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君上邪還查不查這些事情了?

像這種事情,都得要像做賊一樣,偷著來。

才不會被人發現,而君上邪就是想要這麼來,而且還在殺大長老一個措手不及,到時看看大長老還能夠囂張得了多久。

他別的不想,只希望小刀可以找到更多對大長老不利的證據,這麼一來君上邪就可以更加的拿他試刀了。

看看這刀是否夠利,只要夠利,接下來那些花名冊里的人,也差不多該要一個個的拿出來試試了。

要不,只殺這一個,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他得要來一次的大換水,才能保護接下來他們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頭,稍稍的收手一點兒。

不會再這麼囂張的做這些事情。

「怎麼?看你一直在想事情,可有什麼煩心的事?」於倚山才進書房,便見君上邪一直都在想事情,眉心時而皺起,時而鬆開。

臉上也是時而笑意,時而憂愁,還真不清楚他到底在心煩些什麼事情?

神情這麼千變萬化。

君上邪回過神,見於倚山進來,趕緊把桌上的東西收入了暗格里。

於倚山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笑道:「在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這麼怕我看到?」

於倚山來到一邊做下,打趣著。

「沒事,只是一些較為機密的文件罷了!」

君上邪怎麼走神走得這麼厲害,居然都沒有發現於倚山進來。

還好進來的是於倚山,而不是別人,他對於倚山還是可以放心點兒,但對於別人的話,他真沒有這麼放心。

「是遇到什麼頭疼的事情了?」於倚山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有,只是在想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罷了,大哥怎麼突然來了?」

君上邪立馬便轉移開了話題,他覺得這件事情現在還沒有必要讓任何人知道,就算是於倚山也不能讓他知道。

萬一不小心被透露出去,大長老有了防備之心,那小刀想要拿到更多的證劇,也就變得越發的難了。

此時還是小心一點兒比較好,至於還不能讓人發現,他在查大長老的事情。

「本想來找你喝兩杯的,看你這麼頭疼冥界的事情,我想也便算了。」於倚山早早的便準備好了酒,本想打發個下人過來叫一聲的。

但最終還是覺得,找個下人來叫,還不如自己來叫,也便自己跑了過來。

「這種小事,差個下人來就好了,大哥何必親近跑這一趟!」君上邪起身,這種事情隨便打發個下人來便成了。

倒是讓於倚山親自跑了這麼一趟。

「我不是擔心下人乘著跑來找你的時候,跑去偷懶了嗎?反正我在那兒等你也是等,還不如自己來。」

言罷,兄弟二人便一起往外走去。

走至門口的時候,於倚山回過頭,看了一眼君上邪的書案。

隨後轉身,跟著君上邪有說有笑的走出了書房,兄弟二人好似有著說不完的話,特別是到了酒桌上的時候,這話就更加就不完了。

倆人一邊聊著兒時的事情,一邊說著長大之後遇到的一些事情。

於倚山聊著自己跟妻子的那些事,君上邪也聊起了跟關久久從相遇到相愛所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二人的腳邊倒著很多的酒瓶,也不知他們二人都喝了多少,但卻可以看出他們二人臉上的醉意。

一看,就是喝了不少的酒,眼看著二人都要醉了,君上邪這才道:「不行了,再喝就喝跑偏了!」

他也不記得自己喝了多少,只知自己已經快醉了,要是再喝下去,還真擔心自己會一醉不醒,到時關久久估計得把他從房裡趕出來。


「我,我也有點兒不行了!」於倚山雙頰駝紅,真不曉得喝了多少的灑,只覺得好久都沒有這麼盡興的喝過酒了。

平時跟別人喝的時候,都沒有跟君上邪喝時這麼有感覺。

君上邪的酒品很好,酒量也很好。

但再好的酒量,終有一醉。

看著君上邪醉成這樣,於倚山也覺得沒必要再逼著他喝,這來敬來敬去的,難保到時二人都會跟著一起醉。

他可還有一些事情要做,自然不能讓自己也跟著醉了,若是醉了,到時還怎麼辦事呢?

「不喝了,本王回未央宮去了!」

言罷,君上邪已經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出了亭子。

「你們倆,送王回去!」於倚山見君上邪搖搖晃晃的,還不忘記指派了兩個下人跟著一起去。

要是讓他自己回去,還真是擔心他走到哪兒去都不知道。

「是!」兩個下人趕緊上前,自是不敢去扶君上邪,只是在一邊虛扶著,以免君上邪到時不小心踩到什麼而跌倒,他們至少還可以手快的把君上邪給救下來。

「沒事,本王可以自己回去!」君上邪揮了揮手,走起路來就跟畫地圖般。

看他路都走成這樣了,看來是真的醉了,於倚山暗暗的鬆了口氣,想到自己也跟著喝了那麼多,此時頭還真有點兒暈。

看來,還是回去喝點兒的解酒茶比較好。

於倚山看著滿地的酒瓶,讓他們收拾,自己也便轉身回了房。


君上邪搖搖晃晃的走了一兒,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又轉了方向。

「王,未央宮在這邊。」下人一見君上邪轉了方向,趕緊的上前要去扶君上邪。

「走開,你們回去,本王要去沐浴。」君上邪瞥了他們一眼,不再理會他們。

兩個下人也只好遠遠的跟著,怕自己跟得太近,會讓君上邪看著心煩。

君上邪在後宮裡繞來繞去,轉來轉去的。

兩個下人也跟著有點兒的迷路,他們本就不是冥宮裡的人,對冥宮更是不了解,此時見君上邪走路都走起這個樣子,也確君上邪是真的醉了。

君上邪過了一個轉身,身形一閃,便閃過了暗處。

兩個下人趕緊的跟上,可在轉彎的時候,卻不見君上邪的身影。

「奇怪,王呢?」剛剛明明還在這兒的?

怎麼一轉身,就不見人了?

他還能中到哪兒去呢?

「不知道,四處找找吧!」矮一點兒的下人有點兒擔心,若君上邪在這兒出了事,到時他們怎麼跟於倚山交待,而且於倚山已經交待過他們,一定要把君上邪送到未央宮。

不要看到君上邪從裡面出來,那就可以了。

可此時卻不見君上邪的身影,他們回去也沒有辦法跟主主子交待,接下來這可怎麼辦啊?

「接下來我們可怎麼辦啊?」高小廝有些擔擾的說道。

「你問我,我問誰啊!」他要是知道的話,也就會跟著頭疼了。

「我們再找找吧!」

現在還能怎麼辦?

都不知道君上邪跑到了哪兒去,就連一點兒的聲響都沒有,這真是讓人擔心。

而且沒能安全把君上邪送到未央宮,到時君上邪有個什麼意外,那麼他們要怎麼跟於倚山交待?

這才是下人最擔心的,他們聽從於倚山的,把人送回未央宮,可到半路卻不見君上邪,他們倆個人跟著一個喝醉的人,還能夠跟丟了。

這要是傳到於倚山的耳朵里,於倚山還不得把他們給殺了嗎?

二人只好再四處的找了起來,只盼可以找到君上邪…… 衆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結果。整個聯盟技術最精湛堪稱單挑無敵的科比,就這樣敗給了NBA賽場還沒有上過的東方人李強?

現在的李強, 離婚,我願意! !且不說降龍神功的逆天加成,光是這一年來高強度對抗賽的經驗,和李強本身身體素質在養腑功一年的滋養下的改頭換面,就已經堪稱恐怖。如果剛纔李強對位的是詹姆斯,李強也完全有自信可以將他這樣的爆掉。

不過李強也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能打敗科比,完全要靠那威力恐怖的降龍神功。一年的修煉下來,降龍功使用的時候幾乎可以一下子增加自己50%的身體素質了!

戀清 %。自己每次突破幾乎都要直接硬吃科比。10分鐘下來,自己的體力就已經耗得七七八八了。

相反,科比每次的得分,無論是優雅的後仰跳投還是華麗的假動作,都能非常輕鬆的得分。如果沒有降龍功,自己的絕對實力還是和科比、詹姆斯有很大差距的。

不過,這就是現在的李強,在短時間內,我是NBA中無敵無解的存在!

關於李強的定位,也實在是一個很令人頭疼的問題。湖人隊原來的陣容已經足夠的強大,每個位置上都有足夠優秀的人。而最佳第六人賈米森則在板凳席上目光不善的對自己虎視眈眈。不過不讓李強上場?你腦子秀逗了吧。坐在你面前的這個黃種人,可是能夠單挑幹掉科比、詹姆斯、霍華德的存在,聯盟個人能力最強的人沒有機會上場?相信還有一些腦子的人都會知道怎麼做。

思慮再三,和湖人隊隊員們以及李強經過多次討論之後,主教練菲爾-傑克遜還是決定按照李強以往的慣例把他放在最佳第六人的位置上作爲一支奇兵,而慈世平和賈米森則輪流作爲首發。如果對手方有實力恐怖的頂級球員上場,就派防守更強的慈世平把他防住,否則就讓進攻更強的賈米森上場。如果李強上場,一般就把他放在小前鋒的位置上,當然如果有主力因傷缺席或者上場休息,李強這個搖擺人還是可以到處客串的。

不久,主教練菲爾-傑克遜宣佈給所有球員放一個長長的暑假。所有的球員都回家或度假去了,除了李強。因爲他覺得,自己畢竟剛剛來到NBA,還有很多的東西要去適應。爲了接下來一個賽季的一鳴驚人,他要學的還很多,他要提高的還有很多。

不過李強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的養腑功,也就是煉腑訣初階的修煉,快要大功告成了。

易筋經六篇不愧是難度層層遞進,幾乎每一篇都要花前一篇幾倍的時間才能修煉完。煉筋訣初階,李強只用了一個月;煉骨訣初階,李強用了三個月;而煉腑訣初階,李強則是整整用了一年的時間!從去年暑假中旬,一直到現在。

接下來的中階修煉,李強更是覺得離修煉完畢遙遙無期。煉筋訣中階,李強用了五個月;煉骨訣中階,李強用了整整十五個月;煉腑訣中階,李強估摸着至少要三四年時間!

但是李強絲毫不擔心,自己年紀還小,而且這三四年時間,正是磨練自己球技的最佳時間。等到自己磨練成熟,到了21歲之後就將迎來自己職業生涯的巔峯期!由於非常小的年齡就進入了NBA比賽,李強預計在易筋經免除傷病困擾的幫助下,自己可以擁有22~32歲之間整整10年的職業生涯巔峯期!

從來沒有一個球員,可以主宰整個NBA十年!而自己統治下的恐怖時代,將註定使得自己,成爲NBA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最偉大球員!

順帶的,李強其他的一些目標,也變得和“10”有關:

10個常規賽MVP,10個季後賽MVP,10個總冠軍,10個。。。。這就是一個真正的強者,所擁有的無上霸氣!而其他的一些什麼單場得分最高,年齡最小的拿到30+ 10+ 10+大三雙,什麼總得分歷史排名多少,等等等等,則對於李強來說沒有什麼挑戰性了。李強相信,只要自己能夠有10年的統治期,自己則將很自然的打破一個有一個歷史記錄。而如果有過這麼一個恐怖的時期,他的影響力將會達到恐怖的程度。至於打破了多少紀錄這樣的事,反而成了浮雲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李強相信,這個偉大的目標,自己總有一天能夠達到的。 兩個星期過去,李強的養腑功終於修煉完畢。李強也可以開始煉腑訣中階的修煉了。李強沒有迫不及待,反而首先心沉佛境,平心靜氣之後,再緩緩打開了腦海中的那本上古易筋經。

李強發現,煉腑訣中階修煉的乃是對於五臟六腑每一個器官的特定強化。 “髒”即爲實心器官,五臟指的是心臟、肝臟、脾臟、肺臟和腎臟。“腑”即爲空心的器官,六腑指的是膽、胃、大腸、小腸、膀胱和三焦。

因此,煉腑訣中階又被稱爲“改髒換腑訣”。

對於五臟六腑的每一個器官,煉腑訣中階都有着不同的強化方式。但大體上都繞不開“血”、“氣”二字。血藏於內,而氣顯於外。故對於血採用的是從骨髓入手的內修法,而對於氣則採用的是增強鍛鍊的外修法。因此,要修煉煉腑訣中階,必須首先要有足夠強大的血氣供應。通過筋肉和骨髓的修煉,李強已經滿足了這一點。

煉腑訣中階的修煉,還需要臟腑有一定的基礎,否則如果五臟六腑有些不通透、還有很多小血栓,洶涌而來的血氣可能就把臟腑給擠破了。因此,李強先前養腑功的整整一年滋養,就是讓臟腑都達到了一個可以開始修煉前的最佳狀態。

原來如此啊!李強想,這循序漸進,還真是非常的有道理!

李強接着看下去。有了強大的血氣和臟腑的基礎,接下來就是對於血氣的引導法了。

五臟六腑每一個的修煉方法都不同,但大致可以分爲兩類:對於髒這一類實心器官,主要採用的是內養法,通過將血氣人爲的按照一定方式強行注入五臟之後,由於內外血氣壓力差慢慢的向外滲透,來滋養提高五臟的功能。

而對於腑這一類空心的器官,則主要採取的是外固法,通過將血氣在六腑的內膜和外膜兩個方面的運行,來達到提高六腑強度和功能的效果。

這裏的血氣人爲控制和運行,看似神來之筆,卻是需要非常小心的。尤其是五臟,每一個都有着非常微妙的結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導致血管爆裂,給臟器帶來巨大的損傷。而六腑雖然容易一些,但也要當心內外膜之間的壓力差不能太大。

更何況,血氣的混合運行控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血行於脈,而氣存於外。血管中的血液,不讓他流出來。而五臟六腑中無處不在的氣,則要控制除了在肺臟之外不能輕易進入血液。而且,往往需要同時控制血和氣,纔能有更好的滋養效果。

因此,安全起見,改髒換腑功的修煉,往往從單獨控制血或者氣,對六腑中的一個首先開始修煉。然後,慢慢擴大修煉範圍。而且,修煉過程中決不可有旁人的打擾。

不過改髒換腑訣,其效果也是非常驚人的。通過控制血氣,可以改變髒腑上和內部的血脈紋路,從而提高其機能;可以充分滋養臟腑深處缺乏血脈滋養的核心部位,提高其實力。。。。。改髒換腑訣修煉完畢之後,一個人的身體機能可以得到天翻地覆的提高!不過這樣巨大的改變,要好幾年的功夫!

決定一個人精神氣,也就是看上去精神面貌的三大要素,就是精、氣和神!

氣是一個人能夠輕易感覺到的。而精,就是五臟六腑在體內運行的一種產物!是身體內的精華!到了易筋經的下篇,所要做的就是把改髒換腑訣修煉完畢後強悍的五臟六腑中的“精”化爲真。


在煉脈訣階段,真表現爲真氣。

在煉神訣階段,真表現爲真靈,也就是神!神由靈魂主宰,而依附於大腦。

精、氣、神,這三者就是這麼聯繫在一起的!

李強似懂非懂的看了好多,隱隱覺得人體還真是一個博大精深的世界。不管這麼多,開始修煉吧!

李強決定首先從三焦開始修煉。所謂三焦,乃是上焦、中焦和下焦的統稱。用現代醫學的話來講,就是上胸腔、下胸腔和腹腔。所有的五臟六腑,都在三焦之內。而三焦修煉的對象,就是這三個空腔。修煉的重點在於增強三焦之間的兩個橫膈膜的功能,打通三焦,從而增進五臟六腑之間的聯繫。

三焦的生理構造最爲簡單,卻有着五臟六腑之容器的重要性。因此,李強決定首先從三焦開始。先行血,後行氣,然後內血外氣雙管齊下,對三焦進行修煉。


李強心神沉入佛境,然後緩緩控制三焦的血液運行。這一點,他早已熟極而流。接下來就是他沒做過的事情了,控制血液,在三焦外膜和內膜的一些特定的點彙集,準備改造血脈!

一個小時過去,李強感到自己三焦上的血脈,也只改變了真正一丁點兒。

“哎!這個改髒換腑訣,還真是困難啊!” 君上邪站在暗處,一直等著他們離開。

看著他們二人轉身去別處找的時候,君上邪這才從黑暗中走了出去。

隨後閃身進入了夜色之中……

當兩個下人找到君上邪的時候,君上邪從身上下濕噠噠的,也不曉得到底是掉到水裡去了,還是出了什麼事情。

只是把高矮小廝給嚇得不輕。

冥王今晚若是著涼了,到時他們要怎麼跟於倚山交待啊。

「王,您這是?」看著君上邪依然有些紅的臉頰,他們真的不曉得該要說些什麼?

只是覺得,君上邪現在這個樣子,還真是有點兒,讓人有些接受不了。

說他狼狽的話,其實他又有點兒瀟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