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又住了兩天,雷星峰打發金大胖回去,自己帶著金大亞,瘋鷹和嗜虎離開小鎮,他要尋找雷雨去。

划著一條小船,四人離開小鎮,向著遠處而去。

就算沒有雷雨,但是大雨天修鍊,比平時修鍊的進程要快的多,也許別的地方有雷雨,所以雷星峰感受到了修鍊的速度在加快,當然和雷雨中修鍊相比,兩者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小船來到一處湖面上,四周一片空寂,彷彿就在海上一樣,由於大雨,看不到周圍任何景色,天地間一片灰白,雨點打在湖面上,泛起一陣陣白沫,小船隨著波浪起伏。

雷星峰盤腿坐在船首,鬱悶道:「以前一直沒有注意到,大雨天竟然沒有電雷,真他媽的奇了怪了!」

黑鳥落湯雞一般的站在雷星峰的肩膀上,它說道:「煩死了,天天下雨,我的毛……全濕了!煩啊……嘎!」

金大亞也盤腿坐著,他說道:「你沒見過下雨嗎?」

黑鳥道:「見過,當然見過,可是沒有見過這種雨,沒完沒了的,煩啊!啊啊……嘎!」

雷星峰道:「等找到雷雨,嘿嘿,你就不煩了,一定會很喜歡。」

黑鳥使勁抖動身體,甩了雷星峰一臉水,不過,大雨天,雷星峰也不覺得,黑鳥道:「如果有雷電,下點雨也就算了,可是那麼久了,連雷電的影子也沒有看到,煩!」

瘋鷹笑道:「這沒有什麼,越是想要得到的,越是沒有,我早就看開了,碰運氣吧,阿峰的運氣一向都好,應該很快就可以碰上了。」

雷星峰知道,若是這次遇上幾次雷雨天,他很可能就會晉級到九環真身,所以他非常的期待。

一旦晉級到九環真身,雷星峰就要全力開始收集自己晉級需要的各種材料,還要預備一大筆印環,雖然午陽老祖承諾他晉級的印環,但是雷星峰是不會真的不做準備,他還是準備籌集一批印環,就算他用不到,找到阿爺后,可以送給阿爺使用。

雨勢越來越大,可就是沒有閃電雷鳴,雷星峰已經全身濕透,他也不在意,反正他的身體夠強壯,根本就不會這點陰冷而受寒生病,黑鳥也同樣如此,它將腦袋藏入翅膀下,也就那裡還能擋住大雨,其他就顧不得了。

嗜虎在船尾搖著櫓,小船的速度極快,迅速劃過湖面。

這時候是沒有漁民出來捕魚的,一旦到了雨季,幾乎所有的漁民都會停止捕魚,或者去聚集點休整,或者躲在船上,這段曰子是漁民比較難熬的時刻。

傍晚時分,大雨終於停歇,天色依舊陰沉,雷星峰全身冒出一陣電弧,瞬間就潮濕的衣服烤乾,連帶著黑鳥也沾了一點光。

金大胖不在這裡,所以大家只是拿出乾糧來吃。

雷星峰不停的給黑鳥撕蠻牛肉條吃,這貨現在就認蠻牛肉,其他都不愛吃,尤其討厭吃魚,至於蔬菜瓜果更是碰都不碰。

休息一夜,第二天清晨,大霧瀰漫,站在小船上,看不到一米以外,雷星峰側耳傾聽。

黑鳥問道:「嘎,你聽到什麼了?」 雷星峰道:「好像有雷聲,你能聽到嗎?」

黑鳥道:「你那麼大的耳朵……嘎,都聽不清,我這小耳朵,能聽到個屁啊!」

雷星峰偏轉腦袋,看看黑鳥,點頭道:「你要不說,我還不知道你有耳朵。」

黑鳥氣得用嘴啄了一下雷星峰的耳朵,氣哼哼道:「嘎!欺負鳥!」

雷星峰問道:「金叔,你聽到雷聲了嗎?」



金大亞不由得笑了,他說道:「阿峰啊,你想太多了,哪裡有什麼雷聲?我一點都聽不到,呵呵。」他差點就說雷星峰是幻聽了,可雷星峰畢竟是他的主人,這樣說就很沒有禮貌了。

雷星峰繼續側耳傾聽,他大聲道:「虎叔,向左側前進,速度快點!」他現在可不敢飛出去,一則大霧天,方向不好辨別,二則,一旦他飛出去,四人很可能因此失散。

嗜虎大聲道:「好咧!」他用力一扳搖櫓,小船掉頭,向著左側的方向飛馳而去。

九環真人發力搖櫓,這小船和飛沒有太大的區別,那速度絕對快,也就過了十來分鐘,金大亞很是驚訝的看了雷星峰一眼,說道:「果然有雷聲!」

雷星峰已經等不得了,他知道雷雨天,也就很短時間,一旦雷聲過後,往往就是瓢潑大雨,雷電也就逐漸稀少,甚至徹底消失,所以他喝道:「金叔,你們在這裡等我!」

金大亞苦笑一聲,說道:「好吧,有事就發出信號。」

雷星峰點頭,身體已經向著雷聲傳來的地方飛去。

黑鳥也不睡了,它說道:「喂,你去哪裡啊?」

雷星峰壞笑一聲,說道:「準備被雷劈吧,呵呵。」

黑鳥道:「對了,今天你還沒有揍我啦,嘎!」每天三次被雷星峰用雷電打,少一天黑鳥都不幹。

雷星峰道:「不用我揍,等老天爺揍你吧!」

黑鳥畢竟不是什麼都懂,它說道:「老天爺是誰?」

雷星峰這才醒悟過來,說道:「你大爺的……」這是一句罵人話,但是黑鳥聽了卻不覺得,它說道:「我大爺?我哪來的大爺,我是一隻孤零零的鳥,家裡沒大爺!」

雷星峰也不理會黑鳥的胡攪蠻纏,他臉上露出一絲興奮,因為雷聲更加清晰了。

黑鳥道:「嘎,好可怕的聲音。」

雷聲一向都很驚人,當暴雷滾過天際的時候,尤其驚心動魄。

對於雷星峰而言,這雷聲極其親切,當霧氣逐漸消散的時候,他看到遠方烏雲中,一道道閃電劃過,過了幾秒鐘后,滾滾的雷聲才傳過來。

黑鳥興奮道:「啊,嘎,啊……那邊有閃電啊!嘎!」
雷星峰一邊瘋狂向前,一邊奇道:「鳥布德,你興奮個什麼勁?」

黑鳥道:「我當然興奮啦,嘎,要被老天爺揍了嘛……我能不興奮嘛!嘎嘎!」其實它根本就不懂什麼是老天爺,在它的想象中,被揍就是用雷電攻擊一下,它會怕雷電攻擊嗎?當然不會,可是它不知道的是,老天爺的雷電和雷星峰的雷電完全是兩碼事。

當雷星峰沖入烏雲中的時候,雷電已經開始衰弱了,偶然有一道閃電劈斬下來,那雷聲炸開的震蕩,讓雷星峰連續晃動。

黑鳥被嚇住了,它叫道:「哇啊啊嘎!好可怕啊啊,嘎……嚇死鳥了!嚇死了……嘎!」

一道閃電生成,直接劈斬下來,剛好對準了雷星峰。

雷星峰可不敢用身體硬抗,他直接飛出自己的雷印,必須要靠雷印的轉換,他才能順利吸收雷電蘊含的強大能量。

雷印瞬間就飛了出去,恍然間已經膨脹開來,迎著閃電過去。

轟!

無以計量的雷電能量灌輸到雷印中,瞬間,雷印閃爍著刺目的光華。

可憐黑鳥就算沒有直接被雷電劈中,可是雷星峰在接受雷印能量灌輸的同時,也波及到了黑鳥,頓時黑鳥猶如站在了振蕩器上,全身都劇烈抖動起來。

「哇……嘎嘎……啊,哇呀呀……嘎,麻……麻……麻死……麻死鳥啦……啊,嘎嘎!」

雷星峰和黑鳥,一人一鳥,身上都閃爍著藍色的電弧,噼啪的電弧聲亂響,夾雜黑鳥怪聲怪氣的喊叫。

雷星峰忍不住樂了,他說道:「老天爺……打得好不好?」

黑鳥顫聲道:「好……好……好……」

雷星峰笑道:「當然好了,呵呵,大補啊。」

黑鳥好不容易才將後面的話抖出來:「……好……好個屁啊!麻……麻死鳥了!嘎!」

雷星峰被噎得說不出話,半晌,他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

可惜一共就兩道閃電,然後就是瓢潑大雨,雷星峰無奈的看著翻滾的烏雲平復下來,他很是無奈的收取雷印,兩道雷電,讓電罡雷漿稍稍增長的一絲,修為提升一大截,就快要晉級了,他苦笑一聲,哪怕再來兩道閃電,也許他就借勢晉級了。

「唉!可惜了!」

雷星峰雖然沒有晉級,收穫還是不小,除了收穫了一絲電罡雷漿外,修為增加了一點,另外就是黑鳥佔了大便宜,經過雷印轉換,那股能量不夠雷星峰晉級,卻讓黑鳥吸收了不少,別看黑鳥抖的像一隻寒風中的鵪鶉,可它吸收了雷電后,身體被淬鍊了一次。

這種變化,雷星峰可以清楚的察覺,而黑鳥停止顫抖后,也發現了好處,不由得怪叫道:「嘎,不一樣了嘎……鳥大了!」


雷星峰不由得笑噴了,什麼叫鳥大了?他說道:「現在知道老天爺的好處了吧!」

黑鳥是一個實用主義傢伙,有好處的事情,它是一定不會忘記的,說道:「嘎,舒服,嘎,可惜太短了。」

雷星峰逗它道:「不是好個屁嗎?怎麼又嫌時間短了?」

黑鳥道:「這不是第一次嘗試嘛,哪裡知道會有那麼多好處。」

雷星峰突然發現黑鳥的頭頂上毛髮,顏色竟然有點變了,他說道:「鳥布德,你頭頂的毛……變成藍色的了。」

鳥布德頓時喜出望外,它說道:「真的假的啊,啊嘎……這可是實力增長的結果啊……嘎!」他興奮在雷星峰肩膀上直蹦。

雷星峰知道,如果讓鳥布德直接沖入烏雲中,被雷電直接擊中的話,其後果就是一團烤焦的鳥肉,絕對不會有第二個結果,他鄭重警告道:「鳥布德,以後遇上這種閃電,千萬被傻乎乎衝進去,以你的修為,又沒有雷印的幫助,進入就一個結果,不會有任何意外。」

鳥布德不解道:「什麼後果?」

雷星峰道:「烤鳥肉!」

鳥布德嚇得一縮脖子:「嘎,好可怕!嚇死鳥了!」

雷星峰笑道:「知道厲害了,以後可別莽撞啊。」

鳥布德道:「可是你為什麼不怕?」

雷星峰道:「因為我有雷印轉換,當然不怕雷電,如果沒有雷印,呵呵,我也受不了雷劈啊。」

鳥布德點頭道:「嘎,如果沒有雷印,就烤人肉了?嘎嘎,嘎嘎嘎!」它樂不可支的笑。

雷星峰這點倒是承認,他說道:「沒錯,如果沒有雷印的話,估計烤人肉的可能性極大。」

鳥布德說道:「鳥也要雷印!」

雷星峰道:「鳥雷印……哈哈,估計這個就難了,哈哈!」

鳥布德不受影響,說道:「為什麼我不能有雷印?」

雷星峰道:「好吧,你要鳥雷印,我沒有意見,但是這個我幫不上你的忙,自己想辦法吧。」

鳥布德頓時泄氣,它說道:「嘎,可是我不懂啊……」

雷星峰掉頭向回飛去,說道:「我就更不懂了,我只懂人的雷印,不懂鳥的雷印。」

鳥布德頓時糾結萬分,它不停的嘀咕:「嘎,為什麼?為什麼?嘎!為什麼鳥不能有雷印啊……嘎,鳥也想要雷印……鳥也想被雷劈啊!」

雷星峰也不理會,在大雨中尋找金大亞所在的小船,幸好白霧已經散去,大雨中,湖面上還是可以看到比較遠,很快他就看到那條孤零零的小船,帶著黑鳥,雷星峰落在船首。

金大亞問道:「怎麼樣?」

雷星峰苦笑一聲道:「我們去……就追上一個尾巴,很快就停歇了,可惜了。」

瘋鷹道:「雨季到處都是雷暴雨天氣,可是真正想要一個,卻那麼困難,真是很奇怪的事情。」

金大亞道:「也不奇怪,其實待在一個地方,在雨季最少也遇上幾個雷暴雨天氣,我們這麼遊走,反而找不到了。」

雷星峰一拍大腿,說道:「對啊,還不如守住一個地方等待,反而會有機會的,走,我們找一個水上鎮子。」

嗜虎說道:「向哪個方向去?」

雷星峰道:「我也不知道,隨便吧,總是能夠遇上水上小鎮的。」

萬湖洲有無數大湖,湖中有無數的水上小鎮,除了大湖的中央地帶不會有水上小鎮外,其他地方每個幾十公里,或者上百公里,都會有一個水上小鎮,星羅棋布,數不勝數。

瘋鷹突然指著遠處道:「咦,這時候也有人出來嗎?」

只見一條小船晃晃悠悠的從遠處的蘆盪邊出來。

雷星峰道:「過去看看。」 依舊大雨瓢潑,一條小船從蘆盪邊出來。

雷星峰的小船快速劃了過去,金大亞道:「剛好問一下,這附近水上小鎮在哪裡。」

兩條小船靠在一起的時候,雷星峰已經知道這是一條空船了,裡面半船水,沒有任何人影,雷星峰搖搖頭道:「這是一條鬼船。」

所謂的鬼船,就是雨季中的狂風暴雨惹的禍,此地湖泊巨大,一旦狂風暴雨,掀起的巨浪是非常駭人的,一般小船根本頂不住,船上的普通人很可能因此溺水失蹤,這種失去漁民的小船,就是所謂的鬼船了。

金大亞道:「晦氣,竟然是一條鬼船。」

嗜虎一扳搖櫓,小船順著鬼船劃過,向著蘆葦盪而去。

瘋鷹飛到空中,仔細查看了一下,落下后說道:「順著蘆盪,然後向右側去。」

當小船轉過蘆盪的時候,雷星峰已經認出這裡是什麼地方,竟然就是當初從古輪通道跌出來,差點被淹死的地方,後來被漁民周通大叔救起,他說道:「向這裡走,呵呵,這裡我認識。」

在這個水鄉小鎮上,他認識了不少人,其中有修鍊者鍾庚和他的弟子,他後來也派人來聯絡過。

很快雷星峰在大雨中就看到遠處的水上小鎮。

雷星峰感慨,當初自己才是密輪師,就是從這裡開始,他拜師古奇,進入秘門中,修為一躍千里,現在都已經是八環真身的真人了。

小船靠上木碼頭,由於是雨季,所以木碼頭邊密密麻麻停靠的全是小船,瘋鷹將小船系在碼頭上,說道:「就住在船上?」

雷星峰道:「跟我來吧,這裡我有熟人。」

順著木製的街道,一路走去,由於大雨,所以街上基本上沒有行人,所有的漁民都在家裡或者船上避雨,順著狹窄的街道,四人很快就來到鍾庚的住所附近。

鍾庚的住所和街道相隔一段水面,需要小船擺渡,不過四人會飛,直接就跨越了這段距離。

金大亞笑道:「是本地的修鍊者?」

雷星峰點頭道:「嗯,以前是一個萬輪師的住宅,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晉級,呵呵。」時間久了,他的記憶也有點模糊了,主要是鍾庚的修為等級太低,他也想不起來,鍾庚是不是已經晉級。

瘋鷹上前敲門,很快就有人來開門。

開門的人,雷星峰認識,就是田家的僕人,不過,看上去已經極其蒼老,他睜著一雙老花眼,說道:「咦,你們這麼能到這裡的?」因為宅院相隔小鎮幾百米的水路,如果沒有小船根本就上不來。

雷星峰笑道:「鍾庚在家嗎?」

僕人嚇了一跳,他?,他看著雷星峰有點面熟,說道:「在家,在家,我去稟報……」

很快,鍾庚帶著兩個人出來,雷星峰都認識,鍾庚身後帶著的兩人就是他的徒弟,吳振和韓綃寶。

鍾庚看到雷星峰不由得一呆,他驚訝道:「雷老弟?」他是下意識這麼喊的,其實之前他就改口叫前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