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可是,她端木岄又怎麼知道啊。別的丹藥師,一夜,還不知道能不能煉製出來一顆丹藥呢。就算是煉製出來了,那也是需要休息和恢復法力的。幾乎就沒有丹藥師一次性的煉製丹藥超過三顆的。

「叩叩……」輕輕的敲門聲。接著便傳進來了端木逸塵溫柔的聲音。「岄兒,醒了嗎?」如同仙樂,給人一種如沐清風的感覺。

只見屋內的端木岄猛然的睜開眸子,紫色散發著流光溢彩的眼睛中帶著興奮的色彩。呵呵,總算是恢復了一半的法力了。如此速度,比以前明顯要快上些許啊。眸色一轉,隨著房門被打開。「哥哥,岄兒都還沒有睡醒呢?」哀怨的看了一眼端木逸塵,端木岄揉揉睡眼惺忪的鳳眸。

「今天家族來了貴客,岄兒不可以缺席。」寵愛的摸摸端木岄長長的秀髮,端木逸塵的唇邊帶著幸福的笑意。「好了,我們快點過去吧。不然爺爺又要生氣了。」端木逸塵一想起那個老頭子,想起他的脾氣,就是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啊。

爺爺……

端木岄有些不滿,不樂意的撅撅嘴。那個老頭子,可真是討厭啊。不過……薄薄的唇瓣勾起一絲淺淡的笑靨,他老傢伙人還算不迂腐。

「哥哥,今天誰來了啊。這麼重視。」竟然非得要本大爺也去!

別看她端木岄在端木嘯天和端木逸塵身邊的時候,乖巧的像個好孩子。聽話又可愛。可是一旦離開了他們的視線,或者是對待別人,她的性格可是十分的惡劣的。只是這還是不為人知的一面而已。

畢竟,這三年來,她端木岄還從未接觸過其他的外人呢。

「聽說是『君』族的,好像是族中家主的小兒子——君月離。」

君族當代家主,君無煥。大兒子君月無,一階天空魔法師。二兒子君月天,十階魔法師。三兒子君月離,十二階巔峰魔法師。君族、公羊族、端木一族、秦族,斯曼城四大家族。端木一族和君族世代交好,相對的,公羊族和秦族關係就比較密切了。

端木一族和君族可是說是世交了。因為端木霸天和君雪天的關係親如兄弟。雖然君雪天已經不在了,可是端木一族和君族的關係卻未曾變過。

「君月離?」小子名字聽起來還挺好聽的。不過,名字雖然好聽,人一定不咋的!

為什麼捏?

因為他小子嚴重打擾到了他端木岄大爺的休息時間了!只因為這一件事情,這君月離在端木岄的心中便留下了一個特別壞的印象。

********

嘿嘿,新人上場。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端木逸塵拉著端木岄在前面走著,端木岄打著哈欠錯落一步走在後面。雖然他的法力恢復了大半,可是精神萎靡,好睏啊。

太困了,太困了……

眼皮在打架,想也不想的就閉上了眼睛,任由著自家的哥哥拉著自己向前走,端木岄絲毫不用擔心他的人身安全。再說了,就算是哥哥不敵,他端木岄肩上的那一隻可愛的小雪貂和一條揸長的小蜥蜴,也並不是好惹的,不是嗎。

端木一族在斯曼城怎麼來說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佔地面積不算最大,也有斯曼城的四分之一。這佔地面積一大,要走的路程也就相對的比較長了。左拐右拐的,都不知道走過了幾條長廊,穿過幾條小路了,終於算是到了。


像是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又好像只過了一秒鐘。直到再次聽到端木逸塵溫柔的聲音,端木岄才迷迷糊糊地睜開了那雙幽紫卻清朗的眼眸。可愛的揉揉眼,嘟著紅紅的小嘴。「哥哥,到了嗎?」

只是一聲清朗的聲音響起,正堂中便再無一人說話,而且那目光,無一例外的都沾到了端木岄的身上。

不怪他的聲音有多麼的清零好聽,最吸引人的便是,他們很多人都很想親眼目睹一下這位端木家新歸來的三代小公子的尊容。

少年一襲雪白色的長衫,金色的腰帶,白嫩的小手揉著眼睛,給人平添一絲可愛的味道。一頭墨黑的長發抵達腰際,少許用著一根金色的絲帶纏起,其它的隨意桀驁。更有幾縷垂於胸前,如神邸一般給人一種清雅如蓮的氣息。

俊美的容顏,高挺的鼻。鼻下兩片紅艷如血的唇瓣,微微勾起的一抹淺笑,眼底卻是冰冷寒絕的光芒。明明是一張神邸的容顏,可偏偏給人一種很邪惡的感覺。那眼底的……

還不待別人的定義定下來,端木岄一眼瞥到不遠處的端木嘯天,小嘴一扁,一副他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這變臉的速度,可真是天下第一。

慢悠悠的跑到端木嘯天的身邊,端木岄閃爍著晶瑩美麗的大眼睛,像會說話似的。小嘴一張,就在眾人以為他要訴說什麼天大的委屈的時候。只見小人兒的臉一綳,露出一個他很生氣的模樣。「爹爹,你不乖哦~。昨天,竟然沒有和岄兒還有哥哥一起吃飯!」

小傢伙說的一臉的正氣稟然,儼然端木嘯天就是犯了極其重大罪行的人。聽得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愣的。看著端木岄的臉色,很難看啊……

在外人面前,端木嘯天從來都是冷冷的一張臉,不溫不火。但,絕對的拒人於千里之外,就算是親兄弟也是如此。對於端木霸天,是因為十幾年沒有見了,所以才會情緒失控。

如此一個人,又加上他的法力修為已經邁入了幻界魔法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剝了他的面子,還指控說他『不乖』?

靠!這三代的小公子也太大膽了吧!雖然那對象是他自個家的老爸。

可是……每一個強者都是有尊嚴的!想到這裡,大夥看看那個依舊是不溫不火的端木嘯天。有人眼中有興奮,有人眼中有譏諷,甚至有人還期待見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雖然現在的家主不是端木霸天,可是他是家主的老子,說話的分量那可不是一般的重的。

再說了,也不知道今天這老傢伙是怎麼了,竟然一連幾天都不回去閉關修鍊法力。成天的在外面瞎轉。好似就看不夠他家的三兒子似的。平常的他,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像是以前,三代中的端木一火和端木一天,那可是半年幾乎都見不到這老傢伙的。哪像現在啊,悠閑的很吶,有木有!

「還是大哥說吧。」依舊是不冷不熱的聲調,端木嘯天慈愛的摸著岄兒的腦袋。其他人不知道,他和自家的寶貝兒子可是直到他家岄兒的厲害的。五天的時間就可以從平頭老百姓練到七階入門魔法師的修為,就算是大陸第一天才,他能夠做到嗎???

雖然這之後的三年裡,他家的岄兒從來都不再提他的修為。可是,他們心裡都明白,一定不會太弱的!也不看看,弱的話,自家的魔獸會這麼強嗎。

光是那隻小蜥蜴,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收服的。還有那隻最善於偽裝的貂。

「三弟說的這是什麼話,既然父親要你說,你就說。」口氣不算好,而且很僵硬,可是他端木翼雷的脾氣就是這樣的。他望著三弟,此刻心中甚是些妒忌端木嘯天,可是他也是知道的,誰讓三弟的修為比他高呢。妒忌是妒忌,可是一想到這是他自家的兄弟,他也是高興的。總比是其它家族的要好吧。他家族中的人越厲害,他也就越是高興。

雖然他對一火和一天很寵溺,但同時也很嚴格的。

「大哥,三弟我剛剛回家族。誰都知道,十年前的情況和十年後的情況不一樣。大哥你說是不是呢?」看了一眼端木翼雷,端木嘯天繼續為某小傢伙當溫馨的床。

沒一會,便聽到端木岄均勻的呼吸聲啊。困哦……

小雪和小蜴一見主人都睡覺了,又物色著在這裡一定不會有危險存在。從端木岄的肩膀上跳下去,安心的窩在主人的懷中,閉眼。沒一會,兩道輕微平穩的呼吸變傳了出來。

小雪貂蜷曲著小小的身子伏在主人的胸口的位置,如一團白絨絨的毛線球,溫暖又漂亮。而小蜥蜴趴在主人肚皮上,暖暖的,只屬於主人的氣息。嗅著,就讓兩獸心情舒爽啊。

也不怪它們如此睏乏。而是,它們兩個也是一夜的沒有合眼啊。主旨,和主人共同進退。主人都不睡,它們又怎麼可以拋棄主人自己獨自睡大頭覺呢。

所以,昨夜。小蜴的主要任務就是,不讓主人所在的屋內發出任何的聲音。這項任務可是個消耗體力的活啊,一向,消耗體力的活都是它毒液蜥蜴在干。身為小弟,能不屈服於淫威之下嗎?再說了,誰讓那位雪大爺,一向喜歡輕鬆又愜意的活。

如果雪大爺稍稍勤快那麼一點點,它也不至於這麼的悲催啊。可事情往往事與願違,它雪大爺就算原本是一個勤快的人,可是自從它進了家門之後,也不勤快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如果雪大爺稍稍勤快那麼一點點,它也不至於這麼的悲催啊。可事情往往事與願違,它雪大爺就算原本是一個勤快的人,可是自從它進了家門之後,也不勤快了!

誰讓,它曾經得罪過主人呢?得罪了主人,雪大爺一定是會好好的收拾你的!小雪大爺,一向是睚眥必報的!欺負它自己也就算了,可是欺負了主人,嘿嘿……

結果又多恐怖,就有多麼的恐怖。雖然它小蜴如今還是有口氣的,可是天天飽受精神的摧殘,和身體的璀璨啊……

嗚嗚……還好是有主人在!

而小雪,昨晚的任務就是幫主人收集裝好煉製成功的丹藥。雖然活很輕鬆,可是小雪很認真哦~,眨一下眼睛都不舍的。精神太過集中的代價就是,今天也是頹廢模樣啊。

眼見了有休息的時間,那還不是屁顛屁顛的就上啊。

三道均勻的呼吸聲,安詳的,平靜的。君月離看著如此可愛的端木岄,心跳突然跳樓了一拍,竟愣是怎麼也移不開眼。

而其他人,顯然是沒有意識到君月離的失態。

「月離,不是大伯父不近人情。這三枚幻魔獸的魔晶,已經有分配了。」雖然端木一族是和君族要好,可是這不代表君族只要有所要求,端木一族就一定會滿足的。

畢竟,它們始終不是一家人。

端木翼雷說完,朝著端木霸天的方向看了看。畢竟,他心中可是知道的,對於和君族的關係,老爺子很上心的。

「無煥兄昨夜不是也拍到了兩枚幻魔獸的魔晶了,怎麼今日……」端木翼雷看著君月離,眼底的深思不可見聞。

魔晶,不僅僅可以煉製法器,而且還可以提升魔獸的等級。兩枚幻魔獸的魔晶夠不夠用,難道……端木翼雷看著君月離的眼光突然火熱了起來。「難道是無煥兄他的……」

端木翼雷想到這裡,真箇人都激動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大伯父猜的不錯,家父的契約魔獸——魔靈天虎要進階二星大幻王了,所以兩枚幻魔獸的魔晶服下之後,還差一枚。」將自己的視線重新拉回來,君月離臉上帶著微笑看著端木翼雷。

「好!好!哈哈——哈哈——!這次,看公羊韋俊那老傢伙還怎麼囂張。」無比爽朗的笑聲從端木翼雷的口中發出,音聲大的震耳欲聾。

擾人清夢啊。端木岄很不幸的被吵醒了。輕輕顫動睫毛,人蓄無害的揉揉眼睛。「大伯,你把岄兒吵醒了。」軟軟的聲音,很幽怨啊。

聽到這個聲音,端木翼雷『唰』的看向了端木嘯天的位置。只見到自己的三弟冷冷的看著自己,那樣子像足了看到仇人時的樣子。看著端木嘯天如此模樣,端木翼雷臉色黑了一片。

這……這這是自己的弟弟嗎???是嗎……怎麼眼神比公羊韋俊那老鬼看自己的眼神還要仇視啊……

轉而向其懷中看去,端木翼雷一張堅硬英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可愛啊!他端木翼雷最喜歡可愛的東西了!可惜……眸光掃視著自家那兩個小子。眼角抽搐,心中鬱悶!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轉而向其懷中看去,端木翼雷一張堅硬英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可愛啊!他端木翼雷最喜歡可愛的東西了!可惜……眸光掃視著自家那兩個小子。眼角抽搐,心中鬱悶!

丫的!這兩個兔崽子最不可愛了!!!

端木翼雷看看端木岄懷中的小雪貂,又看看那隻泛著紅色鱗甲的小蜥蜴。眼中紫光爆閃,就差恍花人眼了。可愛,連魔獸都這麼的可愛!

扁扁嘴,眼神倏爾暗淡了下來。不為其他,就為他端木翼雷想到了自己的契約魔獸。那傢伙啊,可是一點都可愛呢……

嘆息完,端木翼雷看著岄兒的眼光就只剩下濃濃的喜愛了。

端木岄抬起眸子看向自家的大伯。不明白啊,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竟然可以讓自己家的大伯這麼激動。而現在,更是滿面菊花……

這笑容,看的端木岄心中凸凸的。窩在端木嘯天的懷中,半磕著眸子,眼中一片的朦朧之色。他不知道,這幅樣子的他,究竟有多麼的讓人移不開眼。

迷魅……嫵媚……

「岄兒……咳咳。」端木翼雷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這小傢伙,不僅可愛,還迷煞人眼啊。老臉有那麼一瞬間的紅。「岄兒,既然你累了就回去休息吧。累壞了身子可不好。」端木翼雷非常難得的溫柔。

越是看著端木岄,端木翼雷心中的寵溺之情便有如滔滔江水,連綿越發的涌烈啊。端木岄現在,可是他們三代中最小的傢伙了。

這幅小樣子,真是討人喜。怎麼看,怎麼順眼。

端木翼雷臉上露出溺愛的表情,一個時時都像一顆快要爆炸的地雷型的人物,現在竟然和顏悅色。而且,還對著你露出了微笑。看的,窩在端木嘯天懷中的端木岄不由的蹙起了眉頭。喂,這人不是暴跳如雷的脾氣嗎?本大爺駁了他的面子,他怎麼不生氣啊???

難道是……傳說中,犯賤……

哇。端木岄看著端木翼雷的眼神別提有多麼的怪異了。「大伯,岄兒已經不困了。」清脆的聲音,好聽的就像山間的清泉。聽得,端木翼雷身心愉悅啊。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愛屋及烏。

額……端木岄的臉頰菜色,因為端木岄看到自家的大伯此刻看著自己的眼光好……詭異。那眼光,怎麼看,怎麼像是看到了心愛人的眼光……

心愛的……人……惡,想著,端木岄就是渾身的雞皮疙瘩。

爹爹,斷袖啊!!!而且是老肉吃嫩草!還……吃自家的嫩草!!!

「岄兒,來,來大伯這裡。」某人滿面的笑容,溫和的語氣。甚至,還伸出胳膊。

端木岄的眼角抽搐,這丫的,真把自己當成娃了啊。瞅瞅大伯的眼光,顫抖的往自家爹爹的懷裡狠狠的拱了拱。那意思很明顯,打死也不去你那裡啊。

「咳咳。」見端木岄久久都沒有行動,端木翼雷也不動怒。感慨。「看來,還是和大伯不親啊。」似惆悵,落寞……

不過,當端木翼雷的眼光從新回到君月離的身上的時候,眼中的興奮又燃燒了起來。「好,好。既然無煥兄的魔靈天虎要進階二星大幻王了,那我端木一族一定會出一枚幻魔獸的魔晶的。」

********

嘿嘿,今天兩章一起送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好,好。既然無煥兄的魔靈天虎要進階二星大幻王了,那我端木一族一定會出一枚幻魔獸的魔晶的。」

「那月離就代替家父先謝謝大伯父了。」

「呵呵,謝什麼。比起無煥兄的魔靈天虎進階,其它的事情都是小事情而已。」

幻魔獸的魔晶?進階二星大幻王。抬眸,端木岄看向自家的父親。「爹爹,奔翼有沒有到二星大幻王啊。好久都沒有它了呢。」

最近幾年都只顧得自己修鍊的事情了,奔翼和黑馳都忽略了呢?「哥哥嘞,黑馳現在幾星級了啊。」

少年清靈的聲音中帶著絲絲的關懷。原本,契約魔獸的等級那可是魔法師的秘密。畢竟,如果實力不濟,那可是會引起很多人的覬覦、貪婪的。可是被端木岄這樣子問出來,端木嘯天和端木逸塵只是淡淡一笑。

「奔翼。」

「黑馳。」

兩個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的,銀光閃爍,長六米,高三米的閃電型火焰黑豹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天空上,只見一條長九米的銀蛇翻雲覆雨,口吐祥雲。那晶瑩的鱗片像是一塊塊寶石,折射著絢爛的光彩。它們身下的等級法陣閃耀,黑馳,六星幻魔獸。奔翼,一星大幻王。

「啾——」

「吼——」

兩獸一聲咆哮,四下一片嘩然。隱隱有被其仰嘯震住。雖然他們知道他們新歸來的三長老很強,可是魔法師強,和魔獸強是兩個不同的感念。魔獸,那可是非常強悍的。一隻九星的魔獸,那可是連六階魔法師都抵擋不住的。入門魔法師,那更別提了。一爪子就可以將其撕裂。

魔獸如此強悍,想要將其馴服,那更是天方夜譚了。魔獸,也有魔獸的尊嚴。它們寧願死,也不願意供人類驅使。所以能夠契約魔獸的魔法師,可謂是天之嬌寵。

當然,想要契約魔獸也是不容易的。如果魔法師的精神力不夠強的話,那可是會身亡的。伴隨著超高的風險,還有利益,能夠擁有一隻魔獸的魔法師就很少了。

看著眼前的一獸,還有天空上的那隻。眾人呼吸粗喘,眼中滿是詫異、羨慕、欣慰或者驚愕。當然,這其中可不包括端木岄,還有君月離。


「一星大幻王,一星大幻王巔峰……」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天空上的銀色大蛇,端木霸天的眼底全是火熱,焰火熊熊燃燒啊。沒想到,沒想到……喃喃自語,看著自家的兒子,老頭子心中無比驕傲。

「一星大幻王巔峰!!!」相比較自己的父親,端木翼雷這個做大哥的就更加的激動了!一屁股重新從座位上跳起來,指著天空上的奔翼就是心情激動。

瞧著眾人的眼光,端木岄撇撇嘴。這裡萬一要是有個心臟病的,一定會出人命的。可不可以不激動啊。小爺都這麼蛋定,你們一個個怎麼比小爺的承受能力還差啊……

小雪英姿颯爽的站在端木岄的肩上,抬頭傲視著天上的那條小蛇,眼神鄙視啊。「小蟲子,那條小蛇還不如你呢,瞧它威風的。得瑟的跟只野雞似的。」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小雪貂根本就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雖然它是一旁的小蟲子說的,可是身為它們的主人,端木岄自然是聽到了。「小雪。」幽幽的聲音,端木岄瞪了一眼小傢伙。別人怎麼樣,他端木岄不管。可是他本人,不喜歡窩裡斗。

「主人……」扁扁嘴巴,低著小腦袋。「小雪知錯了……」聲音動聽,讓人信服。嘴上這麼說著,可是看向奔翼的眼光那叫一個犀利啊。看的一旁的小蜥蜴,身子骨直發抖啊……

雪大爺,暴力啊。

就在小雪憤恨的想著怎麼整整那條銀色小蛇的時候,一雙白皙無暇的玉手撫上了它雪白的毛上。「真是的,為什麼就這麼善妒呢?」

端木岄的這句話像是對小雪說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語。可是那手上的溫度,讓小雪欣喜了。它,可是最喜歡主人了。

眸光一瞅一旁的小蟲子,嘴裂開了。果然主人是最喜歡它的了。「主人,主人。那條小蛇一星大幻王巔峰了。看來,過不了多久它就要進階了。

「嗯……」

「奔翼,黑馳。」隨著端木岄一聲落下,在寂靜的人群中顯得特別的突兀。此時,大部分陷入愣神之中的人才回過神來。眼神火熱,心中亢奮。

「嗖——」一道銀光閃過天際,一條只有十五厘米的小蛇便站立在了端木岄的肩膀上。當然,它站立的可是沒有雪大爺的那邊。因為就算是它,也不敢主動招惹雪大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