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可是當事人斯科理卻心知肚明,凱撒對他的處置方法一方面可以安撫那些投誠的高盧人和日耳曼人,讓他們認為自己可以苟延殘喘的活下去。

另一方面也可以平息「謠言」,畢竟凱撒不會放過讓他慘敗的將領,凱撒對他這麼好,自然可以掩蓋那次窩囊的戰役。

同時可以維護他是人民心中的崇高威望,試想哪有人會如此善待自己的敵人,更何況是讓自己如此屈辱戰敗的敵人。

雖然凱撒對斯科理還算不錯,但是斯科理明白這都是暫時的,伴君如伴虎凱撒的心裡還是很想殺他的。


可惜礙於之前的兩個原因,所以斯科理暫時安全,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存在的價值終將不復存在,倒時凱撒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把他殺了,他部落里的人也會淪為奴隸。

斯科理如果想要安逸的活下去,就要讓凱撒感覺他有活下去的必要,雖然自己的性命讓別人操控的感覺很壓抑,但是形勢所迫為了自己的族人也只有委曲求全。

做人不要怕被人利用,真正可怕的是連被人利用的價值都沒有,斯科理始終任勞任怨的為凱撒出謀劃策,絲毫看不出他們當年曾經是生死大敵,至少在其他人眼中是這樣的。

很快證明斯科理存在價值的機會來了,面對凱撒的強勢曾經的一些大貴族感到了威脅,他們利用共和國最高權力機構元老院與凱撒進行鬥爭。

並暗中尋找強大的巫師,希望可以靠神秘的巫術暗中除掉凱撒,而且有趣的是那個被委託的巫師竟然是個高盧人。

他在受到元老們的邀請后欣然接受,這個巫師也一直想要殺了凱撒以報亡國之仇,但是凱撒的實力太強了,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不然當初高盧也不會被凱撒征服了。

工大詭事

巫師卻相信以斯科理的智謀,和凱撒對他的信任一定可以辦得到。

在這個高盧巫師的眼中,高盧英雄斯科理一定可以做到,他對斯科理十分推崇並且也為其效力過,可惜終究改變不了亡國的命運。

原本巫師以為對斯科理說出計劃,對方一定會同仇敵愾幫助他殺了凱撒已報亡國之仇。

斯科理也好像早就猜到巫師的到來,提前打發了監視他的人,但是斯科理聽了巫師的計劃卻勸他打消這個計劃,並且要求帶巫師面見了凱撒,說出元老們的陰謀。


巫師對他的行為很是不解,以為斯科理背叛的自己的祖國便要憤而離去。

斯科理急忙攔住這個只知道練習巫術卻不懂政治的朋友,對他解釋道:「你已經如此老邁卻還是那麼衝動,就算是想殺凱撒也絕對不能由我們動手。

羅馬內部狗咬狗的利益爭鬥與我們無關,但是如果你真的參與其中不管結果成功與否,元老院為了平息凱撒一派的怒火,肯定會將一切都推到高盧人身上,那時我們的民族存在與否都未可知。」

斯科理看到老巫師陷入沉思便加緊說道:「以我對凱撒的了解你們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旦失敗迎接高盧人的命運也必定凄慘無比。

好了我的朋友清醒一下吧!不要在被人利用了,不然到時不止你自己性命不保還會連累自己的族人。」

老巫師的法術高超但是卻不通政治,聽了斯科理的分析才幡然醒悟。雖然心中依然不忿,但還是跟隨他去面見凱撒說出了元老院的陰謀。

凱撒聽了斯科理的敘述並沒有動怒,他倒是對於這個要殺自己的巫師很敢興趣。聽

了他的計劃也不生氣反倒問起了關於巫術的一些問題,顯然對於元老院的陰謀他更關注這個魔法分支的情況。

雖然他自詡是神的後裔,但是對魔鬼的力量也十分好奇,也許在凱撒成為帝王的過程中已經變成魔鬼了。

斯科理看凱撒問的差不多了便插言道:「獨裁官閣下您打算怎麼處理元老院那些人,他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您要提早準備才行啊。」

「還需要怎麼處理,我們應該感謝元老院因為他們給我一個剷除他們的理由。」

凱撒淡漠的說道語氣中毫無殺意,卻給人以強烈的壓迫感。斯科理好像因為凱撒的一句話已經看到了屍山血海。

「但是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啊!」斯科理雖然理解凱撒的霸道,但是有些程序還是要走的,也是為了給世人一個交代。

「需要證據嗎?對死人而言證據毫無意義。你一會就陪我去參加元老院最後一次會議吧。」

凱撒無所謂的說道,他一句話便已經決定了那些議員和其身後家族的命運,以及整個大陸歷史的走向。

斯科理安排老巫師離去后就跟著凱撒去了元老院,斯科理知道現在凱撒終於開始相信他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斯科理可以安穩的過完下半生,不用擔心隨時被莫須有的罪名處死,也不用為部落的存續發愁。

甚至那些被貶為奴隸的,法蘭克部落里的青壯年也有機會獲得自由。

凱撒也發現跟隨在自己身後的斯科理感覺與平常不一樣了,聰明如他自然知道原因也沒有點破,其實元老院的陰謀凱撒早就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說就是他暗中一手設計的。

就希望斯科理幫助老巫師來謀害他,這樣就可以將這個讓他顏面盡失的人,和自己的眼中釘元老院一起除掉。

可惜斯科理太聰明了,他好像早就看到自己的計劃一般,竟然提前通知自己,弄得自己要打亂計劃重新設計。

不過對此凱撒還是很欣慰的,他欣慰的不是斯科理的忠誠而是他的聰明,聰明人都是識時務者,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萬化仙途

但英明的君主要用寬廣的胸懷包容這些討厭的臣子,何況凱撒自信可以駕馭得了任何人,更不用說斯科理在謀略上還是有些用處的,說不定以後有些事還要用到他。 兩人各懷心事的來的了元老院的議事廳,裡面坐滿了元老,他們都是各大家族的貴族。他們有些人參與了陰謀,有些人卻毫不知情,但是見到凱撒后卻是一樣的緊張。

在強大的凱撒面前他們如同螻蟻毫無反抗之力,只有一直支持凱撒並且對其十分崇拜的執政官熱情的迎了上來,恭敬的說道。

「偉大的獨裁官閣下,我最尊敬的王者。您來到這裡有什麼事嗎?如果有請吩咐下來,我們一定儘力為你辦到。」

執政官是阿諛奉承讓反對凱撒的人頗為不屑,卻又無可奈何。雖然執政官的職權已經名存實亡,但沒有凱撒的支持是不可能「競選」成功。

凱撒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神情,看著執政官微笑著說道:「沒什麼大事,我只是聽說有人想要我的性命,所以過來看看是誰那麼想讓我死。」

凱撒的話讓在場的眾人都勃然變色,有些機敏的想要從側門逃跑,可惜他們的動作太遲了,整個元老院都已經被凱撒的親兵包圍了。

想成為元老院的元老不但要有深厚的背景和威望,自身也必須有強大的實力。

可惜即使是擁有大魔法師實力的元老,也無法近距離對抗全部由大地武士組成的凱撒親衛隊。

何況那幾個重點人物已經被天空武士盯死了,成為瓮中之鱉的元老院的元老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臣服要麼死。

這時一個相貌普通,衣著也不是十分華麗的中年人走了出來,對著凱撒深施一禮,然後說道:

「偉大的主人,所有想要您死的人都在這裡,這是密謀的人員名冊共有六十三人。」

說著從衣服里抽出一個捲起來的牛皮紙,雙手遞到凱撒的面前。

看到這個人手裡拿著的牛皮紙,很多原本故作鎮定的元老都是驚怒交加。


因為大部分人之所以有勇氣參加這個反抗凱撒的同盟,就是被這個人鼓動的。

沒想到他竟然是凱撒的探子,一些元老腸子都悔青了,此時的他們那還不明白這一切都是凱撒的計謀,為的就是清除他們這些在他稱帝路上的絆腳石。

事件的結果不言而喻,所有反抗凱撒的人都被誅殺,即使有些人想臨死一搏也被凱撒絕對的實力所鎮壓,凱撒終於如願以償的稱帝成為羅馬帝國第一位皇帝。

而斯科理卻已然得到了一個閑職,在凱撒需要的時候去為其出謀劃策,或者執行一些凱撒不方便親自去做的任務。

就這樣斯科理雖然在羅馬宮廷里是一個尷尬的人物,卻沒有人真的會忽視他的存在,因為他是凱撒少有的幾個心腹之一也是最了解凱撒的人。

正應了那句話: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甚至不是你的父母或愛人,而是你的敵人。

其實兩個都是極其聰明的人,所以在某些時候也會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君臣兩人在這種默契中渡過了很多年。

這件事情之後獲利最大的人自然是成為皇帝的凱撒,但斯科理得到的好處也不小,凱撒大帝慷慨的釋放了被貶為奴隸的法蘭克人。

巫師其實並沒有看錯斯科理,斯科理從未在乎過高盧人的死活,因為他是一個法蘭克人,他只要為法蘭克人的未來打算就好了。

這些在斯科理領導下的法蘭克人,終於在高盧高原站穩了腳跟,不但吸收了很多高盧小部落,還召喚了很多在北方定居的法蘭克人。

當時的匈奴部落還未崛起,大陸北方的日耳曼人各族還在自己的家園生活。

此時提前進入羅馬帝國境內,繁衍生息的法蘭克人無疑是佔盡了先機,也為日後民族獨立,建立法蘭克王國打下來基礎。

即使強大如凱撒也沒有想到自己並不在意的人和他的民族,卻將自己一手建立的帝國推向毀滅。

時光匆匆大魔導師的實力,依舊改變不了人的生老病死,凱撒畢竟沒有達到法神的境界。

縱然他成為了大魔導師甚至成為了羅馬皇帝,可依舊無法抵禦時間的魔咒,一天天的老去。


凱撒用盡一切辦法也無法延長自己的生命,他的大限之期終於還是來臨了。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凱撒吃過簡單的早餐,召見了他的幾個心腹其中就有斯科理,凱撒也沒有說什麼特別的,因為該說的話前幾天都說了。

多年的戰爭生涯已經讓凱撒看透了生死,他把自己的侄子屋大維叫到了身邊,將右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親手帶在了屋大維的手上。

這枚戒指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讓凱撒如此重視,會在臨死時託付給自己的繼承人。

凱撒卻又不願多說,即使對自己的侄子屋大維,也沒有透漏過這個戒指的來歷。

只是讓他認真保存,當他們的後人有人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時給他就可以了,這一幕被侍候在旁的斯科理清楚的記下了,還寫入了自己的筆記中。

解決完最後一件事凱撒看著外面天氣不錯就想出去走走,他推開了過來攙扶的僕人。


他是強者即使是老邁的強者也是有尊嚴的,他不需要別人的攙扶他需要的是別人的敬畏,不管是生前還是死後他凱撒的名字都要響徹宇內。

在一群大貴族的陪同下,凱撒在御花園中緩慢的散步,走到草坪上時他做了下來,看著旁邊盛開的鬱金香對身旁的人說:「我累了想在這裡曬一會太陽,你們先離開吧。」

說完凱撒便躺在草評上閉上了雙眼,大臣們沒有離去,因為凱撒閉上雙眼后就在也沒有睜開。

愷撒死時七十八歲,死後被按照法令列入眾神行列,被尊為「神聖的尤利烏斯」。

愷撒的遺囑是按照他本人的要求,在他外甥的家中由大祭司親自啟封宣讀的。

這份遺囑是凱撒在死的前一年立下的,當時的他已經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了,所以提前安排了後事,而這份遺囑一直保存在維斯塔貞女祭司長手裡。

在這份遺囑中,愷撒指定自己姐姐的三個孫子為自己財產的繼承人:給屋大維四分之三的財產,其餘四分之一由自己可能出世的孫子繼承,並為其指定了監護人。

還指定屋大維為自己的家庭成員,將自己的名字傳給他,這也暗示著屋大維可以繼承他的地位成為羅馬皇帝,但凱撒還規定他的孫子可以成為第二順序繼承人;

此外他還把台伯河的皇家花園留給人民公用,並贈予每個羅馬公民300枚金幣。

可惜的是老來得子的凱撒,並沒有看到自己的兒子功成名就,他的兒子就在戰爭中身受重傷不治身亡。而他的孫子在凱撒死後的第二年就被繼承皇位的屋大維毒死在襁褓之中。 凱撒雖然已經隕落但是這枚神秘的戒指卻戴在了屋大維的手上,並且在歷代羅馬皇帝手中流傳,直到克洛維斬斷羅馬皇子的一隻手臂才落入法蘭克王室的手中,並依舊被當成傳承之寶在一代代國王手中傳遞。

沒人知道這個戒指的秘密,但是他的擁有者們都知道它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凱撒能成為大魔導師也許就是靠它的力量,不然凱撒也不會如此重視甚至在臨終前才珍而重之的交給自己的繼承人。

但是空有寶山卻不得而入是最讓人鬱悶的,即使是數位魔導師花費上百年的研究它也無法破解它的秘密。

不管怎麼看它都只是一塊廉價的石頭戒指,所以漸漸的它變成了只有象徵意義的普通戒指。

直到那個可以解開它秘密的人出現,而這個人正在父親的懷抱里糾結。

布萊恩斜眼仔細的觀察這個神秘的法蘭克王室的傳承之寶,神秘戒指從表面看上去只是一般的寶石戒指,感受不到一絲的魔法力量。

光色黯淡的黃色寶石鑲嵌在黑色的不知名金屬上,如果不是他的主人都是地位高貴的皇帝或國王,並且他們都把它視為珍寶的話,一般人只會當它是一個銀幣一堆的地攤貨不屑一顧。

透過布萊恩的目光迪恩大叔也仔細感受著這個看似普通的戒指,良久才對布萊恩傳音道:

「沒錯這確實是一件神器,而且是一件無主的神器,我在他的上面沒有感覺到其他神明的氣息,我想之前擁有他的神明應該是隕落了。

根據你之前的敘述,那個凱撒應該是在一處諸神之戰的遺迹中找到它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戰鬥啊,連不死的神明都隕落了。」

「幸運的是戒指好像被封印了,他的器靈被困在了裡面所以沒法認主。在普通人的眼中和凡物沒什麼區別,甚至還不如普通的魔法戒指來的珍貴,真是明珠暗投暴遣天物啊。」

迪恩大叔不知道想起來什麼,突然對神戒的遭遇很是惋惜。

布萊恩到是覺得很自己幸運如果不是這樣,戒指早就不知道被那個強者搶走了也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要怎麼才能從父親手中拿到戒指。

這個戒指雖然對普通人沒什麼作用,但是對法蘭克國王來說作為權利的象徵卻是意義重大啊。

要是用對付吉姆的辦法用在自己父親的身上,布萊恩也有些猶豫,不是布萊恩婦人之仁,對自己的父親於心不忍。

而是因為奧德里奇本身的實力也不弱,已經是高級魔法師了,雖然這是靠無數魔晶石和魔法藥劑堆出來的。

也許以奧德里奇的資質一生也不可能進階為大魔法師,可高級魔法師實力卻是實打實的。

吉姆現在還在布萊恩的控制之內,要在一天之內控制兩個高級魔法師,布萊恩的精神力雖然沒有問題,但是他脆弱的身體支撐不了。

即使布萊恩真的把自己的父親控制住了,從奧德里奇那裡得到自己想要的資源以及戒指,卻會惹來更大的麻煩。

法蘭克王室絕對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王族裡不但擁有為數眾多的大魔法師,就連隱藏在暗處的魔導師也絕對不止一兩個。

不然也無法在羅馬帝國和奧匈帝國的夾縫中,虎口奪食不斷擴張,更不可能抵制住教會的滲透,如果魔法師可以隨便去控制一國的國王的話,那麼天下諸國早就已經被教會統一了。

奧德里奇可不知道布萊恩的小心思,把他從地上抱起來讓布萊恩依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向莊園里走去。

這樣的寵愛讓身旁的人都心驚不已,就連格雷戈里都看出奧德里奇王國是真的打算公開承認這個兒子了,而且是唯一的兒子。這意味著什麼所有人的心裡都不言而喻。

可是安吉拉雖然也是滿臉欣慰,可眼中卻又有一絲難解的憂愁。奧德里奇抱著兒子走進正門,來到這個相對而言不大的宴會大廳,奧德里奇把兒子放下讓他坐在自己的身旁,安吉拉坐在另一邊側頭對著旁邊的僕人吩咐著什麼。

奧德里奇看到自己的兒子,見到自己后就一直盯著自己的戒指看,就好奇的問道:

「布萊恩你一直盯著這個戒指看是很喜歡它嗎?這只是一個樣式普通的戒指。

如果你喜歡戒指我可以派人送無數珍惜寶石做成的戒指給你,而且我還有一種神奇的魔法戒指裡面有一個獨立的空間,你可以在裡面放滿你喜歡的零食。

要是你通過幾天後的魔法測試,確定你有成為魔法師的潛質,我就派人拿一個新的儲物戒指給你。」

聽到國王的話周圍的僕人倒是沒什麼感覺,可是那些高級侍衛卻是一陣無語。

會拿珍貴的儲物戒指裝零食,也只有少數幾個大國的國王敢說,要是普通人說了,被傳到那些只有儲物背包的魔法師耳中一定會氣瘋的。

不過沒人會懷疑國王話語的真實性,法蘭克王室的財大氣粗在大陸上都是出名的,尤其是魔法物品數量之多,品類之豐富讓教會的人見了都會心生嫉妒。

這些也只是外物,重要的是墨洛溫王朝的王室和歷代統治者,繼承了克洛維一世的優秀血統都有不錯的魔法天賦,家族中的人十之**都可以修鍊魔法。

就算是奧德里奇這樣天賦不怎麼樣的人,在金錢的推動下也可以成為高級魔法師,更不要說天資出色的家族成員。

奧德里奇的幾個王叔都是大魔法師,而且他的父親上任國王更是魔導師級別的存在,所以才能從眾兄弟中脫穎而出,被克洛維的長子胡夫選為繼任者。

這也是為什麼南北勢力爭鬥不休,卻沒有人不敢對王室有半分不敬的原因。

畢竟克洛維家族不只是名義上的王室更是少有的魔法家族,這也使得一些魔法師想研究這個家族的血統,可是就算是教皇也不敢輕易對一個大國的王室動手,更不要說那些勢單力孤的普通魔法師了。

當然大魔導師除外,當實力高到他們這個地步,已經不必在乎世俗的王權和神權了。

可惜大陸已經近千年沒有出現大魔導師了,所以墨洛溫王朝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魔法師,一直是大陸上最熱門的秘密。 至於其中的秘密連王室中的很多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可布萊恩是知道原因的,作為邪神血脈的傳承家族,即使是隱性的傳承無法顯現出邪神的威能,但是感悟魔力成為魔法師還不算什麼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