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即使再深愛彼此,也會不可避免地發生誤會。

而誤會導致的,通常是悲劇。

在現實世界里,死了就是死了,不會說復活來個圓滿的大結局。

夜非離也有點感想,他似乎和希瑞有點像?

希瑞喜歡蘿麗,卻從沒表現出來。

可是又不太像,因為希瑞很牛掰,復活了蘿麗,而他,力量在流失,很快就要變成一個什麼也做不了的廢人了,氣哭。

又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夜非離繼續將大寶抱去他的房間,給兩人獨處的空間。

北流殤抱起被子,主動去沙發上睡。

夜千羽咬了咬牙,跑到沙發旁,鑽進被窩。

沙發很寬大,睡得下兩人。

北流殤有些意外,小羽兒不是在生他的氣嗎?

夜千羽小聲:「我原諒你了……」

她仔細想過了,她和殤之間其實還隔著一個初雪,最後會怎樣還不得而知,現在能好好在一起的時候,她若是不珍惜,將來一定會後悔的。

北流殤胸腔鬱積的難受一下子一掃而空。

他的小羽兒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善解人意。

他動情地一個翻身,將夜千羽壓在身下,低頭吻上她的唇。 一開始,他吻得小心翼翼,到了後面,越來越火熱。

熱吻勾起了他沉寂了三年零三個月之久的渴望。

夜千羽感覺到抵在她大腿上的灼熱硬物,只覺得臉頰燙到不行。

三年了,這男人果然是一點也沒有變,動不動就發情。

北流殤一邊舔吻她的耳垂,一邊徵詢她的意見:「小羽兒,我想了,可以嗎?」

耳垂很敏感,夜千羽一邊戰慄著,一邊閉上眼睛,羞澀地點了點頭。

他難受,她其實很心疼,早在三年前,她就想給他了。

北流殤心下一喜,立刻開始行動。

他的小羽兒是善解人意,而他是善解人衣。

很快,他就將夜千羽身上的衣物褪盡,風光一覽無遺。

小羽兒的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美麗。

如雪的漂亮肌膚,柔美而又誘惑的曲線。

胸前的一雙玉雪,是他的最愛,他將手輕輕覆上其中一側,細細地描摹起形狀。

夜千羽臉熱地撇過頭,小聲:「是不是變大了一點?」

生完大寶,她覺得她變大了一點,應該離男人握不下的目標近了那麼一點。

「大寶是不是也吃過你這裡了?」

夜千羽輕嗯了一聲,母乳餵養最健康,大寶是吃了她幾個月母乳。

北流殤頓時不樂意了:「以後我們再有孩子,還是找個乳母吧。」

夜千羽有點無力吐槽,這男人真的是心眼比針還小,連自己兒子的醋都吃。

惹男人吃醋的下場就是,兩側都被男人吃腫了,男人才肯放過她。

感覺到已經完全挑起了她的渴望,北流殤一邊將自己的脹痛抵了上去,一邊咬著她的耳朵:「小羽兒,我要來了。」

夜千羽面頰緋紅地輕嗯了聲:「你輕一點。」

北流殤挺腰進入。

夜千羽頓時有些承受不了地發出一聲低呼:「你怎麼這麼大,快出去!」

「我一直都是這麼大,小羽兒不記得了嗎?」

北流殤放緩動作,至於出去,是不可能的。

時間太過久遠,男人的大小,夜千羽確實不記得了。

她一邊難受地扭動身體,試圖把男人從她身體里驅趕出去,一邊嗚嗚說道:「早知道你這麼大,我就……」

我就不讓你亂來了。

北流殤咬著她的耳朵,嗓音魅惑而危險:「小羽兒居然忘了,真是過分呢,不過沒關係,很快讓你回想起來……」

因為說了不該說的話,夜千羽又一次被做到昏死。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居然已是下午。

大寶守在她床邊,見她醒來,驚喜喊道:「媽咪,你醒了!」

想起昨夜,夜千羽臉一熱。

那男人太亂來了,居然又把她弄昏死過去。

房間里應該有歡~愛的氣味,輕嗅了兩下,卻發現房間里的味道很清新,看來那男人已經處理過了。

大寶摸摸她的臉:「媽咪,爹爹說你不舒服,現在有沒有好一點?」

從房間門口路過的白洛影聽到大寶這麼問,不由得用他雙眼皮的狗眼睛翻了個白眼,同時在心裡吐槽。

騷年,你真是太好騙了,你媽咪不是不舒服,而是昨夜被你爹爹弄得太舒服了。



3章,今天還有,么么噠 夜千羽要起身,大寶卻道:「爹爹讓你再睡一會兒。」

???

讓她再睡一會兒?那男人想幹嘛?

不管他想幹什麼,她就再躺一會兒好了,身上實在酸痛,要到傍晚,她才能恢復身體的狀態。

結果躺到一半,夜千羽躺不下去了,因為一股濃煙從門外涌了進來。

這是失火了?

怎麼會失火?

夜千羽連忙將大寶送進血玉鐲子,然後也來不及將衣服穿好,裹了條毯子就沖了出去。

衝出去才發現濃煙是從廚房裡冒出來的。

氣味很是嗆鼻,像是火太大了,鍋里的油干燒所導致的油煙。

夜千羽有些不解,夜非離的廚藝已經很好了,幾乎可以媲美專業級的大廚了,不至於連火候也掌握不好吧?

卻聽到從廚房裡傳來一陣咳嗽聲。

這聲音……是殤?!

夜千羽頓時傻眼。

難道殤讓她再躺一會兒,就是為了做飯給她吃?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可是殤根本不會做飯啊,他以前是養尊處優的楚王,哪裡會做這種事,怪不得一副要把廚房燒著的架勢。

夜千羽捂住口鼻衝進廚房,先是把火關了,然後打開窗子,催動體內玄氣,幻出一股風來將濃煙捲到窗外。

北流殤眼淚都嗆出來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過頭去,耳尖有可疑的紅暈。

夜千羽樂了,自家男人原來也是會害羞的?

女王跳槽:拒寵前夫 她從儲物戒里拿出一方乾淨的帕子,幫他將嗆出來的眼淚擦乾淨,忍著笑道:「怎麼這麼想不開?」

這種做自己不擅長的事,然後把自己嗆得半死的行為,可不就是想不開。

北流殤不語,他才不是想不開,他是被夜非離刺激的,夜非離做的飯,不管是自家小女人,還是自家小奶包,都很喜歡吃。

他怎麼能輸給夜非離?

夜千羽又道:「不用特意替我下廚的,你的心意我明白就夠了。」

北流殤固執道:「我再試試。」

夜千羽看著他抿著唇的樣子,知道勸不動他,只能隨他去了。

「嗯,火小點。」出去的時候不忘叮囑他一句。

回到房間,夜千羽先是把衣服穿好,然後進去血玉鐲子,想把大寶帶出來。

卻看到白沉正背著大寶在雪原上遛彎。

她愣住,白沉竟願意背大寶?

夜千羽將大寶放在九重高塔門口,讓大寶自己進去。

大寶自己進去了,然後看到靠過來的白沉,就又出去了。

白沉能看到血玉鐲子外面的情況,自然見過大寶,大寶卻是第一次見到白沉。

好大一隻白狐狸,九條毛絨絨的大尾巴,還有漂亮的金色眸子。

大寶也不怕白沉,攀著白沉的腿就往上爬,卻爬不上去,總是掉下來。

白沉趴了下來,大寶卻還是爬不上去,畢竟他才三歲,個子還很小。

白沉用其中一條尾巴將大寶卷上他的背,然後就這麼帶著大寶在雪原上遛起彎來。

大寶小小的身子埋在厚實柔軟的毛里,只露一顆小腦袋在外面,絲毫沒被凍到。

白沉見夜千羽進來了,走到她面前,喊了聲:「千羽……」 三年來,除了給白沉送吃的,夜千羽和白沉的交集並不多。

可即使是送吃的,兩人也很少說話。

白沉想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起因應當是,夜非離看穿了千羽有空間那次。

千羽想暫時和他結契,好藉助他的力量,殺死夜非離。

他拒絕了千羽,因為他看出來了,夜非離似乎沒有惡意。

千羽卻誤以為他不在乎她的性命。

他沒解釋,甚至將錯就錯,故意表現得不在乎千羽的性命。

至於原因——

那段時間,千羽問北流殤,怎麼覺醒出第二玄魂。

北流殤不肯說,他卻是知道的,想要覺醒出第二玄魂,必須要陷入絕境,沒有任何退路的絕境。

如果千羽太過依賴血玉鐲子,或者把他當做最後的保命手段,是絕對無法覺醒出第二玄魂。

他當然在乎千羽的性命,他故意讓千羽產生那樣的誤解,只是想幫千羽覺醒出第二玄魂。

命犯總裁:誤惹桃花男 後來童淼淼假裝成初雪,是他求千羽救下童淼淼的。

在開始懷疑童淼淼的身份后,他沒告訴千羽,而是一個人在那糾結。

正因為他的優柔寡斷,千羽被童淼淼設計,被貼上空間禁制捲軸,不得不與好幾個修為比她高不少的歹人惡戰,又在力竭之際被童淼淼推下懸崖。

以此為契機,千羽覺醒出了第二玄魂。

他本該立刻把話說開,可是,童淼淼說初雪確實神魂俱滅了,讓他的情緒再度陷入低落。

到了現代,卻知道了千羽已經懷有三個月的身孕。

也就是說,千羽在和歹人惡戰時,在被推下懸崖時,已經懷有身孕!

想要覺醒出第二玄魂,是很困難的,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為過。

那時候,他真的很后怕,就因為他的優柔寡斷,差點害得千羽一屍兩命。

千羽生下大寶后,一直沒抱大寶進來讓他看看,就是這個原因吧。

他差點害死大寶,有什麼資格看大寶?

剛才,千羽將大寶送進血玉鐲子,他實在沒忍住,就靠了過去。

「千羽……」白沉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對於白沉突然口吐人言,大寶一點也不驚訝,畢竟白洛影也能口吐人言。

夜千羽將大寶從白沉背上抱下來:「大寶還小,不懂事,你別放在心上。」

白沉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什麼也沒說,眼睜睜地看著夜千羽抱著大寶出去血玉鐲子。

北流殤在廚房裡搗鼓了一下午,搗鼓出成果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昨夜體力消耗過大,再加上一天沒吃東西,夜千羽已經快要餓死了。

北流殤的成果是一鍋粥,以及幾道小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