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可是羅征再度出乎他們的預料之外,他沒有絲毫退卻。

九星中的力量瘋狂湧出之際,他反而拔高身形,迎面沖了上去!

不遠處的宮羽看到羅征的舉動,倒是嘿的一笑,「這小子……是怕打壞腳下的平台吧?」 羅征倒不是真怕砸壞了腳下的平台。

只是現階段羅征的依仗,全靠神台九星中的力量,並不適合長距離戰鬥。

倘若那秦天擇依靠靈活的身法對自己進行長距離攻擊,羅征恐怕也很難佔到便宜。

好在秦天擇的那顆牝天珠似乎是一種強化類的道具,竟然還不知死活的朝自己撲過來,可謂是正中羅征的下懷。

羅征卻不知秦天擇與羅征所想一模一樣。

這牝天珠能在短時間給予他自身極大的提升,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如此強化之下,神變境的他有實力對抗界主巔峰的存在神域中並沒有天尊這個一級別的高手,凡是界主都可想方設法凝結神格,且獲得神格的手段多種多樣。

所以秦天擇也害怕羅征開溜,或者尋求天穹族的庇護!

那牝天珠持續的時間極短,僅僅能夠維持三四十息的時間,一旦羅征避開鋒芒,他的實力急劇下降之下,就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

看到羅征沒有打算避讓,秦天擇心中也是大喜!

「既然你這麼急著送死,就別怪我了!」

除了這一絲喜悅之外,秦天擇內心中也心有不甘。

次級生靈算什麼東西?以往那些次級生靈在秦天擇看來,都是能隨時生死予奪,不值一提的存在,隸屬於秦家的那塊降生地中就有不少次級生靈,這幫廢物為了幾塊試煉符都能爭的你死我活,在秦天擇的印象中,他們根本不夠上檯面的資格!

偏偏就是眼前的這個次級生靈,不僅讓他傾盡全力,還要動用大宏願術,甚至動用一顆牝天珠……

除了這不甘和無奈之外,秦天擇剩下的就是深深地殺機,他必須滅殺羅征方才能后快!@^^$

當兩人貼近的瞬間,秦天擇咬牙之下,展開的雙手之上那綠色的光芒頓時凝出一對爪影,那一雙利爪表面布滿了皺紋,這些皺紋乃是真靈無數年進化出來的神紋,這種神紋就是最為頂級的神紋,因為可以隨著血脈傳承在下一代身上顯現。

「死!」

秦天擇怒目圓睜,在他一身中,像這種拚命的情況極為少見,畢竟許多危機根本輪不到他出手。

反觀羅征臉上洋溢著淡然的笑容!

持續抽取神台九星中的力量,在羅征的前方匯聚而出,強大的力量將空間不斷地扭曲,眾人望向羅征的視線也被扭曲了,所以在他們眼中,羅征整個身體以奇怪的形態扭曲著,彷彿通過哈哈鏡一般,看上去非常的怪誕。!$*!

不過沒有人覺得好笑,相反,所有人眼中都是凝重之色……

先前羅征以神極境修為,在這個平台之上猶入無人之境,將那麼多神與武者扔進黑水中已經讓人覺得匪夷所思,此刻羅征的力量再度暴漲,讓人完全看不出他的極限!

這一次羅征直接將那一道無形的力量化為盾的形狀,頂在自己的前方,迎面撞向上空的秦天擇。

透過那張透明的力量之盾,羅征忽然裂開嘴角,露出一張爽朗的笑容!

看到羅征的臉色,秦天擇還來不及錯愕,包裹他雙手的那一道利爪,便已與羅征的力量之盾交匯在了一起。

這一對綠光凝結的利爪,乃為玄牝鶩的精血凝化,這等生靈的利爪幾乎可以劃開一切,即便是崩山族中最為堅固的金叉奇石,亦能被他一斷為二。

在神煉禁地中,應該不存在擋住這一對利爪的物質。

可是羅征運用神台九星所化的力量之盾,根本就不是物質,那只是一道無形的力量而已。

一般而言,力量藉助媒介傳播才能發揮到極致。

最普遍的媒介就是武者自己的肉身和雙拳……一些煉體武者運用大鎚,戰斧,這些武器也能算是一種媒介。

不過羅征所掌控的這部分聖人力量過於強大,以現階段羅征的實力,無論是什麼媒介都不可能承受的住,倘若以自己的肉身承受,肉身崩碎,以武器承受,恐怕就算是鴻蒙至寶也會寸寸斷裂。

他只能以「跨世神通」將力量赤裸裸的釋放出來,如此運用力量是一種極大的浪費,但也是一個無奈之舉,否則他就像此前擁有的龍鱗之力一般,點亮了過多的龍鱗卻根本無法運用。

可這股力量即便是純粹的釋放出來,對抗秦天擇也已經綽綽有餘!

「噶」

當那利爪探入這無形盾牌的瞬間,這一對犀利無比的利爪與羅征的力量交匯,便發出一道尖銳的切割之聲!

無形的力量就跟流水一般,切開一塊,旁邊的力量就會補充上來……

所以這種切割之力根本無法破壞這塊力量盾牌,相反,隨著秦天擇驅動之下,那利爪不斷地深入力量盾牌,反而被這塊盾牌所吞噬!

這個過程僅僅持續了不到半息時間。

秦天擇的臉色驟然一沉,眼看著利爪的頂端開始彎曲,爪子的表面也不斷地出現裂痕!

「這……不可能!」

動用了牝天珠的他,信息暴增,便覺自己是戰無不勝的存在。

武者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得到極大的提升,往往就會產生這種錯覺,例如崩山族通過試煉后的那幫武者,剛剛離開修鍊聖地后一個個自信心也是暴增……

這種情況下,武者往往會高估自己的實力,而高估之下,就會失去謹慎,從而產生錯誤的判斷,選擇錯誤的對手。

秦天擇便是如此。

倘若他有足夠的觀察力,過硬的心境,此刻他就會選擇隱忍,選擇退讓,耐下性子匍匐起來,在合適的時候給予羅征致命一擊,只有如此他才有擊殺羅征的機會。

但傲慢與偏見讓他失去了理智,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向羅征出手。

「滋滋滋……」

那力量盾牌中蘊藏的雄厚力量,終於將秦天擇的利爪崩碎了,化為了無數道綠色的粉末,湮滅在其中……

這一對利爪崩碎的同時,他渾身上下籠罩的綠光就像是一個水泡泡一般,瞬間炸開,消失得一乾二淨!

那牝天珠,就這樣被羅征強行破解了,而且是以最為蠻橫的手段……

「你不能……」

那牝天珠就是秦天擇的精神支柱,那是秦家子弟最後的手段,無數秦家子弟以這個手段,逆轉了許許多多生死之間的戰鬥,也創造出了不少奇迹。

如今這牝天珠被羅征輕輕鬆鬆的破掉,他的精神支柱也坍塌了,何況他先前已經十分狼狽的被羅征戲耍過一次,在這一瞬間,他心中所有的戰意便消散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恐懼。

重生好媳婦 他沒有想到自己會死,忽然意識到,自己即將直面死神的時候,無論是誰都無法遏制心中的恐懼!

「你不能殺我!」 重生之腹黑長成記 秦天擇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我……」

當他繼續開口準備陳情利害關係的時候,羅征已徹底的撞了上去……

不用這秦天擇開口,羅征都能猜出此人接下來會說出什麼話,他這一路走來,這種話聽的太多,他懶得給秦天擇申辯的機會。

那力量盾牌迎面撞上秦天擇的瞬間,無形的力量就開始湮滅秦天擇的肉身,如果不出意外,此人的肉身會被強大的力量瞬間湮滅,無論是毛髮,皮肉,骨骼還是內臟,都會被力量壓榨成最細小的碎末!

但下一刻所發生的事,卻完全出乎羅征的意料之外!

似乎在這一瞬間,秦天擇手指上的一枚褐色木質指環驟然崩斷,同時秦天擇的皮膚表面驟然騰起一陣煙霧,將他自身籠罩其中,就在這煙霧之中傳來一道強烈的空間法則的力量,他整個人便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具木質的傀儡之人!

這傀儡製作的栩栩如生,與那秦天擇別無二致,但絕非秦天擇本人。

傀儡瞬間被力量盾牌壓榨成一片木渣,零零碎碎的飄落下來,羅征懸浮在空中環視一眼,冷笑一聲后又回到了平台之上。

這秦天擇護身之寶倒是真多,臨死之前卻有如此替身至寶!不僅以傀儡置換本體,而且還能開啟空間傳送!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神煉禁地的中部以南的丘陵盡頭有一處降生地,大約有一成半的武者,在進入神煉禁地后,會被降生在此地。

這個降生地被秦家所佔據后,改名為秦城,而後秦家不斷地派界主強者進入其中,將此地漸漸地鞏固起來……

秦城中央的一處堡壘上空,驟然出現了一道熾白色的光芒,那是空間法則逸散的效果。

這種空間神通傳承至神域,構築的空間通道相當穩固,幾乎是完美的空間形態,那些熾白色的空間法則不斷交織之下,就形成了一個大號的雪花紋路,在空中轉動了幾圈后,一人就從這雪花中直墜而下!

堡壘之中一位界主衝天而起,將那下墜之人一把接住,那界主眼中滿臉都是震驚之色,「少爺,何人敢傷你如此嚴重!是否碰到野外那些強大異獸了?」

下墜之人自然就是秦天擇無疑。

此刻他渾身上下,特別是正面,都不存在一塊完整的皮肉,胸口露出一道巨大的裂口,甚至能看清楚其中的森森骨骼。

不過羅征的力量盾牌侵蝕之下,最終侵蝕到了秦天擇的左手。

在他左手小指之上,就有一道青木打造的尾戒,這枚逃脫尾戒便能在他遭遇危險的瞬間,以木容傀儡替代自身,同時將本體傳送到他處,若處於神煉禁地中,就將秦天擇傳送回秦城。

那界主將秦天擇一路抱進這堡壘之中,頓時也驚動了不少人。

「天擇少爺如何了!」

「怎麼會傷的如此之重?」

「並不是被鈍器所傷,應該是被某種力量侵蝕造成的損傷!」

很快,就有界主布置大陣,激活神紋,將一道道碧綠的光芒注入秦天擇體內。

神域武者相爭,但能留下一口氣在,再嚴重的傷往往都能救活。

那秦天擇身上那些恐怖的傷口,就已看得見的速度迅速生長,無數的肉芽互相交錯之下,傷口也不斷地癒合……

很快,秦天擇才睜開了眼睛,只是氣息依舊衰敗的厲害。

「少爺,是何種異獸所傷?」

這些界主常年留在神煉禁地,六大修鍊聖地一般不會無緣無故動手,何況少爺可是在天穹族的地盤,他們秦家經常走動之下,與天穹族關係最為緊密。

多數人都推斷,少爺應該是外出歷練之下,被異獸所傷。

聽到那界主的話,秦天擇臉色頓時陰沉起來,卻是咬牙怒道:「不是異獸所傷!」

「不是異獸?莫非少爺與天穹族有了矛盾?」那界主頓時一驚。

「是……被一個次級生靈!」秦天擇也覺得這是一件十分丟臉的事,但想要自己動用了牝天珠依舊敗給羅征,這已經不是他實力有問題了,完全是羅征這傢伙實力太強!儘管他很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次級生靈?」

「這怎麼可能?」

「少爺說胡話嗎……」

一言既出,滿堂皆驚。

次級生靈的實力他們很清楚,在秦城中可是有數量眾多的次級生靈,秦家佔據了這個降生地后,也負責發放試煉符,他們可知道這幫次級生靈,為了一些低階試煉符也爭的頭破血流!

現在他們的少爺,卻是被一位次級生靈所打傷,難免會覺得匪夷所思。

「我,我還動用了大宏願術!」秦天擇又道。

狼性總裁的撒旦妻 諸位界主臉色再度發生變化,連大宏願術都動用了,還被傷成這般,這位次級生靈的來路恐怕非同小可。

「黑筏呢?還有沐戰呢?他們不曾出手保護少爺你?」一位界主冷聲問道。

秦天擇進入天穹族自然也有護衛相伴,兩個護衛都是界主修為,卻讓少爺受了這麼重的傷,他們的責任可不小……

然而那兩個護衛並沒有進入潮汐之涌,畢竟以秦天擇的實力,在潮汐之涌中根本沒有保護的必要!

「而且我還動用了牝天珠,」或許是為了掩蓋自己敗給次級生靈的尷尬,秦天擇一口氣全說了出來。

「什麼!」

「這……」

在場的界主們已經是瞠目結舌了。

秦天擇的修為或許不如他們,但施展大宏願后,亦能與界主相爭,實力與他們不相仲伯之間。

但動用了牝天珠……這等秘寶加持之下的秦天擇,實力應該遠遠凌駕在場諸多界主身上!

問題是看少爺這樣子,動用了牝天珠后依舊是慘敗而歸,而且還激發了逃脫尾戒才保住一條性命,那麼這個次級生靈的實力簡直到了他們無法理解的程度。

他們難以置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看到他們的表情,秦天擇心中也有火氣,「你們置疑我?」

「屬下不敢置疑少爺,但此事實在難以置信!」一位界主回應道。

「不管是誰,我等必要前往天穹族捉拿此人,讓少爺還願!」另外一個界主說道。

秦天擇敗給了羅征,但他的大宏願術針對羅征而施展,若他一日不殺羅征,日後秦天擇的修為恐怕無法存進,所以無論對方是誰,這個人必須得死,而且必須是秦天擇親手所殺。

「先不急,此人的來路很有問題,就連天穹族都庇護於他,我們恐怕很難將他拿下,」秦天擇皺眉說道,貿然施展大宏願術倒是給他埋下了一個隱患!

本來一旦武者動用了大宏願術,就是一個不死不休的局面,務必要將對方擊殺,才會免遭宏願反噬……

「天穹族會庇護一個次級生靈!」

這下子秦家的諸多武者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們秦家在神煉禁地里可以橫著走,但面對六大修鍊聖地還是要規規矩矩,畢竟此地是人家的主場,他們也只有討好巴結的份。

那秦天擇逃離潮汐之涌后,天穹族和崩山族的諸人終於離開了。

羅征回落在平台之上,此刻平台之下的黑水再度涌動起來,第二個潮汐之涌終於出現了。

世子的黑蓮花 「嘩啦啦……」

伴隨著急劇的水流聲,一道道漩渦開始朝諸多平台下方彙集而去。

原本圍觀的武者們,在驚嘆之餘又將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腳下,羅征再厲害和他們也沒有關係,大家還是老老實實提煉自己的始末真元。

不過先前被羅征趕下平台的那幫神域武者,此刻也各自佔據了其他平台上的位置,一些外族武者也是敢怒不敢言,他們可沒有羅征這般手段,如何與這幫神域武者對抗?

至於中央平台之上,羅征沒有再將含流蘇和含初月趕走,至於姬落雪三人自然留在了這平台之上,與羅征一同提煉始末真元。

姬落雪和苦燈以及獨孤劍瀟瀟此刻便是興奮至極。

最大的這塊中央平台,在此前可是他們根本不敢踏足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