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卡洛斯先跑了出來,離開岩洞,他馬上就按照唐宇給他發的線路找到第十小組隱蔽起來的地方,隨後雙手拄著腿,氣喘不止。

「以後……還要……繼續鍛煉!我……我才知道……老師為什麼……讓我們一定要……一定要鍛煉好身體!」

他簡直用生命在拼,相信沒有哪個情報員會讓自己那麼暴露在敵方視線中了!

就在他進入防護罩后,身後跟出來黑壓壓的一群岩石獸,他們的嗅覺異常靈敏,先是朝著卡洛斯的方向跑來,只是跑了幾步,鼻子動動,似乎有什麼別的吸引了它們的注意力。

眾人屏住呼吸,心裡都祈禱它們被另一群岩石獸吸引走。

果然,出來的那一群猶豫了一會,接著就朝第一小組與岩石獸戰鬥的地方奔跑而去。

「成了!!」唐宇背後的幾個人發出歡呼聲。

唐宇也非常開心,聯絡馮洋,問那邊的情況。

聯絡器傳來對方愉悅的聲音,「這邊的岩石獸注意力已經基本被吸引走了,我們很快就要撤走,只是不知道該撤去哪裡。」

如今看起來,這顆人工星野外的岩石獸全部進入交|配期,走到哪裡都有可能遇到大批的岩石獸攻擊。

唐宇嘴角一彎,露出早有準備的狡猾表情,「我倒是有個好主意。」

當第一小組的人全部趕來和第十小組匯合后,邁拉克也從機甲中跳了出來。

唐宇主動和他打了個招呼,「嗨。」

對於和自己共同作戰過的『戰友』,邁拉克顯然沒有唐宇那麼友好,只是盯著唐宇看了一會兒,「你剛才說有好主意,什麼主意?」看了半天,邁拉克才開口問。

「邁拉克,」馮洋氣哄哄的對他們領隊喊道,「你跟誰拽呢,唐宇是我罩著的人,你對他態度好點!」

「沒關係,」怕馮洋的性格一點就炸,唐宇忙擺手,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既然這兩群岩石獸在打,按照它們不死不休的性格,大概還要打很久,這個區肯定是沒辦法呆了,可是我們之前的那個區,現在卻非常安全。」因為那個區的岩石獸都跑這邊來了。

眾人一聽,立刻恍然大悟,面露驚喜。

「哇,唐宇!」卡洛斯使勁推了唐宇一把,「我早沒發現你這麼聰明啊!」

「我也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唐宇將自己的功勞輕輕帶過,問邁拉克,「我們從那邊過來的,岩洞里走過一次了,沒什麼危險,要和我們一起過去嗎?」

「可以,過去后我將五天的食物分給你們。」邁拉克也非常痛快。

兩個小組就這麼愉快的合併在一起,兩組人很快打打鬧鬧的順著岩洞又回去了。

唐宇、卡洛斯、馮洋、邁拉克走在最前方。

馮洋對待邁拉克的態度非常惡劣,唐宇這才發現馮洋平時和他說話夾棒帶刺已經算溫柔了,對邁拉克卻絕對是毫不留情的。

「最討厭他這種性格了,明明小時候還挺可愛的,後來聽說伊恩給人是冷冷酷酷的感覺,他就跟著學,結果你看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馮洋小聲在唐宇耳邊說,總算給邁拉克留足了面子。

唐宇聽完忍俊不禁。

就算上校是冷冷酷酷的,可模仿成這樣,絕對是學歪了!

四個人在前邊帶著小組走,其他人緊緊跟著。

有個女孩走在林秋旁邊,看著前邊四個中最瘦弱的那個,說:「他不是你表白那個嗎?我聽說是推薦生,現在看不像啊,竟然挺有領袖氣質。」

林秋看著那個背影,又捏起垂在胸前的髮絲,說:「據說他一直很努力。」

那個女生見林秋捏頭髮,用胳膊撞了撞她,說:「你春心動了呦。」

林秋瓷白的臉蛋在藍白色的應急燈光中散發出淡淡粉色,她掐了掐旁邊的女生壓低聲音道:「沒有!別亂說。」

那個女生捂著嘴偷笑起來。

「你們組怎麼讓那個推薦生做領隊?」隊伍末尾的幾個人也聊起唐宇來。

「原本也想讓吉姆帶隊的,可他太害羞了,林秋一個女生又指揮戰鬥又帶隊太辛苦,關鍵是唐宇他很有能力啊。」

「啊?一個推薦生有什麼能力?」第一組的人不解。

「那個能量轉換裝置就是他弄得,不到半個小時就做出來了,我們組到現在能保證平安,都靠他呢。」那個人似乎也有些佩服唐宇,說起來就停不下來,「讓兩群岩石獸打起來也是他想到的辦法,說真的,我覺得他越來越不像推薦生了。」

「他有你說的這麼好?」

「反正覺得人還不錯。」

幾個人都望向最前邊的背影,各有所思。

通過岩洞后,天已經又亮了。

為了防止岩石獸再殺回來,唐宇讓兩位駕駛師駕駛機甲將岩洞里破壞了一部分,徹底堵死了兩邊的通道。

當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慶幸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馮洋卻發現唐宇的臉色不對。

「唐宇你怎麼了?」馮洋去拉唐宇的手,發現對方手心手背都出了不少汗。

唐宇搖搖頭,「沒事。」大概是太久沒睡覺,精神一直高度緊張,現在一放鬆下來,他這病秧子身體要罷工了。

馮洋扶著唐宇靠在岩壁旁坐了下來,回頭喊了聲:「誰的醫藥包還在身上?唐宇病了。」

聽到唐宇病了,許多人緊張起來。

林秋拉著一個女孩走了過來,那個女孩給唐宇看了一下,說問題不大,但是需要好好休息,「這裡的條件這麼差,可能會耽誤唐宇同學恢復身體,我的帳篷還在,給他住好了。」那個女生大度的說。

謝謝。唐宇想說話,發現說不出來,心想對方應該也不會介意他不能及時道謝,就靠著也不知道是誰的肩膀,暈暈的閉上眼睛。

「唐宇三天沒睡覺了,他這身體能堅持下來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卡洛斯擔憂的說,「接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讓他休息吧,我們不要去打擾他。」

馮洋叫來邁拉克要將唐宇扶進剛搭好的營帳,就聽到對方的通訊器響了起來。

看到上邊的名字,馮洋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伊恩·克萊蒙??I861 唐宇費勁的挑開眼睛看了眼,在看到那個名字的時候頓時有了點精神,將信息點了開。

——交|配期的岩石獸領地意識非常強,最好的方法是引來另一群岩石獸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唐宇看到這個消息,忍不住邊笑著邊回復。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已經解決那些麻煩了。

按唐宇對伊恩·克萊蒙的了解,他覺得這位上校應該不會再回復他了,就在馮洋和邁拉克的攙扶下,去了帳篷,他這幾天實在累慘了。

邁拉克也看到唐宇和克萊蒙上校在聊天,但卻並不覺得驚奇。

他原本就認為這兩個人應該認識,否則當初他們遇到危險,上校怎麼會突然出現,還撇下了弗朗哥上將親自為他準備的歡迎儀式。

不過親眼證實,邁拉克不由得又看了唐宇一眼。

都說這個推薦生沒什麼背景,看來上校就是他最大的背景了吧。

想到如果和唐宇做朋友,也許還能多見上校幾面,邁拉克陰沉的臉色隱隱有些興奮起來。

馮洋可不這麼想,將人扶進帳篷,就馬上『審問』起來。

「你不是說跟他完全不熟的嗎?為什麼他還會主動聯繫你!」

「因為我跟他說我們遇到危險了啊,作為前輩難道不該表示一下嗎?」唐宇有氣無力的瞪了馮洋一眼。

事情的來龍去脈太長了,他可不想一句句跟馮洋說,那樣非累死他不可。

「那他為什麼不跟我表示啊!」

唐宇翻了個身,趴在行李上,嘟囔道:「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啊。」

馮洋推了他一把,將軟趴趴的人擺好,蓋上薄被,「還不是擔心你,本少爺這麼伺候你,可不希望你幹什麼傻事。」

「放心吧,我好好的。」唐宇昏昏欲睡,驢唇不對馬嘴的敷衍起馮洋來。

馮洋看了他一眼,不方便打擾人睡覺,就拉著邁拉克出去了。

「喂!」馮洋推了推邁拉克,「他不會跟你一樣崇拜伊恩走火入魔吧!」

邁拉克一聽,懶得理他,冷颼颼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馮洋想起他曾經有個朋友,因為太過崇拜伊恩,連學都不上了,偏要去給伊恩做部下,結果現在的職務根本連伊恩的人影都見不著,天天唉聲嘆氣的發牢騷。

「你們這群混蛋!完全不懂我的擔心!」

唐宇隱隱約約聽見馮洋在外邊喊了一句什麼,感到好笑。

馮洋什麼時候像個老媽子似的,比以前還愛管閑事了。

三天沒合眼,終於能安穩的睡一覺,唐宇覺得簡直身心舒暢,如果忽略頭腦中昏昏沉沉的不適感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就在他覺得馬上就要跟周公見面時,左腕處清脆的「滴滴滴」聲傳來,本來不想搭理的唐宇隨意的看了眼,隨後濃重的困意馬上全部褪去,整個人『忽』的坐了起來。

伊、伊恩·克萊蒙上校的視頻……請求??!

天哪,他剛才是不是已經睡著了?所以現在是在做夢嗎?一定是吧!

接受了視頻請求,唐宇端端正正的坐好,很快,畫面中清晰的看到一個人影。

那個人這次帶著一頂利落的軍帽,帽檐上有幾道鮮紅的標誌,將原本就總是非常嚴肅的人顯得更加軍事化和刻板。

近距離還能看見對方制服最上一顆扣子,金色的辮紋原本應將制服的主人襯托的隨和一些,可配上伊恩冷酷的面容,卻讓人覺得柔和的金色也有些冰冷起來。

唐宇被畫面中對方的表情嚇得膽戰心驚,莫非自己又做什麼蠢事了嗎?

「上校?」視頻已經接通了幾秒鐘,而上校卻不說話,這與唐宇的認知有些不符合。

「你需要休息。」

就在唐宇以為對方一定是發錯了人的時候,他聽見視頻里的人這麼說,對方似乎是利用這幾秒鐘觀察了他目前的狀況。

「是的,岩石獸害得我三天沒有休息。」唐宇實話實說。

「現在立刻休息,候補生。」對方表情依舊冷峻。

唐宇看到伊恩手指動了一下,察覺到伊恩可能是要掛斷視頻,出乎自己意料的急忙叫了聲:「上校。」

伊恩正要切斷視頻的動作頓了一下,彷彿在等待唐宇說話。

唐宇在叫住伊恩的同時就後悔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條件反射的叫住對方,大概真是需要好好休息了。

想通這點,唐宇躺了下去,翻身到了一邊,抱著被子對著視頻傻兮兮的笑著說,「謝謝您的關心,上校。」

然後唐宇隱約聽見視頻中傳來奇怪的「篤——篤——」聲,屏幕就暗了下去,他也緊接著就失去意識,睡著了。


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在得到應答后,有個金髮帶著眼鏡的男人急匆匆的推門而入。

「上校,您的精神力監控報警器響了!」

「已經不響了。」說話的男人正站在窗邊,看著窗外陰沉的天。

「上校,可是它剛剛報警了,您發生了什麼事?」

「只是一個意外。」男人的聲音波瀾不驚。

「不,上校……」金髮男人將眼鏡摘了下來,兩步走到男人面前,說:「伊恩,你要知道,你的精神力監控報警器已經許多年沒有響過了!」


「金,沒事。」伊恩依舊不在意,反而看著窗外飄下的白色小顆粒,露出一個堪稱溫和的表情,「下雪了。」

金髮男人簡直要驚掉了下巴。


他們的上校剛剛精神力波動超過警戒值,這會兒又觀賞起了雪景??

他必須要上報上校最近的情況了,從身體到精神的情況!看看上校到底哪兒出問題了!

在他的得力助手終於決定離開他的房間后,伊恩收回投向窗外的視線。

他原本不應該過分關注那位候補生的,可是在對方給他的回復中,他發覺那位候補生忘了用敬稱,他以為對方遇到了什麼麻煩。

視頻中,對方的臉色很差,精神看上去還可以,應該沒什麼值得繼續關注的。

只是,肯頓的教育過分追求成績上的優秀和完美,也應該注意一下學員們身體的成長,比如有些學員如果過於瘦弱,那會影響他專業水平的發揮,學院應該想辦法為那樣的學員強化一下身體素質。

幾秒鐘過去,伊恩察覺到他在想一些完全不應該是由他來操心的事,立刻將那一瞬間雜亂的想法全部摒除。

腦海中最後閃過的,是剛才那位候補生抱著被子異常溫柔的微笑,柔軟的髮絲垂下,遮擋住了半隻眼睛,眼神清澈明亮,他從未見過。

唐宇一覺醒來,時間感都紊亂起來,身上還殘留有運動過度的酸脹感,但明顯有力氣了。

他掀開營帳出去,發現兩個小組的人正有說有笑的圍在一起聊天。

「唐宇醒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眾人的視線都投在了唐宇身上。

幾個人從地上坐起來,向唐宇走了過來。

「怎麼樣?」馮洋把唐宇前前後後看了兩圈,問。

「差不多沒問題了,我睡了多久?」

「二十四小時!」卡洛斯大大咧咧的說,「我們還在打賭你什麼時候能醒。」

「沒什麼事嗎?」

「非常好!這才有傳說中第一次實踐訓練的樣子!」卡洛斯興奮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