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只要我不死,烈火陣便會永遠狂燒下去!

我的話音纔剛落地,在我的四周,也就是我視線掩埋七張符籙的方位,便陡然爆出了一團團絢麗的火花,而且,這火花好似炸藥一般,才一爆出,便直接沸騰了起來,幾乎只是眨眼之間,便朝着四面八方,瘋狂的焚燒而去!

轉瞬之間,以我爲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皆已經被熊熊燃燒的烈火佔據了,一股股澎湃而炙熱的起浪,猶如雲騰,翻滾不休,襲燒八荒!

狂暴的火焰,好似欲衝破天際,燒向無窮無盡的蒼穹!

炙熱的火焰,彷彿欲燃盡大地,焚入永無止境的地下!

在這陣狂暴的烈火焚燒下,那些一望無際的陰魂大軍,彷彿見到了天生剋星那般,凡是能逃的,幾乎都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逃之夭夭,而被火海籠罩在內的那羣陰魂,則只能無奈的接受魂飛魄散的命運……

一時間,以我爲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皆是一陣絡繹不絕的鬼嚎之聲,不僅如此,那些被烈火焚燒至魂飛魄散的陰魂,也直接變成了一縷飛灰,飄散在烈火之上,隱約的,那由陰魂變成了黑煙,彷彿爲這陣烈火,蒙上了一層漆黑的薄紗,由此可見,死於火海之中的陰魂,數量之多,狀況之慘!

而處於火海最中心的我與東王,自然會經受着比之那羣陰魂所面對的火焰,還要強勁的烈火!

我倒是還好說,烈火陣所產生的烈火,好像自動的避開我似的,並沒有順勢爬到我的身上,但與我近在咫尺,相互制衡的東王,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此時的東王,周身遍佈烈火,它的古服,已經燒燬,它的鬼體,也已經開始變燒,包括那張之前還算清秀的書生臉,此時也變得,血肉模糊,焦黑一片,當真是可怖無比! “你打算與我同歸於盡不成?”那東王張開了已經被燒化了的嘴,只剩下了讓人噁心的口腔,它的上下兩排牙齒,此時也開始慢慢的融化了起來,不過,這並不能阻攔東王歇斯底里的叫聲,因爲,烈火還沒有燒入它的身體,還沒有燒燬它的聲帶,“你若是現在放手,利用你的道氣,完全可以將我的黑血化解,這樣,你也能保住性命……”

然而,東王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突兀的冷笑聲給打斷了……

“的確,我若現在放手,我可以自救,但是,我若是放手,你也會逃走,再想滅你,可就猶如大海撈針了……”

說完這句話,我還緊了緊雙手,而我那雙插進了東王身體裏的雙手,應該是抓住了東王的某種器官內臟,就在我緊握雙手的時候,東王又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鬼嚎之聲,我知道,並不是因爲東王的內臟被我抓住,它才叫,而是因爲,我的雙掌之中,可還握着鬼脈符紋呢!

楚家的鬼脈符紋,對陰魂,有着無與倫比的巨大殺傷力,別看東王的境界要高我一籌,但我現在,卻是相當於直接將鬼脈符紋打入了東王的體內,這種殺傷力,可不是打在東王體外能夠相比的!

“瘋子! 醫武兵王 你真是個瘋子!”東王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嘶吼,甚至,它的話語之中,竟然還透出了一股哀求的味道,“殺了我,對你有何好處?而且,我保證,就算我會死在你的手上,你也會被我的黑血吞噬而死,現在放手,你我都可以活下去!”

“我發起瘋來,連我自己都怕,東王,你若是夠膽,便與我同歸於盡,看誰先膽怯!” 璀璨,星光,愛 我強忍着胸膛傳來的痛楚,冷冷一笑,道:“東王,你的境界要高與我,而且這裏又是地府,你可以藉助陰氣,隨時恢復鬼力,但我不行,我不能與你打持久戰,我只能與你速戰速決……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的雙手,竟然奇蹟般的插入了你的身體之中,這樣的話,我就更有信心殺死你了,雖然,我可能也會死,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楚家人,從不畏死,殺了你,是我來東獄沼澤的任務,爲了完成任務,我願意放手一搏!”

此時,東王的臉,已經被燒到了那種看不清五官的地步,就像是一團焦炭,用那種已經變得極其低沉的聲音,在朝着我嘶吼,“瘋子!瘋子!瘋子!”

東王接連喊出了三聲“瘋子”,看來,它對我,或者說,它對我的烈火陣,當真是極其忌憚!

其實,連我也沒想到,我的烈火陣,竟然會對它造成如此巨大的傷害!

可是,就在我以爲東王無力抵抗我的烈火陣之際,那東王的鬼體,卻突然爆發出了異變……

一團刺眼的烏光,在東王的鬼體之中爆閃而出,下一瞬間,東王那具在烏光籠罩之下的鬼體,竟然產生了讓我目瞪口呆的變化……

只見東王那具已經被燒焦了的鬼體,竟然在那團詭異的烏光滋養下,開始逐漸的恢復了……

沒錯!

東王的鬼體,在逐漸的恢復!

那焦黑的皮膚,已經慢慢的被如玉般光潔的肌膚所替代!

還有我插入東王體內的雙手,也有所感覺,我感覺到了一種器官重生,血脈重塑的氣息,正在東王的體內不斷運轉!

這是怎麼回事?

我怔怔的望着東王,一時間,竟然忘卻了胸前的疼痛!

就在這時候,東王那張幾乎已經完全恢復了的鬼臉,突然露出了一抹詭笑,並且用那也已經恢復如初的聲音,氣定神閒的對我說道:“活人,本王要謝謝你,謝謝你幫助本王完成突破……現在,本王已經邁入了鬼王后期!” 鬼王……後期!

看來,我與東王,終究是東王先一步完成了突破!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將其吐出,望着東王那張恢復如初的鬼臉,以及那具已經可以抵擋烈火的鬼體,我的心中,五味雜陳……我拼死一戰,妄圖用以命換命的方式去終結東王,卻不想,這傢伙竟然在瀕臨死境的關鍵時刻,完成了突破,當真是造化弄人!

東王沒有再繼續說話,只是氣定神閒的站在原地,極其輕蔑的掃了我一眼,旋即,它將目光落到了周身的烈火之上……

忽的,東王擡起了手臂,好像拍掉灰塵那般,輕輕的拍了拍肩膀上的火焰,隨即,依附於東王肩膀上的那一縷火焰,竟然真的好像灰塵似的,被東王的手掌給拍飛了!

見到此景,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無比震撼的望着東王……

這就是邁入了鬼王后期的東王?

我的烈火陣,比烈火咒要強大數倍甚至是十幾倍的最強殺招,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它化解了?

陣法之外,陰魂大軍依舊在鬼嚎……

而陣法之內,我卻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氣定神閒的東王……

足足過了良久,東王,再次開口了,“活人,你說,我們誰會先死?”

東王的話語之中,充滿了嘲諷和蔑視,就好像,這傢伙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似的!

不過,話說回來,此時的東王,的確有這個資本來藐視我!

“不如我們賭一賭,如何?”東王學着我之前的口氣,蔑笑一聲,“我們賭一賭,看看是我先灰飛魄散,還是你先命隕東獄!”

那東王好像吃定了我似的,也不着急動手,只是在不斷的用言語來諷刺我,嘲笑我,“我賭,你先死,而且,你會死的很慘……”

說完這番話,東王便緩緩的擡起了手,指向了我的胸口,戲謔的笑道:“你看,你的胸膛,已經露出了大片白骨,你應該還沒欣賞過你的內臟吧?現在,本王給了你欣賞自己內臟的機會,你,要珍惜纔是……”

被東王這麼一說,我的目光,也下意識的循着東王手指的方向,向下望了去……只見我的胸膛,鮮血淋漓,血肉模糊,而且,已經有巴掌大的範圍,露出了森森白骨,我的皮肉組織,已經完全被東王的黑血腐蝕了,只不過,我的骨骼之間連接着的筋膜和碎肉,卻是阻擋了我的視線,讓我無法真正的見到自己的內臟!

“看來,需要本王助你一臂之力,你才能看清楚你的內臟……”東王揚起了嘴角,猙獰的笑了一聲,話音未落,這傢伙便擡起了雙臂,緩緩的朝着我的胸口位置移動了過來!

我怔怔的望着東王那雙白皙無比的手……它的手,穿過虛空,直接落到了我的胸膛之上,然後,它的指尖,帶着一絲冰涼的感覺,也隨之落到了我血肉模糊的胸膛之上!

“我幫你撕開胸膛,讓你看一看你的內臟,可好?”東王大笑一聲,下一瞬間,這傢伙的十根手指,便直接刺入了我胸膛的骨縫之中!

就在這一刻,一種好比抽筋剝皮的痛楚,也立刻從我的胸膛開始蔓延,轉瞬之間,便傳播到了我的大腦之中!

“呼!”我吃疼的重重喘了一口氣,而在我喘氣之時,因爲牽動到了胸膛的起伏,也導致了東王的十根手指,又深陷了幾分,隨之而來,便是更加強烈的痛楚!

“活人,準備好欣賞你的內臟了嗎?”東王的臉上,露出了冷笑,同時,它的雙臂,也開始輕輕的顫抖了起來,那是因爲,它的雙臂,已經準備發力,將我的胸膛撕開了!

由於雙臂發力,東王的手指又深陷了幾分,可是,就在這時候,那東王的臉色,卻突然大變……

先前那種胸有成竹的蔑視笑意,竟然在這一瞬間完全消失了,緊接着,取而代之的,是震撼,是驚愕,是不解…… 無法言語的痛楚,已經佔據了我全身每一條經絡,每一寸皮膚!

可是,當我發現了東王臉色大變之際,我彷彿突然忘卻了痛苦那般,因爲,就在這時候,我的胸腔之內,突然涌上了一股極其熟悉的炙熱,就像是……像是在不久之前,我吃那種紅色果子的感覺!

“怎麼回事?”東王瞪起了雙眼,無比驚愕的望着我的胸膛。

循着東王的目光,我也低下了頭,望向我的胸膛,可是,我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不對,我的胸膛,有異常,只不過,我胸膛所產生的異變,已經被散佈在胸膛上的紅色鮮血,遮掩了,若不是我仔細的凝視,還真看不出變化!

至於我胸膛的變化……

一股近乎於血色的妖紅,在我的胸腔內點亮了,甚至,將我的森森白骨,都映的微紅!

直白的說,我就像是燈籠,而那道映紅了白骨的赤色光芒,便是燭火,這樣解釋,就很好理解了!

可關鍵是,那燭火,又是什麼?

與吃果子的時候感覺相同……該不會,是我肚子裏的那些紅果子搞的鬼吧?

一想到此處,我也是不由的瞪起了雙眼,不解的盯着我的胸膛……便見那好似燭火一般的赤紅色光芒,正在緩緩的擴散,從最初的填滿我的胸膛,持續擴散,直至充斥我的全身爲止!

此時的我,真的就像是一盞紅燈籠,全身上下都被那種妖異的紅色,映的通紅,也包括,我插在東王體內的雙手!

哧哧……

一道好似電熨斗熨燙東西的細微響聲,突然傳入了我的耳中,而當這道聲音發出的一剎那,我便尋找到了最終的源頭,這聲音,正是來自東王的心口和小腹處,也就是說,聲音的源頭,其實是我插在東王體內的雙手!

再說那東王,當那“哧哧”的聲音響起之際,東王的臉色立刻變了,那種不可一世的囂張和傲慢,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惶恐,彷彿生命受到了威脅的惶恐!

總裁你好 “這是怎麼回事?”東王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心口和小腹處,呢喃自語了起來。

我沒有回答東王的話,因爲,此時的我,正在經受一種說不出的玄妙之感,這種感覺,已經完全超越了我的認知範圍,比當初的入定和夢境,更加玄妙,更加奇異!

就好像……一團烈火,正在我的體內燃燒,不過,這團烈火卻並不會對我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影響,而且,好像還在修復我的身體,包括器官,血肉,內臟,經絡!

突兀之間,一股強悍而狂暴的力量,陡然在我體內閃現,而且,這股力量僅僅在眨眼之間,便已經充斥了我的全身,在這一刻,彷彿我獲得了無窮無盡的力量那般,比之之前,更強大,更精純!

“這是怎麼回事?”我茫然的說出了一句和東王一模一樣的話。

隨後,我與東王,竟然目瞪口呆的相互望向了對方……

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幕,卻是讓我和東王,下意識的將目光從彼此的雙眼之上,移了開……

這時候,我的周身,從胸膛開始,突然噴發出了一道妖異的紫黑色火焰,緊接着,這紫黑色的火焰好像擁有靈識那般,從我的胸膛,燒到了我的雙肩,小腹,脖頸,手臂,雙腿,直到最後,那紫黑色的火焰,直接通過我的雙手,隱入了東王的體內…… 紫黑色的火焰纔剛剛隱入了東王的體內,便聽東王的身體之中,傳來了幾道突兀的悶響聲!

嘭嘭……嘭嘭……

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東王的體內炸開似的,無比低沉,無比沉悶!

緊接着,那東王臉色大變,好像無法抑制那般,發出了一道充滿了淒厲的嘶吼聲!

“啊!”東王瞪大了雙眼,將脖子抻的老長,仰頭咆哮,它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痛苦與掙扎!

嘭!

嘭嘭嘭!

那東王的嘶吼聲還未結束,沉悶的爆炸聲便再次出現,而這一次,可不單單是從東王的體內,傳出來那麼簡單了,而是在東王的鬼體上,直接爆裂開來!

便見一朵朵絢麗的紫褐色火花,分別在東王的手臂,雙腿,小腹,後背,胸膛,心口,脖頸,等等各處,紛紛爆開,僅僅是眨眼之間,便將東王炸成了滿身窟窿的血人!

而從東王體內飛濺而出的黑色血液,灑落到了我的身上,不過,這次的黑血,卻並沒有像上次一般,對我造成那種毀滅性的傷害,而是……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黑血纔剛剛落到我的身上,便內我身體之外的紫黑色火焰,直接燒到蒸發!

望着眼前的詭異一幕,我的腦海中,頓時浮上了一個念頭,也是唯一的念頭……貌似,這紫黑色的火焰,比之烈火陣的赤紅色火焰,要強大無數倍,甚至都能對鬼王后期的東王造成毀滅性的傷害,那麼,這紫黑色的火焰,也只能是……玄火!

一定錯不了!

我的烈火陣,因爲體內的某種神祕力量的影響,而完成蛻變,從烈火蛻變成了玄火!

至於那股神祕的力量,我想,應該是我一直在吃的紅色果子,所產生的力量……目前,也只有這種解釋了!

想通了所有問題,我的嘴角上,也浮現了一抹猙獰的冷笑,當即便對滿身浴血的東王吼道:“你能在與我的戰鬥過程中,將鬼力提升至鬼王后期,那麼,我同樣能夠在與你戰鬥的過程中,尤其是瀕臨死境之際,提升自身的道行……東王,現在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玄火陣的威力,你,去死吧!”

我仰天狂吼一聲,下一瞬間,我直接催動起了全身的道氣,使得我的道氣,通過我這個“陣眼”,傳導進那七枚烈火符籙之中!

頃刻之間,我埋藏符籙的七處方位,陡然炸開,一股股黑色的火焰,猶如噴泉一般,直接破開了地表,怒沖天際!

衝上天際的紫黑色火焰,又陡然炸裂,化成了一陣狂暴的火雨,宛若密集無比的驟雨,以我爲中心點,鋪天蓋地的朝着方圓幾千米的範圍瘋狂落下!

“嗷嗷嗷!”

“嗚嗚!”

那羣一望無際的鬼軍,被這陣突如其來的紫黑色火雨,砸的四散逃離,當然,那僅限於數千米之外的鬼軍,而被火雨籠罩的那羣鬼軍,則是不斷髮出一陣陣悽慘的鬼嚎,其聲浪響徹大地,震動黑穹!

眨眼之間,以我爲中心,方圓數千米的範圍,都被紫黑色的火焰籠罩了起來,當真是一片壯觀絢麗的火海!

可誰能想到,這妖異的火海之中,卻是掩埋焚盡了數不盡的陰魂呢?

震耳欲聾的鬼叫聲,依然在持續,似乎像是衆鬼在求饒哀嚎那般……

Wωω✿ тTk an✿ c o

紫黑色的火焰,仍在燃燒,跳躍,彷彿吞噬靈魂,能夠讓那紫黑色的火焰更加亢奮……

聞着衆鬼的哀嚎聲,我的神經,竟然也莫名其妙的亢奮了起來,就猶如那不斷跳躍閃爍的紫黑色火焰一般,忽的,我望着近乎於支離破碎的東王,猙獰一笑道:“該你了,東王!” 再次被燒到面目全非,支離破碎的東王,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指點江山的氣勢了,此時的東王,倒是與那些在紫黑色火焰中掙扎哀嚎的普通陰魂,差不多,都想拼盡全力,逃離火海,可是,對那恐怖狂暴的紫黑色火焰,衆鬼卻是無能爲力,哪怕是東王,也無法擺脫身上的紫黑色火焰!

“活人……不……大人……饒我一命……我必重謝……”東王一邊嘶吼,一邊伸出了雙臂,想要抓住了我的肩膀,當然,那紫黑色的火焰,仍舊遍佈我的周身,東王,也只是虛空揮着手臂而已,它,並不敢真的去抓我的肩旁!

“讓我饒你一命?你還必有重謝?”我冷然揚起了嘴角,冷笑一聲道:“你不是打算剖開我的胸膛,讓我看一看我的內臟嗎?既然你有此意,那我要是不投桃報李,豈不是有些對不起你的盛意拳拳?”

“不……不……你不能……”聽了我的話之後,東王的哀嚎聲,立刻提高了幾分,同時,它的雙臂還在慌張的亂舞,雙腳,也想向後退去,可是,它無法後退一步,因爲,我的雙手,又一次的抓住了它體內的內臟,甚至,雙手上依附的火焰,正在灼燒它的內臟和器官!

“我能與不能,豈是你能干預的?”我發出了一道近乎於癲狂的大笑聲,而這道笑聲,就好像是死亡奏鳴曲的序章,已經開始悄然奏響了……

“東王,再見,再也不見!”我放聲高喝了一聲,下一瞬間,我的雙臂陡然發力,直接向上一提,竟然硬生生的將東王的鬼體給提了起來!

“哈哈哈……”我肆意的放聲狂笑,好像是在爲東王送別,也好像實在爲我自己難以抑制的亢奮,尋找宣泄口那般……

陡然間,我雙臂猛的一發力,便聽“撕拉”一聲炸響開來,當即,東王的鬼體,竟然直接被我插入它體內的一雙手掌,硬生生的給撕成了兩半!

重生之嫡女毒妃 詭異的黑色血液,幾乎與活人無異的內臟,略微發黑的骨頭,接近紫色的筋脈,所有的一切,都猶如小型瀑布一般,直接從東王的身體之中,流淌到了地上!

嘩啦……

嘭嘭……

各種奇怪的聲音,突兀響起,可當這些聲音傳入我的耳中之時,我卻覺得無比悅耳!

我面露獰笑,淡淡的撇了一眼左右手上分別抓着的半截鬼體……血肉模糊的鬼體上,黑血和內臟,順着鬼體的裂口,不斷向地面上跌落,場面十分恐怖,十分駭人!

不過,這些對於我而言,已經無法造成任何視覺上的衝擊了,因爲,在東獄沼澤的兩個月中,我已經適應了這種殘忍和殺戮!

“東王,任你戰時突破,亦難逃玄火之威!”我掃了一眼東王的兩半鬼體,旋即,便甩了甩我的左右雙手,將那兩截鬼體,好像丟垃圾似的,丟到了地面上……

東王不是想讓我欣賞自己的內臟嗎?

好!

我就以其鬼之道,還治其鬼之身,將它的鬼體生生撕裂,斷爲兩截!

然而,當我將東王的兩半鬼體丟到地上之時,連同之前落到地上的黑血和器官內臟,都在這時候,化成了點點飛灰,泯滅在了熊熊燃燒的紫黑色火海之中……

至此,東王,斃!

東王魂飛魄散,但我卻並不滿足……雖然我在戰時,可能是藉助了那紅色果子的威力,完成了蛻變,掌握了威力無比的玄火咒,但我的道行境界,卻仍舊停留在大天位初期,我,並沒有晉級大天位中期,所以,我不滿足! 我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渾濁的空氣,忽的,我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無比詭異的笑容……

“東獄沼澤的陰魂,我要用你們的靈魂,來激發我的潛力,助我完成突破!”我幾近癲狂,一邊詭笑,一邊自言自語了起來……

話音尚未落地,我猛然將體內的道氣,催動到了極致,以“陣眼”的特殊身份,和那七道已經進化成了玄火的符籙,取得了連接,並且,將我體內的全部道氣,瘋狂的朝着那七道符籙輸送而去!

當即,從那七道符籙之中所噴射出的紫黑色火焰,彷彿得到了某種指令那般,立刻變得更加狂暴,更加強烈,隨之受到影響的,還有那漫天砸落的火雨,也比之剛纔,更加猛烈,更加密集!

紫黑色的火海也在這一瞬間,再次朝着四面八方擴張開來,無數陰靈,也立刻被突然擴張的火海,捲入了其中……

鬼叫聲,哀號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而我,彷彿完全無視了這種聲音,只是竭盡全力的將體內的道氣,傳輸到那七道符籙之中……

玄火在燃燒,陰魂在破滅,我體內的道氣,也在一點一滴的消耗,消失,消散……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控制玄火陣燒了多久,我只知道,當我的道氣徹底枯竭之後,我仍舊沒有停下,就好像,我要接着這次機會,將我的潛力完全逼出來那般,瘋狂的繼續控制玄火陣燃燒……道氣消失殆盡,那我就等着道氣恢復,只要道氣恢復了那麼一丁點,我便繼續將其傳輸進七道符籙之中,長此以往,周而復始,永不停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