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卓景寧心中一跳,這記得上一次聽到這聲佛號,他可是歷經千辛萬苦,才從那幫鋥亮光頭手裏逃出來的。

轉過腦袋,卓景寧臉色一僵,好漂亮的一顆……鋥亮光頭。

嚥了口唾沫,卓景寧聲線發顫的道:“師太,這光天化日,你出來不太好吧?”

“這個……”尼姑看着卓景寧,滿臉微笑:“不用你管。”

卓景寧:“……”

這女鬼還真特麼任性哈!和家裏那隻小狐狸有的一比。

“那個,師太,我閨女還等着我去給她做飯,這就告辭,青山流水,但願後會無期!”卓景寧說罷就準備開溜,鬼知道怎麼回事,往日裏靈性十足,見狀不妙立馬開溜的那匹老馬,此時恍若未覺一般。

“書生恕不遠送了,不過心境退轉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凡事看開點好。”這個女鬼沒有動手,只是雙手合十,微微笑道。

卓景寧不由一頓,他看着這女鬼,問道:“心境退轉?”

“修行中人,修成心境不易,但還有心魔劫,也是心境退轉劫,一旦扛不住心魔,便會被心魔所侵,心境退轉。書生,我是發現了你的心境退轉,才特意過來見見你。”

心魔?

心境退轉劫?

卓景寧微微皺眉,他不知道這個女鬼說的是真是假,但他剛纔真的非常難受,而且隱隱約的自己的思維沒有以前清明瞭,難道真的是心境退轉?

那麼心魔是什麼東西?

卓景寧看着這個女鬼,問道:“我心境退轉,爲什麼你會發現?”

這點他很奇怪。

小說中描述的那種神識之類,在聊齋世界是不存在的,這一點可以從小狐狸身上看出來,不然的話,白乙的鬼魂昨晚到訪,小狐狸不會絲毫未覺,而且睡得比他還沉,都睡得跟只豬似的!

“每一位修行中人,修成心境中,無論是餘燼心境,還是慶神心境,甚至是年輪心境,在鬼怪看來,都是一盞燈火,區別只在於燈火的數量是一盞、兩盞,還是三盞燈。當一盞燈火熄滅,如果相隔不遠,自然很容易發現。”

燈火?

熄滅?

卓景寧不管這些,他看着女鬼道:“這麼說,白乙是死在你們手裏了?”

“你是說那個逃出來的屍鬼?他是被你曾經的妾室吸乾精氣而亡,死後倒也是他的造化,變成了鬼,此外居然和他的屍身相結合,從庵主手裏逃了出來。”

“你是來追殺白乙的?”卓景寧問道。

“他有屍身,我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他已經纏上你了。書生,你可得小心點,他已經成爲了蛇級鬼怪。”這女尼盈盈一笑,然後身影在這風雪中不斷虛化,最終消失不見。

卓景寧在這時出聲:“師太,你我兩次相見,相見便是緣分,不妨留下來,你我詳細談談。”

“談什麼?”那女尼又顯露出身形來,看着卓景寧,面上笑容更盛。

“談談如何收拾白乙。”卓景寧說道,“師太特意來次,可不應該只是來找我談談心,告訴我什麼心魔劫和心境退轉吧?”

“書生,你只是一個凡人啊,你心境退轉不說,除非你修成年輪心境,具備觀想法之力,不然,你拿什麼傷害鬼怪?”女尼似笑非笑的看着卓景寧,不過從她只是這樣說,卻沒有離開,顯然她過來找卓景寧,就是來找他聯手的,不然刻意點明白乙這個屍鬼已經纏上他幹嘛?

年輪心境,觀想法之力……這就是年輪心境能傷害鬼怪的原因嗎?

卓景寧心中微微思量,臉上則是露出了笑容,他說道:“我拿什麼傷害鬼怪?師太,你看,這個東西的傷害……夠大嗎?”

說話間,卓景寧已經心中一動,按下了懲戒。

這女尼兩眼睜大,一張原本美豔如花的臉蛋突然化作黑色,猶如被燒燬的木雕一般,整個形體一下子炸開,然後化作灰燼,於這風雪中消散。

“果然,你被白乙打傷了。”

“還有,這個東西的傷害確實夠大,只可惜你看不到了。” 卓景寧緩緩吐出一口氣,他這也是半蒙半猜,不過這也是他懷裏那根石人蔘給了他底氣。上次那事後,李尚赫一直沒跟他討要,所以卓景寧也沒歸還。

這可是奇物。

儘管無法傷害到妖怪,卻能對鬼魂造成傷害!配合懲戒使用,沒準能出現奇效!

卓景寧掃了一眼那女尼灰飛煙滅的地方,“身爲鬼怪,居然還那麼多話。”

這女鬼要不是話那麼多,還一副好心好意給他解釋的樣子,卓景寧還不會想那麼多,覺得她身受重傷。

等到他一喊這女尼就停下不走,出現在他面前,卓景寧就有八成把握,這個女鬼受傷了!

“不過,爲什麼這次沒有強化?”

卓景寧奇怪的看着視野左下方那個青龍腦袋,在這青龍口中的數字,還是“2”,這是兩層強化的意思。可這女尼,分明是他擊殺的第三頭鬼怪了!

“擊殺難纏鬼怪,才能獲得懲戒加成。”

卓景寧面色一呆,這話他可沒忘記,只不過一直以來擊殺鬼怪都幾乎搭上了自己半條命,讓他下意識的沒能記起來。

“難纏鬼怪啊……”卓景寧幽幽的說道,這意味着一件事,他利用官位去刷怪,如果那個鬼怪實在太弱雞,或者受傷太重,直接就被懲戒給秒殺了,那麼他是獲得不了半點好處的。

“那麼這擊殺不難纏鬼怪的,我是沒有半點好處了嗎?”卓景寧試着問道,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就得好好研究下,如何利益最大化了。

比方說,屍鬼白乙。

這個女尼身受重傷,那麼白乙想來此時也是有傷狀態。

這樣的話,在動手之前,他就得好好和白乙糾纏一番才行了,至少讓白乙看起來是個“難纏鬼怪”。

“可重新選擇在現實世界的定位。”

懲戒這個迴應,讓卓景寧面露喜色,他一直保持在同一個地方進入聊齋世界,就是怕從他其他地方進入聊齋世界,會一下子掉鬼窟裏去。然而那棟公寓,目前只是因爲那個魘沒有搶到“票”,導致無法繼續在現實世界具現化,只能夠退走。

但十年之後,沒準公寓就要捲土重來了!

所以,能夠換個地方,那麼是再好不過了。

“每擊殺一個非難纏鬼怪,都可以獲得一次重新選擇定位的機會嗎?”

“是。”

“那除此外,還有別的好處嗎?”

“沒了。”

卓景寧呼出口氣,這在他意料之中,這能夠重新選擇定位的地方,也算不錯了。

這麼想着,卓景寧也沒有立馬回去,更換定位地址。不過他已經打定主意,在現實世界,找個無人的偏僻地方選擇定位。

這樣的話,哪怕他長時間不回現實世界,也不會產生意外。

至於那本說明書,卓景寧目前最顧慮的,還是那玩意兒。第一次那本書上出現任務,他選擇完成,獲得了一個堪稱惡魔般的獎勵——心想事成,直接滅了自己全家。

儘管只是這具身體的全家,但也算滅了自己全家。

事後那個任務的頁面上,出現了四個字——爲虎作倀。

然後他上一次回去,那本說明書又出現了兩個任務,這兩個任務,因爲他在聊齋世界,沒有堪稱,這兩個任務所在的頁面,則是另外的四個字——未完待續。

目前來看,不完成說明書上的任務也沒事,但卓景寧有一種預感,等過上一段時間,他恐怕就要被秋後算賬了!

所以,他必須儘快變強!

事實證明,體質強化也是非常有用的。等他擊殺了三十三隻難纏鬼怪,獲得三十三層體質方面的強化,恐怕這具身體,會達到一種堪稱恐怖的地步。

只憑肉身,就能錘爆一隻妖怪!

畢竟各方面體質的增強,連帶着他本身的力量,也會增強一些。

而在體質增強的三十三層這段時間裏,卓景寧的目標是讓自己的心境修爲,達到年輪境界!

到那個時候,可以直接藉助懲戒的效果,來增強年輪印記。

卓景寧隱隱覺得,年輪心境的修行之人,可以用觀想法來傷害鬼怪,靠的就是這年輪印記。

那麼這樣的話,別的得道高人,可能只有一道年輪印記,而他……至少三十四道!

三十三道懲戒加成,一道本身修成!

卓景寧心念電轉,他有了主意。他現在是青州刺史,他要借一重身份,去那座“通天寺”拜師!

當時那座寺裏,他能遇到略顯詭異的老僧,顯然這座寺廟是不簡單的。

卓景寧忽的發現了什麼,他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兩片樹葉遮擋在自己胯下這匹老馬的眼睛上,他拿下來,這匹老馬兩隻圓大的眼睛盯着卓景寧,打了個響鼻,態度頗爲親暱。

卓景寧不管它,他拍拍馬屁股,示意這馬兒往回走。

拿着手裏這兩片樹葉,這兩片樹葉是青黑色,不知道是什麼樹的樹葉,但毫無疑問,剛纔那匹老馬在女尼出現時沒動靜,顯然是這兩片樹葉的“功勞”。

“鬼遮眼?還是障眼法?”

卓景寧沉吟,這人沒有神通法術,但無疑,這鬼怪是有術的。比如說,小狐狸曾經提到過的鬼術。

這個聊齋世界,還真是的一個妖鬼道大昌的世界啊!

天道萬物,鍾情於鬼怪。

而這天下蒼生,不過是這天道眼中的一大片,接着一大片的螻蟻罷了。

無足輕重。

“不問蒼生問鬼神……”卓景寧低聲笑了笑,這句詩詞本是一句譏諷,然而放在這個世界,意思卻剛好相反。

是焉?非焉?

不足道也。

卓景寧策馬而行,回到了白家,然後小狐狸就一直盯着他看,等他進了屋子,小狐狸也跟了進來,卓景寧沒有猶豫,把她推了出去。

“子曰,男女授受不親,共處一室,成何體統?”

“你是我爹。”

“那以後不準喊我寧兒。”

“好的,寧兒。”

卓景寧翻個白眼,也不攔她了,只是奇怪的問道:“你這麼一直看着我幹嘛?”

“你不怎麼不亮了?”小狐狸歪了歪腦袋,然後問道。

卓景寧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啥,“你是說代表我是修行中人的那一盞燈,怎麼熄滅了?”

“嗯吶。” “想太多,然後心境退轉。”卓景寧嘆了口氣道,他沒想到這心境修爲還有退轉一說,而且這想太多在這聊齋世界還有個特別文藝的說法——心魔劫。

“哦。”小狐狸撇撇小嘴。

“你就哦?”

“反正只是餘燼心境,退轉了一點也不可惜。”

卓景寧砸吧下嘴,雖然還真是這樣,但是聽她這麼說還是心裏挺不舒服的,於是就一把抱起了她,邊走向牀鋪邊說道:“白乙變成屍鬼了,還是蛇級鬼怪,今晚你睡這兒吧,安全。”

卓元清翻個白眼,小臉上寫滿了“我信你個鬼”。

卓景寧反正是不會放她走的,昨晚上白乙出現,只是引他入夢,還扔了點紙錢,恐怕多半是因爲他旁邊睡着小狐狸的關係。

雖然他不知道小狐狸的具體等級,但看那種轉換空間的力量,就知道小狐狸絕對不簡單,能夠讓變成屍鬼的白乙忌憚。

這天晚上,卓景寧又做了一個夢。

還是在那條兩邊漆黑如墨的小路上,不過這一次,他只走了沒一會兒,就到了盡頭,然後便再一次看到了那掛着大紅燈籠的宅子。

站在門口,卓景寧想了想,便伸手推開了。

他想知道,白乙引他入夢到底想做什麼。

門沒鎖,卓景寧一推就推開了,他進去後,沒看到什麼人影,很空蕩蕩的一片。他繼續走,穿過屏風,就看到的待客大廳,此時門同樣關上,他過去推開,仍舊沒看到什麼人。

於是繼續往裏走。

花園、走廊、裏屋,一直到了後院廂房,卓景寧都沒見到什麼人影。

然而在卓景寧打開後院廂房的一扇門後,卻看到在裏頭的木牀上,躺着一具乾屍。身上沒什麼衣物,通體枯乾,像是被風乾的臘肉,皮包着骨頭,乾乾巴巴,麻麻賴賴的,卓景寧倒是沒有想“盤”的心思,他仔細觀察一遍,然後退出去,打開了旁邊房間的門。

這裏頭的木牀上,同樣躺着一具乾屍。

一如之前那房間裏的屍體樣子,風乾的老臘肉一般。

卓景寧繼續打開門。

總裁的專屬戀人 然後,他就明白過來裏頭的乾屍是怎麼回事了。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身上沒什麼衣物,連褲頭也沒有,屍體枯乾,結合聊齋畫風,以及那個女尼和白乙,那麼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是屍體,活着的時候,都是被吸乾了精氣!

如此就可以確定,這宅子便是那羣女尼的老巢了。

事情的經過,可能是這樣的。

泰安送白甲的頭顱回來,然而意外被某個女尼勾搭進去,因此死在裏頭,或者沒死,然後泰安又把白乙給引了進去,結果白乙死在了裏頭。

而此時這幅夢境,是白乙想要告訴他是怎麼死的嗎?

那麼他知道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卓景寧這麼想着,就準備讓自己清醒了。 御寵國色 結果,他試了一下,沒成功,發現自己還在夢裏。

環顧四周,卓景寧就捏了一下自己的臉。

“嘶——”

倒吸了口冷氣,很疼。同時,卓景寧的臉色也跟着一變。

“這……”

他居然整個人都到了這裏,而不是在夢裏!

這難道就是白乙的“鬼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