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只見冀千里嘴角含著冷笑,手中的刀依然在一陣陣的震動著,而方憶茹和凌於薇好像身陷在幻境當中,臉上露出了驚慌掙扎的神色。

冀千里陰測測的一笑,向著張山走了過來:「小子,能死在我的魔音攝魂之下,你應該感到榮幸了!」

張山心中一動,臉上同樣作出了一副驚恐莫名的表情,好像正陷入夢魘中一樣。 看著冀千里獰笑著走到自己面前,手中的鬼頭刀舉起,就要向他斬來。


張山目光大盛,軟軟提在手中的劍寒光一閃,下一刻青虹劍已經刺進對手的丹田,手再一振,真元暴發,把他的氣海絞成粉碎。

冀千里慘叫著被狂暴的真元炸得向後飛去,鬼頭刀也從手裡掉落。

魔音消失,方憶茹與凌於薇悶哼一聲,軟軟的摔倒到沙地上,不住的喘息著,不過眼神漸漸的恢復了清明。

冀千里口中發出一陣絕望的嘶吼聲,臉孔扭曲,七竅流血,下腹一個人頭大小的血洞更是觸目驚心。

「啊……小雜種,你竟然破了我的氣海!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他躺在地上,掙扎著卻爬不起來,只能用怨毒的目光盯著張山,口中發出無意識的咒罵聲。

他本來就重傷在身,現在又被張山絞碎了氣海,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

「你們魔盜作惡多端,早晚會是這種下場。」

張山冷哼了一聲,不理會此人的苟延殘喘,跑過去探視兩女的傷勢。

「師姐,你們覺得怎麼樣?神魂有沒有受傷?」

張山有點焦慮的問道,神魂損傷的話比身體受創更難以恢復。

「應該不礙事,就是神魂震蕩了一下。」方憶茹勉強的搖了搖頭道。

「我也是,就是頭有點疼……」凌於薇按著太陽穴,輕輕哼著。

「那你們馬上入定冥想,看看是否真的沒事,下面的事交給我了。」張山連忙說道。

兩女看了一眼那邊倒地不起的冀千里,點了點頭后盤膝坐好,開始入定。

張山向著半死不活的冀千里走了過去。

「你別得意,我玄冥宮不會放過你們的。」

冀千里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放棄了掙扎,只是咬牙切齒的恨恨說著。

「不用自欺欺人了,像你這種被宗門派出來做魔盜的弟子,恐怕在你們玄冥宮高層的眼裡,連屁都不是,就不用指望他們會專程給你報仇了。」

張山冷冷的說著,一劍把他的頭斬了下來,冀千里的人頭在沙地里滾動了幾下,眼中仍然帶著不甘和憤恨。


張山把他的須彌戒脫了下來,把仔細搜索了一下,在他的腦袋裡找到一枚魔核后,這才把他的屍體一劍震成粉碎,毀屍滅跡。

接下來就找塊石頭坐下,一邊為兩女護法,一邊翻看起冀千里的須彌戒來。

做為十三夜騎這股魔盜的大首領,冀千里家底相當不錯。

首先是那個蓮花座模樣的飛行靈器,雖然只是十八重禁制的低階飛行靈器,速度比不上方憶茹那艘二十七重禁制的靈舟,不過也算不錯了。

然後一塊玉簡引起了張山的注意,神識掃進去后,發現裡面記錄著一幅峽谷的地圖,上面還有說明。

張山仔細看完后,目露奇光。

上面說明那個峽谷位於落日荒原的中心處,是魔盜的大本營,而峽谷的地下,是一個地下迷宮,據說迷宮的下面,是千年前統治落日荒原的漠王的洞府。

不過經過魔盜這些年來的探索,卻沒有發現這個洞府的入口,因此也有魔盜認為這只是個謠傳。

「如果有機會的話,倒不妨去探索一番,不過估計要把落日荒原的魔盜肅清才行。」張山暗自想著。

收好玉簡,他神識繼續在須彌戒里翻動著。

不得不說,冀千里這個大統領掠奪了不少靈石。

下品靈石有一萬多塊,不過中品的靈石卻有一千塊之多。

一塊中品靈石等於一百塊下品靈石,這一千塊中品靈石就等於十萬下品靈石了。

張山滿意的露出笑容,再繼續翻著,有一些幾百年份的靈草還有一些不知名的丹藥。

靈兒看過丹藥后說是修鍊魔功用的,對他無用。

「魔道丹藥,樂天鎮的大型商家都有收購,到時回去后拿去賣了也是一大筆收入呢。」張山愉快的想著。

「那這個玉瓶裝的是什麼?」


張山從戒中拿出一個晶瑩的玉瓶,打開后看到裡面有半瓶青翠的液體,問靈兒道。

靈兒神識掃過:「宿主,這個玉瓶里裝的是真武化魂液,還是極品的呢,也不知道怎麼會落在此人的手裡。」

「是好東西?有什麼功效?」張山精神一振。

「真武化魂液能滋養壯大神魂,固本清源,修復神魂的損傷,尤其在靈武境武者突破真武境時有大用,能提高破境時生成魂技的成功率。」

隨著靈兒的詳細介紹,張山也明白這半瓶液體的珍貴。

從靈武境晉級真武境的關鍵是衍生出魂技。

一些靈武九重的武者真元己足夠,但遲遲沒有選擇突破就是擔心神魂還不夠壯大,衍生魂技時會失敗。

因此武者都願意在靈武九重時,花費更多的時間去打磨神魂直到完滿。

如果不想花費太長的時間去打磨神魂的話,真武化魂液就成了必須的東西。

下品的真武化魂液可以提高武者一成的魂技生成率,中品的是三成,而極品剛達到六成。

而因為靈武境數量眾多需求極大,真武化魂液又煉製不易,所以市面上基本是供不應求,極品的就更為稀少了。

「可惜只有半瓶,不夠一個人用吧?」張山糾結的看著手中的瓶子。

「你以為是喝水么?就這半瓶都足夠三個人用了。」靈兒沒好氣的道。

張山大喜:「這樣?那我們三個人正好每人一份。」

這時,方憶茹和凌於薇相繼從入定中醒來。

「怎麼樣?神魂有沒有事?」張山過去問道。

「還好時間不長,神魂只是輕微的受了點震蕩,經過剛才的冥想后,已經沒事了。」方憶茹欣喜的點頭道。

「沒想到這人還有這種魂技,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對了,師弟你怎麼不受他的影響?這次如果不是你,我們就完蛋了。」凌於薇心有餘悸的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也許是我武魂能免疫一些負面的傷害吧?」張山一股腦子推在這上面。

兩女想了想覺得很有可能,以前他不怕七彩幻蝶的幻瘴,上次是化解毒霧,現在能抵禦魔音也不奇怪。

「對了,師姐,這次我們發了,難怪俗話說,殺人放火金腰帶啊。」

張山嘿嘿笑著,把從冀千裏手里得到的收穫說了一遍。 聽到居然有極品真武化魂液,兩女都失態了起來,就連方憶茹也失去了一貫的淡定優雅。

張山拿出那個玉瓶交到她們手裡,方憶茹辯認無誤后,縴手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我一直拖著沒有衝擊真武境,就是怕千葉碧桃武魂過於特殊,準備不充分而導致衍生魂技失敗,現在有極品的化魂液,那就一切都沒問題了。」

張山拍了拍手道:「這就是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頭,這位冀大統領真是善解人意,有這半瓶真武化魂液,我們三個在晉級真武境時就不會功虧一簣了。」

方憶茹含笑拿出兩個玉瓶,把這半瓶化魂液分成了三份,一人一份。

然後靈石丹藥靈草等,張山也按價值大小平均分成了三份。

「師弟,我想,要那個飛行蓮台。」凌於薇看著張山,期期艾艾的道。

方憶茹已經有一艘性能更好的靈舟了,肯定不會想要這個,因此她可憐兮兮的望著張山。

「想要的話你就拿蓮台的那一份了。」

張山感覺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坐個蓮台,怎麼看就怎麼違和,她既然喜歡那倒正好給她。

把東西都各自收好后,張山拿出那塊玉簡讓兩女看了。

方憶茹看完后勸道:「那裡是魔盜的總巢,以我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摸進去的。」

「當然不是單靠我們三個進去了。」

張山笑著道:「我想,宗門這次肯定是要清剿完魔盜的,那麼最後,所有的弟子肯定都會去黑風峽谷決戰的。」

「我知道了,你是想渾水摸魚對吧?趁著同門和魔盜決戰的機會,溜進裡面去尋寶是吧?」凌於薇眨著大眼睛道。

張山咳嗽了一聲道:「到時看情況吧,如果有機會尋寶當然最好了,反正遲早都要去那裡,不如我們不再理會這邊的零散魔盜了,直接趕去那裡?」

「這樣也好,不過我想找個地方晉級真武境,我想到時大戰肯定少不了,先把戰力提升上去更穩妥些。」方憶茹沉吟了一下道。

「師姐打算用真武化魂液晉級么?這裡恐怕不合適吧。」張山皺著眉頭道。

「那我們離開這裡,然後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方憶茹點了點頭道。

看到她已經下了決心,張山和凌於薇都沒有再反對。

去黑風峽肯定有一場大戰,早日提升實力安全更有保障,方憶茹實力已經達到晉級的邊緣,就差一個契機,現在萬事具備,也難怪她不想再等了。

重新上了她的靈舟,升空飛去。

張山讓碑靈用神識探查周圍,然後指示著方憶茹飛行,一個時辰后,在一處峽谷內找到一個山洞。

巡視過附近都沒有什麼異常后,方憶茹進入了山洞開始入定,身邊擺放著一堆中品靈石以備不時之需。

中品靈石所含的天地元氣百倍於下品靈石,有了這些中品靈石再加上極品的真武化魂液,方憶茹晉級那是板上釘釘的事。

可憐的冀大統領簡直就是送財童子。

張山和凌於薇警惕的守在山洞外面給她護法。

不久后,周圍的天地元氣開始向著山洞內涌去,由緩到快,擴展的範圍也越來越大。

「凌師姐,我們到峽谷上面去守著吧。」

張山看著瘋狂涌動著的天地靈氣,怕影響到方憶茹,沉吟了一下對凌於薇道。

凌於薇點了點頭,和張山到了峽谷上面。

「師弟,等著也無聊,不如給我說說你家裡的事吧?」凌於薇枯坐了一會忽然道。

「我家裡?我父親和哥哥去世得早,現在只有母親一個人了,等這裡的事完了后,我想回一次青陽城。」張山給她勾起了心事。

「你還有一個親娘,比我好多了,我就是孤家寡人一個。」凌於薇嘆著氣道。

「我是師尊從一次遊歷中抱回來的,那時還小,都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自記事起就在青木峰生活了。」

「這樣子?那師伯沒和你說過你家裡的事么?」張山想不到她的境遇比自己還要不如。

「師尊不肯告訴我,說以後到了合適的時候再告訴我,我想也許是我境界太低的緣故。」凌於薇有點難過的道。

不會是有什麼毀家滅門慘禍之類的吧?張山腦子裡閃過這種念頭,不過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

「不如你跟我說說宗門裡的事情吧?我剛加入宗門,有許多事情還不了解呢,師尊把我扔到楓宸院就不管了。」

張山怕她想起不愉快的事情,轉了個話頭道。

凌於薇性子洒脫,鬱悶了一下后就過去了,隨後就想到什麼說什麼,跟張山介紹起宗門的情況來。

一個時辰后,峽谷里的元氣波動變得劇烈了起來,隱隱的還傳來一種香氣。

「我怎麼感覺是種樹木的香氣?」張山嗅了幾下道。

凌於薇跳了起來道:「難道是師姐的千葉碧桃?」

兩人來到峽谷邊上向下看去,只見峽谷內,以方憶茹所在的那個山洞為中心,整個峽谷生成了一個巨大的元氣旋窩,那種香氣就是從洞里傳出來的。

「快看,那是什麼?一棵……桃樹?」

在凌於薇的輕呼聲中,峽谷上空慢慢的顯現出了一棵高達三丈,樹葉青翠欲滴的桃樹虛影來。

那些樹葉彷彿是碧玉雕刻而成,流光溢彩,讓人目眩神迷。

很快,樹枝上開起了晶瑩如玉的花朵,異常的美麗。

隨著那些美麗的花瓣飄落,樹枝上開始結出無數個淺碧色的桃子來。

這些如同碧玉雕刻成的桃子不過兩寸大小,但是散發出的香氣讓人心曠神怡。

「看來方師姐成功了,就是不知她衍生出來的魂技是否和那位上古祖師一樣。」凌於薇欣喜的說道。

張山也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心中也是好奇不己。

「如果是的話,等下要不要師姐弄出兩個來嘗嘗鮮呢。」他腦子裡不由的動起了念頭。

「真是相當奇妙的武魂,如果真的衍生出那種魂技的話,她將來的成就真的不可限量啊。」碑靈在張山的識海里讚歎著。

話頭一轉,她忽然說道:「宿主,我覺得這個方憶茹很適合做你的雙修道侶呢。」

張山神色一滯,然後臉色古怪。

「靈兒,你還有做媒的愛好?難怪你顯現出的是女孩的形態,女人嘛,天生就對兩件事最感興趣,做媒就是其中的一件。」

「那另一件是什麼?」靈兒哼了一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