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又一局開始,張誠先試試水扔上每局開盤的兩百元籌碼。很快,因為拿到一把爛牌不好配,張誠直接放棄這點籌碼打了水漂。第二把一副兩對更是被牌更好的人狙擊了,輸了二千多。

來來回回,輸了十幾把張誠面前的籌碼少了一大半。面不改色的張誠也無所謂,反正都是賺來的。

因為不在乎輸贏,張誠輸了十來把后時來運轉,接連贏了四把進賬八千多美金的籌碼,又將輸掉的大半贏了回來。每次贏了,張誠都扔給發牌荷官一個一百元的籌碼。看過一些國內揭秘賭場黑幕節目的張誠,對於發牌荷官能操縱輸贏深信不疑——美國澳門有賭場的國家和地區當然不會在電視上播放這種節目。

看張誠贏了錢,大腿上的兔女郎問道:「要不要來點酒?」

張誠塞了一個兩百元的籌碼進了兔女郎的事業線之中:「不了,再給我拿根雪茄,要古巴的。」


張誠這邊輸輸贏贏的總也沒輸光,另一邊傑西和她的小夥伴們各自輸掉兩百美元后,找到了張誠:「中午了,去吃點東西吧。」

張誠一看桌子上還八千多籌碼沒輸完:「好吧,下午輸掉他們。」

傑西有些不明白:「你在賭場為什麼總說要輸掉。這樣在賭場玩不吉利吧,可是今天我們四個人來,只有你贏了錢。」

張誠:「怎麼說呢,因為開賭場肯定是要贏錢的。不然賭場的運營費用和稅務就成了問題。如果抱著來這裡輸錢的態度玩,輸了錢會覺得這是應該的是正常的。如果抱著贏錢或者撈一筆的態度來玩,輸了錢會眼紅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越輸越多。如果抱著孤注一擲的態度來賭場玩,最後可能會自殺也說不定。」

傑西:「所以,態度是你贏錢的關鍵。」

張誠:「我已經輸掉一萬多了。」

傑西對妹妹弟弟說:「你們看,中國人可真奇怪。」

在這裡和所有的賭場一樣,附近的消費都可以用籌碼支付,也就不用把籌碼換來換去。張誠幾個人吃了飯,又回到老虎機前消磨時光。張誠花了些時間和籌碼研究了一下老虎機,試一試要用多大力氣,才能讓老虎機乖乖聽話,可是上午的好運似乎用完了,下午老虎機上面輸了幾百元也沒中一次大的。

全力拍張誠又不敢下手,這機器不算結實,拍壞了還是要賠錢的。

下午不知道是雪莉的手氣爆發了一次還是把她的老虎機餵飽了,中了一次幾百刀的大獎興奮地叫了起來,不算前面輸的下午她才是幸運兒。這才是賭場,進賭場前,大家都以為自己是那個幸運兒,可是賭到頭來,最後才發現只有賭場老闆才是幸運兒。

離開前,張誠笑著發籌碼給每一個見到的荷官和兔女郎,完全一副人生贏家的模樣。人生贏家最後兌換出來的現金只剩下三千美刀,不過的確是贏了,沒有完成今天輸錢的任務這讓張誠很失望。


這三千刀張誠也沒有留下,在印第安人的紀念品商店全部買了禮物和紀念品,其中也包括給傑西弟弟妹妹補的聖誕禮物。從印第安人的聖誕節賭場還在營業的生活方式來看,他們也是不過聖誕節的,感恩節就更不可能了。

送傑西三人回了旅館后,張誠回到表妹家,正看見表妹玩網路遊戲,張誠一看居然是槍戰的——女孩子也喜歡玩這種遊戲嗎?

在後面看錶妹葉子邊玩身子跟著動像是躲子彈一樣,還在耳麥大喊大叫:「這邊有人,我中槍了。小心。」 等葉子掛掉,等待復活的時間,張誠摘了表妹半個耳麥問起:「什麼遊戲啊?」

葉子這才看見表哥:「陣地。美國這邊聖誕節才新出的網路遊戲,可好玩了。我本來想打獵前熟悉一下槍支的,看見這個遊戲的廣告就下載下來玩了。上午我做完任務,升到一等兵,然後下午就開始打。

這邊總部只給兩種命令,一是對某處陣地的防禦,二是對某處陣地的進攻。新晉的士兵只能就值四種職業,突擊步兵、狙擊手、爆破工兵、機槍手。隨著軍銜的提升,還能就職摩托步兵、裝甲兵、坦克兵、炮兵。聽說後期還能開直升機和戰鬥機。

剛才是我們進攻敵人的陣地,我被隱藏的火力點打傷了,敵人援軍來的又比我們早,把我們消滅了,沒打下來。哥,你也玩吧,一起打,嘿嘿,沖我充點錢。」

要說男人不喜歡戰爭遊戲那是假的,張誠:「我去車上拿筆記本。你這裡還有客戶端吧,我拷過來。」

「有的有的,快去快去。啊,我這裡復活了,要去總部接命令了,你接受完新兵培訓一起進攻敵人陣地。」

等張誠完成新兵培訓,才明白為什麼葉子總是選擇進攻的一方,這進攻前可以呼叫一次炮兵的火力覆蓋。防守方如果是玩家的話,在陣地上就要先接受一次炮擊,還沒打很可能就掛了這誰願意啊。

所以負責陣地防禦的開始的時候大多數是npc,玩家在選擇進攻部隊的命令中一般有兩種,一是直接進攻敵人的陣地,二是己方一塊陣地被敵人部分突破了,作為援軍去支援。每次成功完成任務才能按照在戰鬥中的表現得到一兩點升級軍銜用的功勛值。

打下陣地后,系統也不會讓你閑著,不是敵人的進攻馬上就要來了,就是撤出陣地去接受新的命令。像演習一樣,雙方陣營只是有紅藍軍的區別,不過這個遊戲里例如註冊了藍軍一方就生是藍軍的人,死是藍軍的不在線死人,是不能叛變的。

這個遊戲還提供下線掛機系統,或者說,每多一個註冊玩家就減少一個普通的npc士兵,不過不在線的玩家總是被總部調去沒人喜歡去的陣地防禦一邊,妥妥挨炸的節奏。

最讓張誠激動的是雖然是美國開發代理的遊戲,但是美國人終於開竅了——這個遊戲不是點卡的。這個遊戲交上十美元辦個終身vip就能一直玩下去,但遊戲代理真正賺錢的是vip商城。

當然功勛值商城是不賣的,商城裡面買賣的是非制式武器裝備。普通士兵只能使用上面根據兵種發下來的制式裝備,唯一的好處是免費的。

雖然現實中如果大家用不同型號的槍支武器會讓後勤發瘋,不過嘛,這是遊戲。小到槍械、工兵鏟、個性迷彩服、新型防彈背心、頭盔,大到裝甲車、火炮、坦克、直升機、飛機都可以通過美刀在商城購買。

這花了錢當然要享受更好的服務待遇,開始區別可能還不大,但是到了後期可以用美金購買噴氣式戰鬥機作戰,而總部只給飛行員免費配備活塞式戰鬥機。

商城的軍火價格真心便宜,最便宜的只有一美元,一輛性能尚可的坦克也只有十美元,最貴的噴氣式戰鬥機也只有一百美元——不過,這都是消耗品。

買到的這些美刀坦克,裝甲車,飛機等只要被擊毀擊落如果陣地還丟失了就沒了,如果陣地沒丟完成了任務花一小筆維修費還能重新用——所以這個遊戲才叫陣地,強調陣地的重要性。

不花錢能玩噴氣式飛機嗎,這個理論上也是可以的,遊戲裡面每個士兵每周都有一筆工資打在士兵個人賬戶上,這筆錢就是用來買武器裝備的。


不過用工資買裝備就不是按美金算那麼便宜了,大約一周能買一支新式突擊步槍玩,攢三個月能買一輛新式裝甲車開,攢半年能買輛新式坦克開。想買噴氣式飛機,那就慢慢等吧,好在是能自動掛機的。

這規則明白后,張誠心想自己這美刀玩家終於要出頭了。結束新兵訓練后選擇加入紅方另給自己的賬戶和葉子的賬戶各自衝上一千美元,加了葉子好友后迫不及待的領命出發先去熟悉一局。

表妹葉子得知充了錢后,進攻中掛回來后開始在商城選裝備,對女生來說,這個遊戲重要的不是武器而是有個性的迷彩服——這服裝和非戰鬥用的小飾品也是唯一不會因為陣亡和陣地丟失毀壞的,一次購買終身使用性價比那是相當高。

炮兵的火力覆蓋結束,張誠在連長「狗狗狗」的喊叫聲中和整連隊的突擊步兵抱著槍沖向敵人的陣地。

四分鐘后,沖的比較嗨的張誠先掛了回來,等待復活的時間張誠選擇在商城購物,現在這級別能買到的武器裝備有限,怪不得葉子買衣服飾品玩,那個不需要軍銜的。這一局最後卻是張誠的連隊突破佔領了藍軍陣地,張誠也得了一點功勛。

現在張誠明白為什麼葉子拉著自己一起玩了,一個人在戰場上怎麼說力量也太單薄了一點,而且突入陣地后敵人有可能從任何方向開火或殺出來——要是火力覆蓋就能全部消滅敵人,那還要步兵做什麼。事實上火力覆蓋只能打掉一小部分敵人和大部分的防禦工事,大部分敵人在火力覆蓋結束后還會從防炮洞鑽出來。

同一陣營一起去總部領命的好友是會被分配到一支進攻部隊的,這樣結成戰鬥小組后在戰場的生存力和戰鬥力都會大大提升。

晚上小姨叫兩個人吃餃子,看到兩個人沉迷網路遊戲呢,說道:「開了學就不準玩遊戲了啊。」

因為知道遊戲提供自動掛機,張誠和葉子答應的特別痛快:「沒問題。」

美國這邊學校放假還是很痛快的,聖誕節到新年這一段時間怎麼也有一個月的年假。有的學校暑假能放三個月,就這樣每年還有一個星期左右的春假和一個星期左右的感恩節假期。再加上美國節日和禮拜六日,假期就很多了。

更重要的是美國這邊放假就是放假老師和班主任在大學以前不會開補習班貼補家用,學校也不會提前開課——除非校長想被過激學生校園槍擊。只有上了大學追不上學習進度的可以選擇進暑期學校。

美國學校在大學以前的基本教育態度就是讓學生在學習中兼顧玩,重點是發覺培養一個孩子的興趣,根據孩子的興趣去選擇大學和專業,畢竟美國也不需要三億多科學家或文學家。如果有特別喜歡學習的孩子,美國學校也是有特優班讓他們多學一點東西的。

美國大學特招的體育特長生,大部分都有接近職業水平的身體素質。各種大學生聯賽都是作為次級職業聯賽展開的,美國各種職業聯賽的球星,往往在高中大學時期就已經是校隊的球星了。

至於那些競技性不夠強,沒辦法展開職業聯賽的,美國是通過可以抵稅的民間捐款來完成運動員的培養的。總之奧運會和大型世界比賽上想要奪冠,不花錢是不可能的,不過美國幾乎把錢都花在了刀刃上,這或許也是美國能長期霸著奧運獎牌榜第一的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就是美國人最喜歡一邊做裁判一邊做運動員,每每在比賽之前就修改對自己有利的規則。例如美國人研究出鯊魚皮泳衣就通過國際泳聯修改規則,從1999年開始允許運動員穿鯊魚皮泳衣參賽。

等到2009年穿著法國公司研發的鯊魚皮泳衣的比德爾曼在世錦賽上擊敗了美國人菲爾普斯后,美國人一看自己在這一塊落在了後面,立刻又指示國際泳聯在當年開始就禁用高科技泳衣。

誰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都明白。可是美國人在國際泳聯的說話聲音比法國人來的強,法國人只能自認倒霉——不然的話,以後大型比賽世界各國想拿好成績的都會選擇購買法國公司研發的這款鯊魚皮泳衣的。

美國人已經預見到這一點,與其和已經趕在前面的法國人競爭,不如乾脆砸掉這個市場——二戰過後,對於歐洲大陸的傳統強國,法國人因為不想學英國人跟在美國人的後面當小弟,雙方關係在二戰後已經脫離蜜月期。

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就是在美國聯合盟國封鎖新中國的期間,法國作為舉足輕重的西歐第一大國踢開美國盟友率先和中國建交——至今法國仍不給美國引渡擁有法國國籍的犯人。

英國人給美國人做小弟也是無奈,二戰歐陸戰場結束的那一年冬天也是英國在二戰期間因為凍餓而死人口最多的一年——為了遏制英國的全球霸權,二戰歐陸戰場戰爭結束后,所有趕赴英國的貨輪全部接到命令迴轉美國,正在卸貨的美國貨輪也立刻停止卸貨。

按照英國人的說法就是雖然去年冬天的氣溫更低一些,但是今年冬天對於英國人無疑是最冷的一年。

葉子的聲音吵醒了在壁爐邊趴著睡覺的小老虎,小老虎睜開眼想了一下,在食物和美夢中做出了艱難的選擇后,繼續閉上眼睛在暖洋洋的壁爐邊睡個回籠覺。 吃餃子之前,張誠給壁爐添了幾根果木的木柴,屋裡取暖是選擇的燒柴,反正內華達州的冬天也不長,大過節的燒點柴更有感覺。

剛吃了十幾個餃子張誠手機響了,一般人這點餃子下肚也就飽了,對張誠來說只吃了一個開頭,吃五六十個餃子也就半飽——畢竟力量大消耗也就大。

看到是克里斯的電話張誠一邊吃餃子一隻手接電話:「喂,寶貝,嗚……什麼事?」

克里斯聲音很急促:「你在莊園還是城裡?」

「城裡。」

克里斯:「謝天謝地,我和珍出來玩被幾個嬉皮盯上了,來接我們,在狂歡酒吧。」

「ok。」張誠掛了電話。在地圖上一查這家酒吧,也不是很遠,開車快一點三分鐘就到。

給肚子又填了幾個餃子,張誠依依不捨的放下筷子說道:「我出去一下。」

小姨:「沒事,晚上回來給你煎著吃。」

張誠開房車到了狂歡酒吧門口,這裡是里諾前主城區,在很多賭場搬走後,被改為商業出租公寓地區,稍稍偏僻了一些。不過這裡距離里諾大學校區並不算遠。


進了酒吧,喧囂的音樂和吵鬧聲傳入耳朵。面對兩個門口的守衛,張誠一貫用的富蘭克林開路的辦法竟然失效了,門衛一把拿走美鈔然後向著張誠胸口推了一把,嘴裡還不乾不淨的說道:「黃猴子,滾出去。」

門衛這一推滿以為能把看似瘦弱的張誠推個跟頭,摔出門口,卻哪想一把推在鐵板上。

張誠身體紋絲未動,看了這個貌似高大健壯的白人門衛一眼說:「你這個骯髒的種族主義者。」

說話間,一拳先撥開門衛的手,然後手背輕輕擊打在門衛的將軍肚上面,門衛的身體飛出一米,直接撞在身後的牆上,五臟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意識還算清醒但已經痛得叫不出聲音來,另一個門衛看到夥伴被打,立刻就想抄腰間的電棍,張誠也是一拳輕鬆放倒。

門口這點風波完全沒有影響酒吧裡面叛逆青年男女的狂歡,張誠撥開人群開始去找人,最後在一個圓桌的沙發邊找到克里斯和珍,一群嬉皮士、朋克頭拿著啤酒瓶圍著兩個女生,各種下流的笑話和挑逗不絕於耳。每每克里斯和珍想從這裡出去,又被嬉皮朋克們用身體擋回去。

看克里斯和珍暫時沒什麼危險,張誠心也就放下來了,嬉皮什麼的一群戰五渣而已。

力大無窮的張誠強行分開嬉皮的人群,坐在克里斯和珍的中間,說:「我來了。」

張誠對那群嬉皮說:「走吧,沒你們什麼事了。」

一群嬉皮哪能容忍到嘴的肥肉被人搶走的——這兩個妞嬉皮們非但要玩,而且還看上了她們的財物,一群嬉皮自然是對張誠的膚色以及家人各種問候。不由得讓張誠鄙視他們,美國人的平均素質都讓這群嬉皮拉低了幾十點。

張誠聽耳後風聲,立刻抬手一檔,一個拿著酒瓶正準備砸下的嬉皮被張誠死死地抓住一隻手。

嬉皮被抓住手后連拽了幾下都拽不回來,聲色俱厲的喊道:「鬆手,飛車黨不會放過你的。」

張誠一想,這理論不對啊,反正飛車黨也不會放過自己了,自己鬆手那不傻了嗎先廢掉飛車黨的一個戰鬥力才是真的。當即手上用力,「嘎巴」一聲脆響,這個想偷襲張誠的嬉皮手腕腕骨被捏碎。

張誠鬆開手,嬉皮早已經白眼一翻暈了過去。看到這麼強的戰鬥力一個嬉皮不禁退了幾步才對張誠喊道:「亞洲小子,你弄傷了傑克,你跑不了了。等著我們飛車黨的怒火將你燃盡吧。」

這個嬉皮說著,兩個嬉皮同伴架走了昏迷的傑克,一群嬉皮跟著他們退出酒吧。喊了話的嬉皮也跟著出了酒吧,張誠也對克里斯和珍說:「走吧。」

出門的時候珍和克里斯才看到門口還躺著兩個門衛呢。

珍和克里斯跟著張誠出門后,看到一群嬉皮騎上了哈雷摩托在那等著,十幾輛哈雷怒吼的聲音震動起來,還是有這麼點威風的。

張誠先送珍和克里斯上車,自己沒有上去站在小路中央,張誠倒要看看這群2貨們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嬉皮們都是兩人一車,看張誠這麼傻傻的站在路上後面的人不知從哪拿出各種武器——有鐵鏈,金屬棒球棍,金屬冰球棍……

一水的奇門兵器和他們的打扮一樣身上連同腦子就沒什麼正常的,張誠也是開了眼界,這你妹的他們這是要模仿中世紀的騎士也不是這麼玩吧,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兩輛哈雷載著拿武器的嬉皮當前衝過來,後面的十來輛助威一般的跟進,在他們看來,只要在機車上就是他們的天下,這雖然不是騎士衝鋒,不過哈雷摩托可比古代的戰馬馬力強勁多了。


眼看當前的兩輛哈雷越來越近,後座的嬉皮揮舞著鐵鏈和球棍臉上都浮現出對殘忍血腥的渴望,張誠身體突然向前衝去,和兩輛哈雷摩托的交錯之間,飛快踢出兩腳,兩輛哈雷摩托斜著飛向空中撞在牆上。

哈雷上面的嬉皮被牆撞了一次,然後跟著哈雷摩托落地又被摩托車壓了一次,各種慘叫聲從兩邊傳出來。後面的嬉皮開著哈雷想停下已經晚了,張誠衝進哈雷摩托群中一個一腳將各種哈雷摩托車連人踢到牆上。

車子較多,在車群里開踢的張誠也免不了被撞了幾下,不過只造成了一些皮肉瘀傷。比起已經躺在地上嚎叫戰鬥力全部失去的二十幾個嬉皮朋克來,就不算什麼了。

搞定一群飛車黨嬉皮張誠上車后,克里斯問道:「你沒事吧。」

張誠:「沒什麼,只是奇怪你們怎麼沒有報警而是找我?這邊不是出警很快嗎?」

珍說:「這些嬉皮在這裡已經不是一兩年了,裡面有一些被抓進去也不是一兩次了,可是每次他們有人被抓,都會狠狠的報復報警的被害者。有一些甚至被燒了房子和車子。」

張誠:「那就放任他們這麼猖狂?那美國還有沒有王法了,還有沒有天理了。」

克里斯:「這些嬉皮給一些批發麵粉的大佬們做事,這些大佬們掌握的能量很大的,很多警察都被他們收買了。你說他們能不狂嗎?」 張誠納悶:「這和宣傳的不一樣啊,就沒人管嗎?」

克里斯:「怎麼沒人管,每年都抓一大片進去。不過在美國的這些頭頭都是代理人,你可以看做區域經銷商。總商在墨西哥,阿根廷呢,也聯繫過當地警方打掉過幾個大毒梟,沒用。

這個毒梟被打掉后,無非是換個人上去做毒梟。只要這一塊的暴利和市場還在,總會有人鋌而走險去做的。據我所知,世界上對一塊犯罪懲辦最嚴厲的就是中國吧,可是,中國真的沒有嗎?只要有足夠多利潤,死刑也不能阻止他們的生yi。」

張誠承認:「雖然已經很少很少了,但還是有。送你們回去,你們住哪?」

珍:「我們就在附近的商業公寓租住,現在回去有點早,不如我們去看電影?你身體怎麼樣,我當時沒看清,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張誠:「我身體ok。你開車,去電影院。對了,外面那群嬉皮不滅口沒事吧?」

珍:「沒事。這些人不是在假釋期間,就是案底一大堆,甚至有的還有可能是通緝犯,警察非常想要抓的那種。」

張誠問:「不是說他們大佬買通了不少警察嗎?怎麼警察還會抓他們的人?」

珍啟動車子:「刻意去抓警察也沒那個閑空。下面這種嬉皮本來就是送貨和頂罪用的,哪天區域經銷商被抓的話,他們中說不定有人會上位,誰會去管他們死活這種嬉皮平時要多少有多少。

經銷商們買通警察只是保證警察讓他們銷路暢通無阻。平時嬉皮不來這塊城區的,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走錯了,或者來這裡開發地盤。」

克里斯:「加州和內華達州都是重災區。我鄰居的哥哥是個癮君子,很多人都勸他戒掉,可是沾了這種東西哪是那麼容易戒掉的,他和父母決裂離開了家。後來他在一次持槍搶劫中被警察擊斃。」

張誠:「他傻得,不會投降嗎?警察來了還硬頂那是找死。」

克里斯:「問題是,他就是想找死,他妹妹和我說他也討厭那樣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他在清醒的時候也想過自殺什麼的,可是毒癮發作就是警察局他也敢去打劫。而且他早已經因為持致命性武器搶劫和傷害被通緝,進監獄后說不定要關上三五十年。你看那群嬉皮就沒帶開刃的刀和槍,因為那是法庭被認可的致命性武器。他們如果下次還想被假釋就不會用那些。」

張誠:「這個道理我明白。板磚和菜刀都能殺人,但是刑期不一樣。」

克里斯:「對。」

到了電影院,停車場滿滿,沒辦法只好出去找了停車位,然後走了一段路在大廳買了爆米花和汽水進入電影院。

美國每年在聖誕新年以及暑假期間至少會推出幾部大片打擂台,在美國家裡人也不是沒有dvd,不過大家來電影院更多的感受這種氣氛。

根據張誠估計,如果國內影院什麼時候能在電影院內看電影的同時還能親臨現場享受3d衝擊性的生理衛生教育時,那時候國內看電影的人才會多起來,和引進大片的數量zhi量、人均收入以及票價關係不大。

看著大片上面打鬥愛情親情的場面以及前面那對狗男女的喘息聲,張誠心想,美國人不地道啊,這做師傅的老是留一手,光給引進大片不給引進看大片的氛圍。

今天看的大片是海扁王的續集,因為續集拍攝的晚了幾年,小蘿莉已經噌噌的長大了啊,各種不協調已經不鮮嫩了啊,同萌會會有意見的啊。美國蘿莉保質期太短,這果然是人種問題。

因為這部片子是r級,所以17歲以下的小朋友只能在監護人的陪同下看,如同里諾往常那樣,這裡的氣氛漸漸的又變了味道。好在張誠三人是第一次看這個電影的,所以還算認真。

不過張誠看完后也有抱怨,明明是r級的片子竟然露點鏡頭全無,真是白瞎了一個r級電影。你要說打鬥血腥給的r幾,聖鬥士比這玩意血腥多了還不是給那麼多小學生看。

因為r級電影的興盛,尤其是以打著「消滅每一個處男」為口號的系列電影在21世紀上映,在張誠看來罪惡之城和彎刀等已經達到了一個r級電影的巔峰。不過嘛,最近一兩年都沒什麼好的r級片子推出來,看來r級電影也是到了盛極而衰的時候了。

看完電影,在路上各種評論后,張誠送了珍和克里斯回公寓,不過張誠沒進去,一般來說,男人只要晚上受邀請進了美國女生的公寓總會發生點什麼的,從這一點來看泰森冤枉的很,因為那妞是凌晨一點和泰森進入旅館的——你說大晚上的不ooxx,你去單身男士租住的旅館做什麼。

沒讓張誠進公寓的原因倒不是克里斯和珍介意和張誠做點什麼,而是這個公寓是八個女生合租的,在合租的時候大家就約定了不許帶男友進屋ooxx——這也是大部分女生公寓的一個規定,所以電影院公園乃至學校才會有那麼多狗男女迫不及待的ooxx,為了契約精神所以乾脆沒讓張誠進門。

路上路過一家旅館的時候張誠停車,這是傑西租住的旅館,因為是今天租的,張誠印象比較深。

去看看也好,抱著這種想法張誠在傑西的房門口給傑西打電話,傑西開門後果然得到一個驚喜。兩個人擁抱了一下關門進屋,這是一間兩居四床的套房,還不到睡覺時間傑西的弟弟妹妹正在裡面的套房中看電視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