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唐裝中年人虎軀一震,登時原地凌亂了。

他身體顫抖的厲害,雙手緊握成拳,隱藏在黑袍兜帽下的臉更是陰沉的跟黑炭似的,牙齒緊咬着嘴脣。

他,好氣哦!

這些接了黑市擊殺令任務的話,完全不用懷疑,也壓根沒有懷疑的餘地。

但,真的很想講一句mmp呀。

該死的孟家!

米田共吃多了嗎?竟然想着讓我們黑市發佈任務殺那位真龍?

早知道這樣,別說一個億了,就算把他們整個孟家家產拿出來發佈任務,也絕壁不能答應啊!

現在好了,任務黃了,真龍也惹了,那後邊……

想到這,恐懼如同野草一樣瘋狂蔓延他的全身,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直竄到天靈蓋,透心涼,心飛揚。

這時,一旁的佝僂老人忽然驚呼問道:“剛纔,那位真龍爆出那麼大的陰力波動,就是在和你們對攻嗎?”

“呵呵!對攻?你特麼好看得起我們!”怒笑聲從人羣中響起。

所有人都被剛纔的恐怖一幕震撼,恍若夢魘一般在腦海中縈繞。

血氣襲來,不論實力高低,但凡吞沒,盡皆化作血霧碎肉炸散。

但此時,好歹也能保持幾分冷靜。

嗯……至少,得讓黑市的人死得明明白白吧?

緊跟着,又是一道怒喝聲響起:“對攻個錘子! 巫旅 那位真龍有別的事做,我們,我們連他的面都沒見到,直接躺槍了,大樓裏藏了一百多號人,幾秒鐘時間,死了一半!”

噗通!

話音剛落,佝僂老人身體一軟,直接癱坐在地上,旋即絕望地看向唐裝中年人。

感受着老人的目光,唐裝中年人渾身都被冷汗打溼了,他很想學着老人一樣,直接癱在地上。

太恐怖了!

幾秒鐘,就團滅了一半的人,且看這些傢伙現在的狀態,分明是拼了老命才逃出來的。

更關鍵的是,這些傢伙連白小鳳的面都沒見着,直接躺槍,赤果果的躺槍啊!

且,剛纔他們黑市也躺槍了呀,躺了五千萬出去嘞!

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天師,完全就是吊打,完全和孟家之前告訴他們的信息,天壤之別!

“完了,這下完了。”

唐裝中年人身軀顫抖的越發厲害,擡手狠狠地一巴掌拍在腦門上:“要是那位真龍找過來,黑市,黑市真的扛不住啊!”

絕望,此時唐裝中年人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該死的孟家!

“mmp喲!”唐裝中年人用盡了全身力氣破口大罵起來。

“現在事情告訴你們了,這一切都是因爲你們黑市,這鍋,你們得背!”人羣中,再次響起怒吼聲,“各位,別客氣,一起動手,砍特麼的!”

呼呼呼……

登時,四五十人盡皆朝着唐裝中年人和佝僂老人衝去。

嘩啦啦……

幾乎同時,黑市的人也一擁而上,攔在了掌櫃的和老人前邊,準備戰鬥。

而那些到黑市售賣物品的黑袍人,此時都紛紛後退,完全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萬一血濺到身上了,那多悲催?

嘎吱!

突然,一輛黑色奔馳車疾馳而來,在空地上一腳剎車停了下來。

刺耳的剎車聲,立刻讓所有人停了下來,循聲看去。

“麻痹的,黑市都涼了,誰特麼還敢來黑市溜達?”劫後餘生的人羣中,登時響起憤怒咆哮。

話音剛落,奔馳車副駕駛車門打開,一個老人走了下來。

王家家主雙手背在身後,雖說在白小鳳面前,他極盡奴僕姿態。

但,他終究是四品天師。

四品天師,那就該有四品天師的自信。

被白小鳳按在地上摩擦,可不代表,任何人都能將他按在地上摩擦。

王家家主目光如炬,掃視全場,冷聲一語:“我青衣王家,夠不夠資格來溜達?”

“青衣完價?”

所有人同時一聲驚呼,震耳欲聾。

緊跟着,又是一道格外響亮的驚呼聲:“我的天,我認識他,他,他是王家家主,四品天師!”

“我的天,什麼情況?王家家主怎麼來了?堂堂陰陽家族之主,四品天師大佬,怎麼會跑到黑市上來溜達?”

“青衣王家,青衣王家!他們不是和陳家幹仗嗎?等等,我忽然想起來了,剛纔逃跑的時候,現場好像陳王兩家的人都在。”

“陳王兩家不是幹仗!他們,他們全都是去給那位白大師護法的!”

“槽!陳王兩家是祖墳爆炸了嗎?他們什麼時候抱到這麼粗的大腿了?”

……

聽到衆人的驚呼,王家家主不由得腰背挺直,滿臉得意的笑容,輕蔑地掃視了在場的衆人一眼。

要是以前,有人這麼議論他,他早就爆發了。

可現在,好舒坦。

真的好舒坦啊!

“你們沒得大腿抱吧?老夫有啊!羨不羨慕?吐不吐血?”

想着,王家家主嘴角勾勒着得意的笑容,不理會在場衆人,轉身,走到車子後排。

彎腰駝背,笑容從得意飛快轉變成諂媚,擡手,開門,恭敬道:“主人,請下車。”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呆若木雞。

王家家主的主人?

四品天師的主人?

媽個雞!

要死了啊!

雖說出入濱海黑市的四品天師稀少,但還不至於到沒有的地步。

四品天師,已然是一方大佬的級別了。

想讓他們做奴僕,極其困難。

更何況,王家家主,還是一個陰陽家族的扛把子,他代表的是一個陰陽家族的勢力。

同爲四品天師,王家家主完全有能力碾壓任何一個單獨的四品天師!

畢竟,陰陽家族的底蘊,完全不是任何一個獨立的四品天師能夠比擬的。

偏偏,現在王家家主有了主人,且這模樣笑容,太特麼諂媚了。

這感覺,就彷彿是一個渾身肌肉的壯漢,突然開始扭捏作態,嘟嘴媚眼,嘴裏“嚶嚶嚶”了。

你說刺不刺激?

“等等!王家家主的主人?他們剛纔是在護法的,難道車裏……就是之前那位?”

忽然,人羣中一聲驚呼,仿若一道滾雷一般,落在了人羣中,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慄,不受控制的顫慄起來。

隨着車門打開,白小鳳緩緩地從車裏走了下來。

他雙手背在身後,神情冰冷的掃過在場衆人,最後目光落在了那四五十個狼狽無比的人身上,冷冷一笑:“你們,跑的倒是夠快的!”

這話,宛若利刀狠狠地戳在了這些人心臟上。

完了!

怕是要涼啊!

簡直喪心病狂啊,居然追到這來了!

這些人身體顫抖了起來,目光遊離,想要尋找逃命的機會。

畢竟,剛纔他們是想去殺面前這位真龍的,現在真龍都追到黑市了,難不成還是想追上他們一起嘿嘿嘿了?

開什麼玩笑!

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位真龍的年紀,是不是太年輕了?

一想到剛纔爆發出的那麼大的陣仗,所有人看白小鳳的眼神宛若見鬼一般。

這麼小的年紀,就有這麼強的實力。

還讓不讓人活了?

此時,所有人都很想反駁白小鳳就是那位真龍,可王家家主都狗腿子叫人主人了,這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

這一波,實錘不動啊!

“噗通!”

就在這時,身披黑袍的唐裝中年人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大聲道:“白大師恕罪,我黑市無意冒犯,求原諒。”

他自然是認出了白小鳳的容貌,和孟家提供的情報畫像一模一樣。

雖然他也很懵比白小鳳的實力,更想掐死孟家人。

但,現在當務之急是懂逼數,認慫啊!

面前這位小年輕要是真的發起飆了,他毫不懷疑,在場的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夠這位一頓錘的!

畢竟,這位剛纔隨便爆發出來的陰力波動,就輕易地把他們黑市玄階上品的陣法給壓爆了呀!

隨着黑市掌櫃的下跪,那四五十個接了擊殺令任務的人也紛紛反應過來,齊刷刷的驚恐抱拳求饒。

“白大師,求你放過我吧,要是知道是您,我們,我們絕對不敢亂來的。”

“是我們莽撞了,我願意接受白大師的懲罰,只求,大師放我一命。”

“我們不知情呀,都是黑市發佈的任務,我們不知道是白大師您呀。”

……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聽着這些人的求饒聲,他也沒什麼同情之心。

這件事,說到底還是自己拳頭夠大,壓得這些人恐懼求饒的。

要是自己實力不夠,這些人絕對爲了一億獎金殺自己的時候,絕對不會猶豫一絲。

嬌妻太惹火,首席請息怒 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要是還同情放過這些傢伙,那不成了聖母婊了麼?

隨着這些人求饒,場面一下子鬧哄哄起來。

白小鳳極不耐煩的擺擺手,指了指跪在地上的黑市掌櫃的:“嗯,本大爺覺得,他的求饒姿勢不錯,很懂逼數呀。”

聞言,黑市掌櫃的虎軀一震,一陣激動。

然後,他挺直了腰桿,跪的筆筆直直。

瞧見沒!這纔是正確的求饒動作!

雖然這麼做很掉他黑市掌櫃的節操,可沒辦法啊,誰讓面前這位牛比的飛起來了呢?

砰!

砰!

砰!

……

話音剛落,求饒的四五十人宛若風吹麥苗一般,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一個個神情肅穆,跪的筆筆直直,生怕跪的不夠筆直,而被面前這位白大師盯上,然後按在地上錘了。

剎那間,場面別提多詭異了。

“嗯,這下都很有逼數了。”白小鳳摸着鼻子笑着點點頭,忽然眼珠子一轉,道:“你們,是不是都很想活?”

“當然,只要白大師饒我一命,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白大師大人大量,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想活,我真的想活,我真的還想再活……”

……

白小鳳擡起右手虛壓了一下,讓全場安靜下來,然後搓了搓手,微小道:“既然這樣,那就給買命錢吧,你們既然敢接擊殺令任務,那實力應該都不錯,家底子肯定也很肥嘞。”

所有人登時懵了。

買命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