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回去后,他跟歐陽清凌說:"我們今晚吃外賣吧,我讓酒店那邊做好飯菜,一會就送過來了!"

歐陽清凌審視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她本來打算拿出來的懷孕單,最後又拿回去了。

她就算是拿出來又如何,質問葉墨笙嗎?

如果他承認了呢,那自己豈不是太可笑了。

如果他不承認呢?自己又該怎麼說下去。

歐陽清凌不知道,她感覺自己真的好亂,根本沒有一點頭緒。

就算是葉墨笙態度良好,她都會下意識的認為,他是知道孫麗雅懷孕的事情了,才會這樣做。

不是說,男人做了對不起老婆的事情后,感覺問心有愧,才會加倍的對老婆好嗎!

除了這個,歐陽清凌真的想不到葉墨笙對自己好的理由。

葉墨笙也察覺到了歐陽清凌的異常,他是真不知道歐陽清凌怎麼了。

他只是看歐陽清凌這段時間太累了,所以,想讓她吃完早點休息。

他壓根不知道,歐陽清凌心裡,會有這麼多的想法。

歐陽清凌對葉墨笙的態度,很冷淡很冷淡,冷淡的讓葉墨笙有點受不了。

因為以前,歐陽清凌是從來不會這樣對他的。

所以,在吃完飯後,葉墨笙主動收拾餐具,他一邊手下收拾,一邊看向歐陽清凌,開口問道:"歐陽清凌,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歐陽清凌抬頭看了一眼葉墨笙,眼睛里出現一抹審視的目光,隨即,就變得面無表情。

她的神情很淡:"沒事!"

葉墨笙張了張嘴,還想問什麼,就看見歐陽清凌已經起身,向著房間走去。

他最終無奈的搖搖頭,收拾東西,回自己房間。

話說,歐陽清凌回到房間后,她又把孫麗雅給自己的化驗單,拿出來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終,她還是打算派人去醫院那邊查一下,看是不是孫麗雅在騙自己。

想到這裡,她將化驗單收起來,去洗漱睡覺。

歐陽清凌洗漱完之後,出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南宮瑾發消息過來。

南宮瑾:清凌,我想請你吃個飯,你放心,只是朋友之間的一個簡單的聚餐,不知道你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

歐陽清凌想到明天要查的事情。

歐陽清凌:不好意思,我明天有點事情,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回請你吧。

南宮瑾:那好吧,我等你的時間。

他的語氣之間,有點失落的感覺。

歐陽清凌:南宮瑾,真的不好意思。

南宮瑾:沒事,你早點睡吧,晚安。

歐陽清凌:嗯。

歐陽清凌其實真的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南宮瑾說兩次請自己吃飯,她都拒絕了。

而且,她拒絕南宮瑾的條件很可笑,她覺得自己結婚了,因為葉墨笙,要跟別的男人保持距離。

可是,葉墨笙呢!

他跟別的女人保持距離了嗎?

他跟孫麗雅不清不楚,孫麗雅找上門兩次了,他難道一點都不知道,還是說,他根本無動於衷,就打算這樣糊弄自己。

如果孫麗雅懷的真的是他的孩子,他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想瞞著自己,讓孫麗雅把孩子生下來!

想到這些,歐陽清凌就覺得,她根本無法說服自己,去好好的看待她跟葉墨笙之間的關係。

第二天早上。

歐陽清凌起床后,早早就離開了。

她在路上的時候,接到了葉墨笙的電話。

葉墨笙的聲音似乎有點疑惑和擔心:"歐陽清凌,你大清早的,人呢?我早飯都買好了,我們吃了去上班吧!"

歐陽清凌的清音非常冷淡:"不用了,我有點事情,先去公司了,你自己吃吧!"

歐陽清凌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聽著被掛斷的電話,葉墨笙的臉色有點難看。

她這是怎麼了?

莫名其妙的給自己發脾氣!

葉墨笙最終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吃飯。

話說,歐陽清凌早早到了公司后,安排人去醫院調查孫麗雅懷孕的事情。

她工作到上午十點的時候,醫院那邊派去的人,就給歐陽清凌回電話了。

他說,不知道孫麗雅懷的孩子是真是假,但是,她懷孕的事情,的確是真的!

聽到這個消息,歐陽清凌有一種五雷轟頂的感覺。

如果孫麗雅的孩子,真的不是葉墨笙的,她怎麼敢把孩子賴到葉墨笙身上呢!

歐陽清凌的心裡,難受極了。

她感覺,自己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她拿著化驗單,打算上樓去找葉墨笙,徹底問清楚。

可是,當她到了樓上的時候,卻又退縮了。

葉墨笙的助理,問歐陽清凌有事情嗎?

歐陽清凌搖搖頭,轉身離開了。

她是真的沒勇氣了,想到自己這麼多年,對葉墨笙的喜歡,她的心裡,就痛苦到了極點。

葉墨笙聽到助理說,歐陽清凌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上了樓,卻不找自己,最後又下樓了。

這讓葉墨笙的心裡,有點疑惑,她到底怎麼了。

他想了想,給歐陽清凌撥通電話:"歐陽清凌,我剛才聽助理說,你找我?"

歐陽清凌聲音非常疏離:"沒有!我按錯電梯了!"

聽到歐陽清凌的話,葉墨笙知道,這個話題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他轉移話題:"清凌,我看你這段時間的狀態不怎麼好,晚上,我們出去吃個飯吧!"

歐陽清凌想到,自己終究要問他的事情,她嘴角升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好啊,晚上一起吃個飯!"

就算是他不找自己吃飯,她也會找他,把一些事情問個清楚的。

正好,這頓飯就當是他們最後的晚餐了。

聽到歐陽清凌答應的這麼爽快,葉墨笙心裡的疑惑和擔憂,減輕了幾分。

他輕笑著開口道:"那晚上下班后,我來找你!"

"嗯!"歐陽清凌冷冷的發出一個單音節字,就直接掛了電話。

中午的時候,歐陽清凌接到南宮瑾的電話:"清凌,我就在你們公司樓下,我請你吃個午飯吧!"

歐陽清凌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跟葉墨笙攤牌了。

她想了想,點點頭:"好啊,你等我,我馬上下來!"

歐陽清凌答應了南宮瑾的邀請,一起出去吃午飯了。

話說,葉墨笙晚上打算跟歐陽清凌一起出去吃晚飯,他早早就讓助理定位子了。

中午,他本來是打算在公司隨便吃點的。

只不過,中午有個外地的老闆過來,說要跟自己一起吃個飯,談點事情。

葉墨笙便答應下來。

葉墨笙去了那位外地老闆說的地方,他剛走進餐廳,就看見落地窗前坐著兩個熟悉的人影。

女人正是自己的老婆,歐陽清凌,而那個男人,就是那天在水凝煙和靳言婚禮上,遇到的男人,歐陽清凌的大學同學,南宮瑾。

葉墨笙心裡升起一種無名的憤怒。

她對自己冷冷淡淡的,態度疏離冷漠到了極點,他一直安慰自己,她是最近太累了,卻沒想到,她竟然答應別的男人出來吃飯。

是因為這個男人嗎?

葉墨笙心裡真的憤怒到了極點。

他好想衝上去,問一問歐陽清凌。

可是,想到歐陽清凌這段時間的態度,他有退卻了。

正好,那位外地老闆打電話,葉墨笙最終看了一眼背對著自己的歐陽清凌,坐在她面前的南宮瑾,笑著跟她說什麼。

葉墨笙強忍著心裡的不舒服,轉身上樓。

歐陽清凌雖然答應了南宮瑾出來吃飯,可是,出來后,她就一直心不在焉,好像有心事一樣。

南宮瑾有點擔心的看著她:"清凌,我看你今天臉色很不好,你沒事吧?"

歐陽清凌抬頭,看了他一眼,搖搖頭:"我沒事!"

南宮瑾的神情更擔心了:"清凌,看你的樣子,我可不覺得,你像是沒事啊,你要是有什麼事,你就直接跟我說,我會幫你的!"

歐陽清凌自嘲的笑了一聲:"我能有什麼事,名門千金大小姐,生來衣食無憂,還有人人羨慕的丈夫,我能有什麼事!好了,別說了,吃飯吧!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歐陽清凌把我能有什麼事,一連說了兩邊。

這讓南宮瑾更加覺得,她肯定有事兒。 尉遲不易很意外,「衛長老沒有推薦他的人?」

藍霽華搖頭:「沒有。」

「是不是他看出什麼來了?」

「目前還不清楚,」藍霽華說,「衛長老是個城俯很深的人,輕易不會暴露自己的想法,誘餌我拋出去了,接下來會怎麼樣,咱們只能拭目以待了。」

「實在不行,」尉遲不易眼珠子一轉,「我讓龍三刀出馬。製造點意外。」

藍霽華「喲」了一聲,抬眉笑,「尉遲姑娘手底下有人了啊!」

尉遲不易彎唇一笑,「陛下沒想到吧,南原的兵權現在在我手上了。」

「所以?」

「所以,」尉遲不易得瑟的抖著肩膀,「我現在可以在南原橫著走,誰敢對我不敬,拖下去賞他板子!」

藍霽華看她小人得志的樣子,忍不住好笑,手指頭戳上她的額頭,「得瑟什麼,朕可是皇帝,你能賞朕板子?」

「若是陛下嘛,」尉遲不易邊笑邊挽手袖,「不勞煩他人,我親自動手……」

藍霽華早有準備,嘻嘻笑著往前溜,防止她一時興奮在他身上招呼兩下,這丫頭習武,手重,打起人來還真挺疼的。

平靜的日子沒過兩天就出了事,城郊的一處水庫突然缺了堤,大家都覺得莫名其妙,沒有下大雨,沒有洪水泛濫,好好的堤怎麼會缺了口子呢?

雖然缺口並不大,但也造成了不小的損失,淹毀了一片農田不說,還把一個正在農田裡幹活的老農給衝到大江里去了,死沒死不知道,反正人是找不著了。

這件事鬧得很大,很快呈折就到了長老們的案頭上。水庫決堤是大事,還衝毀良田,沖走了百姓,民憤很大,連藍霽華也驚動了,端坐在議事堂里,臉色陰沉的看著清長老。

「清長老,好好的水庫為何會垮堤?」

「這……」清長老掌管水利,出了事,自然要先問責他,他起身行禮,「陛下,臣已經派人去看了,說口子不大,應該很快就能堵上,至於那位失蹤的老農,臣也派出船隻和識水性的水兵去河裡探查了。」

藍霽華問,「口子能堵上,人能找到嗎?」

皇帝輕易不發怒,可一旦沉了臉,清長老還是倍感壓力,額頭上出了汗,「這個……臣儘力!」

藍霽華重重的哼了一聲,「朕問你,為何垮堤,查到原因了嗎?」

「這個……」一滴汗順著清長老的眉梢滴落下來,「暫時還沒有查到。」

「陛下,」花長老站了起來,「臣以為,當務之急是查找垮堤的原因,近日沒有大雨,地下水也不泛濫,好端端的為何會垮堤呢?只有把原因找出來,防範於未然,才能避免慘劇的發生。」

衛長老起身表態,「陛下,臣以為花長老所言甚是。」

「嗯,」藍霽華想了想,說,「這樣吧,關於接替刀長老的人選,清長老推薦了清思柯,花長老推薦了伍迅典,不如就讓他們二人去查證缺堤的事,正好考驗一下他們的能力,各位長老意下如何?」

清長老和花長老都遲疑了一下,衛長老拱手道:「陛下英明,如此甚好!」

有人帶頭附議,剩下兩個也只能說好,於是這事就這麼定了。

尉遲不易站在議事堂門口,冷眼看著這一幕,等藍霽華出來的時侯,她挑眉一笑,壓低聲音說,「陛下又想幹什麼?」

藍霽華牽住她的手,「你錯了,這次的事真的跟朕無關,等著瞧,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清思柯和伍迅典辦事的效率還真不錯,沒過兩天就查到了事情的緣由。竟是當年修造水庫的時侯,因偷工減料,所使用的沙石比例不一而造成。

看到查證結果,大家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清長老,他到藍霽華面前請罪,「陛下,臣有罪,臣玩忽職守,此事臣一定徹查到底,給百姓們一個交待。」

藍霽華這次的臉色倒是緩和了一些,「既然已經查到了原因,有過則改,善莫大焉。要一查到底,把罪魁禍首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