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同時能將兩名四劫後期武聖重傷,七長老和八長老都已經看出來小炎的實力不是表面的那麼簡單,那樣的攻擊肯定已經達到了五劫武聖,但是他們也沒有緊張,畢竟他們有兩名五劫武聖。

小炎能越階戰鬥,那是因為小炎是魔獸,他們不相信周雲峰一個丹藥師也有這樣的本事,只要將周雲峰收拾了,他們二人再聯手對付小炎,他們不相信小炎還能有活命的可能。

「周雲峰,本長老再給你一次機會,歸順我杜家,否則你們兩人今天都得死。」 至尊神農 七長老看著周雲峰,眼中閃爍這寒芒,沉聲道。

「多謝你的好意,只不過想要我們兄弟的命,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周雲峰冷笑道。

「冥頑不靈。」七長老冷聲道。

「老八,我來對付這隻魔獸,你去擒下周雲峰,如果不行,就將他殺掉,絕不能將他繼續留給林家。」七長老給八長老靈魂傳音道。

「我明白。」八長老點了點頭道。

雖然我們都想殺了周雲峰,但是周雲峰畢竟是一名八品靈丹師,要是能將他收服,他就是一個為杜家賺錢的活斗石礦脈,所以對於杜家來講,周雲峰活著比死了的價值大。

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周雲峰歸順杜家。

但是如果周雲峰太固執,那麼他們也只能將周雲峰殺掉,只要周雲峰一死,那麼林家就失去了優勢,沒有了周雲峰,林家將再次打回原形,杜家也就不怕了。

「看來,你們今天是不會死心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們長點記性吧。」周雲峰神色一冷,就沖了出去。

在周雲峰衝出去的時候,小炎也動了,既然要出手,那麼就要先下手為強,這是周雲峰一貫的行事作風。

看著周雲峰和小炎沖了過來,七長老和八長老臉色都不由的露出了冷笑,並且同時迎了上去。

新年快樂,祝各位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康,財源廣進,心想事成。 ?第58章繼續撂倒

「不好,杜家已經對周兄弟動手了。」林覺臉色一變,沉聲道。

在杜妄帶著人去周雲峰的住處的時候,林雅兒也和林燚帶著人來找周雲峰,商議煉製九品聖丹的事情,因為九品聖丹的丹方關係重大,所以他們還帶了兩個人來,那就是林覺和林浩。

林覺和林浩都和周雲峰相熟,在商議的時候,周雲峰也有可能看在他們的面子上,多給林家一些好處。

特別是對林燚,要是周雲峰能對林燚指點一下,讓他能順利達到八品靈丹師,那麼林家的付出就完全值了。

只不過林覺一行人卻比杜妄等人慢了一步,但也是前後腳的事情,在小炎對杜無通和杜無名出手的時候,林覺等人距離周雲峰院落的位置已經不遠了。

在小炎和杜無通兩人動手的時候,實力最高的林覺馬上就感應到了三道熟悉的氣息,所以馬上就斷定杜家對周雲峰動手了。

「什麼,杜家的度怎麼會這麼快。」林雅兒心中頓時大驚,驚呼道。

「沒錯,三道氣息中一道是石炎的,另外兩道是杜無通和杜無名兄弟倆的,他們已經交上手了,我們得趕快過去,否則怕會有意外。」林浩點頭道。

「杜家這是被逼急了。」林燚冷笑道。

「不要多說了,我們快過去吧。」林覺臉色陰沉的說道。

言罷,林覺沒有管其他人,率先就向周雲峰的住所掠了過去,林浩也緊隨其後的跟了上去,林燚則是帶著實力最低的林雅兒也沖了出去

「為了林家手中的九品聖丹的丹方,還需要在藍波城待上一段時間,如此就不能將杜家得罪死了,但是必須震懾住他們,否則他們不知道痛。」周雲峰心中暗道。

「小炎,戰決,重傷不死。」周雲峰對小炎靈魂傳音道。

「明白。」小炎回應道。

七長老的名字叫杜無戰,八長老的名字叫杜河,他們兩人本來都將任務分配好了,但是周雲峰卻沒能讓他們如願。

周雲峰此次出手目的不在殺敵,而是在震懾,既然是震懾,那麼就需要乾淨利落。

小炎的嘯月天狼分身,雖然能擊敗杜無戰,但是卻不能在一兩招之內就將他擊敗,但是面對實力稍弱的杜河,就有這樣的把握了。

所以周雲峰就將杜河交給了小炎,而他自己就對上了實力較強的杜無戰,如果以風雷系的修為,周雲峰當然也是無法秒殺杜無戰的,但是周雲峰卻可以不著痕迹的使用混沌之力。

混沌之力也是周雲峰隱藏的一張王牌,動用這張王牌確實可以不被現,讓別人摸不清周雲峰的底,而這也正是周雲峰需要的效果。

周雲峰沒有使用任何戰技,就簡簡單單的一掌向杜無戰拍了過去,手掌上青黑鬥氣涌動,威勢逼人。

「裂海拳。」

獨家錯愛 雖然只是面對周雲峰,但是杜無戰並沒有託大,而是直接使用出了戰技,一拳向周雲峰轟了過去。

「炎獅爆拳。」

面對小炎,杜河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雖然也能將杜無通和杜無名輕鬆擊敗,但是他不敢保證能像小炎那麼乾淨利落。

杜河從小炎和杜無通兩人的交手可以看出,小炎的實力不肯定在他之下,甚至還有過之,所以杜河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可不想步杜無通兩人的後塵。

「銀狼撕天爪。」

杜河不敢大意,小炎也同樣不會留情,他也知道杜河不是杜無通兩人能比,小炎身形一翻轉,躍到空中,右手成爪,帶著凌厲的鬥氣波動向杜河抓了下去。

「住手。」

而就在四人奮力攻下對方的時候,林覺終於趕到了,在林覺出現在上空的時候,他看到了他極不願意看到的一幕,頓時喝聲道。

林覺不擔心小炎,畢竟小炎在為突破之前就有著五劫武聖的實力,現在突破了,他相信只是五劫武聖初期的杜河不是小炎的對手。

林覺擔心的是周雲峰,雖然他知道周雲峰也有堪比五劫武聖的實力,但是周雲峰畢竟沒有像小炎那樣突破,而且杜無戰也不是杜河,杜無戰是五劫武聖後期強者,不是杜河所能比擬的。

但是攻勢已成,此時不要說沒有人會聽林覺的,就算他們願意聽,也已經來不及了。

電光火石之間,周雲峰一掌拍上了杜無戰的閃爍著藍色鬥氣的拳頭,在眾人期待和擔憂的目光中,兩人之間爆了狂暴的能量爆炸。

「轟。」

「咔嚓。」

在大家都在期待結果的時候,一道清脆的骨頭斷裂之聲傳了出來,聽到『咔嚓』之聲讓所有人的臉色都起了變化,林覺和趕到的林浩是擔憂,而杜妄等人則是露出了得意的冷笑。

「啊。」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一道慘叫聲讓他們剛剛掛上臉的表情馬上有起了變化,這一道聲音的主人他們都不陌生,特別是杜妄等人,可以說是非常熟悉,因為這道聲音的主人就是杜家的七長老杜無戰。

在周雲峰的一掌之下,杜無戰整條手臂的骨頭瞬間寸裂,但是這並沒有結束,廢掉杜無戰的一條手臂之後,周雲峰的手臂並沒有收回,而是順勢擊在了杜無戰的右胸。

「噗。」

胸口受了周雲峰一掌,杜無戰當即一大口血噴出,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啊。」

而在杜無戰倒飛而出的時候,一道比之前更凄慘的慘叫聲在院中響起,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剛剛趕到的林燚和林雅兒。

杜無戰的右臂被廢掉,胸口還受了周雲峰一掌,雖然很慘,但是和杜河的情況比起來,他那算是幸福的了。

此時,杜河不但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而且他的一條手臂還被小炎抓在手中,看著小炎手中那條還在不停滴血的斷臂,所有人的心都不由的一顫。

「轟。」

「轟。」

杜無戰和杜河兩人前後腳砸在了院牆角,很巧的是他們落地的地方就是杜無通和杜無名先前摔下的地方,只不過在先前說話的時候,杜無通兩人已經被杜妄的護衛扶走了。

一時間,小院中陷入了寂靜,靜的可怕,落針可聞,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好像在憋住氣來消化這個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幕。

「杜妄少爺,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周雲峰看了一眼已經失去一條手臂的杜河一眼,然後轉頭看向杜妄,冷笑道。

「你你想怎麼樣。」此時的杜妄已沒有了先前的傲氣和得意,臉色蒼白,看向周雲峰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哈哈,這個問題問的好,只不過好像是你想對我怎麼樣吧。」周雲峰戲謔的笑道。

「周雲峰,我告訴你,我爹是杜家的家主,這裡是藍波城,我勸你最好不要亂來。」杜妄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閃爍的眼神顯示他現在心中非常緊張。

「杜家,你認為我會怕嗎。」周雲峰不屑的說道。

「我周雲峰不想惹麻煩,但是並你代表我麻煩。」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周雲峰冷聲道:「念你們是初犯,所有的人留下乾坤戒,馬上滾。」

「周雲峰,你不要太過分,這裡可是藍波城。」聽到周雲峰要他們留下乾坤戒,杜妄臉色一變,不知道從哪裡突然來了勇氣,對周雲峰怒吼道。

「我不想說第二遍,要麼留下乾坤戒,要麼留下命。」周雲峰淡淡的看了杜妄一眼,沉聲道。

「我」被周雲峰看了一眼,杜妄的心不由的一抽,好像是面對一頭絕世凶獸一般,呼吸都有些困難。

「哼,看來我有必要幫你們記起一些東西。」見這些人都沒有動作,周雲峰冷哼道。

周雲峰的話剛落,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在他們還沒有找到周雲峰的身影的時候,有兩道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了出來。

「咔嚓。」

「咔嚓。」

眾人循聲看去,原來周雲峰已經出現在杜妄的身後,而此時他手中正提著兩個人,說的貼切一點是他的雙手正握著兩個人的脖子,而這兩個脖子的主人就還是被小炎重傷的杜無通和杜無名兩人。

只不過此時杜無通兩人已經不是重傷那麼簡單了,他們的頭已經無力的歪靠在肩膀上,一雙眼睛爆睜,人已經沒有了氣息。

很顯然,剛才那兩道聲音就是周雲峰捏碎杜無通兩人脖子出的聲音。

「嘭。」

「嘭。」

周雲峰取下兩人的乾坤戒后,就像丟垃圾一樣,將兩人扔在了地上。

「有些人認不清情形,是需要提醒一下的,不知道這樣的提醒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我們可以繼續,反正我有時間,殺兩人是殺,殺九個也同樣是殺。」周雲峰將兩枚乾坤戒收起之後,目光在杜妄七人身上掃了一圈,微笑道。

周雲峰的俊朗的臉再配上那淡淡的微笑,可以說是非常和善可親,但是此時在小院中,除了小炎外,沒有人會任何這是一個和善的笑容。

如果非要形容周雲峰此時的微笑,那麼用魔鬼的微笑就是再恰當不過了。

看著周雲峰的笑臉,不管是重傷的杜無戰、杜河,還是沒有受傷的杜妄等人,都是臉色慘白,此時他們對周雲峰的話再無半點懷疑。

他們確信,如果不按周雲峰的話做,他們馬上就會成為一下杜無通,或者杜無名。 ?第59章林家的態度

在死亡的威脅下,財物顯然就顯得不重要了,面對周雲峰魔鬼般的笑容,杜妄等人最終屈服了,都極為不甘的取下了乾坤戒,並且解除了認主。「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杜妄滿臉怨毒的看向周雲峰,冷聲道。

「滾吧。」周雲峰看著手中的七枚乾坤戒,淡淡的說道。

得到周雲峰的允許,杜妄等人轉身就向外走去,這個地方他們一秒鐘都不想多待,他們要馬上回杜家去,將事情稟報杜天南,然後再來找周雲峰算賬。

「慢著。」在杜妄等人剛走出幾步的時候,周雲峰突然開口道。

「你還想怎麼樣。」杜無戰轉身臉色蒼白的看著周雲峰,沉聲道。

「將這兩個垃圾帶走,別髒了我的地方。」周雲峰看了一眼地上的兩具屍體,厭惡的說道。

「你們兩個過去。」杜妄對身旁的兩名護衛吩咐道。

「是。」兩名護衛領命之後,就一人一個將兩具屍體提在手中。

在七人帶著屍體剛走到大門口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林覺突然開口了,看向一群狼狽的人,林覺沉聲道:「杜無戰、杜河,你們很好,周兄弟不但是我們林家的朋友,也是林家的合作夥伴,你們杜家居然對他出手,杜家想和林家開戰不成。」

「哼,林覺,你不要在這裡危言恫嚇,拿開戰來嚇唬人,我們杜家為何如此,難道你不知道嗎,今天我杜家認栽,但是你要記住,我們不是栽在你們林家手裡的。」杜無戰停住腳步,轉頭看向林覺冷哼道。

杜無戰的實力確實不如林覺,但是在藍波城內,他並不怕林覺,因為他知道林覺不敢殺他。

周雲峰敢殺杜家的人,那是因為他本來就不是藍波城的人,他也不怕杜家的報復,因為他就只有兩個人,但是林覺就不一樣,他代表的是林家。

如果是在城外,林覺倒是有可能將杜無戰等人擊殺,但是在城內,林覺卻是不敢出手,就算林家現在佔了理。

原因很簡單,三大家族頭上還有一個城主府。

「回去告訴杜天南,如果杜家再敢打擾我周兄弟,就算是承受城主的責罰,我林家也絕對會讓杜家付出代價。」面對杜無戰的有恃無恐,林覺臉上頓時湧出了怒氣,冷聲道。

而林覺的這一句話顯然起了作用,杜無戰等人的臉色都不由一變,他們能有恃無恐,那是因為他們現在已經夠落魄了,反正在藍波城內林覺又不敢殺他們,所以他們也不用再低聲下氣,反倒是破罐子破摔。

但是林覺這一句話就表明了立場,那就是林家保下周雲峰了,林覺不敢殺杜無戰等人,並不是因為懼怕杜家,而是忌憚城主府,或者說是忌憚汪劍山。

杜妄此時也意識到了他們低估了林家對周雲峰的看重,但是他們並不後悔,就算事情再來一次,他們還是會這樣做。

只不過他們小看的不僅僅是林家對周雲峰的看重,他們更小看了周雲峰和小炎的實力,這才是他們真正後悔了。

因為對對手的實力估計不足,不但沒有達成目標,還讓家族損失兩名四劫武聖強者,兩名長老重傷,最後更是被打劫了。

「哼。」

面對林覺近似戰書的警告,杜無戰再也硬氣不起了,最後只能冷哼了一聲,帶著人狼狽的離開了。

看著杜妄等人的狼狽像,林燚和林雅兒不由的對望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他們都看到了一絲慶幸。

從周雲峰兩人的表現來看,他們在海上顯然隱藏了實力,如果按照林飈的意思,對周雲峰用強,事情的結果就真的難料了。

對上五劫武聖後期的杜無戰,周雲峰都能勝的如此輕鬆,天知道他還隱藏了多少實力。

「哈哈,林覺大哥,你們怎麼來了。」周雲峰看向林覺大笑道。

「周兄弟,你真是瞞的我好苦啊。」林覺看著周雲峰苦笑道。

本來看著杜無戰對周雲峰出手的時候,林覺還在為周雲峰擔心,但是一轉眼杜無戰就被廢掉了一條手臂,重傷失去了戰鬥力,現在想到自己的擔心,林覺都覺得有點可笑。

「林覺老哥,我這也是被逼的,他們一來就讓我放棄林家,和杜家合作,我不答應,他們就開始動手威逼,更是要我歸順杜家,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奮起反擊而已。」周雲峰撿輕避重的說道。

周雲峰不想說,林覺當然也不好追問,況且現在林家還有求於周雲峰,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惹的周雲峰不高興。

「看來今天是一個不錯的日子,客人一批接一批的來,第一批還沒有送走,第二批又來了。」周雲峰抬頭看向天空道。

「你們都是大忙人,今天突然來我這裡,一定有事吧,都跟我到大廳里去走吧。」周雲峰笑道。

「吳伯,把門關了。」

「是,老爺。」

吳伯是周雲峰請回來的管家,在這座小院中除了吳伯還有四個下人,這四個下人主要負責院中的清潔和周雲峰兄弟倆的起居生活。

惡魔總裁的小妻子 「周兄弟,我們這次來打擾,一是得知杜家不安分,所以不放心,就過來看看,二就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和你商量商量。」坐下后林覺看向周雲峰道。

「事實證明,你們的擔心是正確的,只不過杜家的動作快了點。」周雲峰笑了笑道。

聽了周雲峰的話,林覺四人都不由的有些尷尬,周雲峰表面是在說杜家的動作快了,實則是在說林家的動作太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