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北流殤尋找夜千羽的時候,雖沒修鍊,卻將零碎的時間用來鑽研銘文。

三日後,他覺得他有把握將龍佩和鳳佩上的銘文解開了。

他將夜千羽叫進房間。

桌子上擺著一碗顯銘水,一碗妖獸血,以及一支筆。

他打算先解開鳳佩上的銘文。

將鳳佩浸入顯銘水中,再拿出來,鳳佩表面立刻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文。

他拿起筆,蘸了一點妖獸血,開始不斷地書寫銘文。

一個個銘文,寫完后,自動飛到鳳佩上,跟鳳佩上本來的銘文相碰撞,而後互相抵消。

將所有的銘文解開后,北流殤將鳳佩交給夜千羽。

夜千羽捏著鳳佩盤腿坐下,有些忐忑,她現在是玄師六星的修為,不知道能漲多少修為。

她試著將鳳佩里蘊含的力量導入體內。

鳳佩里蘊含的力量無比磅礴,隨著她的嘗試,就像是打開龍頭的自來水,嘩嘩流入她體內。 710

她只覺得體內的玄氣像是沸騰了般,洶湧澎湃,不斷翻滾。

很快,從她身上爆發出來一陣劇烈的玄氣波動。

晉陞了,她居然直接晉陞了,凝聚出了第七顆星子。

本來,從進入玄師境界開始,每一顆星子凝聚完整后,需要一個契機才能晉陞,在這股磅礴力量的推動下,居然直接就晉陞了。

這還只是開始,緊接著,又連著從她身上爆發出來幾陣劇烈的玄氣波動。

凝聚出第八顆星子,凝聚出第九顆星子,以及突破玄師境界踏入大玄師境界。

大玄師境界,她居然就這麼踏入了大玄師境界!

夜千羽只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連著晉陞四次,還是在一半修為分給白洛影的情況下。

北流殤如法炮製,將龍佩上的銘文解開,藉助龍佩里蘊含的力量,他也連著晉陞了好幾次,一舉踏入玄尊境界。

「對了,小羽兒,把山海圖取來吧,我試試看,能不能解開上面的銘文。」

夜千羽出去房間,讓墨小弟帶她去拿山海圖。

還好夜非離將山海圖當做新婚禮物送還給她了,要不然就慘了。

將山海圖拿來后,北流殤感應起上面的銘文。

山海圖上的銘文,比龍佩鳳佩上的銘文複雜多了,不但威力更加強大,而且環環相扣,形成了多重封印陣。

如此複雜的銘文,他敢斷言,就算是讓神機宗宗主閻無極來解,都解不開。

好在他有帝闌夜的記憶,帝闌夜從小就開始鑽研銘文,對銘文十分精通。

他全力以赴的話,應當有希望能解開。

而且,這樣強的威力,用普通的妖獸血書寫銘文肯定不行,必須要用神獸血。

「小羽兒,這銘文有些厲害,用普通的妖獸血解不開,要用神獸血才能解開。」北流殤如實道。

夜千羽立刻出去問白洛影要了一點血。

白洛影捂著隱隱作痛的前爪,有點鬱卒,煉丹藥要用他的血,解銘文也要用他的血,感情他就是一個移動血庫。

夜千羽將盛有少量龍血的小碗放在桌子上,問北流殤:「夠嗎?」

北流殤點點頭:「這銘文有些複雜,我還需要靜心思考一下,你先出去一下。」

夜千羽乖乖地出去了。

在夜千羽出去后,北流殤將門關好,布置起結界。

他將夜千羽支出去是有原因的。

如此複雜的多重銘文陣,即便是帝闌夜都沒有遇到過,他少不得要慢慢嘗試。

嘗試的過程中肯定會出現失誤,一旦出現失誤,他就會被銘文陣反噬。

不能讓小羽兒看到他被銘文陣反噬的樣子。

北流殤在桌子前坐定,將手放在山海圖上,仔細感應著上面的銘文陣。

多重銘文陣,不能亂解,而是要按照一定的順序,突破口會是哪一個銘文陣?

思考了一會兒,他選定一個銘文陣,拿起筆,蘸了一點龍血,開始書寫銘文。

一個個銘文,在寫完后,自動飛到他選定的銘文陣上,與之發生碰撞。

不過,他選錯了,在銘文陣的反噬下,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

將唇角的血擦去,他立刻開始新一輪的嘗試。 山海圖上的多重銘文陣比北流殤想象中的還要難解,他不斷嘗試,不斷被銘文陣反噬,剛摸出一點頭緒時,那一點龍血已經用完了,療傷的丹藥也吃了一大堆。

只能出去再要一點龍血了,北流殤將屋子裡他吐出的血清理乾淨,又對著鏡子照了照,見臉色沒有太大的異常,才打開房間里的結界,拉開門出去。

夜千羽在和墨小弟討論,修鍊方面的一些心得,為人師表,總要做點什麼才像話。

見北流殤出來了,她站起身來:「已經解開了嗎?」

北流殤搖搖頭:「龍血用完了。」

所以殤出來是為了要龍血?

夜千羽將目光落在白洛影身上:「小白,再給點血?」

白洛影有些不情願,血是精氣之源,偶爾失點血沒事,不過總是失血有傷元氣的。

夜千羽朝他眨了下眼:「我給你做補血套餐。」

身為一個吃貨,白洛影猶豫掙扎了一會兒,沒骨氣地妥協了:「成交!」

見達成協議,北流殤朝夜千羽走過去,將手裡拿著的小碗遞給她。

小碗當然是盛龍血用的,夜千羽接過小碗時,從北流殤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她也沒放在心上,不管是普通的妖獸血還是龍血,都有血腥氣,她還以為北流殤身上的血腥氣是沾染到的,殊不知,北流殤身上有血腥氣是因為他在銘文陣的反噬下,吐了好多血。

用鋒利的匕首割破白洛影的一隻前爪,夜千羽一邊用小碗接血,一邊回頭朝北流殤道:「夠了就告訴我。」

北流殤點點頭。

足足放了小半碗血,北流殤才叫停。

白洛影一臉的生無可戀,說好的放一點血,居然變成了大出血,虧大發了。

北流殤端起小碗,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回頭囑咐了一句:「那銘文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複雜,我要慢慢嘗試該怎麼解,小羽兒今天晚上睡別的房間吧。」

夜千羽乖乖應了聲好,這間宅子挺大的,當初秦沐風他們在的時候,都能住得下,他們走了之後,空出來很多房間。

整整一天一夜,北流殤都沒從房間里出來。

敲門沒反應,夜千羽想要直接推門進去,卻發現房門從裡面鎖上了。

殤該不會有事吧?要不要強行破門進去看看?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腦海里響起白沉的聲音:「無妨,他應該沒事,他在房間裡布置了結界,所以沒聽到你的敲門聲。」

結界確實能隔絕聲音,不過殤為什麼要布置結界呢?她囑咐了墨小弟和三小隻,不許大聲吵鬧,外面還是挺安靜的,應該不會吵到殤,夜千羽有些疑惑。

白沉繼續道:「想要解開高級的銘文陣,需要全神貫注,絲毫不能受到打擾。」

原來如此,夜千羽不再疑惑。

不過,有些心疼,殤一定一夜沒睡。

夜千羽不知道銘文陣會反噬,白沉卻是知道的。

血玉鐲子里,體型龐大的九尾天狐靜靜趴在雪原上,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憂鬱。 北流殤會布置結界主要還是怕吐血的聲音傳出來吧?

他已經可以預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

將山海圖上的銘文解開后,北流殤絕對會讓千羽和山海圖建立血契。

這便是北流殤,有什麼好東西,都要給千羽。

又過了半日,北流殤終於拉開房門出來了,手裡拿著解開銘文的山海圖。

夜千羽一直等在外間,見他終於出來了,跑到他面前就是盯著他的臉看。

北流殤還以為夜千羽察覺了什麼,正要說他的傷無礙,夜千羽先開口了。

「臉色這麼差,你果然熬夜了。」

北流殤鬆了一口氣:「熬夜而已。」

夜千羽自己也熬過夜,不過她自己熬夜她覺得沒什麼,北流殤熬夜她卻是無比心疼。

北流殤看著她眼中的心疼之色,只覺得疲乏一掃而光。

他走到桌子前坐下,將山海圖在桌子上攤開。

夜千羽跟過去,在他身側坐下:「上面的銘文解開了嗎?」

北流殤點點頭。

「真的嗎?」夜千羽有些小激動。

聽說山海圖是一件了不得的上古神物,可以包容萬物,不知道到底怎麼個包容法。

「小羽兒是不是想見識見識?」

夜千羽嗯了一聲。

北流殤捉住夜千羽的一隻手,送到自己嘴邊,輕輕咬破她的手指。

意識到北流殤想做什麼,夜千羽連忙把手抽回來,背到身後。

「我已經有血玉鐲子了,不需要別的空間寶物了,你和山海圖建立血契,然後帶我進去看看就行了。」

北流殤將夜千羽拉進懷裡,說給她聽:「如果只是普通的空間寶物,我當然不會和小羽兒客氣,不過,山海圖很不一樣,山海圖可以溫養靈魂,潛移默化地增強精神力。」

夜千羽咕噥:「又不是只有我需要增強精神力,你同樣也需要。」

北流殤又道:「小羽要從厲川那拿回銀月之眼的吧?」

夜千羽哼了聲:「那是當然。」

她是迫不得已才把銀月之眼換給厲川的,若是實力比厲川強,她才不可能換。

總有一天,她要把銀月之眼拿回來。

「那不就得了,小羽兒對精神力的需求比我迫切。」

這麼一說,夜千羽對精神力的需求確實挺迫切,她還有一個時間系,同樣對精神力的要求很高。

尤其是利用時間回溯一擊必殺那招,如果能用出來的話,說不定單憑她就能解決掉雲姬。

夜千羽開始動搖了,又覺得不好,總不能什麼好東西都給她。

北流殤知道她的顧慮,咬著她的耳朵:「小羽兒不必覺得愧疚,晚上我會讓小羽兒好好補償我的。」

夜千羽臉一紅,趁著她分神,北流殤將她的手從背後拉出來,按在山海圖上。

怪異的事發生了,夜千羽的那滴血沒有融入山海圖中,而是從山海圖上懸浮了起來。

不僅如此,血滴還往山海圖邊緣飛去,看上去就像山海圖要將那滴血甩到地上去。

看到這一幕,夜千羽扯扯唇,山海圖該不會在嫌棄她吧? 山海圖是上古傳下來的神物,已經生出靈識,山海圖確實在嫌棄夜千羽,因為夜千羽的精神力實在是太低了。

它感覺它被騙了,被面前的人類騙了,面前的人類說給它找個更好的主人,結果給它找了這麼一個弱雞。

原來,多重銘文陣破解到最後,是山海圖對破解者的考驗。

北流殤拼盡全力,好不容易才將山海圖降服。

將山海圖降服后,他沒有順勢和山海圖建立血契,而是用意念告訴山海圖,他會幫它找一個更好的主人。

山海圖同意了,它對北流殤的精神海不是很滿意,它滿心以為北流殤會幫它找一個精神海強大一點的主人,結果給它找了一個連精神海都沒有的弱雞。

精神海和氣海類似,氣海是玄氣匯聚在丹田處形成的,精神海則是大腦中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

氣海很容易形成,精神海則很難。

夜千羽的精神力還很低微,還未能形成精神海。

北流殤在掌心凝聚出一團火球,無聲地威脅山海圖,若是山海圖不乖乖和夜千羽建立血契,就將山海圖焚毀。

但凡逆天寶物,都會引起激烈的爭奪。

山海圖引發過無數次大戰,幾度易主,歷任主人沒一個善終的,下場全部都是神魂俱滅。

山海圖最後一任主人,得到山海圖后,怕步了前任們的後塵,起了殺雞取卵的心思。

他將山海圖中的玄脈全部挖了出來,給自己的家族使用。

他果然被喪心病狂的奪寶者殺死了,奪寶者得到的卻是一張失去力量的廢圖,奪寶者一怒之下,將山海圖撕成兩半。

好在山海圖已經生出靈識,在危急之際,山海圖在自己身上加持了密密麻麻的銘文,免得被憤怒的奪寶者撕成碎片,或者一把火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