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嘭,一個黑影破門而出,撞塌了好幾堵牆才停下。

煙塵中,喬陸元呈大字形嵌在牆裡,眼角被水漬浸染,他以為在小小的穆宇星出現一個怪物就已經是奇迹了,沒想到還有一個…

風凌霄淡淡的看了一眼,目光再度停留在手裡的玉簡,老六就是這樣,沒什麼好奇怪的。

「喂!你爬這麼高幹什麼?」秦清插著腰,沖靠在屋脊上的風凌霄大喊。

「看書。」

秦清縱身躍上屋檐,彎下腰看著風凌霄手裡的玉簡,頓時滿臉的鄙夷。

「你還要裝多久?」

這上面連一個字都沒有,還裝出一副求學上進的模樣,裝給誰看呢?

「這上面的東西可不是你這樣看的。」

「那要怎麼看?」秦清一把奪過玉簡,研究了好一會兒,還是什麼都沒有看出來,讓她倍感無趣。 「算了吧。」

秦清沮喪的將玉簡扔掉,拉著風凌霄手臂,嬉笑道:「陪我出去走走。」

「如果我出去的話…」風凌霄尷尬的摸著鼻頭。

很難想象,他突然出現在大街上會是怎麼樣的情景?


「好像是哦。」秦清恍然大悟,眨了眨眼睛道:「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風凌霄沉默了片刻,無奈道:「你想去哪?」

「郊外。」

「誰!是誰?」喬陸元捂著腦袋,看了看腳下的玉簡,又看了屋頂,流露出疑惑之色,沒人啊。

撿起玉簡看了看,上面一個字都沒有,略作思索,便轉用神魂力量查看,剛剛進入到玉簡內部,便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給彈了回來,震得他鼻孔流血,兩眼直冒金星,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肯定是寶貝!」看著手裡的玉簡,喬陸元兩眼噴出綠光,一定是他的修為不夠,看不到裡邊的東西。

這裡肯定有大秘密!喬陸元嘿嘿的笑著,沒想到還真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默不作聲的將玉簡藏起來,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吹著口哨走進屋裡。

城郊,一片齊膝高的草叢,一男一女突兀的出現在其中。

「是這裡對吧?」

「好像不是。」秦清搖搖頭,看著不遠處的珠縣,鬱悶道:「太近了。」

「你究竟想去什麼地方?」風凌霄無奈的問到。

秦清揚起頭,手指指著北方,憧憬道:「往那邊,聽說北方會下雪,我想去看看。」

「如你所願。」風凌霄抓起她的肩膀沖向北方,她只感覺眼前的世界一晃,腳下的便不再是綠草,而是一片鬆軟的雪地。

只見她歡呼著在雪地中奔跑,風凌霄低著頭思索,凡界的束縛實在是太弱了,他居然能在眨眼間便跨越數百里,實在匪夷所思。

「無賴,你看我抓到了什麼?」秦清燦爛的笑著,抓著一隻白兔的耳朵把它拎了起來。

「不錯。」風凌霄笑著點點頭:「我幫你烤了它。」

秦清臉上的笑容一僵,連忙把白兔抱在懷裡:「你看它雪停了才敢出來找東西吃,多可憐啊,我不准你動它。」

說著,秦清伸出手指逗弄著懷裡的白兔。

不一會兒,雪地里升起炊煙,在一小片空地中,秦清架起火堆,興奮的烤著兔肉,風凌霄很是無語的坐在一旁,剛剛是誰說它可憐來著?

「焦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秦清不滿的嘀咕著,突然目光定格在風凌霄腰間掛著的玉佩上:「這塊玉佩好漂亮,能讓我看看嗎?」

「可以。」風凌霄把玉佩扔過去,看著秦清為了接住玉佩放棄了手裡的樹枝,不由得搖搖頭。

秦清好像沒有注意到自己扔掉了什麼,只是仔細打量著手裡的玉佩,詢問到:「家傳的嗎?」

「是一個長輩送的。」風凌霄淡淡的說到,風至強有傳給他什麼東西嗎?好像沒有吧,一塊破爛也算?

「送給我怎麼樣?」

「不行。」

玉佩飛迴風凌霄手中,秦清嘟起嘴嘀咕道:「真是小氣鬼,不就是一塊玉佩嗎?」

「它不行。」風凌霄搖搖頭,要是真把龍形玉佩送人了,他還怎麼在八卦城混?乾脆點準備重新一考好了。

「換一個吧,除了它,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真的?」

看到秦清驚喜的模樣,風凌霄乾笑著,一不小心把話說滿了,這個時候,秦清正仔細盯著他看,把他看得脊背發涼。

「算了吧,看你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秦清轉過頭看著火堆,突然看見火堆里一團黑漆漆的東西頓時跳了起來:「什麼時候掉進去的?」

「就在剛才。」

「你怎麼不接住它呢?」秦清惱怒的瞪著他,讓風凌霄很是無語。

從火堆里扒出黑漆漆的一團,秦清蹲在地上,雙手拄著下巴,沮喪道:「都成炭了。」

風凌霄看著手裡的玉佩,呼出一口白氣,站起身道:「走吧。」

「去哪?」


「回珠縣。」

「啊?這麼快就回去?就不能多在外面待一會兒嗎?」

秦清幽怨的看著他,就像是即將被拋棄的小媳婦兒,委屈到了極點,風凌霄把臉轉到一旁,最後輕嘆一聲:「說吧,你還想去什麼地方。」

你是我的天使呀 我想去…」秦清眼珠子轉了轉,詢問到:「去你家行嗎?」

「不行,我家太遠了。」

「騙子。」秦清撇撇嘴,你飛這麼快,什麼地方去不了?

「算了,還是往北好了,飛到哪算哪。」

丹神歸來 然後就回珠縣?」

「嗯。」秦清咬著嘴唇點點頭。


風凌霄笑了起來,接下來應該就可以清凈的等到離開了吧?

兩人再次消失在原地,風凌霄也有意試試自己在凡界的速度有多快,當他們回到地方,竟然來到了一片赤色的世界。

「這裡是什麼地方?」秦清柳眉皺起。

「不清楚。」風凌霄蹲下身,從赤色的泥土裡抽出一根異物來,是焦黑的人骨。

環顧四周,到處都是散落的骸骨,好像剛剛經歷過大火洗禮,熱氣蒸騰,還有一股難聞的氣味。

「前面有一個村莊,我們過去看看。」風凌霄一揮衣袖,驅散了空氣中的異味,兩人一前一後朝遠處的村落走去。

這裡的房屋都是用泥磚堆砌而成,門牆上斜插著一根血色旗幟,畫著一個骷髏頭圖案。

住的人模樣也很是彪悍,不論男女都有佩刀,身上散發著一股狠厲的氣息。

「好像有些不對勁,要不我們回去吧。」秦清躲在風凌霄身後小聲說道。

從他們踏進這個村莊開始,村子里所有的人就盯著他們看,尤其是她,那些穿著邋遢的男人赤裸裸的目光,讓她感到恐懼。

「怕什麼?不是有我在嗎?」風凌霄笑著回了一句。

秦清一想,好像很對,有他在,還有什麼好怕的?不過還是躲在風凌霄身後,因為她覺得這裡很安全。

「小子,你是不是走錯路了?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一個至少有四百斤的光頭男子擋住他們的去路。

只見他將一把跟他齊高的鋸齒大刀插在地上,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看著風凌霄身後的秦清,咧開嘴笑著,露出兩排鋸齒狀尖牙。

秦清縮了縮腦袋,因為她看見,周圍的人,都帶著這樣古怪的笑,朝他們圍攏過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風凌霄問了一句,目光掠過光頭男子脖子上的項鏈時停住,那是人的臼齒,每一根臼齒被連根拔起,穿在一根亞麻上。

這個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帶著這樣的項鏈。

神魂力量無聲無息的籠罩了整個村落,他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帶著商城去大唐 原來真是走錯路了。」光頭男子嘿嘿的笑了起來,圓滾滾的肚皮一陣顫動著:「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會有活人走進村子里。」

「你們說怎麼處理?」

「我要這個小白臉一條胳膊。」一個婦女舔著手裡的短刀,殘忍的笑著:「長得這麼俊,肉應該很嫩。」

「哈哈哈哈!」


陣陣魔性的笑聲傳來,秦清捂住耳朵,俏臉上滿是恐懼,她經營商隊走南闖北,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讓人心驚膽戰的場面,就算有風凌霄保護她,她也感到了源自內心深處的害怕。

風凌霄冷著臉,周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手一揚,一柄銀色長劍出現在手中,處處殘缺,卻極其不凡。

「鬼娘,這小子好像有點料,別到時候小白臉沒吃到把自己的命丟了。」

眾人一陣大笑,叫做鬼娘的婦人嫵媚一笑,手中短刀揮動,划向風凌霄喉嚨。

「害怕就閉上眼睛。」

聞言,秦清閉上眼睛,頓時慘叫聲接連不斷的響起,即便是耳朵被捂住也極其駭人,溫熱的液體灑在她臉上,當她睜開眼睛時,腳下堆滿了殘缺不全的屍體。

一個紅衣少年,手持破爛的長劍,在暗紅色的村落中肆意收割著生命,劍鋒所指,從未有一合之敵。

眨眼間,鮮血便浸透了地面,那人滴血不沾,卻和這個血腥的世界融為一體,秦清連忙捂住眼睛,蹲在地上瑟瑟發抖。

「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他!」

風凌霄闖進屋子裡,一個骨瘦如柴的男子立馬拿起短刀,架在一個男孩的脖子上,驚慌失措的後退著。

男孩的哭聲中男子的急促的喊聲。

看到男孩血肉模糊的手臂,風凌霄目光一冷,那是被刀削過的痕迹。

沒有理會男子的威脅,手中長劍飛出,瞬間穿透了他的頭顱。

風凌霄右手一抓,長劍飛回手中,同時伸出左手把男孩抱了起來。

「看著他,不要讓他亂跑。」

聞言,秦清抬起頭,看著站在身前的男孩,神情說不出的驚駭,撕破了自己裙擺,幫男孩包紮著傷口。

隨著風凌霄出入每一間屋子,她身旁的孩童漸漸多了起來,她也更加的忙碌,根本顧不得自己該站在血泊中。

差距到身後多了一個身影,秦清憤怒的問到道:「他們為什麼要抓這些孩子?」

「大概是孩子的肉嫩些吧。」

風凌霄說這話時,她感到了徹骨的寒冷… 聽著外面嘈雜的聲音,喬陸元有些納悶,出什麼事了?難道有人來找麻煩?

走出去一看,原來是風凌霄和秦清不知道從哪裡帶回來了十幾個孩子。

這些孩子身上都髒兮兮的,沾滿血污,掛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有的手臂上的肉被削去,只剩下一根手骨。

喬陸元眉頭緊皺著:「這些孩子從哪裡救回來了的?看上去像進過食人族部落。」

「差不多吧。」風凌霄直起身,對秦清說到:「去換套衣服,這些事情交給下人處理。」

這時候他們才發覺,秦清身上也滿是血污,俏臉發白,還穿著風凌霄的衣服,看起來是受了驚嚇。

秦修連忙招呼著下人帶秦清回屋,隨後看著這些孩子,詢問到:「賢侄,這些孩子你準備怎麼辦?」

「要是沒有安置的地方,可以把他們留在秦府。」

聞言,風凌霄訝異的看了他一眼,沒看出來啊,秦修還挺深明大義的,不過他的確是沒有地方安置這些孩子,他不可能帶著這些可憐的孩子回神界。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讓他們跟我走。」喬陸元也跟著說到,目光定定的看著這些孩子:「他們戾氣深重,適合修魔。」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後背都涼颼颼的,卻沒有一人敢開口反駁,風凌霄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跟著域魔走?以後還不成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小魔頭?還不如帶著他們回神界呢。

反正都是殺人,他自己照看還更放心些。

「不用你操心了,我會安排。」

「伯父,還麻煩你讓人幫他們清洗一下,換一身乾淨衣服。」風凌霄說著,拿出兩個瓷瓶遞給秦修:「這是生肌活血的膏藥,給他們敷上。」

「好了之後帶他們到我房裡來。」

秦修點點頭,和下人們帶著孩子離開,喬陸元滿臉鬱悶,這群小崽子還真是有福氣,當年我這麼大的時候還一個人在山裡殺狼呢。

「你剛才說穆宇星有食人族部落?」


聽到風凌霄的話,喬陸元跟了上去,自嘲的笑道:「在凡界,食人族是很常見的事情。」

「他們不管?」

「基本上不管。」喬陸元搖搖頭:「他們沒工夫去管普通人的死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