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去找老君伯伯養傷,放心,我會讓那個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赤練仙子臉上涌出一陣狠勁,陰測測地笑着。火炬從來沒有見過母親這般生氣,心中忍不住顫抖起來,同時慶幸后羿快要死到臨頭了。

仙子手一招,一個仙鶴頓時從雲霧裏飛了出來。她以氣作書,臨尾用血液封印,拜託仙鶴寄給混世魔王。

“沒有人敢惹怒我,后羿、后羿…..”一剎那,整個雲層充斥着仙子的冷笑。不到一炷香,白茫茫的雲霧忽然劇烈翻涌,一陣火光衝了出來。來者似是怒氣衝衝,天穹爲之一顫!

正是赤練的丈夫,十日的親爹,混世魔王無疑。

“發生了這麼大件事,怎麼我不知道?哼!”混世魔王滿目怒火,憤怒瞪着赤練仙子,顯然責怪後者太過縱容自己孩子,以至於釀成大禍。

赤練仙子一掃陰晦的面色,可憐道:“夫君,你在閉關,孩子的事當然不知。我也不想的,我承認兒子們雖然有點調皮,但心性善良,從來不做傷害人命的事。定是那賊人犯了殺心,連我可愛的九個孩兒都不放過….”赤練仙子越說越激動,竟然掉眼淚了。

混世魔王嘆息一聲,又是憤怒又是無奈,只好咬牙,拳頭捏得噼啪作響:“不管怎樣,孩子的仇一定要報。神射手后羿是吧,我偏要你下地獄。”一眨眼就沒了九個娃,混世魔王臉色好得到哪裏去?

想他縱橫三界,從沒有人敢如此挑釁他,如今卻眼白白看着九個孩兒死了,剩下一個還嚇傻了。真是欺人太甚,此仇不得不報!

心意既定,混世魔王一言不發,提起狼牙棒衝下天界。看着丈夫遠去的背影,赤練仙子不禁一陣冷笑,心道后羿必然死無全屍了。

手凝妙訣,仙子瞬間化作清風,隨混世魔王而去。雲層翻滾不定,一場惡戰不可避免了…..身在人界的后羿自然不知得罪了兩位大神,此刻在姮娥的攙扶下,很快回到有窮部落。沿途載歌載舞,歡呼聲充斥天空。

方凱和胖東換了個裝扮,混進人羣裏。“嘿嘿,這后羿倒是很得人心,個個都夾道歡迎,稱他作勇士,呵呵。”胖東嘖嘖稱道,不覺身旁的方凱皺起眉頭。

望着熱鬧的衆人,方凱心頭卻涌出一股不安。這股不安越發濃厚,越發濃厚,幾乎塞滿他的胸口。“糟了!”方凱心一驚,霍地擡起頭,但見天際閃出一紅一碧兩光。不一會兒,一個滿臉虯鬚、人獸牛身的傢伙,還有一個身披碧裳,冰冰冷冷的女子一同出現在部落外圍。

正對部族人民揮手的后羿眼皮一跳,頓時扭過頭去,當下看見這兩個極不匹配的“人”。潛意識告訴他,這兩個傢伙身上佈滿殺氣。

莫非是來找自己尋仇的?可記憶中並沒得罪過這兩人。忽然,他想起剛射殺的九日,頓時臉色一變。他轉過身,將姮娥安置在一旁,然後跳到一座木臺,彎起火弓,語氣冰冷:“你們是那十個小孩的父母,要找我報仇?”

果然話音一落,就見女子哼了哼,滿臉寒霜:“敢得罪我赤練仙子,絕對沒有好下場,準備受死吧。”剛說完,有窮部族就炸開了,議論紛紛。

來人竟是赤練仙子,那她身旁那個人不像人、牛不像牛的傢伙不就是….混世魔王?方凱和胖東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臉上的驚愕。

果然一切的劇情,都依照若子所說的進行……不知道后羿這次,能不能承受兩位大神的怒火?

方凱注意到,后羿的背部在不停抖動….. 第3449章

畢竟都是獸族,墨九狸不問自己就算了,既然問了,玄冥想了想還是委婉的給了建議,玄冥猜不到墨九狸的心思,也不敢求情的太過明顯!

卻沒想到墨九狸聽完后,直接看著地上生無可戀的天魔蠍說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像玄冥一樣,在我離開這裡的日子裡,跟在我身邊保護我,第二,我把你烤到答應為止!」

玄冥……

天魔蠍……

這哪裡是什麼選擇啊?結果都是一樣的好吧!

「我答應你,但是……」天魔蠍聞言看著墨九狸手裡自己的驚魂欲言又止道。

「這個,暫時我替你保管著好了!」墨九狸看了眼手裡的驚魂道。

「好吧!」天魔蠍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忍了!

墨九狸直接上前,在天魔蠍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跟對方簽訂了臨時契約,等到契約完成後,天魔蠍直接傻眼了!

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都變的更加恭敬了,實在是太可怕了,怎麼有人能這麼輕易的就把自己給契約了啊!

它要是那麼好契約的話,也活不到現在啊!

現在天魔蠍總算明白玄冥為什麼跟著對方了,不由得天魔蠍看向玄冥,心裡也瞬間有了同情,感覺自己跟玄冥就是難兄難獸啊!

玄冥沒看到天魔蠍的眼神,要是知道天魔蠍心裡的想法,估計會揍它一頓,誰要它同情啊!

「行了,這裡還有什麼寶貝嗎?沒有就走吧……」墨九狸說道。

「主人,這裡除了這個葯田,就沒有什麼寶貝了!」天魔蠍聞言立即說道。

「行,那我們走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自己和玄冥來這裡,也耽擱了幾天的時間,看了眼自己的積分,墨九狸覺得還是想辦法再弄些積分比較好!

雖然就算被淘汰了,也沒什麼,畢竟這次仙羽秘境,自己收穫的葯田已經太值了,但是墨九狸為了前往雲中界,自然不想被淘汰了!

因為墨九狸把葯田收在空間內,因此令牌上沒有增加積分,而且外面的大屏幕中,看到的也是墨九狸被困在山谷內,夏老等人都十分心急,可是卻沒有辦法!

墨九狸帶著玄冥和天魔蠍離開的時候,外面積分石碑上面的成績也終於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目前墨九狸的名次還排在靠後的位置!

目前積分碑上第一名納蘭尚雲!

第二名秦輝,第三名納蘭華歆……

可以說積分碑上目前前十名的人,全部都是來自八荒王朝的,其餘王朝的一個都沒有!

不過這也沒讓眾人覺得奇怪,畢竟八荒王朝的強悍是有目共睹的!

墨九狸因為進入山谷尋寶的關係,目前名次還是978名,夜熙辰現在的名次都已經進入前500名了,目前排在第487名!

而占星然的名次現在依舊是保持在前百名,目前排在第88名,水靈心和南師兄,分別是第130和142名!

墨九狸出來的時候,是天魔蠍帶路,因此出來的時間很快,一人兩獸出來的地方, “看招!”混世魔王怒吼一聲,急速放大的狼牙棒朝後羿狠狠砸落。一道深坑頓時呈現在衆人眼前,木臺竟然瞬間被毀了。而後羿,卻矯健地躍到狼牙棒上,凌厲向兩位神仙射了兩箭。

看到破空而來的流光火箭,赤練仙子卻彎起嘴角,冷笑連連:“雕蟲小技,濤炎海!”話音一落,她雙手成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釋放出一波炎流。赤練赤練,浴火成海。眨眼,有窮部落成了一片火海,濃煙瀰漫。

頓時部落亂作一團,衆人散的散、跑的跑,大呼救命。關鍵時刻,后羿傳音給他的弟子蓬蒙,讓他好生照料姮娥,自己卻衝上半空。

“我擦,這尼瑪在拍奧斯卡吧?”神仙鬥法,胖東看得眼都直了。自從來了這個神話時空,什麼物理規則,通通成了擺設。招手火海,踏腳地震,這豈是常人能做到的?

方凱急忙捂住胖東的嘴巴,生怕被赤練仙子和混世魔王察覺到。

雙方就這樣對峙着,赤練仙子眼神冰冷,而混世魔王雙瞳似有無盡怒意。后羿盯了兩者一眼,再看到被烈火灼燒的部落地,不禁哼聲道:“殺你們孩兒的是我,與我族人何干?虧你們自稱神仙,連豬狗都不如!”

聲音一聲比一聲鏗鏘,一聲比一聲有力,赤練仙子和混世魔王臉色不禁露出一絲尷尬。只不過轉眼間,這絲尷尬就化爲惱怒了。

“廢話少說,今天不將你折磨至死,老孃就不是赤練仙子!”話音一落,無盡炎束組成一個大網,直接扣在後羿身上。“滋滋”幾聲,后羿毛髮燒去一半,肌膚烤得變焦,背部的衣服被燒個乾淨,露出佈滿火痕的背脊。原來他對抗十日並非毫髮未損,而是用背部死死扛住罷了。

縱然被赤練仙子沉重一擊,后羿面色不改,拉箭的手一顫不顫,像極一尊石像。“多行不義必自斃。”冷冷說出這句話,后羿“哇”的一聲,噴出幾口鮮血,淋在流光火箭身上。瞬間,火箭耀光大盛。

被灌以精血的神箭很快突破了炎束的阻礙,徑直射向赤練仙子。仙子猝不及防,本想抽回炎束,阻隔神箭一二,無奈箭速之快,大出其所料,於是只能眼睜睜看着神箭一點一點飛來。后羿此招快準狠,預想一下射穿赤練仙子心臟,斷其生機。

就在此時,混世魔王卻揮舞着狼牙大棒,擋在仙子身前。他本想以狼牙棒收掉神箭,后羿卻反應敏捷,急唸咒訣,神箭遂身化爲三,竟然生生繞開了大棒。混世魔王眯起眼睛,毫不猶豫用身體擋住了三支分化的神箭。

頓時,一陣血霧涌了出來。神之血利於萬物,血淋在土地上,一些嫩芽居然悄然生長,探出個頭,渾然不知空中對決之事。

看到丈夫受傷,赤練仙子又驚又怒,后羿區區凡人之身,卻憑一手箭術硬是傷到了混世魔王。雖然別無大礙,可也足以證明,后羿的恐怖。“此子不除,他日必成大患。”一瞬間,赤練仙子生出跟她十個兒子一樣的心理。

但見混世魔王彈了彈身上的血絲,神軀不是蓋的,瞬間就把三個血洞癒合了。赤練仙子頗爲擔憂地望了混世魔王一樣,後者搖搖頭,平視着后羿,緩緩道:“很少有人能傷到我了,后羿,有膽量就跟我去那頭一戰!”混世魔王指了指最高那座山峯,一臉傲氣。

赤練仙子瞪了混世魔王一眼,面上有些怒意。她扯了扯混世魔王衣帶,低聲道:“幹什麼,你又不是沒吃過他神箭的厲害,何不一起將他轟殺掉?”然而混世魔王只是搖了搖頭,看着仙子神情堅決:“雖然他殺我孩兒,但如今看來不失爲一條好漢,值得一戰。何況,看他樣子,恐怕撐不了多久….”話音未落,混世魔王就飛去了那座山峯頂。

這話說得也沒錯,回看后羿,渾身燒傷,樣子頗爲狼狽。吐出一口精血後,身軀更是微微顫抖,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赤練仙子挑挑眉,心想這樣也好,夫君在拖延後羿,自己就可以放開手腳,殺有窮氏族一個片甲不留了,哈哈哈哈……

后羿勇猛而不失智謀,焉能不知赤練仙子腦中壞想?只是冥冥間,他感到會有人幫助自己,幫助有窮氏族,於是不再猶豫,挺着殘軀躍到最高那座山峯頂部。姮娥在團團簇擁下頗爲擔憂,顧盼生輝的眼睛一轉不轉看着那個飛向山頂的魁梧身影。

她抿着脣,眼眶隱隱有淚珠滲出。然而誰都不知道,一雙貪婪的眼睛,正在她身後肆無忌憚地打量着她曲折玲瓏的身段。

待后羿的身影徹底沒入山峯後,赤練仙子才收回目光,俯視着如螻蟻一樣的有窮族人,冷笑道:“哼,看現在還有誰能幫得到你們,受死!”仙子怒吼,指尖凝聚出一個火球,狠狠砸向驚慌失措的有窮族人。

眼看着火球就要砸下來了,姮娥又急又無奈,這都是自己的族人啊!望着他們逃的逃,尖叫的尖叫,姮娥心疼得不得了。正當她無計可施的時候,手忽然傳來一陣溫暖感。姮娥愣了一下,轉過身,發覺丈夫的徒弟——蓬蒙居然拉着自己,那眼神示意一起撤退。

姮娥點點頭,臉色掠過一絲尷尬,然後稍微用力,就掙脫了蓬蒙的手。蓬蒙也不在意,只是招招手,就帶着姮娥等人往另一個山頭撤。烈焰迅速瀰漫,整個村落化爲一片灰燼。赤練仙子在空中冷笑連連,不時凝聚火束,射向逃走的有窮族人。

一下子滅了這個部族太可惜了,她要一寸一寸毀掉它,一遍遍折磨這些渺小的螻蟻。相信這樣,自己在地府那些孩兒才能得到一絲安慰。

“哈哈哈,哈哈哈哈…”赤練仙子毫無顧忌地獰笑,她每一舉手,每一投足,都有一片肥沃的土地變成荒蕪。這個報仇心切的神仙,徹底淪爲魔鬼般的人物。

看到有窮氏族被如此屠宰,方凱不禁急了。好歹有窮石碑曾救過自己一命,而石碑是有窮部族的信物,雖說現在還沒鍛造,但好歹他們也是自己恩人。情急之下,也不顧暴不暴露了,乾脆拿出脈衝炮,拉上胖東加入了戰鬥。

看到居然還有人敢出現在火海,即便衣着不像有窮部族,但赤練仙子可不管這些,直接輪了個火球下去。“什麼仙子,我看就一潑婦!奶奶的,讓爺爺告訴你,什麼是高科技。”胖東對赤練仙子豎起一箇中指,然後高舉脈衝炮。

亮光一耀,一枚銀白色的炮彈奪膛而出,跟火球對碰起來。顯然火球威力不及炮彈,節節敗退不說,還反射到赤練仙子那頭,將後者弄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好不尷尬!

怎料自己的火球居然被渺小的人類擊倒?赤練仙子吃驚之餘,嘴脣更是氣得發白。好好好,什麼時候人類都可以硬抗神仙了?呵呵,這麼厲害是吧,我就不信這招你們還抵擋得住。赤練仙子心頭忿忿,手速極快,一個碗型火罩竟然從半空生生凝成。

火罩剛出現不久,邊緣忽然生出好幾個漩渦,一根根炎索從漩渦裏射出,落點恰好在方凱和胖東腳下。“砰”一聲,火罩降落了,兩人猝不及防,被火罩活活困了起來。

“擦,這娘們還真有一套!”胖東呲牙咧嘴,心裏卻對赤練仙子十分忌憚。這時空裏的都不是正常人,大神得令人可怕。連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子,使出的法術竟可抵擋未來科技。想到這裏,胖東忍不住望了眼方凱,發現後者盯着火罩,也不說話。

好奇心頓時涌了上來,胖東伸出手,在方凱眼前晃了晃,嬉笑道:“怎麼了,是不是有辦法逃出去?”周圍溫度很高,胖東脂肪本來就充足,這下有十足理由出汗了。

方凱充耳不聞,他兀自沉迷於火罩的結構。雖然不似物理規則的成品,但卻顯露出一種規律。也許,這就是神話時代神仙擁有不可思議能力的根源?那麼說…..空間太窄,方凱不敢動用脈衝炮,只好釋放激光,試圖破開火罩。

果然,激光將火罩頂出一根尖刺,卻破不掉,反而彈了回來。方凱和胖東左閃右躲,這激光總算化作熱能消弭了。

兩人對視一眼,都清楚用未來科技,也即是物理規則,是根本解不開火罩的。換言之,他們要研究火罩包含的規律,才能洞悉神話時代的規則,成功逆神。

但這需要時間,可赤練仙子怎麼可能給兩人時間卻破解自己放下的東西?果然,她哼了一聲,雙手各提一條火龍,妄圖將困在火罩裏面的兩人一舉消滅。

就在方凱和胖東無計可施,急得手忙腳亂的時候,心頭卻重重“咚”了一下,緊接着整個腦海安靜下去。

曠遠的心田,傳來一聲和藹而滄桑的語聲:“兩位俠士莫急,老夫乃太上老君,奉玉帝命令勸阻赤練、混世魔王兩人。” 第3450章

一人兩獸出來的地方,也不在是之前的山谷,而是出現在一片水潭邊……

外界的畫面中,墨九狸也終於從山谷中出現在水潭邊,同步到墨九狸現在的畫面了!

夏老和敏長老等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起碼還有半月時間,沒有被困太久……

「今晚在這裡休息吧,明天我們再走!」墨九狸看了眼周圍說道。

天魔蠍不懂墨九狸為什麼停下,但是玄冥卻清楚的,比較現在快要天黑了啊!

「主人,我們晚上吃什麼啊?」玄冥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看了眼不遠處的水潭:「能抓到魚,就吃魚吧!」

「好啊,那我去抓魚!」玄冥說完,直接竄入水潭裡面。

天魔蠍看著鑽進水潭的玄冥,有些無語,但是它卻什麼也沒說,對於墨九狸輕易契約了自己的事情,讓天魔蠍還是有些對墨九狸感覺到恐懼,所以很安分的趴在一邊!

之前被墨九狸的火焰燒了半天,身上還是痛的要命,所以它現在一點也不想動!

墨九狸看了眼旁邊的天魔蠍,丟過去一個瓷瓶道:「裡面是療傷的丹藥,吃了!」

天魔蠍聞言看了看墨九狸,又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瓷瓶,想了想還是一口把瓷瓶丟到嘴裡,連藥瓶都給吃了下去!

本來也沒當回事,可是很快天魔蠍就驚訝的發現,自己身上那被火焰燒傷的灼熱感消失了,甚至感覺體內一陣的靈力流動,渾身舒服的不得了!

這才想到剛才墨九狸讓自己吃的療傷丹藥,天魔蠍傻傻的看著墨九狸,覺得越來越不懂自己這個臨時主人了!

它可不是活了幾百年的獸獸,正是因為它活了很久,所以它很清楚人族的丹藥對獸族的效果,根本不大的,可是墨九狸給自己吃的丹藥,卻彷彿天生就是對獸獸有效似的,不僅治療快,還效果罕見啊!

這讓天魔蠍想不震驚都難了!

畢竟它之前跟人打鬥受傷的時候,守著一片珍貴葯田,吃了不少藥材,都沒有墨九狸的丹藥有效!

於是,墨九狸在一邊生活,拿出一些蔬菜,正在做飯,玄冥去水潭內抓魚,而天魔蠍就趴在一邊,時不時的偷看著墨九狸,那眼神又好奇,又疑惑,還帶著敬畏!

墨九狸沒什麼,但是外面看著墨九狸的夏老等人,都要氣吐血了,他們覺得墨九狸現在應該抓緊時間去尋找積分啊,而是不是悠哉的坐在哪裡做飯啊!

夏老都恨不得自己進入秘境,告訴墨九狸快點去獵殺魔獸,收集藥材增加積分啊!

可是,他們卻只能看著墨九狸在那裡跟春遊似的,做出各種好吃的菜肴,至於天魔蠍外面的人,完全沒有人認識,只以為是墨九狸自己的契約獸了!

玄冥很快抓了一條魚上來,而且還是一跳巨型大魚,就連墨九狸看到的時候都是一愣!

「主人,這水太冷了,還有這魚也很難抓,好在個頭不小,一條應該夠我們吃了吧!」 “太上老君!”方凱兩人心中一凜,只見一個老頭般的小金人竟然出現在火罩外面。輕輕一指,火罩居然一寸寸裂開了。兩人得救,頓覺周身一鬆,溫度驟然下降。

小金人“呵呵”一笑,緊接着彩芒一閃,滿臉白鬚的老頭就呈現在方凱和胖東眼前。太上老君捋了捋鬍子,轉過身眯眼笑道:“赤練仙子何必如此動怒?凡事好好商量也不遲。”略一停頓,太上老君仙拂一掃,有窮部落遍野燎火頓時熄滅了,綠芽重新探出頭來,被灼燒得貧瘠的土地又有了生機。

看到太上老君輕易就破了自己的火罩,赤練仙子不禁挑挑眉,這老傢伙功力又精深一層了….只是又怎樣?哼,殺子之仇,就算玉皇大帝來了也不能給臉!“原來是老君,相信你也知道我跟有窮族的恩怨吧,識趣的就往一邊站,否則休怪我烈火無情。”

赤練仙子重重哼聲,二話不說凝了個火球,看樣子連太上老君也要轟掉。“別別別,有話好好商量嘛,老夫怎敢幹涉仙子私人恩怨,只是玉帝有命,老夫迫不得已罷了。”太上老君不虧爲老油條,堂而皇之就塞住了赤練仙子的嘴巴。

“你,好、很好!”赤練仙子瞪了太上老君一眼,俏臉露出怨恨的神色:“明知道侄子被凡人殺了,作爲舅舅的玉帝竟然還要庇護那個凡人,當真令人心寒啊。既然你們不仁,我赤練何須作義。哼,受死!”

仙子不再猶豫,雙手快速織法,無數火錐從半空砸了下來。太上老君眉毛一彎,慢悠悠擡起塵拂。輕輕一掃,漫天火錐頓時被擋在了空中,如同粉塵一樣消弭了。“太極圖,乾元鼎,造化三界!”話音一落,大地爲之一震。

先是,一張黑白分明、極其龐大的太極圖運轉開來,緊接着從圖中央,陰陽交合的位置聳起一個巴掌大、晶瑩剔透的鼎。鼎腹標有“乾元”二字,鮮紅逼人。乾元鼎一出,無數光線從圖四儀八卦處迸射而出,交織成一個牢籠。

只見“嗖”的一下,從太極圖射出的黑白二色光線將乾元鼎拱上半空,一下就將赤練仙子困住了。

“急急如律令,封!”怒喝一聲,一張褐黃符咒從太上老君手裏飄出,瞬間封住了乾元鼎口。再伸掌時,乾元鼎已穩穩在手上。

шшш¤ ttκд n¤ ¢ ○

方凱兩人看得眼都直了,這老頭看起來就一老骨頭,居然這麼生猛,真不愧是太上老君。恐怕舉手投足,都能無視脈衝炮了吧。神話時代太恐怖了,以至於方凱兩個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

可是,捏了對方臉一把,那種痛的感覺卻如此真實,不像是虛幻的。

說時遲、那時快,但見太上老君身影一閃,就掠到逃竄的有窮族人上空。他笑容和藹,聲音卻如洪呂大鐘般,令人爲之一滯:“大家莫慌,赤練已被老夫收入鼎中。玉帝有令,后羿懲治九日有功,晉升箭神。特派老夫獻上仙丹,治癒灼傷。此地已經恢復生機,你們毋須再逃離,老夫這便收掉混世魔王,迴天界請命。”

未待有窮族人回過神來、爆出洪亮的歡呼聲時,太上老君就帶着乾元鼎和太極圖閃到混世魔王跟后羿對決的那座山峯。

事情來了轉機,最爲歡喜的莫過於姮娥。剛纔后羿負傷她是知道的,卻爲了衆人甘願跟法力深不可測的混世魔王一戰,其處境可想而知!如今有老君相助,后羿定然能安然無恙,她也就能放心了。

卻不知站在她身旁的蓬蒙,在聽到“仙丹”的時候,低下頭,眼裏掠過一絲貪婪的神色。美人姮娥,天賜仙丹,他蓬蒙翻身的時刻越來越近了…….

最毒辣的不是刺眼的陽光,而是埋在黑暗深處的那絲貪念。

果然不一會兒,一朵白雲從山峯頂部飄了下來,上面站着依舊掛着一絲微笑的太上老君,還有被他攙扶着、奄奄一息的后羿。神弓依然發出熠熠耀光,似乎訴說永不磨滅的勇敢。

“后羿大難不死,姮娥,這是仙丹,你且待后羿收好。老夫這就回天界稟報!”話音一落,一顆閃着金光的丹藥從雲朵射到姮娥素手上,姮娥連忙小心翼翼地收在胸口。而不省人事的后羿,則隨雲朵而下,停在姮娥眼前。

姮娥滿臉心疼,急忙抱起后羿,有窮族人紛紛靠攏過來,懂得醫藥的巫師立刻給族長治療。看着丈夫胸前綻開的血花,姮娥忍不住皺起蛾眉,幽幽嘆了一聲。自家夫君也是的,拼了命地卻守護族人,卻無視自己的身體…..要是不幸戰死,豈不是要自己獨活於世?

美豔動人的姮娥又是心疼又是憐惜,咬着紅脣凝視着安睡在木板上的后羿。忽然,她想起什麼,站起身往兩側打量,卻發現剛纔挺身而出的兩位俠士,不知何時竟沒了蹤影。姮娥又是一嘆,要不是兩位俠士及時出手相助,恐怕是太上老君也只能眼白白看着有窮部族被火罩一舉殲滅了。

“凱子,啥時候咱兩成爛好人了?”伏在草叢的胖東嘟囔着,看起來滿腹牢騷。可不是麼,好歹有個英雄救美的時刻,他還等着姮娥的香吻呢!只可惜,一切都被方凱那雙手毀掉了….想到這裏,胖東忍不住怒氣衝衝地望了一眼趴在身邊的方凱,只見他滿臉平靜,彷彿剛纔的一切只是煙花薄雲,不值一提。

“我說凱子,”胖東頓了一下,才小聲道:“咱爲何要跟着后羿他們,莫非你有什麼發現?”這個問題已經困擾胖東很久了,他很費解,爲何要幫后羿,幫完後又爲何不冒泡?

如果凱子想要從后羿他們身上得到什麼,大可以直接要嘛,好歹也是救命恩人。看后羿他們,也並非蠻不講理之人啊!

胖東不禁仔細打量了方凱一眼,這貨他是越來越難看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