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千級階上,鏡妖嬈一咬牙,還是念了乘雲決。

為了減少小白的壓力,她準備沿著千級階走,萬一小白不行了,她可以及時落地。

白白綿軟的靈雲,在她的身邊悠悠轉了一圈。

鏡妖嬈輕輕地站了上去,小小的一朵雲,剛好托起她。

「哇!小雲真的把妖姐姐托起來了呢!」

「妖姐姐,快飛給我看!」

腳下軟軟的質感,鏡妖嬈明顯地感受到了雲小白的力不從心。

「千靈,小雲還不行,下次再乘給你看吧?」

商量的語氣,哪知謝千靈不知怎得「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妖姐姐……你說過要乘雲給千靈看的……嗚嗚嗚嗚……」 或許眼淚就是拿下鏡妖嬈的最有效絕招了,看著謝千靈感時傷懷的面孔,鏡妖嬈的心像是貓爪子撓似得。

她自己不怎麼愛哭,自然也見不得其他人落淚,謝千靈可能也了解她這一點,眼淚落得更是起勁了。

「妖姐姐……就到台階下……就到台階下好不好……」

「……」

嚶嚶的哭聲就在耳旁,謝千靈的一張小臉都哭紅了,比自己稍矮的小女孩比著手勢保證,她只要看一次,她不會乘雲,只是小小的願望而已。

「妖姐姐……」

鏡妖嬈還在猶豫,謝千靈卻又拉起了她的袖子,她便整個人都要抓狂了,偏偏謝千靈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放開了她,往千級階護欄邊跑去。

「師父不教千靈……妖姐姐也不願意給千靈看……」

謝千靈望著護欄外汩汩而流的清泉水,眼淚也止不住地奔流。

「千靈不哭好不好?小白它傷很重,你也看到了,前面它帶起我的時候已經很勉強了……」

鏡妖嬈準備和她講道理,哪知謝千靈突然縱身翻到了護欄上,悲絕哀傷地看著她。

「千靈!你要做什麼!」

她的動作嚇得鏡妖嬈心中一悸,鏡妖嬈下意識地要上前去將她抱下來,卻被謝千靈一下子推開了!

「別過來!」

「妖姐姐……你不喜歡我對不對……」

「師父也不喜歡我,所以你們都不願意教我東西……」

「既然妖姐姐和師父都不待見我,我還是不要死皮賴臉地留著了。」


「可是我也沒地方去……還是死了的好!」

「千靈!」


鏡妖嬈只見謝千靈的身子微微顫抖著,突然往後一轉。

幸得她眼明手快,一早就看出了她的不對勁,將她一把拽住了!

「千靈,別這樣,沒人不喜歡你,你師父是怕教不好你,所以才什麼都不教你……」

千級階上,鏡妖嬈柔聲安慰道,謝千靈的身後就是潺潺紛涌的浮生池水,她沒有仙靈,若是掉下去,肯定扛不住!

「你騙人!不是這樣的,一定是你們不喜歡我!」

固執的粉衣女孩再不聽勸,謝千靈掙扎,整個身子都扭動起來想要要抽回手!

「沒人不喜歡你!真的沒人不喜歡你,千靈你下來,你要看乘雲姐姐給你看!」

寒毒的滋味她舔嘗了這麼久,鏡妖嬈自然不會再讓謝千靈步她的後塵,爭吵之下她完全沒發現身後多出來的一人,等她有所察覺,她已經被謝千靈用力一扯,翻轉了身子,往千級階下直直墜去!

「啊——」

鏡妖嬈一聲尖叫,隨後她不知怎地和謝千靈換了位置。

她都沒搞清楚狀況,便覺得自己被誰推了起來,人已經掠過了白石柱欄!

這泉水便是浮生池水的源頭,比浮生池水更寒。

那水下還有堅硬冰冷的巨石,每一塊都經受了寒氣的萬年侵蝕!

「妖姐姐!」

她聽見謝千靈在護欄邊伸出手來想要拉她,卻無能為力。

鏡妖嬈沒看到的是,千級階上,她掉下去后阮清秋站到了護欄邊。

阮清秋推開了半夢半醒的雲小白,對著布偶般摔落的身影,扯出了一抹譏諷的笑。

「姐姐說過,你要聰明些,你把實話告訴姐姐,姐姐就能幫你。」

「如果你不說,姐姐這輩子都不知道你喜歡你師父,連你難過的原因都不知道,我又如何助你?」

她這一席話是對著謝千靈說的,此時怯懦的女孩,第一次伸手害人,臉上還帶著蒼白的恐慌。

謝千靈突然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麼,雖說那一掌是清秋姐姐推的,可畢竟是她把妖姐姐引到欄杆邊的。

「清……清秋姐姐……妖姐姐會不會死?」

她的小臉有些發白,看著自己的雙手,一臉茫然。

「死了又怎麼樣?!死了你師父才能喜歡你!」

阮清秋的唇邊勾起嘲弄,她倒是沒想到謝千靈拜師是因為喜歡穆亦笙。

不過這樣正好,借這小丫頭的手,她的心頭之患總算是要解決了。

「那……如果她沒死呢?」

謝千靈探頭到護欄外,翻湧著的泉水已經不知道將鏡妖嬈衝到了哪裡。

阮清秋說鏡妖嬈的寒毒很深,若是再遇到寒氣必然會死——

可是……萬一呢?

「那就是她要救你,自己沒站穩!」

這個位置她和段吟看了很多次,她堅信自己不會被鏡妖嬈看見。

就算鏡妖嬈可以活著回來,從她自己的角度看,也只是不受關心的謝千靈想不開,她去救,發生了意外。

「你等等可以去長華找人來救了,記得乘雲的時候落在晉仙台外。」


「上了晉仙台你再儘可能地跑快點,前兩天教你的乘雲術你還會么?」

「會……」

謝千靈有些晃神,一雙眼睛還怔怔看著翻滾的泉水,像丟了魂似的。

「那就好,你別多想了,等下好好應對,我先回白川。」

兩人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計謀,不想最終依舊落入了第三人的眼。

直到謝千靈乘雲離開后,君不蒼才從鳳凰林中現了身,將一路衝撞直浮生池裡的鏡妖嬈撈了起來。


鏡妖嬈的額頭撞在了石塊上,身上還有許多擦傷,不用多說,她的寒毒自然又發作了,唇色僵紫,脫離水面身上便結了冰。


「真是傻得沒藥救!」

君不蒼只匆匆看了一眼,便知道了鏡妖嬈的傷勢。

急救之餘還不忘記調侃,她這個仙尊的徒弟當得,當真是半點心機都沒。

「可惜我不能立刻救你,不然你永遠不知道人心有多惡。」

「仙,未必都是好人,但願你醒了之後,可以懂得這個道理。」

他只稍稍度了些力量給她,封了鏡妖嬈的七經八脈。

隨後君不蒼毫不猶豫地又將她退回水中,只是用了點方法,讓她保持仰身而躺的姿勢。

同時吸引到他的還有千級階上的那朵轉世雲,君不蒼略略思索,這才微微抬手。

一道急光沿著千級石階飛升而上,恰好沒入半飄在空中的雲小白的身體里。

柔軟的雲微微亮了亮,隨後軟綿綿的身體,似乎輕輕地鼓了鼓。 「你給我去外面跪著!丫頭不醒你就別給我起來!」

「從現在起別再叫我師父!我穆亦笙才疏學淺,教不來你這樣的徒弟!」

浮生偏殿里,眾人從沒見過穆亦笙盛怒如此的樣子。

誰能想到風流天下的美人竟捨得把自己的小女徒責備至此,就連外人聽了都為她委屈。

鏡妖嬈還在床上躺著,不過好在這次入水,她似乎有意地封閉了自己的筋脈。

寒氣沒有侵入太多,傅音的靈力加上宿陌塵留下的葯,這也就緩了過來。

「笙兒,千靈不是說了,這是意外。」

傅音看著謝千靈被穆亦笙罵得如此狗血淋頭,心中也是不忍。

小女娃子的眼淚從一開始到現在就沒停過,雖然鏡妖嬈寒毒又發,但到底是無礙。

雖然這次事情因謝千靈而起,卻也不必他這般遷怒。

「傅師叔你不用為她求情,她自找的!」

「既然覺得我待她不好,還要死要活的,正好我便不收她這個徒弟,從今日起你也別再來纏著我!」

屋外,謝千靈哭得淚都滴在了地上,她萬萬沒想到穆亦笙會如此盛怒,嚇得不敢不跪。

她本以為事情如阮清秋所言就會一帆風順地過去,誰料最後的發展竟會如此,浮生殿外的迴廊寒涼,大晚上的,她的袍子被泉水蒸騰上來的濕霧打濕,渾身哆嗦。

「穆亦笙……」

謝千靈到底還是孩子,孩子氣些也是正常的。

元寧朗清也認為穆亦笙大發脾氣實在不妥,若是妖兒醒來知道此事,恐怕也會不開心。

「如果你們再說下去就是和我絕交!還和丫頭絕交!」

朗清的話還沒說到底,已經被穆亦笙半途打斷了,帶著桃香的墨扇直指他的鼻尖,讓他想說都說不出口。

「好了!」

傅音看了穆亦笙一眼,也再不管謝千靈到底是還跪不跪。

如今他倒是要祈禱鏡妖嬈早些醒來,若是真出什麼問題,他都不知該如何與宿陌塵交待。

宿陌塵閉關前唯一的叮囑便是鏡妖嬈,他那固執的師弟臨近閉關還擔心著他要刁難鏡妖嬈!

現在這樣,鏡妖嬈真的沒事也罷,若是等等出了狀況,還不知道宿陌塵會不會一氣之下,甩手棄了天山和六界而去?!

「這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還要跪在外面?!」

莫白心和阮清秋是得了消息才來的,白川有些遠。

她們到的時候傅音已經把該救的都救了,阮清秋還沒進門,便見著了門外跪著的謝千靈。

謝千靈楚楚可憐地看著她,眼中有求救,也有質問。

阮清秋還要說什麼,豈料莫白心冷冷看了她一眼,將她剛到嘴邊的話又活生生地逼了回去!

「白心,你倒是勸勸穆亦笙,這孩子平時看起來脾氣好好的,怎麼對自己的徒弟竟然如此狠心?」

眾人皆是看著榻上面色蒼白的鏡妖嬈,傅音也沒忘記給謝千靈求情。

只是莫白心好像已經知道了那兩人的作為,給了阮清秋一個眼神,又將傅音對謝千靈的求情駁了回去。

「笙兒做得對,他這是在教千靈不要這麼悲觀!」

「因為師父不教東西就要跳池,那我們那些被派去膳食堂幫忙的弟子豈不是個個都要尋死?!」

「師父……」

阮清秋還想說什麼,卻見著莫白心冷冷睇了她一眼。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倆的把戲!妖兒不知情,你掌教師叔糊塗,我可不是傻子!」

這話是莫白心用密語傳音說的,在場能聽見的人也自然只有阮清秋。

前些日子她看著謝千靈與自家弟子逐漸熟絡起來,阮清秋還教她乘雲,兩人的算盤她又怎會不知道?!

「……」

阮清秋低了頭,再不答話,傅音見莫白心如此說了,也懶得管。

「妖兒怎麼樣了?有沒有傷到心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