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千信早料到他們會如此反應,淡然笑道:「那你們覺得妖族真的能滅掉人族,統治整片坤元大陸嗎?」

如果是羅天這麼問,他們會第一時間就喊道:「當然能!因為有妖神賜予我們的力量!」

但面對千信,他們猶豫了。他們知道千信並不認同這種看法。

惟道恆比別的妖少猶豫了片刻,硬著脖子堅定的說道:「將來肯定能!我們妖族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壯大,遲早有一天會超過人族的。」< 惟道恆也是被邪教洗腦了的。看上去很精明的一個人,也相信妖族終將戰勝人族。

千信心裡想著,看來得打消他的這種妄想,才能徹底收服這幾個妖修!

他凜然望著六個妖修,臉上滿是悲天憫人的神情:「妖族的力量永遠也不可能超過人族。永遠!哪怕妖神親臨,也不可能!和人族比起來,妖族沒有一點優勢!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六個妖修茫然的望著千信。想要反駁,又不敢。千信完全是用武力嚇住了他們,強行洗腦。

千信繼續說道:「其一,妖族修士成才太慢。人族有各大門派傳承功法,幾歲孩童就能潤體,十幾歲就可能成為武者。而妖族呢,妖獸至少二十年才能到狂體期。」


「其二,妖族功法比不上人族功法。妖神賜予的功法,畢竟來自另一個世界,不一定能勝過這個世界的人族。」

「其三,妖修死亡率太高。妖族只懂野蠻競爭弱肉強食。這看起來很尚武,似乎是強者之道。其實是內耗之道,自取滅亡之道。過半低階妖修都會死於各種獵殺、仇殺,而人族有門派、世家的保護,絕大多數能修鍊的人都可以成才。此消彼長,妖族怎麼可能超過人族?」

「其四,妖族教廷的崛起方式完全是錯誤的。殺戮不可能滅亡人族,只能激怒人族,讓他們再次啟動《獵妖令》那樣的種族滅絕法令。當西部靈劍門、萬獸門,以及中土各大門派聯合起來剿滅妖族的時候。妖族進攻這樣一個堪比當初蒼穹帝國一樣強大的存在,不是自取滅亡嗎?」

千信的一席話,說得六個妖修不寒而慄。

他們想起了祖輩留下的傳說。整個妖族,其實都是在蒼穹之王的憐憫下才存活下來的。是蒼穹之王取消了人族門派的獵妖令,並約定人族修士不得掠取妖丹。這才讓妖族經過兩千多年的休養生息,稍具規模。

蒼穹帝國,曾經天空之下最強大的存在。遮雲蔽日的修士,讓大地也震顫的無邊鐵蹄!可以碾壓一切敵人的強大力量!

如今,蒼穹帝國不存在了,但是分裂出來的各大門派依然強大。他們的力量加起來,甚至比當初的蒼穹帝國還要強大。

六個妖修想到現在妖族居然挑戰這個強大的存在,就感到末日來臨般的恐懼。

六個妖修不願意相信千信的斷言。妖族永遠無法趕上人族……這個結論太讓人難以接受了。但是他們又無法反駁千信的論點。甚至對千信斷言的妖族交戰必亡結論,也深度認同。

「那我們怎麼辦?難道你說的這些教義,才是我們的出路?」惟道恆不甘心的問著。其他幾個妖修也不住的點頭,很贊同他的這個問題。

千信淡然笑道:「我說的這些教義,就是建立文明的基礎。有了文明,妖族也能減少內耗壯大實力,同化弱者交好強者,讓自己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能獲得最大的生存空間。只有這樣,妖族才可能趕上人族。」

「只是可能嗎?」惟道恆還是不甘心的嘀咕著。

「沒錯。只是一點點希望。」

千信其實根本不看好妖族的前途。化翼期妖修作為妖族的中堅力量,都那麼愚蠢短視。可見妖族必然會自取滅亡,神仙都難救。

但眼下,為了爭取幾個妖修對自己的支持,千信只好給他們打打氣:「但至少,可以讓妖族免去亡族之禍,成為可以和人族平起平坐的種族。」

「可新教義讓我們變得更弱了。都不敢戰鬥,能變強嗎?」惟道恆和其他幾個妖修不同,他是個理想主義者,他更多的考慮妖族前途。而其他幾個妖修則主要考慮自己的前途。

因此,當其他妖修都不再糾結這個話題的時候,惟道恆還在依依不饒的問著。

千信對這個傢伙很滿意。羽星明那樣現實的神棍,可以使得新教義快速的深入底層妖修的心裡。但要走進妖族中上層,還得有幾個適合做招牌的理想主義者。

惟道恆雖然是個死硬分子,但他私心少,只要能讓他相信新教義才能拯救妖族。那他就能變成自己的死硬分子。

千信沒有回答惟道恆的問題。而是向他依次展示了爆焰拳、焚靈破魔劍、流光護體、劍意凝霜這顧家和劉家的秘典功法。

六個妖修當然認識四個功法。

「顧家秘典!」

「劉家秘典!」

「尊者,你……」

道兵奴、惟道恆、雪明心、龍夜蒙、寒九、石心都瞪大了雙目,驚訝的盯著千信。

千信淡然笑道:「你們應該知道人族世家秘典的傳承規則。我已經成為顧家和劉家的秘典傳承者。因此,這兩個家族已經完全聽命於我。這就是我在靈劍門二十多年最大的收穫。他們都知道我來自妖族,為什麼還樂意讓我做他們的秘典傳承者?」

千信又在編瞎話騙他們了。


六個妖修臉上的驚意更甚。顧家和劉家,居然在知道尊者是妖修的情況下,還願意讓他傳承秘典。到底是為什麼?

當然不是尊者出賣了妖族。從剛才尊者「悲天憫人」的一席話就可以看出,他才是最為妖族前途考慮的。他才是對妖族和人族形勢最清楚的智者!

六個妖修都感到自己的想法觸碰到了什麼。難道尊者是靠著新教義?


他們都驚疑不定。不太相信新教義會有那麼強的威力!

千信對他們的反應很滿意,點點頭道:「沒錯!正是我的新教義。我是妖又如何?他們已經相信我不會害他們。我們不但不是敵人,還是朋友,是可以信任和合作的夥伴。所以他們心甘情願的讓我傳承秘典,還將家族裡最美的姑娘許我為妻!」

「妖族男子娶人族女子為妻?」

六個妖修都震驚了。

在妖族人心裡,妖族是比人族低一等的。在人族眼裡,妖族人在多數時候根本就不算人。因此人族和妖族通婚的很少。而且多是人族男子納妖族女子為妾。破落戶人族才嫁女給妖修。

可顧家和劉家,榮立靈劍門麾下四大修鍊世家。他們居然也願意嫁女給尊者,這說明尊者在他們眼裡的地位非常高。

這讓六個妖修相信千信真的是靠著新教義感化顧、劉兩家修士了。

有點陰謀思想的龍夜蒙,還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問題:尊者已經取得了靈劍門四大修鍊世家半數的支持,如果反客為主,是否能取代祁家成為靈劍門新主呢?

當初祁家也只是傲靈殿麾下的一個世家,靠著分封門客為新家族,迅速壯大實力,終於滅掉了傲靈殿,建立了靈劍門。

祁家能做的事情,尊者為什麼不能做呢?

他們和步千峰一樣,都覺得千信有當反骨仔的資本。

惟道恆最激動,他抓住千信的手,顫聲道:「尊者,你是不是想奪取靈劍門,建立第一個各族共存的門派?」

龍夜蒙也叫道:「對啊,尊者!你已經有兩大修鍊世家的支持,再聯合兩家的盟友家族,差不多就掌握了靈劍門一半的家族。奪了靈劍門,就是我們的基業了!」

道兵奴和寒九想得更簡單粗暴:「豈止一半?這次羅天抓了那麼多人族修士,各家族的都有。逼著他們投靠咱們,讓他們說服各自的家族支持我們!靈劍門肯定就拿下來了!」

千信傻眼。這歪樓到哪兒去了?怎麼突然變成要我造反了?人家現在還是政工模式,沒進入反賊模式呢。

不過,這個野望的確有助於自己收服妖修。千信沒有明確肯定,也沒有明確否認,而是模模糊糊的說道:「現在我的力量還很弱小,還不適合做這種自取禍端的事情。」

但就這句話,已經夠激勵六妖了。

神棍惟道恆、陰謀家龍夜蒙、莽夫道兵奴和寒九,已經是準備納頭便拜,立馬扯旗開打的狀態。而剩下的兩個女妖石心和雪明心,也是滿臉激動不能自已,大有望風景從的意思。

千信要是一個不知道靈劍門底細的妖修,大概就真的順了他們的意,扯旗造反朝靈劍門打過去了。

為免他們再在造反方向花心思,千信趕緊回到正題,回到自己最想讓他們趕的事情:「所以,我才格外需要你們的支持啊!建一個各族共存的門派雖然美好,可如果連妖族修士都不認同,那我又怎麼可能做成呢?做這樣的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你們看看,這裡有二十六個化翼期修士,才只有你們六個支持我啊!」

「尊者……」

惟道恆突然跪倒在地,鬚髮皆顫的說道:「惟道恆願意追隨尊者,建立一個各族共存的門派!雖死無憾!」

「尊者!我們也願意追隨你!」

其他五個化翼期妖修也一起跪道。

千信含淚點頭。感動啊!激動啊!費了半天口舌,終於收服了六個小弟。終於體會到大耳賊劉備的爽感了。只靠一席話就能說得人納頭便拜,爽啊!

不過,老子好像比劉備還強些。老子逼格沒降,連眼淚都沒抹,一下子就有六使徒了。比大耳賊湊五虎上將容易多了!

「好!好!有你們支持我,我就更有信心了。」

千信將六個妖修扶起來,又說了一番感動人心的話,就差沒唱「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了。

六個妖修熱淚盈眶,雖然沒看過三國,但也有「幸遇玄德公」之類的感慨,紛紛詢問千信,他們該怎麼做。

千信笑道:「你們要做的,就是將這教義傳下去,讓每個妖修都理解我們,都跟我們一起為這個目標奮鬥。尤其是其他二十個化翼期妖修,要盡量爭取過來。此外,你們還要協助狼傲幫我把鐵鋒堡發展成我們的大基地。依託鐵鋒堡,建立我們的勢力,為將來掌控靈劍門做準備。」

千信終於趕鴨子上架的宣布自己是反骨仔了。但他心裡只認為這是忽悠他們的借口。他可根本沒有造反的野心。

「尊者放心,我們一定幫你好好的守住鐵鋒堡,誰也奪不走。」

「不但要守著鐵鋒堡,還要讓附近的妖族部民都信奉尊者的教義!」

「尊者,我們一定要拿下靈劍門!尊者當門主,人、妖兩族長老各一半!」

……

千信聽到「人妖」兩個字就渾身冒寒意。貌似自己放出了什麼怪獸呀!< 在化翼期妖修里收服了幾個心腹,千信就和怒鋒演了一場雙簧:和「狼傲」做交易,用鐵鋒堡換回了被關押的人族修士們。當然,李家的幾個武師直接被吸為血食了。說過不放李家一人回去,就一定要做到。

千信當然不會讓人族修士就這麼輕鬆的回去。必須得加入反李聯盟才准走。千信找到步千峰,要他出面和大家統一口徑,讓李廣翰和杜時澤背黑鍋。

聽說要追究這次掃蕩失敗的罪魁禍首,步千峰比千信還激動:「誰的錯?當然是李廣翰那路人。本來老夫集結剩下修士就要趕來助你攻城的。結果李廣翰那邊有人向羅天出賣了我們的傳訊陣法,羅天直接找到我們的地方,把我們一鍋端了。」

「居然還真有叛徒?」千信連忙說道:「到底是誰?我一定要抓到這個人!」

「你不是和妖修們有交易么?找他們要!最好早點去,免得他們把那傢伙殺掉了。」

步千峰說到這裡,忽然眼睛亮了:「對呀!得到這個傢伙,就坐實了李廣翰一路潰滅才是我們失敗的主要原因!到時候李廣翰和杜時澤兩個傢伙肯定要倒大霉!」

千信暗笑,他們兩個已經倒大霉了,接下來倒霉的是李家。

步千峰那麼配合,千信就直接步入正題了:「步前輩,你和我岳父去通知所有武師以上的修士在這裡集合,咱們有事情商量。」

步千峰當然知道千信要商量什麼。無非就是大家統一口徑,讓李廣翰和杜時澤背黑鍋。

這老傢伙窩著一肚子氣,現在有機會算計別人,二話不說就跑去招呼人了。

千信看著他的積極勁兒,心說按照步老頭的腹黑程度,恐怕不用我回來指點這些人,就能把李廣翰等人的罪給定了。

千信找到道兵奴,讓其派人去把人族姦細送過來。

很快,一個清瘦的中年武師被帶了上來。

「千信,你終於來救我們了!」

那武師很上道,立刻就給千信跪下了。

救你個毛,老子是來坑你的!千信腹黑的笑著:「叫什麼名字?」

「惠劍河!」那漢子說道。

「惠家的人……」

千信暗笑,真是得來毫不費功夫。這下看來連蕭雁寒的仇都能報了。

他笑著對其說道:「惠劍河是吧,現在有一件掉腦袋的事情要你去做。我特地來找你商量。」

「你……什麼意思?」惠劍河的笑容凝在臉上。

「你將傳訊陣法告訴了羅天的手下,導致我們行蹤泄露被羅天包圍。這可是叛族大罪,不但你會死,連惠家都會受到牽連。」

千信笑容里的寒意,讓惠劍河顫抖起來。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處境很不妙。但是落到千信手裡,也沒辦法了。千信既然能讓妖修們交出他,那肯定也就堵住了他繼續投靠妖修的路子。

惠劍河根本就沒想到抵賴。這事抵賴不了。惹怒了千信,管你承不承認,立刻結果你性命,一了百了。何苦來哉?

「你……你想幹什麼?」

惠劍河能想到投靠妖族,當然就是一個頗為識時務的人。他立刻就開始討價還價,看千信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做。

見他那麼上道,千信很滿意:「很簡單,你來指證李廣翰貪功冒進剛愎自用,為了搶功落入重圍,這才導致主力潰敗群龍無首。同時你指出是一個李家的武師將傳訊陣法出賣給羅天的。這樣的話,你就容易脫罪了。」

惠劍河還不知道李家的人都死了。但是想到出賣傳訊陣法的後果有多嚴重,他就動搖了。

既然千信準備收拾李家,那就肯定有辦法讓李家的人沒法翻供,從而讓偽證變鐵證。惠劍河看透這點,就什麼盟友都不顧了,果斷的答應了千信:「我願意!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現在,該去看看步老頭那邊的情況了。

千信來到步千峰召集武師、武戰們的地方。出乎他意料的是,大家非但沒能統一意見栽贓李廣翰,反而吵成了一鍋粥。

「明明是你們不聽指揮才導致我們孤軍深入,憑什麼要把失敗的原因推到我們身上?」

「對,尤其是顧家,那個千信帶頭反對李指揮使,還獨斷專行的自領一路,這才導致主力虛弱的!」


「千信那一路一個人都沒死,其中必有蹊蹺。」

「哼,哪有那麼好的運氣?肯定是投靠妖族換了好處。」

「聽說他是靠收服妖修騙城才拿下鐵鋒堡的,他一個武師,憑什麼讓妖修投靠他?說不定他本就是妖族姦細!」

「兩個指揮使都離奇死掉,李家的人一個都沒活下來,太蹊蹺了!肯定跟他有關!」

……

千信驚訝的發現,最大嗓門的居然不是自己這邊的人,而是李家盟友家族的人。

李廣翰和杜時澤帶的人都很少,他們那一路主要靠盟友家族湊人數。因此李家的人一死,就只剩盟友家族頂缸了。他們當然不樂意。

他們那群人數量最大,平均修為最高,又敗得很突然,因此沒多少人死亡。現在被救出來,也是人數最多的一路人。

這群人抱團反駁,加上其他中立家族的人退縮,他們居然就佔據了主動,讓步千峰和顧懷碩等人陷於劣勢了。

千信聽到這些人惡意的揣測,怒氣頓時就上來了。

他來到步千峰身邊坐下,還沒說話,步千峰就介紹起來:「都是李家的盟友。惠家、胡家、寧家、周家的人。指責你反對李廣翰的叫寧風苗,是靈劍門四長老寧清啟的族弟,七星武戰。罵你是姦細的叫周元茂,八星武師。」

寧清啟的族弟?受李家收買,去為祁元友求聘劉雪柔的那個長老,就叫寧清啟。千信對這個寧風苗,立刻就有了殺意。你跑來對付我,那我就把你族弟收拾了。

千信冷著臉,沉聲道:「其他幾個呢?」

步千峰看了千信的臉色,就大驚道:「你不會想都收拾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