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同生共死?!

聽到這兒陳牧的眼神再次銳利了起來,一瞬間差點嚇的雪拉比又打算掉眼淚。

好在這次陳牧沒再作什麼攻擊舉動。

因為他也發現了沒必要。

這倒霉丫頭雖然是堂堂傳說神獸,可平常卻幾乎弱的堪比一隻鯉魚王……

簡直丟人。

「被迫和我同生共死,以及失去自己的大部分力量,這就是你拖著我穿越所付出的代價吧?或者其實這不應該叫穿越,而是一場時間上的放逐?」

陳牧看著雪拉比,幽幽的說道。

那一瞬間,雪拉比剛懸浮起來的身體不自覺的僵硬了一下。

於是陳牧知道自己又猜對了。

說到底無論現在雪拉比看起來多麼無害、多麼單純,都改變不了曾經兩百年前她曾與陳牧立場敵對的事實。

那時候自己恐怕是神獸們的眼中釘吧?

當初身為一線天王,主持整個聯盟南線的邊境擴張,陳牧和東煌周邊大半的神獸都交過手,那時彼此間的關係可一點兒稱不上融洽呢。

水君是被他驅趕進山裡去的;

炎帝最早建在平原上的結晶塔是他推倒的;

火焰鳥是被他生生從大陸逼到遠海的海島上;

洛奇亞當年的故鄉包括了如今的月牙灣保護區以及在此之前的整個溟江入海口,那裡都曾是陳牧領軍打下來的。

只是他不解。

「為什麼呢?當時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而非得把我放逐到現在,做這種事你需要付出的代價也不小吧?」

根據當年人類學者的研究推測,雪拉比的能力正常應該僅限於觀測時空,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隨意穿越時空。

畢竟時間是多元宇宙間最偉大的法則之一,就算是活躍在大洋彼岸號稱時間之神的頂級神獸帝牙盧卡也從未展現過能將人隨意帶往幾百年後的能力。

雪拉比的能力按當時研究員的估算應當還弱於帝牙盧卡。

連帝牙盧卡都做不到的事,雪拉比想要辦到必然不會輕鬆。

所以陳牧想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談到正事,縱使是一腦袋小心思和賣萌騙食術的偽蘿莉神獸這下也不得不老實了下來,乖乖坐回沙灘上。

「其實當時是有神獸提議直接殺死你的,比如洛奇亞阿姨,她的老家就在這片海上,當初就是你帶人攻下了這裡,還把她沿岸的眷屬全都奪走了。」

陳牧沒有接話。

他不否認,也不需愧疚。

曾經的戰場上大家彼此立場敵對,不過都是在忠於自己的種族和聯盟罷了。

拿不下溟江入海口,東煌聯盟對整片南海的開拓都無從談起。

他並不後悔投身那場戰爭,縱使是與神獸為敵。

隨後雪拉比接著道:「但你到底不是那些極端信奉人類至上的壞蛋,當初你打敗了水君和火焰鳥,但都放過了他們,所以也有神獸覺得無需徹底毀滅你,其實就包括本小姐我啦~」

雪拉比剛想邀功,就聽陳牧冷冷道:「繼續說,說重點。」

「哦……」

雪拉比委屈巴巴。

「所以最後由我出手觀測了一下未來,最終決定還是把你放逐好了。」

「你看到了什麼未來?」陳牧很好奇。

「額……就是現在這樣和平的未來。」

「所以呢?這和你決定放逐我有什麼關係?」

「我從未來中看到了兩個信息:一是我們最終能夠和人類達成和解,所以大可以不必殺你,二是,你其實也不是那麼壞的人,這樣的和平你是願意接受的。」 門被打開,禹念念狀若被驚醒,迷茫的看向盛傲霜,連忙起身下床朝她行了個禮,「見過小姐,」

盛傲霜急走幾步來到她面前,抓著她上下左右看了下:「念晴,你好點了嗎?」

禹念念照著原身那樣親昵的樣子,搖頭:「小姐,奴婢沒事,剛醒來正打算去伺候您呢。您是大小姐,不用親自來看奴婢的。」

此時盛傲霜才十歲,就隱隱有了以後的嬌俏樣,可想而知長成后的風姿是如何的俏麗。

而原身和她年歲相當,卻是一副白白凈凈的包子臉,活脫脫還沒長開的白湯圓樣。

盛傲霜見她如之前自己重生前那樣親昵,拉著她往床邊坐下。

「無妨,念晴啊,這次多虧你救我出來,否則我就是不死也要毀容了。」

禹念念心下瞭然,這是來試探昨日的不尋常大力之處,順著話后怕的猛拍胸膛。

「小姐說什麼呢,幸虧小姐沒事,奴婢保護小姐是理所應當的嘛!若是讓小姐出事,奴婢定是要以死謝罪的。」

盛傲霜拉住她拍胸膛的手拿出賣身契,眼中劃過一抹精光,有些傷心不舍的小聲道:

「念晴,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如今你我都沒了娘,以後這種事還有很多我也不想讓你和我待在這國公府里遭罪,這是你的賣身契,你要是想走,就走吧。」

身為小姐的大丫鬟自是一人一房,但隔壁還有相連的丫鬟屋子,剛剛要出門的兩個小丫鬟不知道有沒有走遠。

小聲些以防隔牆有耳。

禹念念沒有錯過那抹精光,看著手上的賣身契,用一種虐文女主被男主拋棄的不可置信且傷心欲絕的眼神望著她。

「小姐,您這是說什麼話!奴婢和您從小長大,不管以後多危險,也都是要陪著小姐的。」

這個賣身契現在不能拿,雖然她有前世修習的古武內力,可一人難敵四手。

盛傲霜如今正懷疑她,和石婉然也沒撕破臉,要是跑去和她說了什麼……

一旦接下賣身契出了這個門,她可能就死於非命了。

重生女主不會允許身邊有人比他們還要特別,一山不容二虎,若是不能為她所用定是要除掉的。

她一點也不想卷進男女主之間的事,只想離開賺點錢開家最擅長的點心鋪子體會下當老闆的米蟲生活。

盛傲霜眼底深處的懷疑散去幾分,輕柔的摟住她安慰的拍了拍背。

「好了,好了,念晴,你不願意就算了,那就一直待在我身邊吧。」

禹念念不好意思的離開她的懷抱,乖乖點頭。

盛傲霜好笑的給她擦拭掉眼淚,似不經意的說:

「念晴,昨晚我們被困在裡邊,多虧了你徒手砸玉枕的本事,我們才能安然無恙的出來,謝謝你。」

來了,重點來了!

禹念念左顧右盼了一下,湊到她的耳邊小聲道:

「小姐,奴婢天生力氣大,娘親說等小姐長大后和小姐說,或是小姐發現了就再說。

誰都不知道的話,要是誰想害小姐,我的大力氣就有能救下小姐。

娘親和夫人都說我是小姐的秘密武器呢!」

盛傲霜看著她一副以成為自己秘密武器很是自豪的樣子。

又想到前

盛 當奶錘和短斧的攻擊撞擊在光盾上面,發出巨大又沉悶的聲音后,高爾和克拉布還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兩人雙眼被白光照耀,大腦陷入眩暈狀態。

【盾反】:使用者召喚一道光盾,用來抵擋前方敵人的攻擊,當敵人的攻擊被成功格擋時,會根據攻擊傷害的數值翻倍返還給敵人,並照成2.5秒眩暈效果。冷卻20秒。

「衝鋒!」

不等哈利開口,羅恩看見哈利使用出盾反的第一時刻,便快速跑向馬爾福。因為馬爾福一直站在後方,與他的距離超過5米,這使得他無法第一時間使用出衝鋒,所以他在哈利行動的時候,就謀划好了他的行動路線。

「該死!急速箭!艹梅林的鬍子!」

看到高爾和克拉布兩人突然不動,馬爾福就察覺到這一定是哈利在搗鬼,但他的視野完全被兩人壯實的身材擋住,無法瞄準哈利,這種意外的出現,氣的他想要跺腳。

『兩個廢物!』

暗罵一聲高爾和克拉布不中用,馬爾福放下手中弓箭準備想一旁走幾步,換個視角使用技能攻擊哈利和羅恩,他的職業是弓箭手,不可能像兩個莽夫一樣衝過去。

可就在他剛邁開腿,雙眸的余光中注意到羅恩從高爾的側面出現,像個斯巴達戰神一樣向著他衝來。

這一刻,源於馬爾福家族特有的第六感告訴他危機馬上來臨,為了不讓自己被窮鬼韋斯萊擊敗,馬爾福轉過身子準備向後撤退。

可惜為時已晚,羅恩的衝鋒技能已經鎖定住他。

剛邁出兩步的馬爾福,突然感覺後腦勺一熱,然後整個世界開始天旋地轉,無數的擁有色彩繽紛翅膀的牙仙子在他眼睛周圍飛舞。

「哈利。我成功了!」

見自己成功來到馬爾福身邊並觸發了衝鋒的眩暈效果,羅恩高興地大叫一聲,同時手裏的木劍也沒閑着,瘋狂地劈砍著馬爾福的肩膀。

「嘲諷!」

當眩暈效果結束,羅恩再次使用技能,無縫銜接地再次控制住馬爾福。

被羅恩嘲諷住的馬爾福雙眼通紅,無名的怒火蒙蔽他的雙眼,他忘記了自己是一名弓箭手,開始用手裏的英格蘭短弓,毫無章法地攻擊著羅恩,但這些攻擊都被羅恩用手裏的木盾輕鬆抵擋。

在羅恩眼裏馬爾福這軟綿綿的攻擊,還沒有那些貓狸子的利爪強橫。

他一手舉盾,另一隻手裏的木劍一招橫劈、接一招豎砍,招招命中馬爾福的頭部、脖子和肩膀。當嘲諷時間快要結束時,羅恩開始陷入疑惑之中。

這都平a十多下了,即使沒有技能攻擊,但這平a的傷害也應該將馬爾福帶走了。

嘲諷時間一過,馬爾福瞬間大腦清醒過來,他瞅了一眼自己的狀態欄,看着自己生命條中只剩1點,護盾3點。

嚇得他直冒冷汗!

「該死的窮鬼韋斯萊。我要撕碎你!」

非常生氣的他怒視着羅恩,開口大罵道,但見羅恩再一次舉起手中的木劍。

馬爾福快速低下身子,躲避掉羅恩的攻擊,向著高爾和克拉布跑過去,尋找庇護。

「我凸(艹皿艹)」

馬爾福的逃跑,顯然讓羅恩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馬爾福是怎麼可以做到上一秒說想要殺死自己,下一秒就像皮皮鬼一樣逃跑。

沒時間去想那麼多,羅恩搖了搖頭,現在所有技能都陷入冷卻,他不能再向剛才一樣使用衝鋒去眩暈馬爾福。只能邁開雙腿大步流星的向著馬爾福追去。

逃跑中的馬爾福回想到自己居然差一點被韋斯萊擊敗,一陣陣絞痛從胃部傳出,差一點讓他當場吐了。忍住嘔吐的感覺,他開始慶幸自己在逃亡的路上將那枚偷來的格里肯蛇蛋吃掉,獲得蛋之守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