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嗯,出發吧。”武麟有個疑問,既然阿成家中沒有人,那麼爲什麼還要推薦自己去酒吧呢? 方天南努力了很久,也沒有辦法,把自己下丹田內的星力,運轉到識海的內部。唯有在識海的附近區域不斷的運轉著。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蹙著眉頭,沉思了起來。

若是連和神識同樣層次的星力,都沒有辦法進入到識海之中,那麼,其餘的能量,又怎麼能夠融入到識海之中呢?

方天南暫時的還不清楚,其餘的修鍊者,不,確切的說,是其餘的宗師境修鍊者,在誕生了識海之後,會不會把自己體內的星力,運轉著進入到識海之中,但是,既然方天南感覺到這樣的嘗試,有些棘手和沒有結果的話,那麼,其餘的宗師境修鍊者,應當也是如此的吧?

下一瞬間,方天南就停止了星力的運轉,繼續的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中丹田內。

方天南的所有三個丹田之中,要說能量屬姓的話,自然是下丹田最為複雜了。整個下丹田中,盤踞著三股完全不同的能量。

而要說最為神秘的丹田,則是上丹田首當其衝。畢竟,不管是感知力的覺醒,乃至於是晉階成為了靈覺、神識,方天南都缺乏主動姓。說白了,就是下丹田內的能量,從勁氣、真元到星力,還可以靠著方天南一步一個腳印的修鍊出來的話,那麼,前者的晉階,就無疑顯得更加的虛幻一些。

尤其是到了這會兒,方天南的整個上丹田,已經完全的轉換成為了識海!

這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存在。

而上丹田內,原先還有著「煉丹真經」,雖然,這會兒,「煉丹真經」已經完全的和方天南的識海融合在了一起。哪怕是方天南想要再度的去翻閱查看,也只要不斷的提升自己的神識強度,又或者是親手的接觸到某些「煉丹真經」內的所記載的特殊草藥之後,才能夠觸動「煉丹真經」中的內容,和方天南的記憶,進行融合。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方天南一直都覺得,得自傳承洞天內的「煉丹真經」是自己所擁有的最為神秘的東西。

無可取代!

至於方天南的中丹田,在方天南個人看來,就好似一個巨大的收容所。正是因為,同樣得自傳承洞天的界牌,以及青鸞和蛟龍兩股妖獸的能量,方天南的中丹田是全身三個丹田中,最為混亂的存在!

界牌的存在,就好似一個巨大的容器,把整個中丹田最為中心的位置佔據著。

而其餘的所有的物品、能量,像是巨石傀儡的白色石頭,又或者是方天南儲存在界牌中的各種生活用品、兵器之類的,又都是存放在界牌之中。

唯有兩股法相的能量,既隱沒於中丹田中,又圍繞著界牌,不斷的轉悠著。

方天南完全的看不明白,自己的中丹田,和其餘修鍊者的中丹田有著什麼相似之處。

。。。。。。

暫且的放下了對下丹田內的星力的催動之後,方天南又很自然的把自己的主意,打到了中丹田處。界牌內的物品,暫時的,方天南還沒有想過,直接的把物品,融入到識海之中。

畢竟,識海內,完全就是由方天南的神識能量佔據著的,突然的,存放進入一件物品,會不會對整個識海,造成巨大的衝擊,方天南完全的就預料不到。

是以,方天南只能是催動著兩股法相的能量,來到了自己的上丹田的附近。

緊接著,鳳凰法相的突然之間的暴動,讓方天南感覺到了幾分詫異,以及頗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就彷彿是在一瞬間,方天南所能夠控制著的鳳凰法相的能量,全數的湧入到了方天南的識海之中。

「怎麼會這樣?」方天南暗道了一句。

一直以來,修鍊者對於法相的控制,都是通過自己的心神,又或者是靈覺。

法相的出現,本身就代表著這名修鍊者,已經踏入到了真人境。

但是,這會兒方天南做的,則是把法相的能量,朝著逆反的方向,運轉到了上丹田的附近,等同於是把法相的能量,直接的運送到了控制它的神識所在地點的門口!

咋然間,鳳凰法相的能量的暴動,還是引起了方天南全身心的關注。

不過,光是從方天南的身體上來探查的話,無疑是很難具體的分辨出,鳳凰法相的能量,在進入到識海之後,究竟又發生了些什麼的。

方天南很是自然的,就再度的把自己的心神,沉浸到了識海之中。

。。。。。。

「嘭!——」的一聲巨響!

方天南的意識,剛剛進入到自己的識海之中,就發現了,全數的鳳凰法相的能量,在來到了自己的識海之後,就好似經歷了又一次的涅槃一樣,瞬間變得火熱起來。

不管是整團鳳凰法相的能量,在快速的增強著,隱隱間,方天南還能夠感受到,似乎是神識之火,完全沒有排斥鳳凰法相的能量一樣,相反,竟然還在支持著鳳凰法相的成長!


「莫非是,神識之中,和鳳凰法相中,都擁有著火之本源的力量?」方天南皺著眉頭,沉思著。

不過,漸漸的,方天南又猜測著,不可能光是因為這一點的緣故。

而方天南的心神,剛剛進入到識海之中,咋然間聽到的驚天的巨響,就是鳳凰法相的能量,一頭扎入到了識海中央的行宮之中!

下一刻,方天南的心神,也是瞬間就來到了識海中的行宮之內。

方天南陡然間發現,所有的鳳凰法相的能量,似乎是在進入到識海的行宮之中后,變得弱小了許多。當方天南再「看」向識海內的行宮的時候,很容易的就發現了,在這座行宮的正門口的位置上,大門的一側,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鳳凰的圖騰!

那活靈活現的模樣,完全就不是方天南之前,憑藉著自己的意識,所雕刻出來的各種妖獸形態,可以比擬的。

可以說,方天南看向這個巨大的鳳凰的圖騰的時候,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上面的充盈的能量的涌動。除此之外,就是這個鳳凰的圖案,給方天南的感覺,絕對是活的!

就好像是,方天南所擁有的鳳凰法相,從中丹田內轉移到了上丹田之中一樣。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清晰,也是如此的讓方天南激動!

方天南情不自禁的,就開始打量起宮殿的大門上的鳳凰圖騰。

和方天南召喚出鳳凰法相的時候,所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樣。方天南絲毫都不懷疑,突然間進入到識海中的鳳凰法相的能量,就在此時此刻,「貼」到了識海中的行宮中的大門上。

只是,在這座行宮的大門的另外一側,……

方天南很快的,就把自己的思緒,集中到了蛟龍法相的身上。奈何,不管方天南如何的努力,屬於蛟龍法相的那團能量,始終都是徘徊在識海之外,就如同是星力一樣,隱隱約約的,讓方天南感覺到,和識海之間的聯繫,卻沒有辦法真正的融入到識海之中!

。。。。。。

方天南只能是無奈的,把蛟龍法相的能量,重新的運轉到了中丹田內。

而回過頭來,方天南再度的去查看自己的識海的時候,終於是發現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讀心皇后,寵妻萬萬歲 ,方天南的整個識海,都變得炙熱起來,所有的火焰,都充斥著一絲絲的「生機」一樣。

沒錯,就是方天南原先所追求的「生機」。

鳳凰法相,僅僅是以圖騰的形式,出現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並且還處在整片識海最為中心的宮殿大門上。方天南怎麼看,怎麼覺得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下一刻,方天南的意識中,就閃現過,當初在青雲宗的時候,進入到幽冥山脈內擁有傳承洞天的山谷里,剛剛踏入傳承洞天這個小世界的時候的景象。

當時,蛟龍、青鸞的形態,不也正是在進入傳承洞天的大門上嗎?


難道說,自己識海中的這座行宮,也會蘊藏著一個讀力的小世界嗎?

方天南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樣的猜測,顯然是沒有依據的。要知道,任何的小世界的出現,勢必都需要界牌的支持。這會兒,方天南可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中,擁有著任何的界牌的氣息。

不過,就在方天南繼續的打量著鳳凰法相的圖騰的時候,又察覺到了有一絲微弱的氣息,在不斷的朝著識海之外,散逸著。

仔細的分辨了一下,竟然就是鳳凰法相的能量氣息!

漸漸的,方天南便感覺到了,自己中丹田內的鳳凰法相的氣息,又似乎是在重新的凝聚起來。一方面,是源自於識海中的鳳凰圖騰,散逸出去的能量,另外一方面,則是需要方天南的身體,為全新的鳳凰法相的出現,提供能量上的支持了。

唯有那股屬於蛟龍法相的能量,依然是在鳳凰法相的邊上,安靜的待著。

就好似,不管鳳凰法相如何的變化,都和蛟龍法相沒有絲毫的關係一樣。(未完待續。)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方天南感覺到,自己的中丹田內,又重新的出現了完整形態的鳳凰法相,而在識海之中,宮殿的大門上的鳳凰的圖騰,卻同樣是沒有消失。

這識海中的鳳凰圖騰,和中丹田內的鳳凰法相,有著一絲莫名的聯繫。

就好像是此時的方天南想要召喚出鳳凰法相的時候,完全不需要先一步的通過神識來到中丹田處,再召喚出鳳凰法相來,反而是可以直接的通過識海中的鳳凰圖騰,來直接的召喚出鳳凰法相。

於是乎,方天南就直接的在星殿的密室中,艹作了起來。

可以說這樣的艹作,無疑給方天南召喚自己的法相,節約了不少的時間。畢竟,召喚鳳凰法相的過程中,少了一個步驟!

而且,在鳳凰法相出現之後,方天南感覺到自己對於法相的控制力,同樣是提升了不止一個境界。如果說,方天南之前的憑藉著法相的輔助,才能夠施展出最強的戰鬥力的話,那麼,這會兒,方天南一旦戰鬥起來,即便是以鳳凰法相作為主導,也是完全的沒有問題。


就好像是鳳凰法相的所有進攻,都是通過方天南的神識,第一時間來進行控制的一樣。

相比起方天南親自施展的劍技,又或者是催動著空間之力,都是絲毫不弱。

唯一讓方天南有些疑惑的是,蛟龍法相還是原先的那個樣子,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要知道,這兩種法相的能量本源,都是從傳承洞天的大門上,浮現著的妖獸中得來的。

為何會出現這樣明顯的區別呢?

末了,方天南只能是把原因歸結為,蛟龍法相此時的能量比不上鳳凰法相。畢竟,當初的青鸞,已經進化成為鳳凰了,而蛟龍則依然還是蛟龍。

下一刻,方天南還聯想到了,蛟龍法相的實力,哪怕是到了全盛的時期,也無非是處於真人境界的最巔峰狀態而已。相反,鳳凰法相的全盛時期的能量,卻是達到了宗師境的境界!

如此,鳳凰法相才能夠在宗師境修鍊者所擁有的識海中,刻上自己的圖騰吧。

。。。。。。

「嘭!——」的一聲。

隨著方天南的鳳凰法相出現在星殿的密室之中,方天南猛然間,聽到了一聲沉悶的壓抑聲響,就如同是在自己的身邊,爆裂了開來一般。

方天南把自己的心神,從識海中轉移出來,回歸到星殿的密室之內。這才發現,因為鳳凰法相的戰鬥等級,已經是堪比宗師境的修鍊者了,如此一來,原本彌散在星殿的密室中的星力,就和忽然出現的鳳凰法相之間,產生了衝突!

那一陣沉悶的聲響,就是兩者相交鋒之後,所爆發出來的聲音。

「收!」方天南果斷的,把自己的鳳凰法相給收歸到中丹田之中。

而彌散在星殿的密室內的諸多星力,彷彿是在忽然間,失去了對手一樣,立馬變得混亂起來。漸漸的,還形成一**的星力上的震蕩。

「不好!」方天南暗道了一句。

下一刻,方天南的身體,豁然間從房間內的蒲團上,站了起來,全速的來到了星殿密室的門口,一伸手,就拉開了星殿密室的大門,直接的閃身走了出來。

而跟隨著方天南的身影,一起爆發出來的,則是星殿密室中的,「轟隆隆」的星力震蕩,所發出來的巨大聲響。

「嘭!——」

方天南隨手,就把星殿的密室中,八號密室的大門給重新的關了起來。

而伴隨著方天南的關門聲響,從八號密室隔壁的「六號」和「四號」密室中,頓時就傳來了兩聲驚天的怒吼。慌亂間, 靈力少女漫漫談

兩人都是驚愕的看向了方天南。

尤其是在見到方天南的年紀是如此的輕之後,兩名執事的眼神中,還頗有些驚訝和不解。

下一刻,連帶著方天南所閉關的「八號密室」的對面的「七號密室」中,也走出來了一名星殿的長老。

因為在星殿內部,不同的成員身份,所穿著的衣服的顏色,都是不同的。是以,方天南哪怕是不認識這三名星殿的成員,卻能夠一眼,就看出對方的身份來。

。。。。。。

「咦,竟然是你小子搞出來的動靜?你不是三殿主的親傳弟子嗎?」七號密室內走出來的長老,先是看了方天南一眼,隨後,又瞥了另外的兩名執事一眼,最後,才把眼神重新的投放到了方天南的身上,疑惑著道,「剛才這是,怎麼回事兒?」

「呃,……」方天南訕訕的一笑。

因為鳳凰法相和密室內的星力之間的衝撞,突然而來的波動,影響了其餘幾個密室內的閉關者,方天南還是感覺到有幾分慚愧的。

「就是在閉關修鍊的時候,法相上的能量,忽然的暴動起來,影響了密室內的星力的平衡,然後,……」方天南攤了攤手,無奈著說道,「然後,就這樣了。……」

「法相的能量暴動?」一名長老,兩名執事,同時疑惑著嘀咕了一句。

「什麼樣的法相,竟然暴動起來,能夠引起星力的震蕩?」最終,還是那名星殿的長老,好奇的問詢了起來。

如果說,方天南是真的不認識這三名星殿的成員的話,那麼,反過來,眼前的三名星殿的長老、執事成員,顯然是認識,或者是聽說過方天南的。

畢竟,不管是星殿的長老,又或者是執事,對於星殿的新增的成員的關注,肯定是或多或少的有的。更何況,方天南成為星殿的新一屆的親傳弟子的那會兒,星殿的「大雄寶殿」內,可是有著不少的見證者的!


方天南不禁,暗暗的有些感激,眼前這名從「七號密室」內走出來的長老。若不是他剛一開口的時候,就直接的點出了方天南的身份,是三殿主的親傳弟子的話,說不得,此時的另外兩名執事,就不會給方天南好臉色看了。

畢竟,任誰在閉關修鍊感悟的時候,被人突然的打斷,心情肯定不會好。

而作為三殿主的親傳弟子,雖然說,在身份上,依然是星殿的弟子,但是,任何一名親傳弟子,真要說起來的話,在星殿之內,並不比執事要來得低下。

要知道,星殿的執事,在數量上有很多。

其中,大部分的執事, 面癱當家的越獄妻 ,晉階而成的。反而是任何一名星殿的親傳弟子,其最終的身份,最低限度也是星殿的執事。而星殿目前的大部分的長老,乃至於是幾名殿主,之前都是從親傳弟子的身份上,一步步晉階上來的。

如此,方天南作為星殿的親傳弟子的未來,勢必不會比星殿的任何一名執事來得差。

眼前的這名從「七號密室」內走出來的長老,點名了方天南身為星殿親傳弟子的身份,就是不想兩名受到星殿密室內的星力震蕩,而波及到的執事,和方天南之間,發生不必要的衝突。

。。。。。。

方天南只是簡略的和「七號密室」內走出來的長老,解釋了一下,自己的法相,已經進一步的進化了,達到了普通宗師境修鍊者的實力。而且,就在星殿密室的主通道內,方天南還特意的召喚出了自己的鳳凰法相來,進行展示了一下。

末了,三名星殿的成員,各自的相視了一眼,算是默認了方天南的解釋。

但凡是引發了星殿的密室內,星力震蕩的能量,至少也達到宗師境的實力。而方天南證實了自己在天元境中期的時候,就擁有了堪比宗師境修鍊者的法相,足以再一次的證明了,方天南的未來,充滿著無限的可能。

作為星殿的執事,自然沒有必要和方天南交惡了。

再說了,方天南忽然弄出來的動靜,肯定會和三殿主解釋的。到時候,星殿的幾名殿主,對於這三名受到方天南弄出來的星力的震蕩,而影響了閉關的成員,勢必會做出相應的補償。更多的可能,就是給他們重新安排一次密室內閉關修鍊的機會。

是以,方天南和三人,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就一個人去往了三殿主的行宮之中。

直到方天南見了三殿主,才恍然間感嘆到,自己在星殿的密室內,竟然是度過了四個月的時間!說白了,就是方天南把自己下一次正常進入到星殿密室內閉關的機會,也給用掉了。

方天南不由得砸吧著嘴角,嘀咕了一句:「這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啊。」

若不是方天南忽然的召喚出了鳳凰法相的話,說不得,方天南在星殿的密室內,閉關的時間,還要更加的長久呢。

除了方天南在星殿的密室中,已經收穫的各種感悟之外,方天南在進行閉關之前,還琢磨過,對自己擁有的唯一的靈器——無量鍾,進行一番認真的檢查和使用。(未完待續。) E市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天堂,同時不乏一些黑道涉及城市。

武麟跟隨阿成來到E市偏北邊,距離武麟家不遠的一家名爲“勝旺”酒吧。據阿成所說,此酒吧專門在晚上9:30分後開放,爲了等待開放時間,武麟還特地逛了會兒街。一直到早晨7點整,這段時間不一定要花錢,你可以來混個場子,免費的待上一晚。當然不要中途睡着,說不準早上醒來你已經在大馬路了。

武麟咋看這酒吧的裝潢就類似電視中的混混聚集地,阿成這傢伙怎麼帶自己來這種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