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只見他怒吼一聲,整個人眼睛通紅,跟發了狂似的,揚身便朝李長生攻了過來。

滾滾的威勢震盪而出,十分驚人。

他如今整個人已經憤怒到了極致,一身術法神通盡出,一時之間,鬼蠱之術騰騰而起,像是凝成無盡的黑煙一般,籠罩住李長生。

李長生“哈哈”一笑,整個人絲毫沒有畏懼之意,反倒迎身而上。

淡淡金黃色的護體神光,從他的身軀之上發散出來,那邪煞之氣雖然厲害,卻是完全侵襲不了他分毫。

轉瞬之間,還未等在場衆人反應過來,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

你是我的天使呀 兩人已經在滾滾的邪煞之氣當中交手了。

百蠱散人威勢盡出,一時之間,漫天的邪氣妖風騰騰襲來,眼看就要將李長生完全吞噬。

路掌舵等人見狀,心裏頭暗暗叫好。

哪料,還未等衆人高興完,只看見李長生渾渾的氣勢沖天而起,一瞬之間,從身軀之中溢出的金光,像是天空之中翻滾的祥雲一般,抵住了邪氣的入侵。

隱隱約約之中,只聽見有陣陣雷鳴的聲音,像是從蒼穹之上傳來。

李長生面色冷峻,一腳邁步。

滔天的氣勢,像是在無形之中,在虛空裏形成了一隻展翅欲飛的鯤鵬。

暴虐王爺:傾城毒醫不好惹 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

化而爲鳥,其名爲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裏也。

浩浩蕩蕩的金光灑出,與漫天的邪氣相互碰撞,只感覺陣陣電光閃耀,雷鳴不絕於耳。

那鯤鵬仰頭長嘯,漫天的氣勢噴涌而出,似是在高空之中,迎風飛舞,俯看着整片大地。

大地之上,似是所有的生靈,都敬畏地低下了頭,跪倒着,顫抖着。

直衝而來的力量,就在這一瞬間,朝着百蠱散人衝擊而去。

百蠱散人一掌擊出,整個人與一片黑暗融爲一體,那身形剎那之間變得大了幾分,渾厚的氣勁散發而出。

只看見掌中似是別有洞天,那鯤鵬直衝而來,一下子被他妖邪之氣給吞沒。

路掌舵等人見狀,跺腳驚歎,大叫了一聲“好”。

原來這李長生,也並非大家所想的那樣,無法匹敵。

一時之間,百蠱散像是找到了自信,欺身上前。

只看見他的雙眼通紅,臉上神情都已經變得扭曲猙獰,恐怖至極。

仿若一個陰森森的深淵之中,爬出的厲鬼。

“還我心肝寶貝的命來……”

百蠱散人聲嘶力竭地嘶吼着,氣勢頓出,濃煙之中,像是化出一個巨大的鬼臉,張牙舞爪,氣勢驚人,一口便朝李長生咬了過去。

那些被李長生所殺的蠱蟲,合計起來,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除去一些普通的蠱蟲之外,類似於三足金蟾這樣的頂級蠱蟲,就有七、八隻,這些靈物到底有多難得到,恐怕只有修煉鬼蠱術的人才會知曉。每一樣靈物的祭練,都需要好幾年的時長,可以說,這些蠱蟲,都是窮盡了百蠱散人畢生的心血才祭練出來的。

沒曾想到,才短短的片刻鐘的時間不到,就被李長生用鞋拔子拍死了。

這換做是誰,都要一口老血噴他個鮮血淋漓才行。

“滾……”

李長生怒斥一聲,一手結印,朝前打出。

金黃色的法印,在虛空之中浮現,帶着強力的勁風,破滾滾邪氣而出,橫掃而至。

鬼臉剛一靠近,發出深邃幽幽的氣息,就被金黃色法印一轟而散。

那百蠱散人整個人影一閃,撩動身上的衣袍。

漫天的攻勢,像是從天空之落下一般。

只見李長生瞬間暴起,凌空而上,一隻巨大的手印,我出現在了高空之中。

剛纔瞬息之間,李長生已經念動咒語,“天師大手印”的威能發出,青光四射,在虛空之中交織雲集。

煌煌之威,橫掃而過,似是能夠覆滅山川大地一般。

在場衆人看到這一幕,只感覺心跳加速,驚得連連後退。

“這是……這是……天師大手印?”楊玄子更是整個人僵在那裏,喃喃自語。

天師大手印朝着百蠱散人,直接就橫壓而下,滾滾的熱浪沸騰而起,像是破滅虛空,一切枯萎殆盡一般。

這一刻,道家之氣盪漾開來,如秋水波紋,層層連綿,滔滔而起。

萬里江河,像是在眼前瞬息變幻一樣,仿若世間一切,滄海桑田。

百蠱散人整個人身子一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這股磅礴的氣勢,早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要是換做是在場其他的人,興許還能夠憑藉着高深的術法神通,抵擋一下李長生的天師大手印。

但是這百蠱散人主修的是蠱蟲,雖然鬼蠱一術十分強大,但他卻是不能得以精通。

術法神通此時此刻盡開,也只能達到一個防禦的效果,未必能夠完全擋得住天師大手印的威能。

“小小道士……你敢殺我……我鬼蠱堂,必定要你不得好死……”

百蠱散人用盡全力,一聲吼叫,脖頸之上的青筋,都像是要爆裂開來一樣。

“轟隆隆”

驚天的巨響傳出,直震得整個法壇大殿搖搖晃晃,像是天地都在震動一般。

在場衆人只感覺一股熱浪,迎面而來,漫天的氣勢,像是凌厲的刀刃一般,無孔不入。

這一刻,衆人紛紛御起防禦,連忙不斷向後退去。

天師大手印的神威,如同能夠炸穿天地山河一般。

漫天氣勢洶洶而出,聲威並存。

片刻之後,威勢散去,衆人看在眼中,一個個呆若木雞,滿堂震怖。 天師大手印拍下,不偏不倚,正將那百蠱散人拍在正當中。

百蠱散人一個大胖子,當場就被拍成了肉泥,連一絲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我光腳的,還怕你穿鞋的不成?”

在場衆人禁不住吸了口冷氣,眼神之中,露出了畏懼。

這百蠱散人好歹是鬼蠱堂的人物,在十萬大山之中威名赫赫,即便是在術法神通這一塊實力有些不濟,但也不至於就這樣被人拍成了肉泥。

路掌舵眉頭一皺,說道:“你是什麼人?有如此神通……莫不是一早來我十萬大山,便已經做好了反我們三教的打算?”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三教作惡多端,在十萬大山之中橫行霸道已久,我早就有要反你們三教的想法了,也省得你們禍害村民們。”

路掌舵說道:“我們三教與你們道門,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十萬大山外頭的世界,我等也不曾出去過……你們卻是跑來我們的地盤相爭,這是爲何?”

“騙子。” 帝女曦和 李長生一臉不屑,搖了搖頭,說道:“那孟天虎,可是你們黑巫教的人。”

“什麼?”路掌舵、雷電法王與天火巫師聽到這個名字,同時臉色一變。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莫要以爲能瞞天過海……你們三教既然無出去之心,爲何都派出弟子,與外頭的世界有所聯繫?那孟天虎,不就是你們黑巫教派出去的人嗎?”

路掌舵身子一顫,說道:“你既然知道孟天虎,莫非……莫非……”

李長生說道:“我既然知道了,就由不得孟天虎在外頭胡來……自然是留不得他……”

衆人紛紛吃了一驚。

孟天虎在黑巫教之中,也是一個分壇掌舵,而且孟天虎的實力並不算弱,比起田掌舵來說,孟天虎的實力高上一籌,更重要的是,孟天虎負責與外界聯繫,可以說,對於黑巫教來說孟天虎的價值,遠不止一個分壇掌舵那麼簡單。

之所以黑巫教對於孟天虎之死一直放任,主要是一來孟天虎是在外頭出了事情,要查出具體原因,有一定難度,二來是因爲黑巫教總壇之中的大巫師,正處在閉關之中,所以教派裏頭的事情,一直是由下頭的人去處理,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

路掌舵的臉色,越發顯得陰沉,咬牙說道:“好……好……今日既然你全盤交代,看來你也有所準備……只不過……就憑你們兩人,來我法壇鬧事……即便你術法神通再厲害,今日也莫要想走。”

“我不走……我這鞋子都沒有,總得拿雙鞋子再說。”李長生淡淡笑着說道。

五降法師此時冷冷一笑,說道:“即是如此……那你把命留下吧!你死之後……我自然是會按照你們中土的儀式,給你燒些冥紙,順便燒雙鞋子給你。”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如此一來,那再好不過……”

話音落下,只看見衆人同時聚氣而起,一時之間,滾滾的氣勢,震盪而開。

法壇大殿之內,頓時劍拔弩張。

楊玄子心頭一顫,整個人吃了一驚。

在場之人,除了黑巫教的人以外,還有鬼蠱堂、降術門的高人,更有那山中的妖魔鬼怪,人數之上便已經佔了優勢,若是同時圍攻李長生與他,即便李長生道法神通再強,恐怕一時之間,也難以應對。

要知道,今時不同往日,現如今受天道限制,肉體凡胎自身所能發揮出的威能,都是在一個可控的範圍之內。一日不成仙,說句實話,就算是面對高科技時代的飛機大炮,修煉之人,也必定不能敵。

而李長生就算能殺百蠱散人,但同時面對這麼多能力絲毫不弱於百蠱散人的強者,恐怕也難以支撐。

“我一個光腳的,還怕你們穿鞋的不成。”

李長生悠悠地說着,向前邁步而出。

寒光一閃而過,他的手上,多出了一把銀白色的短劍。

“殺……”

路掌舵一聲暴喝。

衆人一時之間,同時衝了上來。

只見那五降法師,念動咒語,剎那之間,空氣之中,五根金針,捲起一陣黑氣,破空而來,氣勢非凡。

金針降,五降法師成名技法之一。

據傳,此術源於茅山術,後通過茅山術法改良,而成爲了降頭術之中的一種。降頭師憑藉着金針降,可千里之外,取人性命。以人身上的毛髮,便可施法下降,用布偶代替被下降者本人,金針刺於布偶之上,可牽動人的五臟六腑,控制人的神經。

而金針降的妙用,卻不僅僅在於此。

銀白色短劍揮斬而過,一瞬之間,只聽見“咣噹”一連串聲響。

五根金針,就被擊落在地。

磅礴的威勢,席捲而來,一下子將李長生整個人包圍住。

對於李長生來說,衆人之中,唯獨雷電法王,對自己能夠造成的威脅性是最小的。這天雷不劈他,他也沒辦法,他也很絕望啊!

關鍵是,雷電法王也很絕望。

見大家動手,雷電法王也只能跟着一起動手。

一時之間,光影交錯不斷。

李長生一聲大喝,手中銀白色短劍,化作一道利芒,朝着雷電法王刺去。

雷電法王吃了一驚,連忙御起雷電抵擋。

“轟”的一聲巨響,只見那銀白色短劍的威勢,直破雷電而出,“嗖”的一下,直插雷電法王面門,嚇得雷電法王一個俯身,差一點整個人栽倒在地。

滾滾攻勢漫天飛舞,不斷撞擊着法壇大殿的天花板。

“咚……”

“咚……”

“咚……”

“轟隆……”

一時之間,一聲巨大的聲響,那法壇大殿的天花板,被衆人龐大的威勢所擊破。

狂風猛然從那窟窿之中,直刮進來。

只見李長生揮舞手中銀白色短劍,無盡的光華,像是傾盆大雨一般落下,瞬間將他整個人籠罩在了其中。

衆人同時施法,巨響不斷,五彩的光芒擊打在光華之上,卻是根本無法突破。

李長生“嗖”的一下,御風而起,朝着天花板上的窟窿,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路掌舵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大喊道:“他不敵我們……別讓他逃了……”

衆人氣勢大漲,連忙追去。 楊玄子心中一緊,連忙放出消息,開啓北斗七星誅魔陣。

這北斗七星誅魔陣一旦開啓,陣法之內,方圓五里,都將被磅礴的陣法氣勢所籠罩住,即便是這裏頭打得天翻地覆,外頭也不會有任何一點動靜。

那三世狐仙本是妖,雖然修行較弱,但是在速度身法之上,卻比肉體凡胎的人快上許多。

所以他一馬當先,緊跟在李長生後頭,想要趁李長生不敵之際,自己混個功勞。

李長生一出大殿,反倒是定住了身形,冷冷一笑,手中銀白色短劍,朝着衆人一揮。

剎那之間,只看見銀白色的光芒閃出,如同日月之輝,耀眼異常,斜月披星,巨大的攻勢橫掃而向那三世狐仙。

三世狐仙心中一驚,只感覺面前勁風陣陣,嚇得連忙閃躲。

後頭追逐的衆人,更是反應快速。

“轟隆”一聲巨響,光華劈斬在法壇之上,整個法壇搖搖晃晃,像是隨時要裂開一樣。

路掌舵臉色一變,大怒,說道:“我們幾人聯手,還怕他不成?這樣下去,豈不是我的法壇也要給他毀了?”

一說完,反手一掌,朝着李長生拍了過去。

頓時,四周空氣凝聚而起,像是形成巨大的漩渦一般,狂風大作,翻滾不息。

這路掌舵擅於使風,意念一動,便能勾連着天地之間的風雨,所以厲害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