次逆轉,到了現在,誰也無法確定,這場戰鬥究竟會是誰贏。


無雙台上,溫志不斷追逐著楚天,而楚天卻是不斷地奔跑,似乎已經完全的處於下風,然而,楚天的神色卻並沒有任何的恐慌。他在等一個契機,等一個將溫志徹底擊跨的契機。 無雙台上,已經化為黑熊的溫志,不斷向楚天攻擊而去,而楚天卻是展開身形不斷躲閃,不與溫志正面交鋒。

「楚天,你這個廢物,就知道逃跑嗎?」溫志暴怒不已,他的速度不如楚天快,如果楚天一直逃跑,他根本奈何不了楚天,而時間一長,他武魂狂化的時間過了,他就會變得相當虛弱。因此,這場戰鬥必須速戰速決。

聞言,楚天當即止住身形,對溫志報以冷笑道:「那就如你所願,我不跑了。因為,這場戰鬥,該結束了。」

話音落下,楚天前跨一步,主動來到了溫志的前面,這一刻,楚天氣罡外放,周身形成一股強大的氣場,鋒利的刀氣狂涌而出,攜帶著一股誅殺萬物之勢。

氣罡之中,夾雜著雷和火的力量,狂暴無比,震蕩著周圍的天地。

刀氣,璀璨而鋒利,刺痛著人的身體。

這一刻,雷火氣罡和如虹刀氣同時兇猛撲出,讓得溫志處於無盡的痛苦蕭殺意境當中,靈魂都在劇烈顫抖。

「好強的氣勢,怎麼可能,五品武師怎麼可能釋放出如此可怕的氣勢,不對,他領悟了……刀之勢!」

溫志心中駭然,刀之勢,與劍之勢一樣,都是極難領悟的勢之力量,而一旦領悟之後,卻是能夠令戰鬥力倍增。

感受到無窮無盡、宛如汪洋大海般的刀之勢,不斷向他洶湧而來,切割著他的身體,溫志整個人幾乎要崩潰,楚天腳步緩緩向溫志走去,楚天每走一步,那股刀之勢便加強一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被森寒的刀氣給徹底的給撕裂。


溫志的黑熊身影緩緩消散,恢復到本來面目。而這時,楚天突然前跨一步,來到溫志的身旁,然後雙手如閃電般撲出。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眾人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四道骨頭碎裂的聲響卻是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緊接著,溫志那如同狼嚎般的慘叫聲,徒然響徹而起。

「啊!我的手,我的腿……」看到台上的溫志,臉色煞白,嘴角不斷抽/搐,口中不斷傳出慘烈的嚎叫之聲,眾人這才明白過來,剛才,楚天竟然將溫志的雙腿和雙臂盡皆折斷了,如今的溫志,已經成了一個真正的廢人。

「好變態的傢伙!」

「這個傢伙,真狠吶!」

此時此刻,台下的許多人吞了一下口水,不由猛地吸了一口涼氣,一方面,是為楚天的實力強大而感到吃驚,而另一方面,也為楚天的狠辣手段震驚。

台下,顏玉雙手輕掩紅唇,傲人的胸脯不斷起伏,顯示著她內心的震撼和吃驚,她的這個學生還真不簡單呢。

「你…你竟然敢如此傷我?」目光怨毒地盯著楚天,溫志強忍著身體上的劇痛,歇斯底里地吼叫了出來。

「到現在你還沒有覺悟嗎?已經結束了!」

楚天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嘲諷,悲哀地望著溫志,緩緩地舉起了右手。

「住手。」一聲大喝傳來,只見一道黑影快速衝到無雙台上,眨眼間便來到楚天身前,而後,一掌揮出,將楚天周身的刀之勢轟擊得煙消雲散。

那道黑影正是蔣瀚。蔣瀚冷聲道:「楚天,你太殘忍了,溫志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學長,你竟然對你的學長如此殘忍。」

「我殘忍?這可是生死決鬥,你竟然說我殘忍,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而且,決鬥還沒有結束,好似學員之間的生死決鬥,你無權干涉吧。」

「放肆!有這麼跟老師說話的么。」蔣瀚怒喝一聲,一股可怕威壓撲擊而出,直接將楚天震飛了出去。

「老匹夫!」楚天從地面上爬起,嘴角已有鮮血溢出。「蔣瀚,你太過分了!」顏玉連忙奔上無雙台,擋在楚天身前,對蔣瀚呵斥道。


「此子,手段殘忍,目無尊長,公然頂撞老師,如此品行惡劣的學員,無雙武院要之何用,我要上報執法院,讓執法院對楚天嚴懲。」

「上一次,楚天殺害了邱雲和厲虎,而這一次,他又再一次將排名第十一的溫志打成廢人。手段如此殘忍之人,留著遲早是個禍害!」

蔣瀚義正嚴辭,聲音咄咄逼人,不斷向楚天呵斥,讓得顏玉面色變得相當難看。

「溫志出手打我兄弟吳辰時,你在哪?溫志武魂狂化,要殺我時,你在哪?」楚天目光冷冷地盯著蔣瀚,毫不畏懼地道:「既然,溫志出手打我兄弟時,你沒有出面阻止,溫志武魂狂化要殺我時,你也沒有出面阻止,那麼,現在,你有什麼資格來阻止我!」

無雙台上,兩人針鋒相對,互不相讓,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現在,生死決鬥還沒有結束,請你離開!」楚天盯著蔣瀚,冷冷地道。

「我就不離開,你能拿我怎樣?」蔣瀚冷笑,絲毫沒有要離開無雙台的意思。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執法院的長老來到了無雙台上,他先是命人將溫志抬去療傷,然後又對楚天道:「跟我到執法院走一趟吧。」

「好。」對著執法院長老微微一笑,楚天便即跟著執法院長老離開了。

楚天走後,蔣瀚也是隨即離去。至此,這場風波總算是平息了,然而,楚天所帶給人們的震撼,卻是在人們心中揮之不去。此刻,那道狂放、霸道、不可一世的少年身影,深深地烙印在了心底深處。

這一戰,楚天所展現出的氣勢,狂放、霸道,令許多人對他刮目相看。然而,許多人心中清楚,這次,楚天惹麻煩了,而且,是惹到大麻煩了。

進入無雙武院不到半年時間,便接連在無雙台上殺了邱雲和厲虎,又將學院排名第十一的溫志打成了廢人,而且,還公然的頂撞老師,這一切,都會讓楚天麻煩纏身。

雖說在無雙台上打死了人,不會追究責任,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人們對於楚天進入執法院有著種種的猜測,他們都在猜想,執法院會怎麼處置楚天。

執法院長老把楚天帶入執法院之中,此刻,執法院中已經坐著十幾個人。這些人全部是執法院的長老,而最上首的那一人,赫然便是外院副院長李滄。

見到楚天進入執法院,李滄當即一聲暴喝:「楚天,給我跪下!」 執法院大殿之中,兩側各坐著六七位執法院的長老,而在最中央的位置,坐著一位身材發福的中年,正是外院的副院長李滄。

「楚天,給我跪下!」

一進入執法院,楚天便即聽到,一聲冷喝之聲自中間那位身材發福的中年口中傳出,讓得楚天眉頭皺了起來,他淡淡地道:「抱歉,我楚天一不跪天,二不跪地,三不跪他人。我只跪父母!」

「好一個三不跪!」李滄拍桌而起,自座位上站了起來,盯著楚天,冷聲道:「我身為外院副院長,難道還承受不起你這一跪!」

「抱歉,我不跪!」

「你不想跪,我偏要你跪!」

李滄冷喝一聲,手指朝著楚天一點,楚天頓覺膝蓋位置一麻,雙腿便失去了知覺,身體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

「嘴上說是不跪,但這不還是跪了嘛。這樣才對嘛!」

李滄得意地笑道,讓楚天感到十分難堪,十分屈辱。

屈辱,十分的屈辱!

這一刻,楚天感到無比的屈辱,在實力強大的副院長面前,他毫無反抗之力,他只能任人魚肉,任人宰割,任人凌辱。

楚天再一次意識到自己實力的弱小,自己還不夠強大,他在這一刻,更加堅定了要儘快變強的決心,自己現在的修鍊速度還是太慢了。

目光緊緊地盯著李滄那肥胖的身軀,那醜陋的面龐,楚天要將此刻的屈辱銘刻在心,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今日他所受的屈辱,他日,他要十倍、百倍、千倍地償還給眼前的這個人。

即便他要面對的這個人是無雙武院的副院長,即便他很有可能要與整個無雙武院為敵,他也要一定討回今天所受的屈辱。

「怎麼?讓你跪下,你還不服氣?」望著楚天那彷彿要吃人的眼神,李滄戲謔道。

楚天沒有回答,選擇了沉默。此刻,他既然沒有反抗的實力,那麼,就只能隱忍。

「楚天,你可知罪?」李滄突然聲色俱厲的大喝道。

「我何罪之有?」楚天冷笑著反問,到了此刻,他終於明白過來了,從一開始,他被執法院長老帶來,就是為了審問他,為了要給他定罪。所以,副院長一上來就強行讓他下跪,給他一個下馬威。

「第一,你殺戮太重,在沒有生死大仇的情況下,主動挑起生死決鬥,先後殺害了邱雲、厲虎,並將溫志打成了廢人。第二,你品行惡劣,行為不端。你在執行任務期間,竟然因為言語上有些衝突,趁著厲家家主給邱老爺子祝壽之際,你…你竟然殺了厲家滿門,並洗劫了厲家。你說,你可知罪?」

「不知。我沒罪。」楚天斬釘截鐵地回答,然後解釋道:「第一,邱雲和厲虎三番兩次的想要殺我,難道這不是生死大仇?第二,厲家……」

「楚天,事到如今,你還在狡辯嗎?」楚天的話還沒有說完,李滄當即開口打斷了楚天,然後冷喝道:「今日,你再狡辯,也是無用!」

「既然你們認為我有罪,那何必還讓我認罪,直接給我定罪不就好了。」楚天冷哼一聲,面露冷笑,眼前的這位副院長一心想要給他定罪,他再怎麼辯解也是無用。而且,副院長根本就沒有給他辯解的機會。

「各位也都看到了,此子頑劣不堪,留在無雙武院始終是個禍害。所以,我決定,廢除楚天的修為,沒收楚天身上的一切財產,將楚天趕出無雙武院。本來以楚天的惡行,就算要將楚天終身囚禁,或是直接殺了,也不為過,但是,本院長仁慈,不忍心這麼做,所以做了這個決定,算是對楚天的一個恩賜吧。對於這個決定,諸位可有異議?」

沒收財產,廢除修為,趕出武院。這便是李滄對楚天的決定。而且,李滄還說,這是對楚天的恩賜。

聽了李滄的話,楚天面色大變,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如果,李滄真的對他施刑的話,他根本無從反抗。

「我贊同!」

「我贊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