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哈哈哈哈哈。

那些圍在周圍觀察的其他「同行」和情報販子,在心中都大笑不已。

不過即使小隊名字確實挺好笑,但那二十多人大集團,也不是能輕易被他們忽略的。

既然從前都沒聽說過如此奇葩的小隊名字,哪怕有二十多人,也屬於默默無聞的那種中低端小隊吧!

獲得想要得到的情報后,大部分暗中注視的目光也秘密撤去。

「黎軒,沒關係。那些人觀察並無惡意。」

老者在注意到身旁年輕人的視線時小聲提醒道:「大概是自由業者或情報販子,只要將他們打發走就行。」

「這個我當然知道,畢竟當年我可是專門負責管理他們的。」

被稱作黎軒的年輕成員收回視線,聳聳肩不再去理會。

「哈哈,老夫倒是忘了你曾經也是個魔物局局長,可比我們獵魔協會接觸他們的機會還要多!」

一老一少就這樣聊起來,周圍成員都對此沒太大抵觸。

畢竟一路上他們全都知道,黎軒是這位值得尊敬的老者弟子。

至於那位引上來的獵魔者,自有其他成員接應對接。

不多時,便被引薦到老者前。

「晚輩見過畢垂德前輩。」

「不必如此拘束。直接叫我畢老都行。」

從與黎軒的對話中跳出,畢垂德朝着那位獵魔者發問:「其他人可都到齊了?」

「沒錯,現如今加上前輩帶領的二十三位成員,攏共有一百八十六位獵魔者聚集在這六峰城內。」

一百八十六位!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接近兩百位獵魔者是什麼概念?

以來到六峰城獵魔者中勢力最盛的羅克郡獵魔協會為例,總共也只有一百五十位獵魔者左右。

而像其他中小型城市內駐紮的獵魔者,通常都不是超過二十之數,甚至有大部分都在十人上下徘徊。

也就是說本次集合在六峰城的獵魔者們,就像是出動了整個羅克郡城所有戰力,不可謂不強大。

壓下早已預料到、可在親耳聽見還是感到震驚的消息。

畢垂德知道其中還有更驚人的存在需要驗證。

「老夫在來時聽說,威爾達郡和阿維克州,分別派出一名神眷者支援,不知情報是真是假?」

路上為不耽誤行程,獵魔者們都不是以集合后一起行動的方式移動。

就像從羅克郡城出發的畢垂德等人,是在經過一天一夜趕路、在抵達一次性最大行程內的城市后,將一切交代好。

而後又以此城市為出發點,讓這座城市的獵魔者先行離開。

沿途上其他那些城市,也差不多都是以這種方式移動。

最後經過多次互相派出信使傳信、大小部隊間合併,形成七八支隊伍,陸陸續續抵達六峰城內。

首批抵達的隊伍,則要肩負起為後續隊伍安排住宿等任務。

在此期間,畢垂德也從前方小隊傳來的信件中得知,有兩位神眷者連續加入遠征隊。

單單是這三個字,就足以讓獵魔者學院院長抱以最高程度高度重視。

因為哪怕是在羅克郡城,兩位神眷者也是不容小覷的戰力。

「對,看來那些信件也確實傳到畢老手中了。」

負責接應的獵魔者走在前頭為新來成員帶路,前往獵魔者們匯聚總部。

「威爾達郡派出的,是擁有【千里奔襲】之稱謂的神眷者。現在他正帶着其郡內成員,在六連諸峰外圍進行調查。」

「此人好戰,對待隊員卻很像個老大哥。所以只要進行接觸,很容易就能得到認可。」

「至於另外一位神眷者,是來自阿維克州的【虛空斷聚】,也是位很了不得的存在。聽說到時進入長老會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在他得知畢老也要前來時,就主動提出想成為您的副官指揮員。」

兩位神眷者,對方只是告知給畢垂德等人對方的稱號。

至於真實姓名與能力,按照獵魔協會的規矩來說應該要保密。

除非其本人親自為被人解釋,不然即便他們將會成為同一條戰線,也無權逼問。

黎軒暗暗將兩位神眷者稱號都記下。

如果有可能,還想着到時找他們請教有關成為神眷者的心得,應該也大有裨益。

在漫長遠征隊途中,黎軒也不斷使用魔力髓液淬體練習。

剛開始其他獵魔者,還以為他是個即將參與神眷者考核的高手。

即便得知對方還只是位見習獵魔人,也對黎軒態度發生改觀。

到了他們這種層次,哪會看不出這位青年是羅克郡城獵魔協會重點培養對象?

既然還身為見習獵魔人時,就被允許使用魔力髓液淬體、衝擊神眷者職位。

在座其他獵魔者有幾個能辦到?

所以一路上,他們都沒以前輩、長輩自居。

反倒熱切地和黎軒稱兄道弟,想結交一段善緣。

畢垂德並未阻止。

事實上讓黎軒這小傢伙多多在其他地區結交些好友,是件值得令作為導師值得高興的事。

「途徑兩郡三洲共計四十二城。沒想到能夠招攬到近兩百位獵魔者加入討伐隊。看來畢老您的號召力還挺強的嘛。」

黎軒掰着手指,最終在記憶里回憶起途中經過了多少城市。

「嘿,黎軒小兄弟,你導師的名氣,可比你想像要大得多哦!」

有位來自威爾達郡的獵魔者說:「別看你導師快要退休,在年輕時候闖出的赫赫威名、別說是同在貝格烈帝國的威爾達郡都知曉,就連卡偌凱門帝國諸多洲市,也不乏聽到關於你導師的討論!」

原來導師是這麼有名的一個人嗎!?

迎著黎軒近乎崇拜的目光,畢垂德微笑道:「那不過是些虛名。此次能夠成功讓周圍獵魔協會響應,可離不開謝會長的蓋章。」

說得也確實是實話。

雖然確實有小部分獵魔者,是聽說能夠見到畢垂德后,才主動申請要去加入遠征隊的。

「就是前面了。」

帶路的獵魔者不忘吩咐道:「這座大樓是最先抵達六峰城的神眷者【虛空斷聚】,拜訪六翼黑勢力才得到的。所以也沒需要顧忌的地方,直接找個沒人房間住下就行。」

「六翼?」有成員皺眉。

並不是每位獵魔者都知道深淵魔眼和獵魔協會間淵源。

所以對六翼抱着反感屬於正常現象。

「沒錯,現在六翼黑勢力部聽說獵魔協會增援到來,就立刻為我們安排了這棟房屋。說是屆時希望得到獵魔協會大力支援。」

解釋情報的獵魔者將大門推開:「哦,對了,那位黑勢力部臨時部長還說,若獵魔協會主事人到達六峰城,務必去黑勢力部一見,有很重要的情報要與畢老分享。」

「那老夫要到哪裏,才能見到那位黑勢力部長?」

畢垂德此刻已微微猜到事情有些不妙。

「這個晚輩確實不知。不過住在二樓的【虛空斷聚】大人,與那位黑勢力部長見過面。消息也是他帶來的,所以我想畢老您還是直接與神眷者大人見面談談吧。」

「嗯,老夫明白了。多謝帶路。」

「沒事,如此一來我獵魔協會所有勢力都集齊了,也是時候該展開行動!」

還不待聲音落地,通往二樓的階梯上就傳來沉穩聲音。

不像是斥責,但也有些許不滿。

「什麼時候展開行動可不是你說得算,這還得看畢老如何把握。」

眾人抬頭望去,卻見眉宇間透露出不可抗拒威嚴的獵魔者屹立在上方。

「當然要聽神眷者您吩咐才行。」帶路的獵魔者恭敬地離開。 一顆頭顱,甚至比那些演武場中的眾多屍體,還要醒目。

隨着此人的出現,這些剛到的王都勢力才發現,這空氣中似乎瀰漫着剛剛升起的血腥之氣。

看着那一顆死不瞑目充滿恐懼的頭顱,眾人還不明白徐真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直到越來越多的人提着頭顱從內門來到徐真的面前,眾人這才意識到,原來一顆人頭可以換取到徐真的不殺。

頭顱整齊的拜訪,成了一座塔。

這段時間沒人說話。

站在人頭塔前的那個青年,始終噙著笑意,彷彿那些血淋淋的東西不是頭顱。

這是對每一個見到這一幕之人的警告,他徐真並非良善之輩。

冷家全族七百六十餘口,男女老幼皆在此。

他們該不該死?

沒有人對徐真的做法提出抗議,這本就是一個充滿惡意的世界。

更何況在這些人的眼中,弱者,沒有被憐憫的資格。

聶政以為自己的足夠心狠手辣,但看着眼前的徐真,看着那一顆顆頭顱,他覺得自己似乎還不算鐵石心腸。

「冷家滅族,冷刀門就可以從地域除名了。徐真,你打算什麼時候遷宗於此?」

聶政問道。

「如果千機門的速度夠快,我現在就可以派人去遞交建宗申請。後天便是靈域大會,聶先生既然是千機門的,你說我這個流程得多久才能走完?」

「正常的話,需要一個月。不過,聶某既然在此,只要我同意,真武門立即可以在此地建宗立派。更何況,聖王已經提前給你鋪好了路,無論你想做什麼,王都都會滿足你。」

“當然,你想做的事情必須在規則之內。”

“呵呵!聶先生請放心。徐某還沒自負到,想要挑戰王朝的底線。”

不過聶政這番話,也是讓徐真更加清楚了聶政的身份。

一宗的建立,在這王朝之中,需要千機門的認可。而聶政此言足以證明,他在千機門中地位不低。

加上如此年輕,便能爬上這樣的高位,姓聶的,在冷挲的記憶中,唯有帝下十常侍中的文臣之最,聿南智囊,丞相聶庭所建立的聶家。

但冷挲並不認識聶政,估計不是聶政籍籍無名,而是這冷挲沒有資格。

聶政聞言淡淡一笑,翻手拿出一塊令牌,其上刻寫『千機』二字,遞給徐真。

“此令牌便是信物,唯有此令,你在這裏建宗才是合法。”

徐真並未客氣,接過令牌:”多謝聶先生通行方便。既然得到了王朝認可,徐某倒是想在大會開啟之前,將真武門建宗在此。”

“三天時間,時間很是倉促。徐真,我可以幫你將王朝最好的建築團隊叫來,或許用不了三天,便能為你重建一座山門。”

“不必麻煩!”

徐真說罷,懸浮虛空。

翻手之間,滅卻在手。

磅礴的劍意瞬間捲起,像是怒龍,像是狂獅。

徐真不需要冷刀門的任何東西,所以他要給這座山剃個平頭。

眾人均是疑惑,好端端地徐真怎麼突然握起了劍?

但是下一刻。

隨着徐真揮劍,一道無形的劍氣,穿山而過。

轟。

整座山頭頓時消失無蹤,帶走了所有的一切,留下了平坦寬闊的山頂。

眾人望着這一幕,心神震蕩。

如果說之前的人頭塔徐真給了眾人冷血無情心狠手辣的印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