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咖啡廳裏,蕭然臭着臉還在對我踩他的事耿耿於懷。

“剛剛的事對不起啊!”我搖着尾巴很狗腿的說:“我不是故意踩你的,你也知道你長的這麼帥,走到哪都是焦點,我這不是怕給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麼?”

這馬屁拍的我自己都討厭自己。

沒辦法,誰叫我有求於人。蕭然的臉色總算緩和了下來:“這個理由我還算勉強能接受!”

你這張笑的都要咧到耳根子的臉像是勉強接受?

“找我什麼事?這麼神祕?”蕭然壓低聲音問。搞得我們像是民國時候間諜接頭一樣。

我有點無語,甚至有點懷疑長的帥的男人是不是頭腦都不同尋常?

比如景言的重點和我在意的重點就從來不在一個頻道。“關於景言的事情…“

“景言怎麼了?”蕭然一臉詫異。

我低着頭從包裏拿出一疊紙:“我想請你幫個忙,價錢你開,別太黑就行!”

蕭然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些資料:“你幹嘛?你不會真的看上男鬼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沒有,我就是想沒有這些東西他以後連門都出不了!”

“你沒搞錯吧?一隻鬼而已,他想去哪去不了,這些都是累贅!”蕭然歪着頭說。

“所以我現在也不着急慢慢的辦,我有預感,景言很快…”我說到這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總之你幫我辦好!”

“沒問題,只要價錢公道,什麼都沒問題!”他說着把東西收進了包裏。

“對了,趙佳妮生日你去嗎?”我問。

“誰是趙佳妮?”蕭然問。

我嚥了咽口水,原來他根本沒當回事。

我哈哈一笑:“一個愛慕你的人!”

“愛慕我的人那麼多,我哪能都記住了!”



回到家,發現景言不在,我正奇怪他一個鬼大白天能去哪時,突然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

“要不起!”

我順着聲音,走到廚房,打開冰箱…

果然,景言附在娃娃里正躺在冰箱鬥地主。

我很詫異,冰箱裏也有信號嗎?後來在看到我那些壞了的菜之後我明白了,冰箱門是開着點的!怎麼辦?好想一巴掌拍死他!

我嚥了咽口水!

這一幕即詭異又滑稽!

藏玩之風 “景言,你出來!”我說。

景言拿着手機,小心的出來:“蘇蘇,你回來了?”

他乾笑了兩聲。舔着一張帥臉裝乖巧。

“你幹嘛又躲在冰箱裏?”

“涼快!”他從娃娃裏飄了出來:“蘇蘇都不帶着我!”禍水東引倒是學的挺快。我有點頭疼,幸虧沒帶同學什麼的回家,要不還不得嚇死了。

“外面很不舒服嗎?”我不解的看着他。

“嗯,熱!”

好吧,我能說什麼?

他喜歡就呆着吧,一個鬼也怪無聊的。

“我看看你贏了多少?”

我拿過手機,一看嚇了一跳。

“都是你贏的?”

“嗯,那些人太笨了!”

是你太聰明瞭好不!

“蘇蘇,晚飯吃什麼?晚上我要不要出去玩?我可以出去的!”他湊過來,舔着帥臉笑。

“晚上去公園散步那有個鞦韆挺好玩的,順便在旁邊的飯館吃飯!”

“好!” “蘇顏,我生日你會來吧?”趙佳怡的口氣永遠那麼讓人討厭。

呵呵,前男友的現女友,最討厭的一類人!

“我不去,我可沒錢給你買生日禮物!”我說。

趙佳怡卻絲毫沒惱看了看小冉:“小冉也一起來吧!”

小冉頭搖的撥浪鼓一樣:“我纔不去!”

趙佳怡臉色一變,隨即笑道:“蘇顏,你不是又怕你男朋友看上我吧?”

我心想不是他看上你,是你看上他了吧?

“原來你請的是景言啊!”

趙佳怡沒有否認。

哎哎哎,要臉不要了!

仙尊他人設在崩塌 “既然你怕了,我也不勉強!”趙佳怡一臉鄙夷的說完就走了。

小冉唾了一口:“我呸,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當着人面挖牆角。噁心!”

我也覺得蕭小冉說的對,這牆角挖的,完全是不把我放在眼裏的節奏。

而且我還是很在意,趙佳怡對我的敵意從何而來。

晚上,回到家我把事情和景言說了,景言顯得很有興趣。

“你想去?”

“反正沒事去看看嘛!你不是也想知道她爲什麼那麼討厭你?”景言笑嘻嘻的說。

看着他一臉的賤樣,我在想這貨是不是打什麼壞主意了?

“嗯,可是她肯定不會告訴我原因,而且這一切都是我猜的!沒準…”

“蘇蘇…”

景言笑了:“她不喜歡袁城,可這麼久了卻還是沒分手,難道不是爲了刺激你嗎?”

景言這麼一說我覺得還真是,從前她倆在我面前都是恩恩愛愛的,可景言出現後,趙佳怡就大有甩了袁城的意思。

當然幼稚鬼的顏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還是因爲我!

她不會喜歡我吧?猥瑣的想法一冒出來我一陣惡寒,隨即搖搖頭,怎麼可能!



晚上我們一起到了趙佳怡家,她們家確實挺有錢,也是小別墅住着。

景言說:“蘇蘇,我們也買一套這樣的房子吧!”

“景言,你知道這房多貴不?”

景言笑道:“我查過了,也就七八百萬!”

七八百萬,你老人家這口氣真不小。

景言說:“我們再多接幾單生意狠敲幾筆竹槓不就買的起了!”

小夥子,有想法!

進了別墅,裏面早就人聲鼎沸了,我不太愛熱鬧,就和景言尋了個地方吃東西喝飲料。

不時的有人往我們這邊看,景言滿臉不在乎,好奇的到處打量,像極了一個十足的土鱉。其實我和他也差不多,趙家的別墅裝潢很好,看得設計這的人很有品味。

這個場景倒是讓我想起了崔盈盈家的事,和上次還真是像,不過那次的景言還只是個仿真的娃娃。

而現在麼…他是個現形的男鬼!

趙佳怡打扮的很漂亮,衆星捧月的跟個公主一樣。至於袁城…他就完全被排擠在趙佳怡的追求者之外了。一晚上我看見他擠了幾次都沒成功的擠進去。

看的我都樂了。

“傻樂什麼呢?”景言問我。

我指了指。

景言順着我的指的方向看去,也樂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話,趙佳怡那邊已經唱了生日歌,又切了蛋糕!

“蘇顏,景言,這是給你們的!”趙佳怡端着一盤蛋糕走過來

她今天穿了一件紅色的長裙,襯的她皮膚更加白皙,五官精緻,身材高挑,舉手投足間渾身還散發着隱隱的香氣。輕輕的把蛋糕放在景言面前,嫵媚的像一隻貓。

我差點沒給氣樂了,這明顯是不想給我吃啊。

“謝謝!”景言客氣了一句,端起蛋糕,用叉子挑了一塊,放到我嘴邊說:“蘇蘇,你不是最喜歡吃蛋糕了麼!來!張嘴!”

如果是平時這麼噁心的餵飯舉動我肯定會拒絕,可是現在我卻很聽話的張大嘴,吃了一口。

“嗯,真好吃!”

趙佳怡臉都綠了!氣呼呼的。

其實我完全不明白她爲什麼要生氣?該生氣的不應該是我麼?

“趙佳怡,你爲什麼要針對我?”我問。

趙佳怡一愣,隨即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是覺得你討厭不行嗎?“

“行是行,可我覺得你不太喜歡袁城?你搶他也是爲了針對我嗎?”

我真是好奇的不行了。

果然,趙佳怡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一個複雜的笑容掛上嘴角:“就是爲了針對你,因爲你實在是討厭!”

“哦!”我點點頭:“這樣啊!我還以爲有別的原因!”

趙佳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走了!

“蘇蘇,別聽她的,蘇蘇不討人厭!”景言一口吸掉了剩下的蛋糕。

我一愣,隨即搶過盤子:“我只吃了一口…”

景言委屈道:“大晚上的,蘇蘇不是怕胖麼!”

我狠狠踩了下他的腳,之前說我瘦的也不知道是誰?

太猥瑣了!

這時突然有人突然提議要請筆仙玩。

我真是有點無語,這些人是不是有病?人家生日請筆仙玩?

沒想到趙佳怡卻很開心,而且還很附和。

“什麼筆仙?”景言來了興致。

不死女法醫 我一怔:“你不知道?”

景言搖頭。

“走,我們過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和景言走到人羣中,大家都好奇的圍了上來。

一張桌子,四個人,另外三個我都認識,一個叫張響是我們班的男生,另外兩個是隔壁班,分別趙佳怡的閨蜜武倩和一個叫齊森的男孩。

四個人坐定後,四隻手互相搭在一塊,中間握着一隻筆,開始慢慢的轉動…

過程中大家都很緊張,我也被這氣氛感染了,總覺得陰森森的,不過我想她們這次肯定會失敗,筆仙請的都是些遊魂小鬼,而我們身邊正站着景言這麼一隻老鬼在,我不相信還有哪個遊魂敢來。

景言似乎也察覺到了,無奈的攤攤手!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一接通,電話裏傳開林笑笑的聲音。

“小蘇…你快來…殺人了…”

她語氣急促,顯得十分驚恐害怕。

“林姐,你先別慌,我現在就過去,你在哪?”我直覺還是上次林笑笑二姨的事,心中有點忐忑。到底還是出事了!

“景言,出事了!”我拍了拍景言。

景言立即起身,我們出來,好在這裏還算好打車,路上我把林笑笑的電話裏說的一講。景言倒是沒有什麼,那開車的師父嚇個半死等把我們送到後,一踩油門,就跑了,車開的比蕭然都生猛。

我們到了林笑笑的二姨家,還沒進門就被攔在了門外。

“你們是什麼人?”一個年輕的警察攔着我。

“我是…”我正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時候,一旁林笑笑突然跑了出來。

“她是我朋友,過來陪我的!”林笑笑說。她臉色很白,頭髮有了幾分凌亂,看着就是受了不小的驚嚇,但是畢竟也是女強人,面上但也也算平靜。

警察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也沒有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