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嘰里咕嚕的咒罵了半晌后,巴長老大袖一揮,就待離開這裡。

蕭尋轉了轉眼珠子,忽然喝道:「慢著,巴長老。」

「哦!你到底是何人?看在聖姑的面子上,本座不計較你毀樓之責就算不錯了,你還待怎樣?」巴長老停下腳步,稍稍有點傲慢的看著蕭尋,語氣跟聖姑一對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嘿!小小一個天原商會,好大的口氣。」

蕭尋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怪笑道:「今天,本座也算知道了什麼叫狗眼看人低了。」

「放肆!」

巴長老頓時大怒,厲喝道:「你到底是誰?竟然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雖然口上絲毫不讓,可是,巴長老的神情卻明顯變了,以他執掌天原商會在天難關這樣一個重要據點培養出來的眼力,哪裡還看不出蕭尋的身份?

「哼!天原商會,還入不得本座的眼睛。」蕭尋放聲大笑,根本就是肆無忌憚。

「你,你是?莫非,你就是來自?」

巴長老呆了一呆,猛然間就想了丁磊曾經跟他稟報過的事情,臉色頓時慘白,他失聲道:「莫非,您就是來自義道聖地武當派,無結天境的遊俠?」

「嘿!你說呢?」

蕭尋不置可否的冷笑著,巴長老心中頓時一顫,雖然他的修為比蕭尋高出無數倍,但是,跟武當派一比較,他就是有一個百個膽子,都不敢跟蕭尋為難。

如果他是某個門派的長老,可能對蕭尋還不那麼客氣,可是做為生意人,自然是和氣生財的。

乾咳了幾聲,巴長老小心翼翼的道:「不知前輩有何要事?如果需要效勞,還請直說。」

巴長老一口一個前輩,一邊的雪嬋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以巴長老的修為,足足比蕭尋起碼高出兩個大境界,在修真者界中都是縱橫天下自如的強大存在,可卻沒想到如此懼怕武當派,可見武當派的名號實在是太可怕了。

「晤!總算開竅了。」

蕭尋滿意的笑了笑,他淡淡的道:「我需要知道一些消息,我想天原商會消息如此靈通,一定會知道的。」

輕輕打了個響指,蕭尋笑道:「價錢不是問題,只要有本座想知道的事情就行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蕭尋一說到價錢沒問題,巴長老立刻連連點頭,態度大為轉變:「此處不是說話之地,還請前輩隨我前來,去我天原商會在天難關中的總駐地。」

說罷之後,巴長老大袖一揮,腳不沾地朝著南方掠去,在天難關內,除了白家族人,誰都不能施展神通遁光,巴長老自然也是不能例外的。

微微朝黑白雙煞離開時看過的地方看了一眼,蕭尋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神秘冷笑,他晃了晃身子,驟然化成了一縷漂浮不定的微風,順著巴長老身後帶起的些許輕風,跟了上去。

「嘖嘖!沒想到,聖姑竟然到了天難關?她來幹什麼?天難關龍蛇混雜,可不是遊歷的好地方。不過,這個消息對於魔子大人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啊!嘿!自從上次魔子大人見了聖姑一面后,就驚為天人,思念,這次卻是好機會啊!」

「別高興得太早了,她身後的黑白雙煞,好生恐怖。幸好這一次出來,我們有族中元老賜予的符文,似乎沒有被發現。不然,要是被這兩個殺神感應到,可就糟糕了。」 ?(女生文學)兩人的身影才剛剛消失,從天原樓的廢墟中,忽然顯現出來幾團黑影,詭異的氣息漸漸散溢開來,周圍的昆蟲都停止了鳴叫。

感受到虛空里不尋常的氣氛,正在清理廢墟的幾個天原樓管事,激靈靈的打了幾個寒戰,神念波動四下散放,卻是什麼都沒有看見。

可是,這幾團黑影分明就在他們眼前,可在他們的眼裡,就是透明一般。

這幾團黑影,似乎根本沒有實質的形體,一直在漂浮不定,不停的變化成為各種形狀。清冷的月光照射下來,可這幾團黑影竟然連影子都沒有,月光徑直透過了黑影落在地上,極其詭異。

如果是蕭尋在這裡,就一定認得出來,這分明就是常年居住在地底世界第三層以下,傳聞在黑暗中誕生,號稱掌握主宰黑暗力量的夜魔族人。

傳聞中,只要沒有陽光的地方,就沒有什麼可以消滅他們,他們在黑暗中幾乎是永恆存在的,依託著黑暗而生。

「不知道那兩個煞星到底有沒有發現我們,不過,要怪也只能怪白骨魔族的那幫蠢貨,如此大膽,竟然招惹到了聖姑的頭上。」

「哼!這幫蠢貨,真是給我們魔族丟臉,死了就死了罷!反正白骨魔族又不是第一次丟臉了。不過對了,怎麼沒有看見這一次領頭的白骨魔族天才王明風?他不是親自統領高手,前來擊殺蕭尋的嗎?」

「哼!這個廢物,在魔子大人面前,他哪裡有資格稱為天才?魔族三族未來的主宰,註定是我們的魔子大人,蕭尋註定將會死在魔子大人的手中,他的氣運將會被大人剝奪,大人的修為就能徹底晉陞魔神大位。」

「不錯,咱們,還是趕緊回去稟報魔子大人,聖姑跟兵者世家,還有縱橫世家的兩個傳人,也是我們夜魔族的不世大敵的消息吧!他們可是剛剛從天原樓出來,只怕是來打聽蕭尋的消息的。」

幾團黑影微微扭曲著,有如水融進了大海中,就那樣消散在黑暗中,無形無跡,消失了蹤影。

「此人修鍊的術法,好生厲害,竟然可以在天難關內施展風性術法。而且,就連本座都看不穿他的底細,莫非真是武當派中的無上高手不成?看來,得通知一下會中的大長老才能定奪了。」

感應著身後蕭尋的氣息,巴長老心中暗驚,心中不停的算計著什麼。

不多時,兩人就在關內足足去了不下千里,來到了一處大湖泊前,湖畔上聳立著一幢雅靜的宮殿。

大群強大的氣息,從宮殿四周傳來,顯然隱藏著不少高手。

「巴長老,您回來了。」

遠遠的,看到巴長老幾人,宮殿中就迎上來幾個高手,對巴長老恭敬無比。

「嘖嘖!天原商會,實力深不可測啊!竟然連會中幾個看家護院的人,都是神君期境的高手。」

蕭尋微微眯著眼睛,一眼看出來,這幾個守衛,分明都是神君期境的高手。

若是換在等閑宗派,這樣的大高手,已經可以擔任宗主,主宰一宗了,可在這裡,卻只是看門的。

無形之中,蕭尋對天原商會的實力,暗暗忌憚起來。

「晤!都退下吧!本座要接見貴客,去吧!」

巴長老揮了揮手,徑直闖了進去,蕭尋也不客氣,一路跟隨著,來到了大殿之中。

「前輩,請。」

剛一落座,巴長老就伸手示意,他略帶恭敬的道:「這次年度拍賣大會,使得本會中人,全都去籌辦了,所以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前輩諒解。」

「晤!不必客氣。」

蕭尋微微擺手,微微眯著眼睛朝四周打量了幾下,隨後直接切入了主題:「巴長老,本座這次找你,是為了買一個人的消息,希望巴長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哦!原來是找人,還請前輩明示?」巴長老的臉色微微一變,他本能的認為,又是來蕭尋麻煩的人。

彈了彈手指,蕭尋慢條斯理的吐出了三個字:「歐陽勝。」

「什麼?又是找歐陽勝的?」巴長老臉色一變,禁不住失聲叫了出來。

「又是找歐陽勝的?」

蕭尋似乎從巴長老的話中聽出了點什麼,他淡淡的道:「莫非,在本座來之前,也有人來買過消息?想找歐陽勝的下落?」

「好一張厲害的嘴,竟然絲毫不下於縱橫世家傳人蘇不忌。」

僅僅就是一句話就被蕭尋抓到了癢處,巴長老頓時一驚,嘴裡卻乾笑道:「前輩明鑒,卻是如此。」

頓了頓,他又吞吞吐吐的道:「不過,鑒於規矩,本座卻是不能告訴前輩,到底是何人打探歐陽勝的下落了。」

「哦!是嗎?」

蕭尋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冷笑一聲道:「三倍,本座出三倍的價錢,告訴我,到底是誰在找歐陽勝,歐陽勝到底下落何方了?」

蕭尋的聲音中,帶上了絲絲殺意,凌厲至極。歐陽勝與王林,乃是他的生死之交,他此行前去惡魔墳場,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能跟他們二人相會。

所以,蕭尋才來此打探歐陽勝的消息,希望儘快找他們,那樣的話,他在惡魔墳場中也有個照應。

蕭尋沒有想到,竟然有人來打探歐陽勝的消息,這對於蕭尋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天地之中,除了崆峒派,還能有誰?

歐陽勝得了兵子將軍令這等無上至寶,就崆峒派知道而已,只是沒想到,崆峒派的高手,竟然來得如此之快。

「這,這隻怕不妥吧?」

巴長老一臉為難的神色,修真者界中的規矩,一旦這個消息賣出,就絕對不能再告訴其他任何人。

而且,是誰買的消息,也是萬萬不能泄露的。

如果一旦破壞了這個規矩,天原商會數十萬年的信譽,就會毀於一旦,這可是損失不起的。

「怎麼?巴長老有什麼疑問嗎?莫非,你是什麼意思,是拒絕了本座?」

重重的哼了一聲,蕭尋森然站了起來,大殿內的元石火焰驟然一暗,整個大殿內都被無形的殺氣所充斥了。

遊俠一怒,萬里殺人,蕭尋將遊俠的氣度演繹得淋漓盡致。

「該死,區區一個連君王之境都不是的螻蟻,也敢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實在可惡。若不是看在你可能是武當派中人的份上,本座現在就滅殺了你。」

巴長老的心中破口大罵起來,在修真者界中,他也算是一方大人物,手裡掌握著巨大的財富,哪裡受過這樣的氣?

所謂君王之下,皆為螻蟻,巴長老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沒想到卻要被蕭尋在自己的地方威脅。

雖然心中大怒,可巴長老明地里卻是慌忙搖頭道:「非也,非也,前輩且莫動怒,這等事情,破壞了規矩,不是本座可以做主的,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消息,本會的聲譽可就損失巨大啊!」

「哦!是嗎?」

蕭尋森然道:「那麼,就找一個能做主的人出來跟本座說話,我保證,如果今天本座得不到消息,三年之內,天原商會就得從這個世界消失。」

「你。。。。。。。。」

巴長老氣得瑟瑟發抖,差點就咆哮了起來,大殿上覆蓋的禁制黑光四射,大批氣息強大的高手,無聲無息的露出了身體。

瞬息之間,這些高手就組成了一座大陣,隱隱將蕭尋圍了起來。

在天原商會的地盤裡,蕭尋竟然敢如此威脅他?巴長老氣得幾乎要噴出血來,這要傳出去,天原商會哪裡還有臉?

依照天原商會的龐大勢力,豈是等閑人說想滅就滅的?天地之中,只怕除了有限的那些古老存在,大勢力,又有何人敢說這樣的話?

可是,想起蕭尋的身份,巴長老又不得不把怒火吞進了肚子里,他咬牙揮手道:「都退下吧!在貴客面前,不可造次。」

無聲無息間,大殿上的禁制水波般的晃動起來,剛出來的大批高手就似水融合了進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精妙的禁制,天原商會,不是等閑之輩。」蕭尋暗暗心驚。

輪迴經內,神通秘法以億萬計算,都是一些威力不可思議,動輒間就能拿星摘月的無上神通。

在這其中,更是蘊涵著無數陣法神通,雖然蕭尋修鍊時日尚短,根本沒有時間去領悟,但卻也算得上是一個陣法宗師了。

可是,以他的眼力,竟然一下都看不穿大殿上禁制的奧秘,只能強行施展天眼術看破虛幻。可見,天原商會之中,當真是藏龍卧虎,不可小覷。

巴長老死死的盯著蕭尋,足足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他才深深吸了口氣,平息了心神。他咬牙道:「前輩,既然您一意孤行,那隻好如此吧!本座這就通知會中的大長老,請他做主這件事情,本座職位卑微,實在不敢造次。」 ?(女生文學)「哼!那還等什麼?」

蕭尋冷哼一聲,渾身森森的殺意驟然一收,又回了座位。

「殺意收發自如,果然是遊俠之風,此人要是突破了君王,那還了得。」

巴長老暗暗心驚,手上卻是沒有停下,連連變換,一枚枚蘊涵著他的意志的符文在虛空了成型,在虛空里勾勒出了一副直徑達數十丈的圖案,一絲絲隱晦的空間波動透空而來。

「蕭尋,這巴長老的修為,實在是不可思議,只怕已經不是等閑的神君期君王了。」雪嬋的精神波動傳進了蕭尋的神魂中,極是驚詫。

他們一眼就看了出來,巴長老是似乎是在布下某種虛空挪移的陣法,到了巴長老這個層次,舉手投足間就能撕裂虛空,進行虛空挪移。

所以,像他這樣的存在,已經能獨自布下虛空挪移陣了。

當然了,他布下的挪移陣只是暫時的,維持不了多久,等他的意志符文被虛空之力同化后,挪移陣就會不復存在,不比那些完全固定的虛空挪移中,一直有元石供應著消耗。

「蕭尋,不可大意,不知道等一下天原商會會出現什麼樣的存在,會不會識破您的身份。」雪嬋的臉上,帶上了焦急之意,比巴長老職位更高的大長老,天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嘿!放心,天難關有白家的禁制籠罩,哪怕就是天神,都不可能穿梭虛空而來,最多就是借著虛空之力,投射下一絲意志而已。」

蕭尋神色不變,淡淡的回應道:「而且,就算是真身前來,識破了我的本來面目,我也自有對策。總之,歐陽兄跟我師兄的下落,我是一定要知道的,不僅如此,我必須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在尋找歐陽兄。」

蕭尋的語氣極其堅決,雪嬋微微點頭,她最明白蕭尋的心思。歐陽勝身懷兵子將軍令這等無上至寶,甚至將軍令中還蘊藏著兵子秘藏的奧秘,崆峒派是絕不可能放過他的。

不過,敢追殺到惡魔墳場來,就一定是某些修為驚天的大高手,所以蕭尋必須要知道的。

隨著巴長老的法力波動,大殿內的空間,似乎開始逐漸不穩定起來,虛空里的圖案漸漸閃爍出了幽光。

「該死的白家,竟然布下禁制掩蓋了整個天難關。」

眼看著虛空里的挪移陣圖案即將成型,額頭已經隱隱見汗的巴長老咒罵了幾聲。

白家布下的禁制,徹底封鎖了天難關這方虛空,巴長老的修為雖然深不可測,可想要暫時發動挪移陣,實在是太艱難了。

似乎是眼前的虛空圖案,需要耗費大量法力,巴長老微微喘息了幾口氣后,接著隨手一揮,一枚枚閃爍著空間之力的異空間元石落入了虛空圖案中,燃燒了起來。

得到了這些被某些大神通從平行空間中採集出來,蘊涵著扭曲空間之力的異空間元石,整個虛空圖案開始朝內微微塌陷,大殿內的虛空扭曲了起來。

漸漸的,一個浩大的氣息透過虛空挪移陣傳來,恍惚間,似乎在那一尊虛空圖案內,出現了一條黃色的人影。

雖然這人影就在眼前,可是蕭尋與雪嬋都產生了一種錯覺,似乎這條人影是站在高高的天上,威嚴的注視著他們。

「一絲意志,就有如此威能,此人的修為,不可思議。」

蕭尋的心中暗暗警惕起來,儘力收斂了自己的氣息,面對這樣的存在,哪怕就是一絲意志,只要蕭尋稍有不慎,都會露出馬腳來。

不過,似乎是受到了來自虛空中的龐大壓力封鎖,這一條人影卻是只能徘徊在虛空圖案內,真身無法降臨到這裡。

顯然,天難關被白家老祖的禁制徹底禁錮了,哪怕就是他這樣的存在,都只能徘徊在平行空間中。

「巴小明,何事如此緊急,竟然要耗費本源法力,構造虛空挪移陣來召喚本座,難道是難關天要被蠻族攻破了嗎?難道你不知道,本座正到了修鍊的緊要關口,就連天難關的年度拍賣大會都不能親自來參加嗎?」

虛空圖案中的人影,冷冷的開口說話道:「給本座一個解釋,否則,你這分管天難關分會的職位,就別做了,會中還有很多人眼紅你這個位置。」

「林大長老恕罪,沒有大事的話,屬下是不敢輕易喚醒您的。」巴長老慌忙低下了頭,不敢正視這一尊存在。

「哼!什麼大事?說吧!不要耽誤了本座的修鍊,你要知道,本座只有半柱香的時間。」

冷哼一聲,林大長老喝道:「半柱香過後,白家的那些老不死,就會感應到這裡的虛空紊亂,到時候,本會可不會為了你,輕易跟白家把關係弄糟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