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周霜霜的性格,向來不是愛在這種事情上糾纏的,此刻既然想不出答案,那麼,就先去做其他事情好了!

她可沒有忘記,不遠處飛艦裏頭,可還有七名艾米法爾人,能夠操控飛艦呢!

一旦時間拖得久了,讓他們有了足夠的啓動飛艦和聯絡其他人的時間,那麼,藍星恐怕就要再度陷入危機當中。

更別提其中,甚至有着迄今爲止最大的威脅者——

金精大公,阿利卡多! 艾米法爾人並不是沒有智慧的。

雖然如今的智慧並不如他們剛剛覆滅明耀帝國時的巔峯狀態,可基本的意識卻都是完整的。

但藍星實在太美好太安逸了,以至於許多擁有優先權的一等公民以及藍鈀公民都吃撐了,如今面臨着跟金精大公阿利卡多一樣的問題——要分裂了。

要分裂了,他們的身體能量趨於飽和,武力強盛無比,防禦也越發的厚重……

唯獨腦子,多少會因爲身體其他地方能量充盈而被壓縮一點點空間……也就沒那麼靈光了。

說真的,現在亟待分裂的阿利卡多,甚至連操控飛艦都很艱難了。更多的時候,他都是在努力消化藍星人,努力讓軀體變得更舒服,更加沒有痛苦。

若非如此,周霜霜想要這麼輕易的帶走那麼多藍星人,恐怕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

現如今,當三名被周霜霜一一觸碰,陷入了隱約的精神接駁干擾和紊亂當中時,他們也終於意識到——藍星人,知道他們曾經被作爲生物機甲的歷史了!

這是……多麼好的一件事啊!

……………

艾米法爾人的腦回路,並不像藍星人那麼糾結。

他們自從誕生開始,鐫刻在記憶深處的,便只有“吞噬”和“掠奪”這兩個詞語。

再加上皮糙肉厚,身體防禦力能隨着能量吸收越多而增強,因此,這才成爲了明耀帝國考察後依然認同的生物機甲。

生物機甲,重點在於“生物”二字。

而在艾米法爾這個神奇的種族裏,他們的認知中,並不覺得被奴役,或者成爲別人的機甲,成爲另一個物種征服宇宙的武器,是一件難以忍受,甚至傷及自尊的事情。

他們只會覺得,這是天賜良機!

——一個不用自己費心覓食,就有人心甘情願捧着大堆能源來給他餵食的好機會!

甚至到最後,當他們覺得沒有意思,或者想要嚐點什麼別的東西時,還可以直接把身體裏的人消化掉……

這種日子,就如同藍星的一句話——米蟲一般的生活啊!

…………………

現如今,當他們最後得出結論,知道自己即將重新過上那種米蟲一般的日子後,七個艾米法爾人全部陷入隱約的狂喜和期待當中。

這麼一來,周霜霜原本所擔心的,怕他們先一步啓動飛艦發起進攻的事情,其實根本無需擔憂。

因爲艾米法爾人此刻,已經恨不得把自己送到藍星人面前,讓他們察覺到自己的優勢。

——如果有某個藍星人在“不經意”間發現了這點,那麼他們,就又要得償所願了!

要知道,在傳承的記憶當中,在曾經強盛又富饒的明耀帝國,整個艾米法爾,單單一等公民,就有足足5萬人!

而現在,整個艾米法爾,也才只有區區五十人不到,其中一半,還都留在外太空的宇宙飛船上。

………………

但這些考量,周霜霜是一概不知的。

她只是重新檢查自己身上的裝備,再看向一旁,一直安安靜靜聽話又乖順的艾米法爾人,有那麼一瞬間,又覺得頭大了。

到很快,她就調整了過來。

——艾米法爾人的軀體防禦不是厲害嗎?她如今倒要試試,自己驅使着艾米法爾人,和他的同類戰鬥時,到底誰更厲害!

獨家寵妻:冷漠夜少很會撩 ……………

兩個艾米法爾人對戰,還是同等級之間的較量………周霜霜可算是明白了,他們明明對於到嘴的食物,半點也不肯放鬆,落下一點兒給其他艾米法爾人……但又爲何看起來如此和睦,從沒紛爭?

現在,周霜霜清楚了。

她無語的站在一旁,滿腔鬥志在此刻盡數化爲滿心滿眼的彈幕mmp。

兩個同等級的艾米法爾人對戰,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想象一下。

——兩顆大型的QQ糖滾來滾去,滾來滾去,彈來彈去,彈來彈去,互相抽來抽去——

呵呵。

她心如死灰。

只覺內心深處絕對是嗶了狗了。

……………………

那個艾米法爾人就這麼被留在了第一艘飛艦上。

其實,在最初的時候,周霜霜在艾米法爾人的身體裏,明明是可以操控他的動作的。

更甚至於,有一次兩顆圓滾滾的肚皮貼在一起,她只需要一伸胳膊——

藉助開元通寶的力量,周霜霜有信心,將眼前的艾米法爾體內的能量直接抽乾!

可就在伸手的那一瞬間,她到底還是猶豫了。

或者說,退縮了。

…………………

在腦海中響起特戰隊周霜霜一連串的質問聲時,她卻突然縮回了手。

“我不能這麼做。”

“爲什麼?!”

對方質疑道:“你瘋了嗎?他們是侵略者,是劊子手,是整個藍星的敵人!”

“你對敵人心慈手軟,這纔是最致命的!”

…………

“我知道!”

在對方瘋狂的問話聲中,周霜霜的神情反而越發冷靜。

“我知道他是敵人,我也親眼見證過他們的手段。”

“可是不行。”

“最起碼現在不行。”

“我還沒有考慮好是否真的要殺人——若動機爲復仇,義不容辭。可如果你只是想扼殺可能性,我還要再考慮一下。”

……………

到底從小到大的經歷和所接受的教育,還是帶給了周霜霜很大的影響。

這種影響,讓她可以堅守做人的底線,也讓她在不同情況下穿越不同時空後,越發顯得有魅力。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嬌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但同時,對待敵人,她缺乏了破釜沉舟的勇氣和決心。

就比如此刻,她行動遲疑,不管陸戰隊周霜霜怎麼在心裏大叫,她沒做好準備,就是沒做好準備!

………………

“我知道你的擔心。”

在即將登上第二艘飛艦的那一刻,周霜霜突然低聲,對身體裏憤怒的快要爆炸的人說道:“我知道你很可能是對的。”

“只有將一切危機扼殺在搖籃之中,這樣才能避免將來造成更多的損失。”

“可是……”

“你有沒有想過,那些切身經歷過艾米法爾所帶來痛苦的藍星人們,內心深處,究竟是不是想要這種結果呢?”

這種讓他們全部乾脆死亡的結果。 對於周霜霜的猶豫,心底那個聲音卻毫不遲疑的做出了回答——

“我就是藍星人。”

……………

“你問我,藍星人是不是這麼想?我替我們特戰隊曾經死在飛艦攻擊、還有艾米法爾肚子中的十七名戰友,來告訴你答案!”

“政客對未來妥協,我們普通人的未來,卻只有用命來掙!”

“我不管什麼未來和以後,我只要血債血償!”

“而你,就是唯一一個能夠有手段徹底殺了他們的人!”

……………

艾米法爾能吃,也能儲藏能量,就算藍星人有本事用含有希瑪合金的武器來控制住他們,可對方的身軀如此龐大又擁有高防禦,難不成他們要世世代代只守着那小小的牢房,無奈又絕望的等待他們在一千年、一萬年後慢慢餓死嗎?

不!

絕不!

那麼多條人命,她的摯愛,她的戰友……

шшш✿ тt kān✿ C〇

蜷縮在周霜霜心底的那個人忍不住閉上眼睛——她和陳少澤約好了的,那次戰場,他們要是都能活下來,就跟大哥/隊長陳衛庚坦白。

她太想讓大家活下來了,實在太想太想了……

然後,身體就被另一個人掌控了。

可是……陳少澤還是死了。

死在聚線炮下,連屍體都被射線熔成一小團焦炭……

周霜霜知道她的大概過往,可這些事,她卻無法得知。

也因此,從來沒有真正殺過活人的她,纔會對同樣具有智慧的艾米法爾人心有遲疑。

她未必是不明白。

她只是有些猶豫,不能對這個世界……感同身受罷了。

快穿之反派總是不聽話 ……………………

聽罷心底這位原本“周霜霜”的回答,周霜霜咬咬牙!

她站在第二艘飛艦面前,好半響才終於鬆口——“我答應你!”

她既然能夠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借用開元通寶的力量直接抽走末世地裏的能量,那麼,對於那麼相像的艾米法爾人,她想要將他們儲存的能量全部抽乾,就一定也可以的!

她是沒殺過活人,也沒殺過任何智慧生物,她出生在最好的年代,享受着最好的教育……但是……

但是藍星的痛苦,也是真實的。

……………………

飛艦的艙門打開了。

琴海星在她接近時,可以在短時間內控制整個飛船的程序,但是,因爲程序切換的原因,這個時間非常短暫。

也僅限於開開門之類的了。

不過,對於周霜霜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不然飛艦的艙門,哪怕她身懷巨力,也是需要耗費諸多精力的。

但飛艦上的艾米法爾人,可不像金精大公阿利卡多一樣,對飛艦什麼都不管……

………………

艙門打開,一張扁平的半透明凝膠狀軀體便迅速的向她撲來!

艾米法爾人可以將身體碾壓得平平展展一大塊,此刻將周霜霜牢牢包裹其中,綽綽有餘。但周霜霜既然已經下定決心,此刻便不閃不避,直接被艾米法爾人傾身覆蓋。

四周一片黑暗。

艾米法爾人的軀體,真是奇特啊。

一瞬間的黑暗後,當週霜霜重新睜開眼睛時,已經能透過他半透明的軀體,再次看到艙門內的世界。

在消化液未曾涌出的時候,她的視線,確確實實是沒有阻礙的。

周霜霜研究過艾米法爾人的身體,他們身體本身並沒有排泄腔,吃任何東西,哪怕連殘渣,也用來同化自己的身軀了,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唯獨土壤,被他們吃進肚子後,因爲某些能量實在不能在身體融合,所以還要重新吐出來,變成黃色的結晶體。

這麼強大的吞噬與同化能力,包括公民等級升級後的僞裝能力……又是怎麼形成的呢?

畢竟,一個成熟的社會體系,就像當初的明耀帝國,任何新物種的出現,都是有跡可循的。

那麼突然間被發現的艾米法爾人,又究竟是怎麼出現的呢?

……………………

在消化液從腳底慢慢開始蔓延時,周霜霜努力在艾米法爾人的肚腹內伸展軀體。

她攤開手掌,掌心裏那黃橙橙的銅錢,一閃一爍,彷彿呼吸一般。

下一刻,連帶着這枚銅錢,周霜霜一把將右手掌心按在了艾米法爾人的身體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