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吹蠟燭后,眾人又起鬨讓高鋒許願。

江山和思思他們趁著高鋒閉眼許願的功夫,一人拿起一塊蛋糕朝著高鋒臉扔了過去。

人影一晃,高鋒已經從原地消失。蛋糕扔在後面兩個人臉上。

思思不滿的道:「喂喂,不帶躲的啊。」江山也對葉傾城和唐真抱怨道:「不是說好了拽住他的么?」

葉傾城無辜的道:「拽著呢,他太滑溜了……」

江山還想在說,一塊奶油蛋糕已經摔在他臉上,頓時把他的話堵了回去。眾人都是哈哈大笑。

高鋒一動手,場面就混亂起來,大家抓起蛋糕亂扔起來。

嘻嘻哈哈的笑聲,在夜色中傳出很遠。

影月湖畔的觀雲閣上,北晴雪正趴在窗口上,探出上半身仰頭看著夜空上的一排大字。

觀雲閣是仿古式建築,內里的裝飾陳設也都古色古香,是光明學院用來招待賓客的高級客房。

北晴雪是北冥星武院交流生,因為是代表北冥星武院的交流,招待等級很高,才能住到觀雲閣內。

以北晴雪敏銳的六感,能隱隱聽到湖心島上的歡呼聲。她好奇的問道:「衣人,這是誰過生日啊,好熱鬧的場面。」

薛衣人早看到夜空上高懸的那一行大字,聞言微微撇嘴道:「還能是誰,就是昨天下午你遇到那個色狼唄。」

「高鋒?」北晴雪轉過身好奇的道:「他今天過生日啊?好像是在開宴會一樣熱鬧。他有很多小弟么?」


「豈止是很多,簡直是很多。」說起這個,薛衣人更是滿臉的怨念,「叫什麼天狼盟,根本就是黑社會團體。堂堂光明學院,竟然讓一群黑社會團體稱王稱霸都成笑話了……」

「天狼盟?」和薛衣人的反應不同,北晴雪表現出了更濃厚的興趣。她抱攏雙臂,渾圓堅挺的胸部在她擠壓下似乎要破衣而出。「聽上去很威風啊」

薛衣人雖是女人,也忍不住把目光落在北晴雪的胸口上,「你胸這麼大,難道不影響戰鬥么?」薛衣人有幾分嫉妒幾分調笑的問道。

「我這是自然生長,兼顧身體線條的平衡流暢和女人形體之美。你懂什麼」北晴雪得意洋洋的解釋了一句,又道:「別打岔,說說高鋒和天狼盟,我對他們的很有興趣。」

薛衣人知道北晴雪的性子,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無奈的嘆氣道:「高鋒,這個人要說能力絕對是有的。天賦也是強的無話可說。但這個人骨子太傲了。他看似平和是態度里,總能讓我感覺到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反正,我是怎麼看都不順眼。他手下還有一幫兄弟。都是他聖學院帶過來的同學。他們好像一起經歷了什麼危險,彼此感情很深厚,又個個天賦不凡。兩年下來,已經成了學院最強的組織。可以說橫行學院,無人敢惹。」

雖然盡量的客觀冷靜,但薛衣人對高鋒和天狼盟的不滿還是溢於言表。作為學院中的強者,眼看著新生力量不可阻止的崛起,薛衣人的心思還是很複雜的。


天狼盟這麼強,其根本原因還在於高鋒太妖孽了。其他人雖都天賦不凡,卻終歸都在人能接受的正常範圍內。


北晴雪明眸閃動著興奮的光芒,「聽上去更有趣了。衣人,你說我和高鋒比武,能有幾成勝算?」

勇於挑戰,這也是北晴雪能夠不斷前進的動力。

「你是認真的么?」薛衣人認真的想了一會道:「如果用和我交手時的高鋒來衡量,你有三四成勝算。」


北晴雪苦著臉的道:「不會吧?那都是一年多前的事了。現在動手我豈不是沒有任何勝算?」

薛衣人正色道:「我雖然不喜歡高鋒,卻絕不會輕視他。老師也和我說過,他的新光甲好像是古光甲,非常強大。現在的高鋒,絕不是青銅光甲師能挑戰的。」

北晴雪明眸一轉,「那我和他比真劍吧。這方面我可有著極大優勢。」

北冥星是華夏古武的傳承地。現代的光甲秘法,大半都是把古武和光甲結合起來。北冥星武道昌盛,一向號稱銀河最強。

作為北冥武院的強者,北晴雪的真劍戰鬥非常強。同階戰鬥中,北晴雪從沒輸過。

薛衣人也知道是北晴雪的傲人戰績,卻不由的苦笑起來,「你知道么、當初高鋒在學院可是有個稱號:真劍不敗。他在這方面也是強悍的可怕。據我所知,他修鍊的是強化肉身的秘法。真劍對決,你也沒多少勝算……」

為了照顧北晴雪的情緒,薛衣人沒有說實話。她不認為北晴雪對上高鋒有任何勝算。

北晴雪卻躍躍欲試,「你也別太小看我了。我的真武劍訣可是非常厲害的。最近我更是領悟了龜蛇雙相的兩儀劍意。」

「你領悟劍意了?」薛衣人驚喜中又有幾分懷疑,臉上的表情十分奇異。要進入白銀等階,就要領悟本源之力。劍意,就是武者觸摸本源之力的途徑。領悟劍意,意味著北晴雪已經找到通往白銀的道路。

「當然。」北晴雪自豪的道。要不是領悟劍意,她也不會想著去和高鋒挑戰。

「羨慕、嫉妒、恨」薛衣人的神念已經達到青銅巔峰層次,只是始終無法領悟自己的道,就卡在青銅巔峰無法更進一步。比她小兩歲的北晴雪,卻先領悟劍意,她當然忍不住羨慕。

雖說如此,薛衣人還是不看好北晴雪,想了下道:「領悟了劍意,至少有一戰的資格了。」

北晴雪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你還是真被高鋒給打怕了」

薛衣人忍不住臉一紅,啐了一口道:「誰怕他啊,我只是客觀公正的評價他。不管他的人品如何,他的強大無可懷疑。我也是怕你受到打擊。當初我和溫重被他一招擊敗,重傷不說,只是心靈上的挫敗感,就讓我難受了一年。」

「看,還說不怕,都被嚇出心靈陰影了。沒事,妹妹幫你報仇。」北晴雪信心滿滿的道。

薛衣人苦笑。沒真正面對過高鋒,是難以體會那種痛苦的。想盡辦法用盡全力,也改變不了結局。這種打擊,很多人都承受不住的。

「就這麼定了。等我焚香沐浴,調整好狀態,就去找他挑戰。」

北晴雪一拍手,歡快的說道。

同一時間,丁烈也在看著夜空上那一行久久不散的大字。

「秦哥,這個老大就是高鋒吧?」

坐在酒桌對面秦豐擺弄著酒杯,似笑非笑的道:「是啊,就是他。」秦豐有點好奇的道:「怎麼,聽口氣你似乎對有意見啊」

秦豐是北冥武院出身,算是丁烈父親的弟子。丁烈和他關係也很親近,就把他和高鋒的衝突說了出來。「高鋒居然打我女朋友的主意,可恨。」

「高鋒有女朋友啊,他也不是那樣的人。」秦豐是學院光甲戰隊的教練,在三國學院交流的時候,和高鋒接觸過。秦豐對高鋒的印象還是非常好的。

丁烈有些氣憤的道:「他親口說對晴雪很有興趣,還有假了?」

秦豐雖然不太相信高鋒會這樣,可丁烈是他小師弟,也不好太過偏袒高鋒。「師弟,你別激動。在學院里,沒人能亂來的。高鋒的老師路遠,更是出名的嚴格。你放心。」

丁烈不甘心的道:「秦哥,我想挑戰他,你覺得怎麼樣?」

「呃……」秦豐腦海中不由的閃過奧古斯都失敗者的面容,突然不知該說什麼了。

〖 閃耀夜空的一行大字,一直維持了四個小時,直到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才消散。

能做到這一點,主要是江山等幾個人合力的用念力加持,凝化源力。

在湖心島慶祝過後,眾人免不了跑到酒店,狂喝了一場。各個都喝得酩酊大醉,不少人都喝的昏過去了。

葉傾城拿過來的紫荊金葉酒,是罪魁禍首。這種用各種珍貴藥材釀製出的烈酒,專為光甲師釀造。就算是白銀光甲師,都能喝醉的。

天狼盟一群人不知道厲害,又是高鋒的生日,喝的太開心就沒有節制了,結果一群人在包廂內就喝的東倒西歪。

等到算賬的時候,只有屠長河、江山、唐真三個還保持一定的清醒。

高鋒結賬后,又多付錢把包間租下來給眾人休息。這麼多人也沒辦法把他們送回去,就讓他們在這裡睡一覺。

「長河、江山,你們兩個就在這看著點他們。別出什麼事。」高鋒交代道

江山暈乎乎的擺手道:「回去吧,我們這看著,沒事的。」

屠長河最清醒,雖然臉上有幾分酒意,卻坐的筆直。「有我呢,放吧。

高鋒點點頭,在學院裡面,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好,那我帶著她們走了

思思力量最低,又喜歡拼酒。兩杯下去,已經人事不知。蜷縮在高鋒懷裡,就像一隻小貓似的。

唐真扶著醉眼朦朧的葉傾城,跟在高鋒後面。唐真喝的不多,但這酒後勁非常足。走起路來,也是腳底發軟。

高鋒無奈,只能伸出一隻手扶著葉傾城。唐真沒了負擔,走的雖然有點發飄,跟著高鋒卻沒問題。

出了酒店大門,也沒碰到自動班車。高鋒就這麼帶著三個女孩,沿著大道慢慢的走回去。

已經快凌晨兩點了,道路不見一個人影,只有路燈孤獨的放著光。

冷風一吹,葉傾城也清醒了一點。稍微睜開眼睛就看到高鋒在旁邊,忍不住吃吃的笑起來,「抓緊我啊……」

頓了下,又看到高鋒懷中睡的正香的思思。忍不住道:「我也要抱抱。」

高鋒有點尷尬,雖然大家都是那麼熟的好朋友了。但自從高鋒對思思公開示愛后,葉傾城就和他保持起距離,再沒以前那麼親近。

「她讓你抱呢呵……」唐真也在旁邊一臉好笑的看著。喝醉酒的狀態,讓一向安靜的唐真也多了幾分調皮。

葉傾城不等高鋒的回答,就低著腦袋往高鋒懷裡鑽。一面還伸手推著思思,「思思、快,給我讓個地方。」

因為高鋒的關係,葉傾城和思思的交情不算多好。但在高鋒失蹤那段時間,思思和葉傾城、唐真她們三個,就經常坐在一起研究高鋒的下落。

連人都沒了,再吃醋就太可笑了。葉傾城大方靈黠,思思直爽開朗,性子都很適合做朋友。沒了隔膜,兩個人的交情也迅速深厚起來。

高鋒回來后,雖然對葉傾城他們有點影響。但高鋒直接表明選擇,並沒有曖昧猶豫。思思心底到是有些同情失敗的葉傾城,葉傾城也不想做個令人厭惡的失敗者。這反倒讓兩個女人保持了友誼。

喝醉狀態下葉傾城,原本心中的一些顧忌就變得不再重要。一些心思,也懶得再掩飾。

思思是徹底醉了,被葉傾城推了兩把,只是有些不舒服的哼哼一聲,就不再理會。

高鋒暗自嘆氣,挪出塊地方,把葉傾城也抱起來。他手上發力均勻,單手托著兩個女孩的身體,卻抱的穩穩噹噹。

葉傾城達成願望,更是開心摟著高鋒脖子嘻嘻笑。「高鋒,我好看么?」

「好看。」高鋒知道葉傾城喝多了,這會只能哄著她。

「你的眼神也沒問題啊呵呵……」葉傾城趴在高鋒耳邊,呼呼的吹著熱

高鋒道:「別說話,好好休息。」

「今天你過生日,我把自己送你當生日禮物了。好不好?」葉傾城明眸中露出一絲媚意,咬著高鋒耳朵輕笑道。

高鋒心中不由一盪,差點就說好。用最大意志力控制自己,低聲道:「你醉了。」

葉傾城玉容一黯,伏在高鋒肩膀上道:「真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高鋒還想說話,卻覺得肩膀一濕。後面的話登時說不出來了。

唐真本來還在偷笑,看到是葉傾城明眸中淚珠無聲的連串掉落,也覺得心情鬱郁。說不出的酸楚。

等到了房間門口,唐真突然恨恨的踢了高鋒一腳,「都是你害的。」說完轉身就進了房間,房門砰的被摔上。

「呃……」

高鋒還想把葉傾城放在唐真房間,沒想得喝多了的唐真心情也不太好。

無奈之下,只能把思思和葉傾城都抱進自己房間。

高鋒的床很大,把思思和葉傾城並排放好,剩下的空間足夠高鋒睡上去。

幫思思脫了鞋和外衣后,高鋒猶豫了下,還是幫葉傾城也脫鞋和外面大衣

蕾絲的白襯衫,筆直貼身的黑色長褲,**的玉足柔嫩嬌美。柔滑長發披散著,玉容上帶著一絲酒後的醇紅,眉頭微蹙,眼角還帶著一點晶瑩淚花。

喝多了又笑又哭的,情緒起伏變化也消耗了葉傾城的精力,這會已經完全睡著了。

葉傾城周身上下無一不美。現在柔弱的樣子,更是讓人忍不住呵護愛憐她。高鋒要說不喜歡葉傾城,那是假話。但思思在他心中地位更重要。高鋒又看了眼旁邊的思思,同樣也小臉紅撲撲的,特別可愛。

兩個美女在床上做海棠春睡,高鋒站在床前忍不住想起了著名的禽獸韋爵爺,面對這種局面毫不客氣。

「唉,只能是禽獸不如了……」

高鋒有點惋惜的給兩人蓋上被,走出了房間。說實話,他也有點醉意。今天要只是一個女孩,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了。

出了房間,高鋒就在客廳里把每天必行的功課做完,這才躺在沙發上休息

第二天一早,先醒過來的思思就和葉傾城玩鬧了起來。歡快的笑聲,也驚醒了高鋒。

思思動手做了早餐,葉傾城似乎想起昨天晚上的荒唐,對著高鋒顯得有些羞怯。

吃了早餐,思思和葉傾城就跑去唐真那裡。高鋒的心也終於放下了。

聯繫了范東流,讓他先過來。先把他身上的傷治好才是正事。

沒想到天狼盟一群人都跟著過來了。這次他們都拿著大包小包的,沒人空手。

「老大,你的生日禮物。」江山第一個衝進門,獻寶似的把大禮盒杵到高鋒臉上。

「什麼啊?」高鋒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思思送的劍,現在還在牆上掛著呢,那也是唯一的生日禮物。對於兄弟們的生日禮物,他不免有點期待。

「我們那最出名的百味大肉包,用一百種肉料絞餡,搭配特殊的調料,哇,極品美味。絕對真空包裝,原汁原味。」

范東流不屑的道:「真是吃貨,就知道吃。大老遠的你拿點好東西行不。」范東流說著得意的道:「我這是請著名大師石濤給老大量身設計裁製的禮服

「那算什麼,我的古代唐刀有六千年歷史了……」

「切,你騙鬼呢,就是仿品而已。我這個才紫竹花才珍貴呢」

其他人也紛紛把禮品拿出來獻寶。從食物到各種用具,五花八門,大都是各地的特產,都不是便宜貨。

高鋒現在不缺錢,但這些禮物主要代表著眾人心意。

一番熱鬧后,高鋒道:「還有一個月要開學了。大家抓緊時間登陸永恆神國的遊戲,盡量熟悉遊戲,多升級。」

屠長河不解的道:「老大,我們為什麼玩這個?」

人太多了,高鋒不想多解釋。「我聽到的秘密消息,裡面有好處。你們只管玩就行了,十天後咱們就行動。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眾人對高鋒都十分信任,聽他這麼說,再無二話。

「老大,你找我什麼事?」等眾人走後,被高鋒單獨留下的范東流不解的問道。

「你的傷怎麼樣了?」高鋒一面問著,一面伸手檢查范東流的情況。

「好多了,現在已經有六級光甲師水平。只是穴竅堵塞,無法運轉源力。精神核心也難以汲取源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