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只要把朱千凝從妖將手中搶回來即可,羅征不用再次戀戰。

可就在他快要靠近這名妖族的瞬間,神色一沉,從他的層面,一根骨刺驟然射向羅征。

即便羅征擁有靈氣之軀,但被這堅硬銳利的骨刺刺中,也免不了受傷。

只有將身體一矮,避開這根骨刺。

「咻!」

緊接著,又是一根骨刺,再次將羅征逼退兩步。

「咻咻咻咻……」

那些身體負傷的妖將,紛紛將身體中的骨刺射出來。

六名妖將,不斷地朝著羅徵發射骨刺,羅征身在其中,除了閃避之外,根本找不到喘息的時機!

剛開始的時候,羅征尚且有躲避的空間,可是隨著骨刺一根根的增多,羅征便是避無可避!

「噗!」

一根骨刺直接射中了羅征的大腿,整根骨刺從他的大腿內側射入,又從大腿外側穿出!

「噗噗噗!」

第一根骨刺穿透羅征的大腿后,長長的骨刺嵌入他的腿部,讓他行動受阻,其他的骨刺則一窩蜂的刺中羅征,他的手臂,胳膊,以及腿部,又一連被幾根骨刺刺中……

羅征雖然練成靈器之身,但是他的身體依舊感受到痛苦,此前因為身體之中能夠產生暖流,若是掌力,或者拳力,絕大部分都被轉化為暖流,故而羅征並沒有受到過如此嚴重的傷害,也沒有感受過如此痛楚!

此刻,羅征半蹲在地上,七八根骨刺將他貫穿,即便是正常的走路都做不到,只能保持那個半蹲的姿態。

「桀桀桀桀……」

劫持朱千凝的那名妖將,此刻又笑了起來。

被羅征的殘破飛刀所傷的那幾名妖將,身體恢復的極快,此刻一個個也站了起來,用妖族的語言不斷地交談著,大約是討論,到底要不要殺這個奇怪的人族小子。

畢竟一個半步先天的人族小子,還是有相當的研究意義的,將他抓來回去,也許能夠從羅征身上挖出什麼秘密。

一個智慧種族想要不斷地變強,就必須吸納其他種族的優點和特長!

當年妖族並沒有自己的文化,但是在不斷與人類的戰鬥中,獲得了人類的一些文化,最終形成了自己的語言,一步一步挖掘人類的修鍊方法等等,將一切利用的可以利用起來。

在這一點上,人族與魔族也後知後覺,明白取人之長,補己之短的道理,打破了往日的道德笆籬,所以才有了人類與魔族的和親,互相學習對方的特點。

鮮血一滴一滴,順著傷口流淌出來,染紅了刺入羅征身體中的那些骨刺。

被數根骨刺貫穿,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早已是必死的局面。

但是羅征卻依舊沒有放棄,他單膝跪地,沉靜的望著那些妖將,同時悄悄的運轉丹田中的天魔真氣。

他想利用天魔真氣的特性,將卡在自己身體中的骨刺,給吞噬掉!

再大的逆境,也要保持冷靜,只有如此,才會有翻盤的機會……

在操控那些天魔真氣的同時,羅征在心中不斷地提醒自己,要冷靜,要冷靜!

就在這個當下,方才昏過去的朱千凝,此時卻睜開了眼睛。

她雙眼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睜開眼睛的一剎那,卻看到羅征單膝跪在地上,幾根長長的骨刺將他完全貫穿,渾身浴血。

柔情危局 「羅……羅征?」

朱千凝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

她被妖將擄走的時候,就已經明白,這一次她是真的危險了。

可是朱千凝萬萬沒有想到,羅征竟然肯冒著生命危險來救她。看著周圍那些妖將,朱千凝也明白,羅征這一次也陷入了絕境。

這個年輕人,與自己僅僅只認識的一天而已,竟然甘願冒如此大的危險,救自己……

想到這裡,朱千凝無比動容。

聽到朱千凝的叫聲,羅征只是淡淡的朝她笑了笑,此刻他無暇分心,全力催動著天魔真氣,將那些骨刺一點點的吞噬……

圍在羅征周圍的那些妖將,用它們妖族的語言不斷地商議,討論。

看它們的樣子,似乎終於討論出一個處置自己的方法。

其中一名妖將的手臂上,忽然突出一根骨刺,那名妖將將骨刺對準了羅征的腦袋。

「看樣子,還是要幹掉我,」看著那根對準自己的骨刺,羅征的眼中閃爍出一抹暴戾之色,身體中天魔真氣也加快了三分吞噬的速度。

就在那名妖將正要將骨刺刺向羅征的瞬間,只聽到羅征身上傳來幾聲悶響。

「啪、啪啪……」

那是刺入羅征身體中骨刺斷裂的聲音。

在這萬分危急的關頭,羅征終於將身體所有的骨刺吞噬,截斷!

那幾根骨刺從中斷裂,就從羅征的傷口處掉落下來,不受到骨刺束縛的羅征,恢復了自由!

「就算是死,也要拖你們下水!」

那妖將此刻已經朝著羅征腦袋刺了過來,羅征的頭微微一偏,避開了骨刺穿顱的一記,隨後羅征挺身而起,貼身靠近了那名妖將!

羅征身上的被骨刺洞穿了幾個大洞,方才那些骨刺插在羅征身上,反而止住了血液,此刻骨刺離身,他一運動之下,鮮血頓時如同泉水一般,汩汩湧出!

浴血奮戰!

羅征貼身之後,便飛快的打出了一拳。

「魔動天下!」

「嘭!」

那名妖將高大的身軀,被羅征一拳蹦出了數米遠,隨後它便兀自痛苦的嚎叫著,彷彿身體之中正在承受萬千魔物的啃食。

被天魔真氣灌入體內后的命運,是非常凄慘的。

那些天魔真氣迅速的啃食著那名妖將體內每一個組織,每一塊肉!

不一會兒,那妖將雙眼,嘴中,耳中都冒出一縷縷的天魔真氣,最終被天魔真氣啃成了一個軀殼,躺在了地上,連同那些天魔真氣一起化作了虛無……

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其他的幾名魔族臉色異常難看。

它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半步先天的人族小子,在這般情況下,竟然還能反擊,而且還當著它們的面殺了它們的一位妖族同伴!

羅征除了頭部之外,渾身上下,都已經被鮮血染紅,那件青雲宗的白色弟子袍,此刻如同一件「血袍」!

即便如此,羅征的眼中依舊充滿了堅毅,依舊犀利無比!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又或者是魔族,或者其他智慧種族。

它們既然擁有智慧,擁有自主思考的能力,那麼人類擁有的情緒它們都會有。

愛慕,恐懼,悲傷……

這些妖將,看到渾身浴血不倒,矗立當場的羅征,感受到羅征的那股毅力,那股氣勢,它們也被鎮住了,一時間竟然沒有一個妖將衝上來!

「羅征……羅征,你不要管我,若是你能殺出去,就自己逃吧!」朱千凝雙目含淚,輕聲說道。

羅征那並不高大的身影,此刻如同一枚烙印,深深的烙在她心中。

聽到朱千凝的話,羅征扭過頭來,依舊沒有回應朱千凝的話語,而是給了她一個淡淡的笑容。

這個笑容,暖人心扉。

一把飛刀,一身鮮血,直面那些妖將。

「咕咕嘎咕……」劫持著朱千凝的那名妖將,用妖族語言又說了幾句話。

此刻圍著羅征的那幾名妖將才動了起來,看樣子這一次,它們就要一擁而上。

一團紫黑色的天魔真氣,在羅征的手上騰騰升起,這種時刻,羅征將體內所有的天魔真氣盡數掏空,羅徵用單刀護在胸口,另外一隻手捏成拳頭,不斷地逸散著天魔真氣。

他意思很簡單,不怕死的,就儘管上來吧!

第一名妖將沖了上來,羅征朝後退去,可是另外一名妖將的骨刺卻朝他的胸口刺過來,面對那根骨刺羅征不閃不避,任由那骨刺灌體,不僅如此,他還雙腳用力,把自己的身體頂向過去。

「撲哧!」

那根骨刺貫穿身體的同時,羅征也頂著骨刺,靠近了那名妖將。

從羅征背後貫穿而出的骨刺,已由古銅色變成猩紅色,一滴滴鮮血順著骨刺的刺尖滴落……

那妖將見到羅征完全不怕死的樣子,居然頂住穿胸的骨刺,靠近自己,頓時也慌了,它想將這根骨刺斷開,與羅征拉開距離。

但為時已晚。

「噗!」

羅征一拳頭,打向那妖將的胸口,一縷縷天魔真氣,灌入它的體內……

至此,羅征看也不看那名妖將一眼,扭頭就迎向另外一隻妖將,因為羅征知道天魔真氣入體,這妖將必死無疑!

第一隻……

就在羅征剛剛扭過頭來,另外一根骨刺,再一次又刺入羅征的身體,靠著同樣的手法,羅征依舊衝上前去,再次將天魔真氣,打入了那名妖將的身體中……

第二隻……

再來……

「羅征……羅征……」

看著如此慘烈戰鬥的羅征,朱千凝的雙目都已經哭花了,她那靈動無比的雙眼,此刻腫脹的如同兩隻核桃。

可是她此刻卻什麼都做不了!

對方是妖族,非我族類!

就連乞求都不可能!

羅征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支撐著他沒有倒下的東西,只有一個,那就是永不服輸的信念!

將身體里每一絲真氣都耗盡,每一點力量都榨乾,每一滴血液都流淌至乾涸!

做到這些之前,他不能倒下,也不能死。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第四隻……

第五隻……

靠著近乎自殘式的拚命搏殺,羅征將這五隻妖將,一隻只的擊殺。

可是此刻的羅征,身上已經插滿了骨刺。

與開始那些骨刺不同,之前那些骨刺只是刺入羅征的四肢,並沒有刺中要害部位。

但是現在的幾根骨刺,都是貫體而出,幾乎每一處都刺在要害之上!

羅征已經無法行走,那些骨刺前後貫穿,此番看起來他就像是一隻刺蝟,立在原地,面對著最後一隻妖將。

一名妖兵,想要成為妖將,也是經歷過無數的腥風血雨,才擁有現在這般實力。

相比人類來說,妖族無論是意志力還是身體的韌性,生命力都遠比人類強悍,它們自幼就長有可供戰鬥的武器骨刺,從小就經歷嚴格的訓練,而那些訓練往往意味著生死之間的淘汰……

即便是在如此殘酷下成長起來的妖將,也被羅征所展現的意志力深深的震撼。

那妖將一手抓著朱千凝,另外一隻手臂上,突出一根骨刺,正對著羅征,用那古怪的腔調說道:「人族小子,你的意志和勇氣,讓我也敬佩,不過你我分屬不同的種族,今天……你必須死……」

無論是妖將,還是朱千凝,又或者是羅征,他們三人都清楚,羅征的傷勢已經嚴重到了極限,就算這妖將不對羅征動手,將羅征扔在這裡也必死無疑。

不過這妖將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決定親自動手殺死羅征。

福晉每天都在搞事情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它手中的骨刺在妖族強韌有力的肌肉下,開始收縮,當妖將身體中的肌肉回彈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將骨刺如同一支箭那般射出去。

就在妖將快要射出骨刺的瞬間,朱千凝身上忽然真元涌動!

此刻她絕對不允許妖將對羅征再有任何傷害。

朱千凝的真元化成一道道紅色的細針,朝著妖將爆射而去。

但她的攻擊並沒有奏效,妖將只是伸出手臂,擋住了它那雙眼睛,隨後一揮手,就將朱千凝撥開。

朱千凝那柔弱的身軀,狠狠的撞在巨大的雲杉樹榦上,又緩緩的滑落下來。

但此刻,這位自幼在擁簇與呵護之間長大的士族子弟,表現的無比頑強,她一翻手,一隻小小的金色盒子出現在她手上,眼看她就要打開那金色的盒子,但是一枚短小有力的骨刺,再一次射向了朱千凝,直接將那金色盒子射成粉碎。

發射這根骨刺的並非那位妖將,在不遠處的雲杉樹林中,又出現了幾位妖將,這根骨刺便是其中一名妖將所射。

除了那幾位妖將之外,旁邊還多了幾十隻妖兵。

看到那些妖兵妖將,朱千凝終於絕望了,她只能怔怔的看著羅征,痴痴的說道:「對不起,我幫不了你……」

經歷了這個小小的波折后,那名妖將對朱千凝說道:「沒用的,你的確幫不了他,」隨即它扭過頭去再次將骨刺對準了羅征說道:「死吧!」

但是在這個瞬間,異變突起!

天空之中,憑空多了一把銀色的小劍。

那銀色小劍剛剛出現的時候,就滴溜溜的旋轉不停,最終停止旋轉之後,就選定了劍尖朝下的方向,直插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