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噗!

當江寂塵高高躍起,再次將一名欲收走太古雷元鐵的修士,生劈兩半時,他落在地上,幾乎已無法站穩,需要拄劍才能讓自己的身體不倒。

而在他四周,還站著三個人。

孫東、任泉,還有黑衣中年人。

「此子將死,去殺了他。」

這時候,孫東對黑衣中年人下達命令道。

黑衣中年人,是一名二品大圓滿境的大真仙,實力很強大。

但是,此刻,在他眼中,江寂塵是一個殺不死的惡魔。

不過,江寂塵現在的狀態,顯然極是不妙,這讓他也看到了殺死江寂塵的希望。

「小子,你不行了!」

「我不得不承認,你很難殺死。」

「但最後,你依舊要死於我的劍下。」

黑衣中年人催動手中仙劍,凝出一道巨大的劍芒斬殺而至。

然而,這時候江寂塵卻驀然抬起頭,冷冷地看著他道:「只要我尚有一息,就不會不行!」

「死!」

隨之,江寂塵手中的霸天之劍,脫手飛刺而出。 霸天之劍,穿過黑衣中年男子的劍芒。

噗!

隨之,黑衣中年男子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突然感到身體一震,然後看到自己的丹田仙嬰之處,已經多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顯然,被霸天之劍,直接穿透了身體。

丹田仙嬰已滅,中年的生機、力量,如潮水一般消退。

「這……」

罪臣嫡女:冷王虐妃 中年男子,一臉難以置信之色。

他還要說些什麼?但是,還未說出,便已倒在地上,氣絕身亡。

不過,江寂塵脫手一劍,雖然刺滅了黑衣中年男子,但是,那對方的那一道劍芒斬下,他也不能完全避開,只能避開要害。

畢竟,他不同於黑衣中年男子,他可是擁有五品仙將的靈魂。

所以,一切反應,自然可以提前算計到了。

啪!

江寂塵被巨大的劍芒劈飛,他身上的封蒼鎧甲,此時已經無法維持,隱蕆入體了。

這一切,顯然是因為江寂塵受傷太重,力量虛弱,暫時已無法支持封蒼鎧甲了。

所以,此時無論是封蒼鎧甲,還是霸天之劍,此時都隱沒入江寂塵的體內,不再顯現。

當然,他可以取出來本命法器,但是,暫時無法動用,需要恢復一定的力量后才能催動。

江寂塵現在表現得虛弱不堪,站立都有些不穩,獨對著任泉和孫東。

「嘿嘿…….小子,你不是很狂么?現在你最大的依仗,本命法器都已無法召喚動用了,現在你還拿什麼跟我們斗?」

「而且,你現在的狀態,如一條死狗何異,我等殺你,易如反掌。」

任泉站在一邊冷冷地開口道。

孫東也冷笑著道:「哼,這太古雷元鐵,終於是我們的了。」

「浪費了這麼多的奴才,才把他耗成這樣,實是不容易。」

「但現在,一切都已成定局。」

江寂塵此時確實如任泉、孫東所言一般,狀態很不妙呢。

但是,江寂塵臉上神色依舊一片淡然,彷彿,眼前一切,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

其實,一開始,江寂塵知道,對方拿自己的手下當炮灰,就是為了消耗他的力量。

但是,江寂塵並不在意!

對方雖然在消耗他的力量,但也同樣要付出代價,不斷地減員。

直至,現在只餘下任泉和孫東。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一切已成定局?」

「你想多了,你們都走不了!」

然而,哪怕是如此狀態,江寂塵依舊強勢到極點。

聽到江寂塵的狂妄之言,任泉、孫東已怒到極點。

「不知死活的垃圾!」

「出手,殺了他,太古雷元鐵就是我們的了。」

這時候,任泉、孫東已經向江寂塵邁步殺來。

他們都是二品大圓滿真仙境,而且,血脈不凡,戰力驚人。

江寂塵卻露出不屑、嘲諷的笑意。

彷彿在說,任泉、孫東他們只是痴心妄想。

看到江寂塵的表情,任泉、孫東怒到極點,手中凝著大殺招,誓要一招擊滅江寂塵。

但這時候,江寂塵微微一笑,神念一動。

嗡!

虛空顫動,然後,一片火光,毫無徵兆的浮現,橫掃在任泉、孫東面前。

不止如此,一面幡旗,卷著黑色的靈魂風暴,吹殺向前。

是焚仙紫爐、煉魂幡!

之前,一直沒有動用,現在終於動用了。

這兩件仙器,江寂塵根本不需要動用體內力量,只需要神念催動即可。

他之前雖然擁有五品仙將靈魂,卻無法動用焚仙紫爐,那是因為,他的焚仙紫爐在體內的某個封印空間,只至突破至一品小真仙境時,才能取出來。

現在,兩件仙器在手,他擁有五品仙將的靈魂,催動兩器,輕而易舉。

雖說,或許殺不了對方,但要攔截、困住對方一陣子,那是沒有問題的。

「小心,這是焚仙之炎,而且,達至了極高級!」

「還有,那竟然是一件魂器,可以針對靈魂進行攻擊。」

「天哪,這兩件仙器,都是無上至寶,便是十大仙族的天才公子,也未必能拿得出手。」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歷?竟然可以拿出如此多的驚世仙器?」

這一刻,孫東和任泉,被困在焚仙之炎和靈魂風暴之中,暫時出不來。

同時,他們震撼到極點!

江寂塵的表現,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他的修為境界是短板,而且,現在極度虛弱,只要我們衝出這兩件仙器的封鎖,便可殺他。」

任泉這時候,已冷靜了下來,一邊抵擋焚仙之炎和對抗靈魂風暴,一邊開口說道。

孫東點點頭道:「好,我們聯手,一起破開這兩件法器的封鎖。」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這兩件仙器不弱,但憑它們還阻不了我們多久,只要破開封鎖,便是那小子命殞之時。」

「到時,這小子身上的一切,就是我們的了。」

孫東、任泉,越說越興奮,彷彿一切都已盡在他們的掌握中一樣。

「你們想多了!」

然而,卻在這時候,傳來江寂塵冷漠的聲音。

任泉和孫東雙雙抬頭看去,然後,他們看到無比震驚的一幕。

「這小子,他、他竟然直接把太古雷元鐵,融煉入本命法器之中。」

「這、這不是驚世強大的煉器師,根本無法做到,這小子,他瘋了么?」

任泉、孫東看到江寂塵飛到太古雷元鐵處,然後,直接引來焚仙之炎,進行焚燒。

還有,江寂塵的本命法器也被他取出,在一邊浮沉著。

「哼,這樣級別的焚仙之炎,最多只能讓太古雷元鐵,稍稍軟化,根本無法將之融煉。」

「這小子想融煉太古雷元鐵,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任泉、孫東此時不由得一陣嘲笑。

但是,下一刻,他們就嘲笑不出來了。

因為,他們看到,江寂塵雙手掌心,同時浮現出兩團七彩煉器仙火。

「怎麼可能,他、他竟然擁有七彩煉器仙火?」

「若如此,太古雷元他可以輕易的融煉,這……」

眼前一切,漸漸脫離了他們的想象。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小子,竟然還擁有七彩煉器仙火。

低等仙界,何時出了如此一個妖孽人物?

「不要擔心,縱然他擁有七彩煉器仙火,可以融煉太古雷元鐵,但是,沒有超級強大的煉器造詣,根本無法把太古雷元鐵融入法器之中。」

「便是主仙星,能做到這一步的,也絕不超過兩人。」

「而且,那兩人,都是活了漫長歲月,在煉器之道浸淫了無數年的煉器大師,眼前這個小子,如此年輕,乳臭未乾,煉器水平,必然不高!」

「不必擔心,最後一步,他必然失敗。」

孫東如此說道。 在孫東看來,哪一個強大的煉器大師,不是年紀極大。

江寂塵如此年輕,煉器水平再高,也高不到哪裡去?

任泉也點點頭道:「最後一步做不到,一切都是虛的。」

「我們繼續努力,衝破梵仙之炎和靈魂風暴的阻擋!」

「待我們出去,便是這小子殞落之時。」

於是,任泉和孫東兩人,繼續努力,轟擊焚仙之炎和靈魂風暴,要衝殺到江寂塵面前。

但是,下一刻,他們都卻呆愣在當場。

因為,他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們看到,江寂塵竟然開始牽引太古雷元鐵,融入封蒼之劍中。

「這、這怎麼可能?」

「他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

孫東、任泉已經失聲驚叫起來,臉色變得極度的難看。

而這時候,江寂塵十指幻動,太古雷元鐵在七彩煉器仙火之下,早已融煉成幽黑的液態。

流年易生 此時,在江寂塵煉器手法的牽引下,化成一條條幽黑細線,融入霸天之劍中。

江寂塵的本命法器,本就擁有不斷成長性。

只要融入材料,便可以不斷提升品階和威力。

現在,霸天之劍中,融入太古雷元鐵,從此以後,霸天之劍就擁了雷霆攻擊。

而且,太古雷元鐵本身就可以不斷吸收天地雷霆之力,不斷強化雷霆攻擊之道。

江寂塵做起這一切,輕鬆之極,手法如同行雲流水一般,

這一幕,完全是在打任泉、孫東的臉。

剛剛,他們才說完江寂塵煉器水平不行,現在,立刻被打臉,把他們震撼當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好,絕不能讓這小子先我們衝出焚仙之炎和靈魂風暴前,把太古雷元鐵融煉成功。」

最終,孫東才驀然驚醒,開口大叫道。

任泉自然明白孫東話中的意思了。

若是讓江寂塵融煉成功,那他的本命法器就擁有太古雷元鐵的力量,可以發出雷霆攻擊。

到時,哪怕江寂塵重傷虛弱,他們也不再是江寂塵的對手。 總裁蜜愛:美妻很迷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