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喝了一會小白覺得無趣,便鑽到慕離胸前的衣服里睡覺去了。

過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七個執事在楚中天只計算價值不檢查質量的要求下,很快估算完了慕離這堆靈材的價值。

足足三百一十八萬中級修財。

修財,修士之間交易的財富,也可用於修士修鍊。

檔次由高到低依次為:

極品修財、上品修財、中品修財、下品修財。

神修修鍊所用的魂晶檔次由高到低依次為:

無頭魂晶、三頭魂晶、六頭魂晶、九頭魂晶。

法修修鍊所用的靈玉檔次由高到低依次為:

金靈玉、紅靈玉、黑靈玉、白靈玉。

體修修鍊所用的寶石檔次由高到低依次為:

天壽石、地命石、人元石、血肉石。

一枚極品等於百枚上品、萬枚中品、百萬枚下品。 大半年時間獵殺的靈材賣了三百多萬黑靈玉,若是讓城門口那些獵殺靈獸的團隊知道肯定掉一地眼珠子。

慕離接過執事遞來的一塊藏玉令。

慕離看著手中的藏玉令正面寫著一個「仟」字,背面刻著三隻貔貅圍著一個聚寶盆的圖案。

藏玉令是聚寶樓發行的一種儲物法寶,不過裡面只能裝靈玉。

同時藏玉令不同於儲物法寶,藏玉令內陣法被儲存的靈玉逸散出來的絲絲靈氣蘊養,除非外力損壞,否則藏玉令的壽命接近於無限。

慕離檢查了一下藏玉令裡面的黑靈玉對著執事點了點頭。

「楚兄弟,還要麻煩你安排一下,我還想買些東西。」

「哈哈,這哪裡是麻煩,慕離兄弟現在可是我聚寶樓的大客戶。

父親總說我整日遊手好閒做不出業績,有了慕離兄弟這筆生意,以後我也能摘掉遊手好閒這個帽子了哈哈哈。」

楚中天說著翻手取出一張黑色的黑色的卡片遞給慕離,說道:

「這是聚寶樓的黑寶卡,在店裡交易的時候賣東西免除辦成的鑒定費用,賣東西打八折,不錯吧。」

慕離手指撫摸這這張黑色的卡片,非金非玉的材質配上磨砂的表面有一種很舒服的手感。

卡片正面雕著兩句詩:

聚散金縷百萬財,寶坊匣鏡若華積。

短短的十四個字將聚寶樓描述的恢宏大氣,又顯華貴。

卡片背面依舊是三隻貔貅抱著聚寶盆的圖案。

既然楚中天是聚寶樓的少樓主,那送給自己黑卡要是還拒絕就顯得矯情了。

「多謝。」

「慕離兄弟,這邊請。」

聚寶樓一樓為大廳,二樓為雅間,從三樓開始才是售賣東西的櫃檯。

而楚中天直接帶慕離上了四樓,用楚中天的話來說,三樓的東西配不上慕離的身份。

剛到四樓恰好碰到一個從樓上匆匆跑下的侍女,侍女看到楚中天說道:

「少主,樓主找你。」

楚中天看了看慕離,慕離說道:

「無妨,楚兄去便是,我自己逛逛就好。」

「那慕兄弟,我去去就回,你先在四樓看著,若是沒有入眼的憑著黑寶卡最多可以上到六樓,我一會來找你。」

說罷又對著一旁的一個侍女說道:

「這位是我的貴客,從現在開始你便跟著慕兄弟」

「是,少主。」

楚中天離開后,慕離接過侍女遞來的摞帖子,帖子上記錄的都是四樓出手的物品。

慕離大致掃了一眼,視線最後停留在鎖靈陣盤上。

中品二階鎖靈陣盤,激活后可在周身二丈範圍內開啟二階鎖靈陣,四十萬黑靈玉。

上品二階鎖靈陣盤,激活后可在周身三丈範圍內開啟二階鎖靈陣,五十萬黑靈玉。

一旁侍女看到慕離在閱讀鎖靈陣盤的信息,在邊上開口解釋道:

「公子,這二階鎖靈陣可保持陣內靈氣二級靈氣濃郁程度,對修行者來說可是必備之物。」

修士使用靈玉修鍊,若不是在鎖靈陣內,破碎的靈玉釋放出來的靈氣很快便會溢散,所以就需要鎖靈陣來鎖住靈氣。

空氣中靈氣的濃郁程度被分為多個等級,二級靈氣濃郁程度,已經不輸於當初的若楓城了。

慕離想了想說道,有沒有更高階的鎖靈陣盤。

侍女說道:

「聚寶樓平日出售的鎖靈陣盤最高階為五階,再高的可能只有拍賣會上才有了。」

「下品五階鎖靈陣盤需要多少靈玉。」

「三百萬中品修財。」

聽到這個價錢,縱使慕離知道價值不菲,但還是在心裡還是一陣肉疼。

在慕離看來,靈玉沒了可以再賺,但自己的時間更為寶貴,至於其他的兵器、防具、法寶,等以後手頭寬裕了再買便是。

慕離沒有繼續翻看帖子,直接說道:

「空靈獸囊什麼價錢。」

侍女回答道:

「下品空靈獸囊五十萬中品修財,中品一百萬,上品三百萬,極品一千萬。」

空靈獸囊,空靈之礦脈開採出來的帶空間屬性的空靈晶髓,煉製成獸囊以後其內自成空間可存活物,品級越高其內空間越大。

空靈之戒也是用空靈晶髓煉製的,相比於通過銘刻重力陣和介子須彌陣而製作的儲物戒,空靈之戒只要不是從內部損壞,將可以永久使用,同時其內空間存放的東西不會因外界時間流逝而改變。

似乎只能委屈一下蒼雪了,日後再給它換個極品獸囊好了。

慕離打定主意后,對侍女說:

「要一個下品五階鎖靈陣盤,一個下品空靈獸囊。」

縱使慕離拿出黑卡,依舊付了二百八十萬。

侍女接過慕離手中的藏玉令放在個金燦燦的托盤上,隨著嘩啦嘩啦的聲響,藏玉令內的黑色靈玉便被倒在了托盤上。

很顯然這個托盤也是一個被銘刻了介子須彌陣的儲物法寶,慕離看見托盤上從藏玉令里倒出來的靈玉被縮小了一萬倍后整齊碼放在托盤上。

接過只剩下三十八萬的藏玉令,慕離正感概自己的腰包一下子就見底了。

要知道九州可不比十萬大山,若是沒有修財,別說住在豪華的客棧里,可能就連吃一口新鮮的飯菜都成問題。

真實的驗證了那句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的真理。

正當慕離想著怎麼多賺點修財的時候,卻聽到侍女說:

「公子可是第一次來涵燁城。」

慕離疑惑地看了一眼侍女點了點頭,說道:

「姑娘是如何猜到的。」

若說楚中天是因為自己從十萬大山中出來,而猜到自己第一次來涵燁城,那眼前這個侍女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侍女掩口笑著指了指慕離身上的獸皮衣。

原來如此,四樓其他的客人中也有穿獸皮衣的,但那些人穿的遠比慕離自己裁剪的獸皮衣要精緻的多。

慕離想了想既然離開了山林,還是再買一套衣衫比較方便,便說道:

「姑娘,聚寶樓可有衣衫出售。」

「尋常衣衫是沒有的,但若是少俠想買高檔的衣衫聚寶樓到有不少,不妨可以看看。」 最後慕離挑選了一套錦羅華服,一雙錦羅履。

雖然還有高檔的衣衫法寶,但是動輒幾十上百萬靈玉讓慕離直接放棄了。

錦羅華服、錦羅履打折后也足足花了慕離六萬黑靈玉。

不過錦羅蠶絲堅韌且不沾染灰塵,尋常剮蹭根本不會留下痕迹穿久了也不會染上灰塵,這倒是頗讓慕離滿意。

慕離先走出聚寶樓將等在後門的蒼雪收到空靈獸囊中,而後回到雅間品著靈茶等楚中天回來。

蒼雪對這個空靈獸囊倒是沒什麼反感,裡面正好可以安靜的煉化最近吞噬的血肉和魂魄。

蒼雪的力量來源於肉身之力,而靑霜則是魂魄之力,靈氣只不過是滋養蒼雪肉身的作用罷了。

剛坐下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楚中天就回來了。

「慕離兄弟,剛才和父親提了一下你這單大生意,父親讓我一定招呼好你,哈哈哈。

今日父親事務繁多,等過幾日再帶你見父親。」

「如此便多謝楚兄了。」

「哪裡哪裡,這都是應該的,不如咱們先去客棧,到了晚上設宴為慕離兄弟接風洗塵如何。」

「就依楚兄的。」

兩人喚出坐騎,楚中天羨慕的看著蒼雪說:

「慕兄弟真是好本事,居然能馴服如此強大的坐騎。」

慕離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楚兄過獎了。」

騎著坐騎在寬闊的街道上奔行,不過片刻便來到一家裝修華麗的客棧前。

客棧的掌柜一看是楚中天來了,連忙丟下算盤從櫃檯里跑出來:

「呦,楚少爺,這是有貴客需要招待了?」

楚中天看了看身邊的慕離說道:

「這是我兄弟,去準備一間上房。」

「好嘞,二位少爺這邊請。」

跟著掌柜上樓進了客房,掌柜轉身對慕離說道:

「這位少爺可還滿意。」

屋子裝修的極為講究,古韻的紅花梨木桌椅床、絲綢被褥、獸皮毯,屋子的一角還有一個正裊裊生煙的沉香爐。

「很滿意,麻煩掌柜的了。」

「小店一直都是楚少爺照顧著,這點小事怎麼嫌麻煩。」

「李掌柜,等等讓人把浴桶填滿水,此處沒你的事了下去吧。」

「好嘞,二位少爺若是有需要隨時招呼便是。」

待掌柜走後,楚中天說道:

「慕兄弟現在此處休整歇息,待到晚上我來喊你。」

「多謝楚兄了。」

等楚中天走後慕離,慕離伸手將胸前衣服里的慕小白掏出來。

看著一團毛茸茸的東西,慕離用手指戳了戳,那慕小白舒展身子才慢慢睜開眼睛。

看著周圍的環境,慕小白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說道:

「這是哪。」

「這是楚中天給咱倆找的客棧。」

慕小白從慕離手上跳到桌子上,點著頭說:

「不錯不錯,看起那個傢伙還是挺夠意思的。」

不多時在小二將浴桶填滿水撒上香料后,慕離便換下做工粗糙的獸皮衣抱著慕小白跳到木桶里。

慕小白這傢伙不會游泳,但那一身絨毛在完全打濕之前可以讓小白漂在水上。

平日在山林里洗澡,慕小白總喜歡悠哉悠哉的在慕離邊上漂來漂去,等身上濕透了就嗷嗷的叫著讓慕離救它。

坐在浴桶內,溫熱的水洗去了慕離這一路的風塵,也讓慕離感了久違的疲憊。

洗過澡,當慕離從浴桶里站起的時候,水珠便一顆顆的順著慕離身上肌肉的線條滑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