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另一邊,傾綰挽著謝允臻的手臂走進了宴會。

宴會才開始了沒過幾分鐘,耀眼燈光下,宴廳內傳來悠揚曼妙的音樂聲,在遍地都是帝都的名流權貴,也有不少是來自臨城的權貴人物。

國內各大名流富商相繼出現在此,為了在帝都上流世家面前混個眼熟,再順便拍個馬屁,也許生意上就有了合作來往。

傾綰一到宴會廳,便環顧了一圈四周,隨後對著謝允臻說:「我去找小桑桑,你自己一個人隨便逛。」

「她人在哪你都不知道,指不定還沒來,你想跑哪去?」謝允臻拉住她的手腕,不讓傾綰就這樣離開。

宴會上不少人都戴著半臉面具,沒帶的都是那些求合作的富商巨賈。

傾綰和謝允臻也同樣戴著面具。

都是公眾人物,戴著也很方便,也不怕被拍了什麼新聞。

也就是這樣,謝允臻膽子大了些許,不顧宴會上的耳目眾多的目光,單手挑起傾綰的下巴,桃花眼微微斂著,不緊不慢地開口:「給我好好待在我身邊,傅時寒不會讓洛桑離開他的視線,你就別去打擾他們倆了。」

聞言,傾綰急了。

她瞪著那雙撩人的桃花眸,「你們男人都待一邊去,別打擾我跟小桑桑的相處!」

她眼睛又往四周亂瞄著,試圖搜尋著洛桑的身影。

謝允臻嗤笑了一聲,「就你這樣看,怎麼可能找得出她人在哪。」

「我看一眼就能認出小桑桑她的人,她的身子我可是熟悉的很,以前我可是經常半夜抱著她睡覺的……」

話戛然而止。

傾綰朝突然有些安靜的謝影帝瞄了一眼,便見到他眼神深深地盯著她,好似要把她的人給吃了似的。

「經常半夜抱著她睡覺?」

謝允臻將傾綰剛才最後一句話給重複念了出來。

他眼眸半眯著,俯身靠近,大手擒住她的腰身。

傾綰避開他的眼神,兩隻手要將腰處的爪子給拿開,「謝允臻,你放開我!這裡這麼多人,萬一認出我們……」

謝允臻攥緊她的雙手,「你以前經常跟她睡在一塊?」

「這事很正常好吧?」傾綰對上他的眼睛,一臉理所當然地繼續說:「小桑桑又不是男人,我想跟她睡就睡,不想睡就不睡!」

謝允臻低低地笑道:「你說……我跟傅時寒說你和他的女人睡過,你會怎麼樣?」

傾綰無語望天,「我是女的!女的!單純的睡在一張床上,難道我還能有男人的那個能力?」

她的聲音傳進了周圍人的耳里。

不少人朝她這邊看了過來,有男人聽到這話,眉頭挑了挑,盯著傾綰的身子一直看。

謝允臻臉色黑了幾分,用身子擋住那些人看過來的視線,「閉嘴!」

傾綰就不閉嘴,「那個姓傅的傢伙,霸佔我的小桑桑幾年了!害我這麼多年都找不到小桑桑,沒跟他算賬已經算好的了!」

謝允臻目光微愣,「你知道他們的事?」

傾綰一頭霧水,「什麼他們的事?」

謝允臻沉默了幾秒,「沒什麼。」

奇奇怪怪的。

傾綰沒將事放心上,而是開口跟他解釋:「以前每次打雷下雨,我都陪著小桑桑一起睡覺的。」

沒等謝允臻問什麼,傾綰繼續說:「因為小桑桑怕雷,所以我陪著她一起睡,哄著她。」

謝允臻顯然不信,唇角低低地笑出聲:「她是小孩子?需要你哄?」

傾綰突然地就愁眉苦臉了,「你不信就算了,我不跟你解釋了,解釋了你也不信。」

突然,傾綰眼尖地尋到了一抹身影,臉上瞬間揚起爆炸性的笑容,她紅唇勾了起來,蕩漾著笑意,腳步立即朝剛出場的洛桑邁步而去。

謝允臻攥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

傾綰回過頭,「小桑桑來了!」

謝允臻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後收回視線,望向傾綰,疑惑地問:「哪裡?」

「那!」傾綰抬了抬下巴,朝那邊的人群看過去。

謝允臻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雖然不認得洛桑的身影,但他卻能很快的認出傅時寒的人。

他跟傾綰一樣,對熟悉的人,一眼就能將人給認出來。

傾綰將自己的手從謝允臻手裡給抽回來。

謝允臻睨了她一眼,嘴裡說出來的話不高不低,「你看宴會上有多少名媛千金,哪個女人像你一樣莽莽撞撞的?」 在課堂上聽著他們討論斗鎧,趙明宇卻總是提不起勁來,雖然他也想改變,但就是提不起勁。

「明宇哥那你在想什麼啊。」許小言詢問道。

「啊,機甲設計嗎?我給你們圖紙,你們去弄吧。」趙明宇把圖紙給了他們兩個。至於四個委員都在一起討論。

趙明宇走上講台和舞長空說了一句話,舞長空臉色不變點了點頭,趙明宇就跨出了教室。

走著走著趙明宇就消失不見來到了【阿瓦隆】:「這幾年下來阿瓦隆似乎充滿生命力了,這或許是個好兆頭!不過我…」

趙明宇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聯繫一下娜兒看看,或許是時候了!現在,就在這個時候!」

得到娜兒的回答后,趙明宇就前往了那裡,果然翹課是最爽的。

「哥哥,娜兒看你心情有些不好,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娜兒看趙明宇狀態不好關心道。

趙明宇愣了一下,有這麼明顯啊,沒一會就露出釋然的笑容:「見到娜兒,哥哥心情就好很多了。媽媽說要過來,但這麼久沒來可能是被爺爺留住了,我那個爺爺還真嚴格!」

「我已經知道了,爸爸媽媽給了娜兒寄了很多禮物,真的非常開心,每天也能和哥哥見面,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哥哥你怎麼了?」娜兒把手放在背後,小臉上充滿笑容。

「什麼事情也沒有,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全部,不會消失,做你想做的,這樣就好娜兒,我…哥哥永遠是你的後盾…」趙明宇摸著娜兒的臉蛋道。

娜兒有些不解,但還是抱住了趙明宇,她喜歡這種感覺,在哥哥的懷抱里。

「對了哥哥,娜兒也給你裝備了禮物噢,快點轉過去。」娜兒憨厚可掬道。

「是什麼啊。」趙明宇緩緩的轉了過去。

「不許偷看!」娜兒強調道。

「醬醬!」

趙明宇睜開眼睛看到呢人手上碰著的人偶,這不是就是娜兒和趙明宇的Q板形象嗎?趙明宇的手有些顫抖的拿住了人偶。

「怎麼樣哥哥,這是娜兒親手做的噢,嘻嘻(*^ω^*),很像對吧!」娜兒歡樂的說道。

「我,謝謝你娜兒!」趙明宇抱住了娜兒。

「哥哥你抱的太緊了。」娜兒小臉紅撲撲的。

「抱歉,是我太激動了,真的太高興了,控制不了自己。」趙明宇道。

「一直以來都是哥哥送娜兒禮物,娜兒也想送哥哥禮物,所以就花了好長的時間來準備的。」娜兒將腦袋靠在趙明宇的胸口感受這他的心跳。

「作為哥哥,我肯定要準備回禮,嗯,娜兒我把這個送給你。」趙明宇退後了幾步,是時候了!!

「哥哥怎麼了。」娜兒歪頭看著。

「修鍊至今,我一直不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但現在我想明白了。是守護!」趙明宇不在猶豫。

娜兒看著趙明宇身上出現了變化,氣血浮現,金色的光芒從胸口發出。天地的元氣向他聚集。

海神島的各位宿老也都感知道這股力量了。

「哥哥,不!不要!」娜兒想阻止他,但下定決心的趙明宇這麼可能會停下來。

趙明宇手中出現看不出來模樣的東西,進入了娜兒體內,娜兒一愣心想,「這是一個世界的概念?哥哥你。」

「我想了好久,發現並沒有什麼東西能給你,我就決定把這個給你。」趙明宇語氣虛弱。

娜兒視野里的趙明宇有些扭曲,她擦了擦眼淚,帶著哭腔抱住了趙明宇:「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能和哥哥在一起就是娜兒最大的幸福,你也要相信娜兒啊!不要獨自做出決定,為什麼要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你的壽命降低一半以上了,哥哥,娜兒不希望你收到任何傷害。」

趙明宇虛弱的笑了笑:「娜兒扶我到旁邊坐一會。」

娜兒小心翼翼的把趙明宇趺坐好擦乾眼淚:「哥哥你等我一會我這就去找人來治療你。」

趙明宇拉住了娜兒的手:「你在這裡就好,這不是治療就有用的。」

娜兒獃獃的看著趙明宇,只感到心裡一陣絞痛,呼吸不過來。「為什麼會這麼痛,為什麼!【娜兒我一定會保護的。】你就把這句話看的這麼重要嗎?時間還很充足的,一定會有其他方法的。」

趙明宇意識有些模糊起來,他用手扶住太陽穴揉了揉。

「雅莉媽媽?您看看我哥哥的情況。」娜兒焦急道,剛剛她就通知了雅莉。

雅莉溫和的點了點頭,六黑三紅九個魂環釋放出來,一個小巧的天使從她背後浮現出來,這天使背後有著三對翅膀,六片羽翼輕輕一拍,就落在了趙明宇身上,下一刻,她身體蜷縮,化為一團金光,從趙明宇的鼻子處鑽了進去。金光柔和環繞這趙明宇,沒多久雅莉也是柳眉一皺,大概持續十分鐘後趙明宇的情況還是沒有好轉。

雅莉輕嘆一下,斗鎧浮現出來,雅莉全力施展武魂對趙明宇進行治療,卻發現怎麼樣都沒有效果。這是以前從未發生的事情。

又一刻鐘后,趙明宇睜開眼睛:「閣主,這樣就好,區區一半壽命,小意思。」

娜兒聽到這句話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哥哥,什麼叫一半壽命,這是最重要的…」

雅莉看了趙明宇一眼。「這小傢伙…」

「這是我自己決定的,謝謝您,娜兒你記住了,即使哪天我不在了,這份力量也會繼續保護你的,這是保險噢,而且我也可以一直修鍊下去,成為封號斗羅那壽命也不短了。」趙明宇安慰道。

雅莉也沒有在詢問這是留下一句:「如果身體有不舒服記得即使找娜兒。」

看著它遠去,趙明宇摸了摸娜兒的臉:「在哭就變成小花貓了,這樣就不好看了。」運轉魂力娜兒臉色的眼淚消失不見。

「哥哥,你要和我約法三章,你以後再也不能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不然娜兒再也不會理你了。而且不准你說你哪一天不在了,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一直!」娜兒撲在趙明宇懷裡。

「行,這種事情我以後都不會做了,我還是要留這條狗命看到這美麗的世界的。」趙明宇答應道。

「娜兒你現在感知一下你體內種力量,總有一天你回適應的,到時候你就真的可以做你自己了,什麼都可以。」趙明宇笑道。

有種宿命完成的感覺,趙明宇心想:「這樣就好,總感覺輕鬆不是,是啊,下定決心就要提前做好…隔絕一切意外,娜兒要不了多久你就真的自由了,自由的!」

「哥哥你以後要按時來檢查身體,我會找雅莉媽媽的。」娜兒認真道。

「唉?會不會太麻煩閣主了?」趙明宇猶豫道。

娜兒生氣的看著他,表情是要是你不來,趙明宇只好點了點頭。

「娜兒你餓了嗎?」趙明宇拿出各種食物。

娜兒眨了眨眼睛,暫時忘記不好事情,「真好吃!」

「…」

求推薦票!求收藏! 這個王家的人像是沒有看到蘇澤,直直的跑過去,但是蘇澤能夠明顯感覺到此人神志不清,而且一身靈力已經完全枯竭。

他是因為內心的恐懼才能奔跑到這裏的,若是再這麼下去,必死無疑。

「站住。」蘇澤伸手攔人。

正如蘇澤所預料的那樣,這人並沒有停下來,而是雙眼空洞,繼續向前跑。

無奈之下,蘇則只能用自己強大的精神力把人控制住。

「你叫什麼名字?」

此人眼中全是茫然,他恐怕連這一句話都聽不懂了。

詢問一番無果之後,蘇澤只得放棄了之前的想法,不過他注意到,這人身上有股酸臭味,蓬頭垢面的樣子讓人有些不好的想法。

「算了,你走吧,希望你能活下去。」蘇澤解開了禁錮。

一下子沒了束縛,這個人又像脫韁的野馬一般,瘋狂向前跑去,只不過還沒跑多遠就忽然停住了腳步。

蘇澤不用看都知道此人已經沒了氣息,長久的疲勞和心裏的恐慌讓他當場暴斃。

「究竟出了什麼事,玲瓏也沒有和我說過,難道他們已經遇到危險了?」蘇澤有些擔心,加快了步伐。

回去的路上,蘇澤看到不少躺在地上痛苦掙扎的人,這些人年齡不均,但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身上都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出於謹慎考慮,蘇澤並沒有直接進入王家城,而是來到了銀月城。

待到走進之後蘇澤才放下心來,城裏生活依舊和往常一樣,而且因為蘇無為管理得當,秩序明顯好了許多。

「城主回來了!」

「聽說城主去什麼玉龍山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那可不,一個家族門派就派出兩個人,肯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木井鎮曾經的居民議論紛紛,對蘇澤也越發崇拜。

聽說蘇澤回來了,蘇無為立馬放下手中的事情出來迎接。

「你回來了,這幾天裏發生了不少事情。」蘇無為見到蘇澤,神情稍微放鬆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