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唐突好像絲毫不受封萬里的話影響,臉色沒有絲毫波動,靜靜吸了一口煙。

片刻,他轉身看向唐鈺,淡淡道:「小鈺,走吧,這裡沒什麼事了,跟老爸回家。」

唐鈺惱道:「爸,人家現在辦案呢,要回去你自己回去。」

唐突悠悠吸了一口煙,不置可否。

「那我走了。」唐突將煙頭扔到地上踩滅,輕悠悠地說了一句。

說罷,就要離開。

「唐先生,請留步。」封萬里突然出聲道。

唐突的腳步一頓,但沒有回頭,問:「封局長,還有何事?」

「唐先生既然認識這裡的屍體,一定知道這場槍擊案的幕後黑手是誰吧,敬請告知。」封萬里一臉肅然地說。

唐突輕嘆一口氣道:「封局長,這是機密啊,無可奉告。」

說罷,徑直走出樹林。 紫香園沈家別墅,葉修感覺有些疲憊,便回到自己房間休息。

剛躺在床上一會兒,他便睡著了。

葉修這一覺,一下就睡到了第二天上午九點。

當葉修醒來的時候,陽光灑滿窗檯,窗外有鳥聲啾啾,整棟沈家別墅里顯得十分安寧,讓葉修甚至有一種錯覺,昨天的那些事,根本只是夢。

起床走出屋子,來到客廳,客廳里只有吳媽一個人。

「小修,你醒了。」吳媽看到葉修,驚喜地說。

眼見吳媽眼中的驚喜,葉修一時間倒頗有幾分淡淡感動。之前,因為葉修進沈清雪卧室偷石頭不成,慌急之下爬上了沈青瑤的床,這件事,讓他在吳媽眼裡的印象大打折扣。

「吳媽,早上好啊。」葉修笑著打了一下招呼,隨後問,「大小姐,瑤瑤,她們呢?」

吳媽笑道:「小修,你大概有些睡糊塗了,今天是周一,大小姐上班去了,瑤瑤上課去了。」

「對啊。」葉修訕笑了笑,坐了下來。

「小修,你現在餓嗎?」吳媽隨即問。

不說還不覺得,吳媽一說,葉修頓時覺得肚子里空空,笑道:「吳媽,還真餓啊,有什麼吃的嗎?」

「等一下,我現在立馬去給你弄吃的。」吳媽笑了笑說。

說罷,轉身向廚房而去。

葉修隨手從客廳茶几上拿了一個蘋果,啃著,走出了別墅。

外面上午的陽光正好,金燦燦的,讓人感覺光明而溫暖。

沐浴著陽光,葉修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

正在這時,忽然一輛黑色轎車駛進別墅大院。

隨後,沈泰從車裡走下來,看到別墅門前站著的葉修,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道:「小修,你醒了?睡得還好嗎?」

暗想自己從昨天下午一直睡到了今天上午,葉修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沈泰走上前,又關心地問了葉修幾句。

兩人走進別墅時,吳媽正好把給葉修準備的早餐端出來。

「哦?」沈泰微微訝然看了葉修一眼,道,「小修,你還沒吃早餐啊。」

葉修笑了笑,不置可否。

沈泰目光溫和地看了他一眼,淡笑道:「沒事,你先吃早餐,吃完早餐來書房找我。」

說罷,沈泰就向樓上書房走去。

葉修暗想昨天一天發生了那麼多事,現在心裡還有不少疑問,沈泰要他去書房,應該是要跟他說這些事情。

急於知道一些後續情況,葉修便一陣狼吞虎咽,匆匆吃完了早餐。

「又沒人跟你搶,吃那麼著急做什麼?」吳媽看著他那副吃相,有些哭笑不得。

葉修笑了笑,徑直向樓上沈泰的書房走去。

來到書房,坐下。

「沈叔叔,你有話跟我說?」坐下后,葉修問。

「小修,」沈泰直接開口道,「昨天的殺手,是震南集團林震南派來的。」

這件事,昨天葉修已經有所猜測,此刻得知,倒並不那麼吃驚。

「你應該早猜到了吧。」見他並不吃驚,沈泰輕嘆一聲道。

葉修點點頭,隨即冷笑一聲道:「沈叔叔,林震南的殺手昨天功虧一簣,不知道他現在心裡是什麼滋味?」

「這一次,」沈泰緩緩開口道,「林震南的確損失慘重。」

「損失慘重?」葉修聽得微微一驚,暗想昨天自己擊殺的那些殺手,林震南手下應該不少,不至於說是損失慘重吧。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沈泰接著道:「昨天,南圖公司的唐突,也去案發現場了。」

「他去那裡做什麼?」葉修下意識地問。

沈泰道:「沒有人知道他去那裡的目的是什麼,不過,聽說唐突在案發現場看到了一些特別的東西。」

「這話是什麼意思?」葉修心裡微微一沉,暗想。

卻見沈泰有些意味深長地看向葉修,問道:「小修,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葉修裝出輕鬆的樣子,苦笑道:「沈叔叔,那是什麼?」

「有人用失傳上百年的古佛派金剛掌,擊殺了林震南的王牌殺手青海雙梟。」沈泰目光灼灼地盯著葉修,語氣忽然顯出幾分森然,問道,「小修,是你嗎?」

書房裡的空氣,霎時間有幾分凝固。

葉修默然低下頭,眼中異芒閃動,片刻間,他抬起頭來,看向沈泰道:「沈叔叔,你想聽真話嗎?」

沈泰面色肅然地看著他,道:「當然。」

「其實,」葉修語氣顯得特別認真,道,「昨天是有人幫我。」

心裡暗叫道:尼瑪我才不會承認呢。

「有人幫你?」聽他說得認真,沈泰微微一怔,還是很懷疑,問,「是誰?」

「我不知道。」葉修無奈地一笑,攤攤手道,「那是一個神秘高手,像是和青海雙梟有仇。我親眼見到他一掌把青海雙梟的老大給拍死了,他那一掌發著金光,看起來十分神秘強大。」

「呵呵,是嗎?」沈泰聽得有些嘲諷地笑了起來。

「沈叔叔,我知道這件事很難讓人相信,但是它就那樣發生了。」葉修堪比奧斯卡影帝的演技,一臉真誠地說,「如果不是那個神秘高手出現,昨天我恐怕已經死在青海雙梟手下。」

說罷,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苦澀笑意。

這樣的演技,簡直堪稱完美,即便沈泰那麼老辣的目光,一時間也看得驚疑不定起來。

「那為什麼昨天你沒說?」沈泰的語氣稍稍緩和,問。

葉修道:「因為那個神秘高手臨走之前,曾囑咐我,千萬不可將他的行蹤泄露出去。我念在他的救命之恩上,已經答應他了,現在……」

話沒說完,葉修露出一臉為難。

沈泰驚疑不定地看了他一會兒后,忽然輕嘆一聲道:「想必那也是一位隱世高手。」

此刻,在林家別墅,林震南的書房中。

上午的陽光金燦燦地灑照在窗外,窗外有溪水聲,鳥叫聲,顯得安寧而祥和。與此刻書房裡的氣氛顯得截然不同。

書房裡,氣氛顯得有些凝滯。

林震南坐在一把古藤圈椅上,面色冰冷,良久一言不發。

站在旁邊的管家老金,微微低頭,誠惶誠恐的樣子。

「老金。」半晌之後,林震南終於出聲。

「家主,有何吩咐?」老金連忙畢恭畢敬地問。

林震南靜靜搖頭,輕嘆一聲道:「這一次,我們輸得有點慘啊。」

老金道:「家主,葉修這個人絕不能留,我們現在是否……」

「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嗎?」林震南忍不住輕輕嗤笑一聲出來。

「家主,那你的意思……」老金惶恐地問。

林震南靜靜地沉吟半晌,沒有回答。半晌后,他忽然站起身,走到書房窗邊,把窗帘拉開,讓外面金燦燦的陽光灑照進來。

沐浴在陽光中,有淡淡浮塵,在林震南身子四周環繞。

「老金,」林震南的聲音忽然變得低沉而飄渺,「那個葉修的來歷,恐怕會讓我們所有人大吃一驚啊……」

老金聽得臉色一變。

「這件事,暫且作罷吧。」林震南輕嘆一聲,靜靜道。

紫香園,沈家別墅里,書房中,葉修和沈泰靜了好一會兒沒有說話。

半晌之後,沈泰忽然看向葉修,問道:「小修,你覺得阿雪怎麼樣?」

「大小姐?」葉修聽得微微一怔,不知道沈泰什麼意思。

「隨便說說吧,你和她也相處一段時間了。」沈泰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

「大小姐,」葉修想了想,說,「她人長得漂亮,又有知識,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總裁,乃是天之驕女,是我們這些年輕人的榜樣。」

沈泰聽得呵呵一笑道:「沒想到你對阿雪評價這麼高。」

葉修心裡暗自苦笑想:能不評價高嗎?你是他老爸,要是我說她壞話,被你給告訴她了,我還不死定了。

心裡雖是這樣想,嘴巴里還得繼續說違心話道:「沈叔叔,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了而已。」

聽著葉修這話,沈泰哈哈一笑。

「俗話說,知子莫若父。」沈泰稍稍收了笑,說,「我這個當老爸的,對女兒最了解不過了。阿雪從小被我寄予厚望,用心栽培,不客氣地說,在整個龍海市,怕也找不到第二個像她這麼才貌雙全的。」

雖說沈清雪平時有些不待見自己,但葉修和她接觸的這段時間,也對她了解不少,知道她的確很優秀。此刻聽著沈泰誇女兒的話,也很贊同。

葉修笑道:「沈叔叔,在我看來,莫說是龍海市,恐怕就是整個華夏國,也找不到第二個比大小姐還優秀的。」

「小修,你這句話拍馬屁稍稍有些過了。雖然在我眼中,女兒從來都是最棒的。但也須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泱泱華夏,人才輩出,不可小覷啊。」似乎聽葉修說得太虛偽,沈泰頓時臉色微沉,用教誨的口吻說道。

沒想到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葉修尷尬地一笑,道:「沈叔叔,你說的是。不過在我的眼裡,大小姐的確是整個華夏國最優秀的女孩。」

他覺得,這句話雖然有些誇張,但沈清雪年紀輕輕就當上九盟集團總裁,並且將九盟集團經營的有模有樣,單憑這個標準,整個華夏國也找不到幾個。說她是華夏國最優秀的,也差不離了。 風玫看著湖面上自己的倒影,驚奇道:「阿姐,我發現我比你好看。」

這是她來到獸人世界第一次化作獸形,此時通過湖面看到自己的影子,被自己給驚艷到了,比第一次見到銀宛的獸形時還要驚艷。

好想擁有一直這樣的寵物!

這般想著,突然又想到現在這隻『寵物』就是她自己,風玫沉默了。

其實她的獸形看上去與銀宛一模一樣,只是銀宛渾身是雪白的,是寒冰一般的琉璃色,眸子是銀色。而她,渾身是火焰般的紅,眸子的紅更為純粹一些,周身竟然真的浮動著火苗,看起來威風又華麗。

她終於明白了火鸞是什麼意思了……那能不能噴火呢?

想著,風玫興緻勃勃地張嘴,哈氣……只是氣。

【你是宿主嗎?】系統剛上線,就看到了風玫這般模樣,忍不住懷疑,這二貨真的是它家那坑死人不償命的宿主?

風玫默默閉上嘴,心中冷哼:「你還知道你有一個宿主啊?」

二傻子這段時間一直處於離線狀態,最近它真是下線的時間越來越久了。

【知道啊,所以這不上線來看看。】

風玫:「……」她也想問一句『你是二傻子嗎』,她想念她的二傻子。

【宿主加油早日完成任務,我下線了。】

話落的同時,系統便麻溜地下線了。

風玫:「……」突然有了一種自己是被放養的孩子的詭異感。

猛地一個激靈,風玫搖頭甩開腦海中冒出來的詭異想法,快速將二傻子拋擲腦後……二傻子明顯不正常,可不能把她也帶的不正常了,不想了,不能想了。懶人聽書

這一搖頭,便看見了旁邊的銀宛。

風玫這才想起,她剛剛說話,銀宛都沒應聲呢。

或者說,從落下來開始,銀宛整個人,哦不,是整隻鳥就化作了一座水晶雕像一般,不會動了——

只是傻傻地盯著湖面。

嗯,彥曷被扔下來,就落進了這湖水中。

「別看了,我們都守了這麼久了,都不見他上來,只怕早就淹死了。」風玫愜意地邁著步伐,感受著鳥類走路的感覺……還真沒什麼感覺。

「我……我沒想殺他的。」銀宛終於出聲,聲音里卻滿是惶然。

她只是那一瞬間控制不住自己,卻不想彥曷會沒有絲毫的反抗。

「我知道。」風玫回頭啄了一下自己的羽毛,「你想殺的不是他,所以,你是將他當成了誰?」

銀宛剛剛明顯是被刺激的狠了,處於失控狀態,若是就彥曷那幾句話,應該還不至於讓她這樣。

銀宛又化作了雕像盯著湖面,並沒有回答風玫。

風玫也不在意,自顧著說著:「我想,是恩加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