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匹諾曹?!”楚義和寧蒙顯然還沒有猜到年輕人的身份,所以顯得有些驚訝。

年輕人聳了聳肩,他咧嘴笑道“你不覺得很有意思麼?爲了利益,即使是之前並肩作戰的同伴,也可以痛下殺手,這就是人性啊!”

“纔不是那樣,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我想……他們只是被地獄手冊的恐怖事件壓垮了!”寧蒙忽然開口反駁,她是唯一沒有對楚義和蘇瑾下手的,所以她的反駁倒是讓匹諾曹無話可說。

“哼,可笑!”匹諾曹非常不屑。

蘇瑾雙眼微眯,他對匹諾曹道“你在這裏,那如果我進入匹諾曹的故事……那裏的匹諾曹呢?”

“嘿嘿……你在灰姑娘的故事裏見到灰姑娘了麼?而且這裏的我是變成了真正活人的我,在我的童話故事裏,那裏有我的木頭軀殼在!”匹諾曹得意的說道。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是事件的一部分……不對,你……你是舊神!”蘇瑾忽然恍然大悟,剛纔寧蒙在說地獄手冊的事情時,匹諾曹完全不受影響,再來他能夠影響宿主,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匹諾曹與邪神一樣,同爲舊神!

匹諾曹咧嘴大笑了起來“哈哈……終於發現了麼?我還以爲你發現不了呢!”

“你的目的是什麼,戲弄我們麼?”蘇瑾咬牙切齒,他萬萬沒有想到,從事件一開始自己一行人就被舊神給盯上了。

匹諾曹搖了搖頭,他一副你怎麼這樣子的表情道“怎麼可能!?我可是神,那麼無聊的事情我可不會做……哈哈,好吧!其實做這種事情還挺有意思的!”

蘇瑾心中暴怒,可面對一個神他能做的實在不多,楚義和寧蒙也火氣衝到了頭頂,如果不是蘇瑾攔着他們兩個,恐怕即使對方是神,兩個人也會衝上去砍了他。

“至於我想做什麼,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匹諾曹神祕的笑了笑,他指了指童話世界的光門。

就在這個時候,白雪公主童話世界的光門一閃,渾身鮮血的花野真衣出現,她腰間一處巨大的傷口幾乎將她撕成兩半,美麗的臉龐上也有一塊傷口,似乎直接貫穿了,而她的手中抓着一枚沾滿了血的紅色蘋果。

“真衣!”蘇瑾大驚,但就在這個時候,醜小鴨童話世界的光門也閃爍了起來,楊墨從中摔了出來。

相比花野真衣,楊墨的情況更糟糕,他的下半身已經沒有了,腸子流了一地,臉上的痛苦之色非常明顯,他的手上也抓着一枚羽毛。

蘇瑾一把將羽毛和紅蘋果拿來,大聲喊道“結束,結束事件!我們的珍寶夠了,馬上結束這次事件!”現在這種情況,只有回到地獄空間之中,兩人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匹諾曹點了點頭,他慢悠悠的接過蘇瑾遞來的羽毛,玻璃鞋,美人魚的鱗片,小紅帽的披風和白雪公主的蘋果,可就在這一瞬間,蘇瑾察覺到不對,匹諾曹的臉上帶着一絲嘲諷的笑容。

蘇瑾將遞出去的向回一拉,不過他只帶回來玻璃鞋和白雪公主的蘋果,剩餘的三件東西都被匹諾曹死死的抓住。

“哼,看出來了麼!?”匹諾曹有些不高興。

“你……你根本沒有想結束這次事件,也許……事件結束的條件根本就是假的,你從一開始就欺騙了我們!”蘇瑾搖頭,這個假設他覺得十有八九是真的。

“不錯……從一開始一切就都是假的,可騙你們的不是我哦,不然我的鼻子會變長的。”匹諾曹笑了笑,他指着花野真衣和楊墨道“你看,你的同伴要死了!”

蘇瑾回頭看向花野真衣和楊墨,楚義和寧蒙正在施救,可他們的傷勢都太嚴重了,除非是地獄空間的身體恢復,不然根本救不回來,自己手中還有一枚未來世界的萬能藥片,可那東西對這樣的大面積創傷也毫無用處!

“你到底想怎麼樣!?”蘇瑾怒吼道。

總裁別太猛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匹諾曹漂浮了起來,他坐在虛空中,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蘇瑾衝到花野真衣和楊墨身邊,他暗自責罵自己,是自己太大意了,不然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隊長……對……對不起,我可能不能繼續陪你走下了,我……大概要……提前退隊了。”臉上的貫穿傷沒能損傷她的美麗,但這朵美麗的花似乎馬上就要凋零了。

“不!你可是我的第一個隊員,我不允許,我絕對不允許!”蘇瑾死死握着花野真衣的手,他希望能夠這樣拉住她,讓她不會離自己而去。

花野真衣帶着淡淡的笑容,她對蘇瑾微微搖頭,聲音愈發細微。

“抱歉……但我想……你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沒有……那麼從今天開始……做好準備吧!我的隊長!”

花野真衣的手失去了力氣,她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散,蘇瑾聽不到她的心跳,聽不到她的呼吸,她死了……

“不……不要……不!”蘇瑾怒吼,地獄手冊的事件一直在殺死宿主,但之前死去的人對於蘇瑾來說畢竟是陌生人,可花野真衣不同,他們一起經歷了數場事件,他們在現實世界已經是要好的朋友。

“有異性沒人性!隊長……謝謝你的照顧,我陪陪真衣姐吧!”楊墨似乎很無奈,他懼怕死亡,但當死亡到來時,他別無選擇,他終於戰勝了恐懼,就此離去。

蘇瑾鬆開花野真衣的手,他想拉住楊墨,但他終究拉不住,生命逝去,無法可留,無人可留。

“看來是時候了!”匹諾曹摘下禮帽,他輕輕一抖,一個人從禮帽中走了出來! 禮帽中一個人由小至大,彷彿變魔術一樣出現,他一身黑色西服,是一箇中年男人,他一出現便向蘇瑾微微躬身施禮,顯得非常有禮。

而蘇瑾的雙眼一片血紅,他手中倒扣剔骨刀,即使知道面對的敵人遠遠不是自己能夠應付的,蘇瑾也有衝殺上去的衝動。

“你很憤怒……很好,這很好!”中年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對蘇瑾笑道“還沒自我介紹,他們叫我……!”

“瘋帽子!”蘇瑾不等男子自己介紹,便叫出了對方的名字,邪神之眸現在成爲了他的心臟,在中年男人出現的第一時間,他就發動了邪神之眸的技能,但他能夠得到的只有瘋帽子這個名字。

“不錯,我是瘋帽子,我來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瘋帽子微笑。

“我不在乎你來自哪,我也不在乎你是什麼東西!”蘇瑾怒聲道。

瘋帽子微微搖頭,他笑道“你的憤怒我很能理解,當初愛麗絲死去的時候……我和你一樣,甚至比你更加憤怒,當時我爲了復活愛麗絲不知道尋找了多少辦法。”

“你……!”蘇瑾心中一跳,他聽出了瘋帽子話中的潛臺詞,他立即問道“那你成功了?”

“不,我失敗了!愛麗絲死去的時間太長了,我找到的辦法已經不適於她了!”瘋帽子搖了搖頭,蘇瑾能夠看到在瘋帽子的眼神深處,確實有着無限的悲傷與遺憾。

蘇瑾和楚義心跳加速,瘋帽子這話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確實有復活逝者的辦法,但是逝者死去的時間不能太長。

“我明白了,從一開始這就是你的計劃,你們誘惑宿主,欺騙他們,殺死我的朋友,就是爲了讓去去取那件東西,長生樹的果實麼?”瘋帽子的話再加上之前的一切,蘇瑾大概明白了對方的計劃。

蘇瑾現在覺得地獄手冊裏給予的任務都是假的,其中找到七件祕寶給予的獎勵太豐厚了,現在看來需要七件祕寶的是匹諾曹和瘋帽子纔對!

瘋帽子點了點頭“沒錯,我需要那些東西,而且你們表現的也確實不錯,已經找到了五件,現在我可以送你去長生樹的故事中,讓你取得長生樹的果實來救你的朋友,當然你如果不願意的話,我也可以立即讓你們完成任務,讓你們結束這次的事件!”

瘋帽子有恃無恐,蘇瑾會拒絕他的要求麼?答案想都不用想。

“打開長生樹的世界!”蘇瑾深吸一口氣,對瘋帽子說道。

瘋帽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很好,不過我要提醒你一下,你需要帶回來三枚長生樹的果實!”

“我們爲什麼要如你的願,就算我們現在答應你,你又能相信我們麼?”楚義很是不爽,忍不住嗆聲道。

“第一,我們有絕對的實力,就算你只帶回來一枚長生樹的果實,那一枚也絕對是我的,第二,長生樹的果實只能暫時將他們喚醒,所以你們需要馬上回到地獄空間去,不然他們還是死路一條,而開啓回去的道路,只有我們能夠做到。”匹諾曹在旁笑道。

蘇瑾和楚義很是憋屈,他們完全是兩個人手中的槍,讓他們打哪,他們就必須打哪,沒有絲毫反擊掙扎的可能。

“寧蒙,這件事情和你無關,你就在這裏等候吧!”蘇瑾對寧蒙說道,一來這次冒險確實和寧蒙無關,沒有必要讓這個女孩冒險,另外對於蘇瑾和楚義來說,寧蒙實際上是一種累贅,對他們不會有什麼幫助,有可能在事件裏兩人還要分神照顧她。

寧蒙其實心裏也明白這些,她當然也沒有什麼意見,事件總是危險的,能夠不去參與最好不過。

“打開長生樹的世界吧!”蘇瑾對瘋帽子說道。

瘋帽子二話不說,他扶了扶自己的禮帽,一道光門閃爍,那正是長生樹的世界,瘋帽子對蘇瑾和楚義道“提醒你們,長生樹的果然離開長生樹後必須馬上使用,你們得手後我會立即送你們回來,到時候除了我的那一枚,剩下的兩枚你們必須馬上給他們服用!”

蘇瑾點了點頭,他和楚義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失去了生命的兩人,而後堅定的衝進了長生樹的世界之中。

兩人離去後,匹諾曹有些擔心的對瘋帽子問道“長生樹……當年就是半神級的存在,我們離開這麼多年,他恐怕會更進一步,他們兩個能夠完成麼?爲什麼不讓他們去其他的童話故事?”

“沒得選,想要打開那扇門的話,就必須要最精純的力量,長生樹的果實再合適不過了,不然我也無需從一開始就設計他們,害死他們的隊友後,逼迫他們去長生樹的世界了。”瘋帽子搖了搖頭,來到童話世界的宿主也不是一批兩批了,但絕大部分都死在了這裏,只有少數能夠找到少數祕寶離去,而能夠帶回足夠祕寶的宿主一次都沒有出現過。

當然,如果瘋帽子牽引一批實力強悍的資深者,完成任務的機會會大大增加,但是強大的資深者本身的實力就無比強大,很有可能脫出他的控制,所以瘋帽子必須在自己能夠完全掌控的情況下尋找宿主,蘇瑾一行人的表現到現在爲止堪稱完美,只差最後一步了。

長生樹的世界之中,蘇瑾和楚義出現在一處山坡上,這個世界一片陰沉,天空被烏雲所籠罩,陽光從烏雲中衝過後所剩無幾,也讓這個世界顯得非常陰冷。

“蘇大哥,瘋帽子和匹諾曹,應該是想讓我們找到七件祕寶吧?我們拿回去這一件也只有六件,咱們不能讓他們如願,到時候想辦法逃吧!”楚義對匹諾曹和瘋帽子顯然沒有半分好映像,他恨得牙癢癢,自然不想對方能夠如願。

但蘇瑾卻無力的嘆了口氣道“沒用的,他們不需要七件,他們只要六件就可以了,任務本身就是虛假的,一開始任務中的七件祕寶是爲了防止被我們看穿這個局而設的虛數!”

“只要一開始我抱着得到更高獎勵的想法,就等於中了瘋帽子的算計,當我們得到五件祕寶的時候,瘋帽子就利用他們能夠影響宿主的能力,誘惑其他人殺掉我們當中的一個,只要有一個人死掉,我們就不得不來到長生樹的世界尋找長生樹的果實,而他們需要的祕寶數量也就夠了!”

蘇瑾憤恨,他恨的是自己,也許司徒燼有一句話說的沒錯,聰明人都是自負的,自己一開始輕看丙級事件的難度,以爲憑藉一羣老手,應該可以輕鬆完成,即使遇到什麼麻煩也能夠解決。

“所以他們只需要六件祕寶?”

“不,他們需要七件,但是……他們已經有了第七件!”蘇瑾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楚義皺了皺眉,他忽然恍然大悟道“對了,那頂帽子!所有的祕寶中有一件就是瘋帽子的帽子!”

“終於想明白了麼?”蘇瑾苦笑,他拍了拍楚義的肩膀,神色一正道“不過還不遲,一切都還要救,只要找到長生樹的果實,我們就能夠救回真衣和楊墨!”

兩人走下山坡,他們在這個世界裏遊蕩着,兩人的心情非常着急,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尋找,都找不到任何關於長生樹的蹤跡。

“難道我們被送進來的地方距離長生樹太遠了?”楚義很疑惑。

蘇瑾搖了搖頭,他道“不會吧!瘋帽子他們也需要長生樹的果實,大家的需求一樣,他們沒有理由拖我們的後腿,還是說……我們忽略了什麼?”

蘇瑾將眼神看向四周,這片世界不管什麼地方看起來幾乎都是一樣的,陰沉,灰暗,看不到建築物,似乎完全沒有過人類生存的跡象。

“難道是!?”蘇瑾心中一動,他發動了邪神之眸的技能,隨意向一處看去,馬上他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長生樹,生存在童話世界的神奇植物,其果實有賦予他人長生的能力,同時也可以讓死者復生(只適用於七天內死去的人!),經歷了無盡的歲月之後,長生樹開始與童話世界融合!”

蘇瑾倒吸一口涼氣,這個信息如果他理解的沒錯的話,那麼就是說長生樹已經化作了整個世界,其實他們根本不需要尋找長生樹,因爲他們一直在長生樹的上面!

“蘇大哥,你找到長生樹了?”楚義見蘇瑾表情微變,好奇的問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看了楚義一眼道“找到了!”

“在哪?”

“漫山遍野都是!”

“哇靠!這麼囂張?”楚義雙眼一瞪,目光也向四周看去,不過他可沒有邪神之眸,所以並看不到長生樹在什麼地方! 蘇瑾擡頭看向天空,那些烏雲他也覺得奇怪,片刻後他終於看出問題所在,這些烏雲都不會移動,他們彷彿是被掛在天空的一樣。

“長生樹的果實,在天上!”蘇瑾指着天上的烏雲說道。

楚義順着蘇瑾的手指看去,他疑惑不解,如果說這個世界就是長生樹的話,爲什麼果實會在天上?

“天上那些根本不是什麼烏雲,那是長生樹的樹葉,因爲太過巨大了,所以才黑壓壓的一片,讓人一眼看上去好像烏雲一樣。”蘇瑾解釋道。

楚義不敢相信,他揉了揉眼睛,也發現那些烏雲有些奇怪,但這個說法總歸有些讓人難以置信,什麼樣的樹會大到這種程度。

“如果長生樹的果實在天上的話,那我們兩個怎麼辦?我可不會飛。”楚義無奈的說道。

蘇瑾也覺得棘手,就算是花野真衣在這裏,但魂語者的射程也肯定不會有這麼遠,那麼也就是說他們必須找到長生樹的樹幹,然後纔有機會取得長生樹的果實。

蘇瑾向四周尋覓,很快他發現遠處的一座雄山很可疑,因爲這個世界光線衰弱的原因,那座山遠遠看去並看不到頂,但也有可能那就是長生樹的樹幹,看不到頂和光線沒關係,而是它已經聳入雲霄了。

“跟我來!”蘇瑾說了一句,而後全速奔跑,他現在的身體極其強大,速度遠超那些短跑名將,就算是地球上最善於奔跑的動物在蘇瑾的面前也只有甘拜下風的份,而且蘇瑾的耐力強大,肌肉不會因爲運動產生乳酸,這可以讓他長時間保持在最快的速度而不下降。

楚義和蘇瑾的情況不同,他的身體還沒有那麼強大,但是內裏的加持更爲精妙,就算他的肌肉產生了乳酸,內力也會在一瞬間將其分解,不會影響他的行動。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兩人在地面宛如兩道人形閃電,他們奔走跳動,不過俗話說望山跑死馬,那座看起來近在眼前的雄山,兩人居然整整跑了三天時間,蘇瑾甚至無法計算他們跑過了多少路程。

“果然!”好在結果讓蘇瑾鬆了口氣,這座所謂的雄山根本不是什麼山石,確實是長生樹的樹幹。

兩人站在樹幹底部,忍不住感慨,這顆長生樹簡直就是一個奇蹟,長生樹即世界,世界也即長生樹,兩人無法想象這是一種何等的奇蹟。

“走吧!我們還有不少路程要趕!”蘇瑾招呼了一聲,然後便跳上長生樹的樹幹。

好在長生樹因爲太過巨大,表皮又不可能是完全光滑的,所以並不影響兩人向上,有許多可供兩人踏腳的地方。

又經過足足一天的時間,兩人終於到了可以伸手觸摸到烏雲的地步。

蘇瑾伸手摸了摸長生樹的樹葉,這些樹葉好像是用鋼鐵澆築的一樣,他取出剔骨刀進行切割,一刀下去也只是勉強將葉片斷開一點。

而被斬開的樹葉裏立即流出翠綠色的汁液,兩人只是聞了一聞,立即渾身舒暢,這四天來全力趕路造成的疲憊全部消散不見,甚至連精神上的壓抑也隨之消失了不少。

“好東西!這恐怕是某種寶物!”蘇瑾和楚義都很驚訝,地獄手冊的事件中是有機會獲得各種寶物的,不管是蘇瑾手中的剔骨刀,邪神長弓,還是在美人魚童話裏得到的海神披風都是如此。

“蘇大哥,收集一點吧?”楚義對長生樹的樹葉很感興趣。

蘇瑾點了點頭,這東西收集點肯定沒錯,可惜這東西除了蘇瑾手裏的剔骨刀,其他東西完全無法切割,楚義甚至施展了三重寸勁,可是也只能在樹葉上印上一個手印而已。

沒辦法,蘇瑾只能用剔骨刀進行收割,他忙活了數個小時,結果也只有三十片,兩人可沒有時間繼續在這裏耽擱,只能收起了三十片長生樹的樹葉,然後繼續向上。

穿越樹葉層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世界,巨大的樹葉太過堅韌,而且層層疊疊,剔骨刀雖然鋒利,但依靠它開路的話恐怕會把蘇瑾活活累死,兩人只能尋找縫隙向上。

等他們徹底穿越一層樹葉層後,立即被眼前的光亮照的睜不開眼睛,在他們的眼前一顆顆散發着光亮的圓球簡直猶如星河一般。

“這些是……長生樹的果實?”楚義楞了楞,然後又覺得自己大概是猜錯了,因爲這些圓球每一個都好像小山一樣,如果真的是長生樹的果實,那他們怎麼摘下都是個大難題。

“恐怕是了!”蘇瑾嘴角抽搐,這個長生樹簡直是把大發展到了極致,這麼大的果實別說摘了,就是真的能夠摘下來,到時候怎麼讓花野真衣和楊墨服用?

蘇瑾對着一顆巨大的光球發動邪神之眸的技能,立即得到了關於這些光球的信息,正如楚義所猜想的一樣,這些光球確實是長生樹的果實沒錯。

“長生樹的果實,凝結了生命的精華之力,擁有無限的妙用!(未成熟)”

“咦!”蘇瑾被雙眉微微一挑,未成熟三個字很明白,這些光球是還沒成熟的長生樹果實,那麼也就是說這裏還有已經成熟了的長生樹果實。

兩人在這裏走動,觀察每一顆長生樹果實,最後他們找到了一點區別,這些光球雖然都散發着光彩,但散發出的光其實並不相同,而且每一種顏色的光球大小也不一樣。

“青,黃,紫三色,青色最大,黃色其次,而紫色只有水缸大小,也就是說越小的果實,距離成熟越近!”蘇瑾說道,他對三種果實都進行了探查,其中最小的紫色長生樹果實顯示的是幾近成熟!

“這樣說的話,真正成熟的果實應該和正常的果實差不多大小吧!”楚義說道。

蘇瑾微微點頭,他道“越是成熟的果實,位置越高,看來我們還要繼續向上才行!”

“那還等什麼!”楚義擺了擺身體,像是在做熱身,他雙腿發力,整個人好像火箭一樣衝了起來,跳上一顆長生樹的果實,原來他是將長生樹的果實當做跳板了。

蘇瑾也有樣學樣,兩人藉助長生樹的果實繼續向上,很快便又來到了一層樹葉層,他們繼續尋找縫隙向上鑽。

“這是到頂了吧!?”兩人剛鑽出樹葉層,楚義就忍不住說道,他模樣有些傻傻的,但這也是因爲眼前的景象有些太過驚人了。

“這是……外層空間!?”蘇瑾也是一愣,他們所在的地方有些寒冷,而且已經能夠看到遠處的寒星,這一次他們看到的可不是什麼長生樹的果實,而是真正的星球。

“如果這是外層空間的話,爲什麼我們沒有缺氧的感覺?”楚義疑惑到,他雖然對這些東西不太懂,但也知道上升到一定高度後,氧氣會變得十分稀薄。

蘇瑾琢磨了一番後道“可能是因爲長生樹的原因,本來樹木就是會吐出氧氣的吧!咱們現在又被長生樹所包圍,不會缺氧也不奇怪。”

楚義點了點頭,他四處張望,眼前忽然一亮,拉了蘇瑾一把道“蘇大哥,那些……那些應該是成熟了的長生樹果實了吧!?”

蘇瑾順着楚義所指的地方看去,那裏有幾枚紅色的光球在漂浮着,蘇瑾立即施展邪神之眸的技能進行探查,結果讓他非常欣喜,那些確實是已經成熟的長生樹果實。

“沒錯!”蘇瑾激動的點了點頭,兩人立即各自向一枚長生樹果實衝了過去,可就在他們剛剛靠近的時候,那些長生樹的果實立即飄走了。

“怎麼會動!?”蘇瑾有些意外,原來這些長生樹的果實和之前他們見到的那些並不一樣,它們沒有被固定在長生樹上,而是隨意的漂浮着空中。

“讓我來!”楚義說了一聲,他站定身體,開始調整呼吸,蘇瑾隱隱能夠看到在楚義的身體周圍,一層氣流捲動起來。

“攝!”楚義低喝一聲,他大手一甩,一股氣流立即飛射而去,向着一枚長生樹的果實捲了過去。

可就在楚義將要得手的時候,他聽到幾聲破空聲傳來,楚義不敢大意,他迅速移動,等他停下的時候發現自己剛纔所站的地方,幾根木刺正釘在那裏。

“小心!”蘇瑾也發現了異常,他立即戒備起來,可並沒有發現周圍有什麼人在攻擊他們。

“是……長生樹麼?”楚義是被攻擊者,所以他的感覺更加具體一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