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噬靈拍著胸脯說道:「主人,放心吧!有我在沒人能傷的了你」

瀟楊真是被噬靈給打敗了,認真的對噬靈說道:「這次不開玩笑,事關重大,你認真些」

噬靈果然變得嚴肅了一些,對瀟楊說道:「放心,包在我身上,我馬上就有鬼王期的修為了,一般人不是我的對手」

瀟楊疑惑的看向噬靈,問道:「什麼意思?」

噬靈神秘的笑了笑,不回答瀟楊,而是直接鑽入了殤刺的腦袋中。

瀟楊驚奇的長大了嘴巴,因為他看到殤刺居然站起來了。

驚奇的問道:「你連屍體都能奪舍么?」,因為瀟楊在噬靈鑽入殤刺的屍體內后,知道站起來的這個不是殤刺,是噬靈,只是瀟楊不明白噬靈為什麼能進入到屍體內。

噬靈笑了笑說道:「雖然我不能奪舍屍體,但是殤刺的靈魂已經被我吞噬了,擁有殤刺靈魂的我自然能進入他的屍體內,而且現在的我擁有殤刺所有的記憶和修為」

聽完噬靈的話,瀟楊更為震驚了,這噬靈越來越逆天了,鬼王期的修為,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個渣渣啊。

其實噬靈本身就具有這樣的能力,只不過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將鬼王期修為的靈魂吞噬,別說吞噬鬼王期的靈魂,沒有瀟楊的幫助,他上次連那個大師兄的靈魂都無法吞噬。

這一次更是天大的造化讓他遇上了,不但將重傷將死殤刺的靈魂吞噬,還得到了殤刺的身體,使他直接具備了和殤刺一樣的修為。在知道噬靈一下子變成這麼厲害后,瀟楊也非常高興,他和殤刺交過手,知道殤刺的厲害,殤刺不僅靈魂強大,他的那具軀體也不是凡品。

噬靈詭笑著對瀟楊說道:「主人,你知道我在殤刺的記憶中發現了什麼?」

瀟楊疑惑的問道:「發現了什麼?」

噬靈神秘的對瀟楊說道:「你的小情人被殤刺抓走了,在他的儲物戒中」

瀟楊更納悶了,問道:「胡說八道,什麼小情人?」

噬靈哈哈大笑,不再說話了,示意瀟楊繼續在殤刺的儲物戒中找找。

瀟楊疑惑的在殤刺的儲物戒中尋找著,突然他在殤刺的儲物戒中看到了一口玉棺材,瀟楊將它拿了出來。

噬靈示意他將棺蓋打開,瀟楊也沒猶豫,輕輕一推,棺蓋就開了。

只見棺材里躺著一個精雕玉琢的美人,會用精雕玉琢這個詞來形容這個美人,是因為她全身一絲不掛。

瀟楊大吃一驚,這具嬌嫩酮體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魔女妙香。

瀟楊看了一眼之後就些羞澀的轉過頭去,但噬靈卻沒什麼感覺,好奇的盯著妙香的身體看來看去。

重生之七零小萌妻:陸少,借個寶 ,罵道:「你個臭流氓,看夠了沒有?」

噬靈不解的問道:「臭流氓是什麼?我為什麼不能看,不看怎麼為她解除封印啊!」

瀟楊看到噬靈的眼神中沒有淫邪之色,才想起來,這噬靈不是人類,根本就不懂得男女之間的事,在他眼裡或許根本就沒有男女之分。

瀟楊問道:「她怎麼了?被封印了么?」

噬靈點了點頭,說道:「根據殤刺的記憶,他將妙香姑娘擒住,是為了奪舍,只是他想將龍魂吞噬之後再進行奪舍,所以暫時將妙香姑娘封印起來了」

瀟楊問道:「你能解除她的封印么?」

噬靈笑了笑,高傲的抬起頭,說道:「我現在是鬼王期的高手了,這個小封印根本難不住我,你且看好!」

瀟楊急忙喊道:「等等,我先替她找件衣服披上,這個變態的殤刺居然脫人家的衣服」

噬靈解釋道:「殤刺用這個清靈玉棺滋養妙香姑娘的身體,讓她的身體更加強大,自然不能讓她穿著衣服了」

瀟楊想了想,打了一個寒顫,對噬靈說道:「這個殤刺心理變態么?選擇一個女的奪舍,他的靈魂是男的吧!」

噬靈說道:「你有所不知,對於靈魂體,包括我在內,根本沒有男女之分,也不會在乎身體是男是女,只要身體強大就行」瀟楊更加不明白了,問道:「這妙香的修為並不高,雖然身體魔化的比較快,但她的身體強度最多也就相當於低級魔將的身體,怎麼會被殤刺看重呢?」

噬靈解釋道:「其實你有所不知,妙香姑娘的身體是萬年不遇的真靈魔體,可以同時修真和修魔,不需要任何的丹藥輔助,可將魔氣轉換為靈氣,也可將靈氣轉化為魔氣」

瀟楊聽完之後,大為震驚,暗道:「難怪妙香能輕鬆將身體魔化,原來她是真靈魔體」

瀟楊想通了之後,遞給噬靈一件自己的衣服,讓噬靈為妙香穿山,然後替她解開封印。

噬靈問道:「為什麼你不替她穿?她不是你的小情人么?」

瀟楊聽完之後,大罵道:「你敢再胡扯,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廢話少說,按我說的做!」

前妻的逆襲 ,將衣服放在了噬靈手上,走出山洞。

噬靈接過瀟楊手中的衣服,為妙香穿上,嘴中嘟囔著:「想不通,真是想不通,哪來那麼大的火氣,這男的和女的身體有什麼好忌諱的,都只是一副皮囊嘛!」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噬靈根據殤刺的記憶,為妙香解開了封印。

妙香被解開封印之後,很快就蘇醒過來了,睜眼看到噬靈那笑眯眯的樣子,就向他攻擊而來。

噬靈也不躲閃,因為他知道以他現在的修為,妙香根本傷不了他。

在妙香拍打噬靈時,瀟楊走了過來,對妙香說道:「妙香姑娘,你醒了?身體沒有什麼不適吧?」

妙香停下手,驚奇的看向瀟楊,然後又看了看噬靈,最後將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當她看到她穿著的是男人的衣服時,妙香心一驚,然後憤怒的望著瀟楊,她以為自己被瀟楊和這個修為高深的人合夥欺負了。

瀟楊看到妙香的眼神,急忙解釋道:「妙香姑娘,你不要誤會,他是噬靈,不是你之前遇到的那個人了,噬靈吞噬了他的靈魂,是噬靈將你的封印解開的,是他救了你」

妙香有些懷疑的望向噬靈,問道:「是這樣么?」

噬靈有意想要逗一逗妙香,對她說道:「對啊!不但幫你解開了封印,還幫你穿上了衣服呢,衣服是主人的,記得還給他」

瀟楊聽完之後,心中暗罵噬靈混蛋。

妙香在聽完噬靈的話后,臉一下子變紅了,雖然是修真界的人,但畢竟是個女孩子,羞澀的低下了頭。

這時候瀟楊咳嗽了一聲,說道:「妙香姑娘你不要介意,噬靈他只是一個天地中誕生的生靈,在他的眼中是沒有男女之分的,當時他也是迫不得已才冒犯姑娘的」

噬靈這時候插嘴道:「是啊!是啊!當時主人都不好意思給你穿衣服,才讓我給你穿的,在我的眼裡你的身體和主人的身體都差不多」

瀟楊罵道:「胡說八道,你什麼時候見過我的身體啊?」

瀟楊剛說完,突然想到妙香還在這裡,說這些話太露骨了,急忙訕訕的笑了笑。

此時妙香的臉更紅了,急忙跑了出去。

瀟楊搖了搖頭,瞪了噬靈一眼,說道:「少說兩句能憋死你啊!為我護法,我現在要開始療傷了」

噬靈因為修為提升了很多,心情大好,在瀟楊的面前也有些放肆,不過瀟楊命他做到的事,他還是會必須要去做的。

瀟楊盤坐在地上,靜氣凝神,開始專心恢復他靈魂的傷勢。

當瀟楊開始繼續凝聚他的靈魂碎片時,殺神對瀟楊說道:「瀟楊,老夫有些事要對你說」

瀟楊本來不想繼續再和殺神糾纏了,看到他那死沉沉的樣子,就想讓他自生自滅,但是又有很多的疑慮放心不下。

殺神既然主動開口對他說,他也不會拒絕,對殺神說道:「前輩請說」

殺神嘆了一口氣說道:「瀟楊,不管你恨不恨我,我一直以來對你都沒有惡意,雖然我想借你的靈魂重生,但我也數次救你的性命,本來想到我重生后收你為徒的,但現在……」

瀟楊回答道:「前輩不必如此,我對前輩沒有恨意,如你說的那樣,沒有你我早就死了,靈魂也消散了」

殺神點了點頭,對瀟楊說道:「老夫存活了近萬年,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你一樣耿直的人,你這種人其實不適合生存在修真界,但你卻偏偏進入了修真界,真是造化弄人啊!」

瀟楊打斷殺神的話,問道:「前輩有什麼話請直說,瀟楊聽著便是」

殺神一時語塞,然後搖了搖頭說道:「瀟楊,我很想讓你繼承我的衣缽,當我看到你陣法上的天賦時,我就有了這個念頭,我想讓你替我完成我未完成的大業」


瀟楊問道:「布置殺陣,稱霸人間界么?」

殺神搖了搖頭,說道:「不止是人間界,還有魔界,還有鬼界,還有仙界等等,只要你將殺陣布置出來,你將成為神,真正掌握他人生死的神」

瀟楊絲毫沒有被打動,對殺神說道:「我沒有前輩的那樣的雄性壯志,也從沒有想到要稱霸」

殺神問道:「難道你不想你的父母復活么?」

瀟楊聽完之後,猛地看向殺神,問道:「前輩剛剛說的什麼意思?我的父母怎樣才能復活?」

殺神知道瀟楊的缺點和他的弱點,太重情義,只要從這方面下手准能將瀟楊拿捏住。

殺神點了點頭,對瀟楊說道:「繼承了我的衣缽,將你父母的復活也不會太難,你想想,當你成為了神,到那時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到呢?」

瀟楊答道:「前輩,我只想將我父母復活,僅此而已,請您給我指條明路」

殺神想了想說道:「我說過了,當你繼承我的衣缽后,復活你父母不是難事,但你有沒有想到,你的父母即便能復活,他們最多能再活四五十年,四五十年過去之後,他們還是會死,而四五十年對你來說只是彈指一揮,你想過么?」

瀟楊低下頭陷入了沉思之中,殺神說的有道理,他已經進入了修真界,有著無盡的壽命,但他的父母只是肉體凡胎,即使可以將他們復活,他們也會生老病死,難逃輪迴之命。

殺神知道他的話對瀟楊起作用了,繼續說道:「如果有一天,世間所有的秩序和規則都由你來定,那時候,你的父母、親人、朋友永遠都不會死,永遠的陪在你的身邊,那才是你需要追求的,而不是為那匆匆的四五十年的時光」

瀟楊抬起抬起頭來,看向殺神,說道:「前輩說的話是真的么?」

殺神點了點頭,說道:「我的一生都花費到布置殺陣上了,只要你繼承了我的衣缽,我之前的布置都會屬於你,你就是新一代的殺神,最終會成為真正的神,你考慮考慮吧!」

蟲迹 ,對他說道:「前輩,我考慮好了,我答應你,我繼承你的衣缽」

殺神滿意的點了點頭,對瀟楊說道:「好!好!瀟楊我沒有看錯你,你是一個心有溝壑的人,只不過被情所累」

瀟楊笑了笑,對殺神說道:「前輩,如果沒有了情,成了神又能怎樣?還不是會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殺神想了想,對瀟楊說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去吧!待我意識消散后,讓噬靈吞噬我的道種,你就會得到我的全部」

瀟楊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殺神擺了擺手制止住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瀟楊向殺神拜了一拜之後,開始專心的凝聚他的靈魂碎片。

妙香跑出山洞之後,正好看到魔二向山洞走來。

自從瀟楊和妙香離開之後,魔二就時不時的回山洞一趟,期盼著哪天能遇到他們。

今天魔二在山林中修鍊結束后,回山洞時,正好看到了妙香從裡面出來,魔二開心的迎了上去。

魔二走進妙香之後,責備道:「你怎麼一聲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

妙香聽完魔二的話之後,眼圈發紅,喊了一聲「哥」,然後撲到了魔二的懷中,哭了起來。

魔二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說道:「傻丫頭,不哭了,以後不要瞎跑了,留在我身邊,我會保護你的」


妙香哭著點了點頭,對魔二說:「哥,我這次差一點就回不來了,要不是瀟楊他……」

魔二聽到妙香提起瀟楊,急忙問道:「你見過大王,他在哪裡?有沒有事?」

妙香羞澀的用手指了指山洞,沒有說話。

魔二這時才注意到妙香穿的一件男人的衣服,這衣服好像是大王的,難道……

妙香看到魔二的眼神之後,急忙解釋道:「哥,你別瞎想,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的」

魔二有些好笑的問道:「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怎麼樣子的呢?」

其實魔二也知道瀟楊不會對妙香怎麼樣,瀟楊在看妙香的時候,眼中根本沒有男女之情,自然不會對妙香怎麼樣。

妙香將她從離開到被殤刺擒住的經歷全部給魔二講了一遍,在山洞裡的事情,妙香實在是難以啟齒,只用一句瀟楊救了她遮掩過去了。

魔二也沒有追問細節,只要妙香和瀟楊都平安,他就放心了,因為他現在最在乎的兩個人就是瀟楊和妙香。

魔二對妙香說道:「你跟我一起回山洞,我們兄妹兩人一起拜謝大王救你之恩」

妙香本來不敢面對瀟楊的,但看到魔二那堅定的眼神,只好和他一起向山洞走去。

但當他們剛走進山洞后,被噬靈攔住了,噬靈說道:「魔二、妙香姑娘,現在大王正在療傷,不能被打擾」

妙香因為知道噬靈的身份,沒有太多的驚訝,但當魔二看到噬靈之後,就從噬靈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在聽到噬靈的話之後,才放下心來。

魔二向噬靈一拜,說道:「大王受傷了?傷的重不重?」

噬靈點頭答道:「這次主人受的傷很重,可能要很久才能恢復,你們先離開吧!待主人傷勢恢復后自然會召喚你們的」

魔二躬身拜了拜,對噬靈說道:「那我們就不打擾大王療傷了,若有什麼吩咐召喚我一聲便是」

噬靈點了點頭,對魔二說道:「魔二,你對主人的忠心我能看出來,主人也非常器重你,這樣吧!我的那三個奴僕轉贈給你吧,也算是我替主人給你的一點心意」

魔二急忙拜謝,說道:「謝謝噬靈大人賞賜,在下有個不情之請,我不需要僕人,但希望你能將那三個僕人轉贈給舍妹,她現在的修為太低,身邊有幾個人保護要好些」

噬靈笑道:「也好,妙香姑娘在沒成長起來前確實很弱,不過等大王傷勢恢復之後肯定會為她安排的,她以後的成就可比你這個當哥的強的多」


魔二雖然聽不太明白,但還是謝過噬靈。

噬靈當即就用靈魂之力將黎海宗的那三個弟子招來。

那三個黎海宗的弟子收到噬靈的命令后急忙趕回山洞,他們之前受命在山洞周圍修鍊,不得擅自離開,因此離山洞很近。

在他三人來到山洞之後,並沒有看到噬靈,在他三人疑惑之時,噬靈開口道:「怎麼?我換了具身體你們就不認識我了?」

他三人同時看向噬靈,急忙跪拜下去,心中調侃道:「認出個鬼啊!你這個樣子你親娘都認不出你來」

噬靈擺了擺手,讓他們三人起來,隨著噬靈修為的提高,他早就看不上這三個僕人了,將他們送給妙香也算是一份人情,搞不好這個妙香以後就成了自己的女主人,還是早點巴結巴結比較好。

噬靈對他們三人說道:「今天我和你們解除靈魂契約」

那三個人聽完之後,心中狂喜。

但噬靈接著說道:「將你們轉贈給這位姑娘,以後她就是你們的主人了」

三個人同時詫異的望著妙香,心中把噬靈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他們三個人給噬靈當僕人也就罷了,畢竟噬靈的修為高過他們,但給這個小丫頭當僕人算是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