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北流殤和夜千羽打通堵住的通道后,發現,通向的不是地面,而是地下。

「我們下去看看吧。」夜千羽朝著北流殤,這種真遺迹,探索一番,說不定有什麼收穫。 北流殤點點頭:「好,我先下去探個路。」

北流殤跳下去后,很快就上來了,攬住夜千羽的腰,往下一跳。

通道正下方的地面,堆積了不少沙土,格外的鬆軟。

兩人落在沙土上后,夜千羽看著攬著自己腰的手臂,喃喃:「你都不記得了我了,為什麼還要……」

為什麼還要吻她,攬她的腰……

北流殤也說不清楚,好像是因為身體的本能?而且,他並非完全不記得了,在那些模糊不清記憶里,他和她……連更親密的事都做過了。

北流殤鬆開她的腰:「你要是覺得太快的話,我們慢慢來。」

夜千羽:「……」

以前怎麼不見他這麼謙遜有禮?

她還想著,不再抵抗和他雙修,好快點覺醒出玄魂,現在他失憶了,很有可能根本不會對她做那種事,難道要她主動?

老天爺讓他失憶,一定是來為難她的→_→

夜千羽用手裡的夜明珠照了一下,這下面好像是一座地下迷宮,好幾條通道,不知道通往哪裡。

「我們走哪一條?」夜千羽觀察了一下,這些通道,看上去都差不多,實在有些難以選擇。

「隨便,你來選,我來開路。」北流殤略頓了頓,又補充了句,「各司其職。」

夜千羽頓覺壓力山大,很顯然,正確的路只有一條,萬一選錯,可能導致很嚴重的後果。

北流殤站在她身側,淡淡啟唇:「有我,錯了也沒關係。」

夜千羽頓時安心了不少,閉眸用第六感隨便指了一條:「那就這條吧。」

事實證明,她這個第六感有點扯淡。

一路上排除陷阱機關無數,到最後還是條死路。

原路折返回來后,北流殤讓她再選一條,於是她再選。

又是遍布陷阱機關的死路。

重生嫡妃遮天 就這樣,循環往複,一直到只剩下兩條通道還沒探索。

夜千羽已經徹底沒有信心了:「還是你來選吧,我今天可能比較背。」

北流殤溫言鼓勵她:「沒事的,選吧。」

夜千羽只能硬著頭皮指了一條。

北流殤點點頭,然後走進另外一條通道。

夜千羽眨巴眨巴美眸,什麼鬼,她指的明明不是這條。

北流殤眸華漾起笑意:「我也覺得你今天的運氣可能有點不好。」

感情用她的選擇來做排除法的?

夜千羽瞪著北流殤,有點小不爽,不過……

看在你笑得這麼好看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

北流殤剛排除了一個陷阱,突然停了下來,朝著夜千羽:「你來試試吧。」

夜千羽眨眼:「我?」

北流殤道:「你不是一直盯著我的動作。」他還特意放慢了動作,好讓她能看清。

夜千羽臉一熱,原來這男人知道她在偷師?

不對,不能叫偷師,他本來就是她師父。

只不過,我的師父不可能這麼正經……

以前他怎麼說來,能教她的只有雙修……

純粹胡扯八道,雙修哪裡用教,他給予,她承受就可以了。

夜千羽喜憂參半,自家男人在失憶后性情大變,變得正經,謙謙君子,簡直棒棒噠,但是,她的雙修大計該怎麼辦? 夜千羽過目不忘,學東西又快,這些陷阱機關雖說頗複雜,不過已經看過北流殤破解過好幾次了,在北流殤的提點下,有驚無險地到達通道盡頭。

通道盡頭不再是死路,而是一扇厚重的石門。

她果然又選錯了……

夜千羽默默地在心裡念了句,我選擇死亡→_→

石門並無機關,大力推開即可。

石門后是一間石室,石室不算大,頂部鑲嵌了許多夜明珠,將整個石室照得光亮如白晝。

石室的擺設也很簡陋,只中間放了一張石台,石台旁一張石凳。

石台上除了落滿灰塵的杯盞,就只有一封落滿灰塵的信。

夜千羽眼睛一亮,終於輪到她大顯身手了:「我百毒不侵,我來!」

這石室看上去簡陋無害,但是應該只是表象,要不然外面沒必要搞得像迷宮一樣,還設下無數稍有不慎就能取人性命的陷阱機關。

石室的主人很有可能在信上塗毒,由她來看信再合適不過了。

北流殤攔下她,沒讓她貿然上前:「你真百毒不侵?」

夜千羽坦白道:「我是聖陰之體。」

北流殤微微一愣,聖陰之體非但百毒不侵,自身血液還可以充當萬能解毒劑,就算不能解毒,也能壓制毒性。

所以很容易被當成解毒的工具,她竟然就這麼說了出來。

「這種事不可以隨便和人說的,你知不知道?」

夜千羽小聲:「我當然知道,你又不是外人……」覺得這是個暗示他的好機會,又加了句,「其實你的體質也很特殊,是聖陽之體。」

說著微微紅了臉。

北流殤見她臉紅有些奇怪,然後才想到,聖陽之體和聖陰之體可以雙修,難道他那些模糊不清的記憶里,他和她不僅僅是共享歡愉?

夜千羽拆開信,裡面只有薄薄一頁信紙,她沒急著看信,而是將信紙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這氣味……

「果然塗毒了,毒性還很烈。」

換個普通人碰到信紙,這會兒應該已經嗝屁了。

她一邊看信,一邊讀給北流殤聽。

「此處乃老夫的靜思之地……」

一通人生感(廢)悟(話)后,正題終於來了。

「與吾友開了個玩笑,還請莫怪,在石台側面,有暗格若干,就當向吾友賠罪的,用來照明的夜明珠,吾友也可以拿走。」

信到這裡就結束了。

夜千羽扯扯唇,烈性劇毒也叫開玩笑?而且,誰跟你是朋友啊?

在石台側面,果然找到好幾個暗格,本來兩人還警惕了一番,不過出乎意料的是,石室的主人沒設任何陷阱。

暗格里放的都是好東西。

第一個暗格,放了十幾塊上品玄石。

用來修鍊的玄石,是分品級的,按照所蘊含玄氣的精純度,分為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極品。

一塊中品玄石等於一百塊下品玄石,一塊上品玄石等於一百塊中品玄石,一塊極品玄石等於一百塊上品玄石。

也就是說,一塊上品玄石等於一萬塊下品玄石,下品玄石的價格是十兩一塊,上品玄石的價格也就是十萬兩一塊。

十幾塊上品玄石,價值一百多萬兩了。 一百多萬兩,對於兩人來說,其實沒什麼。

不過,高品級的玄石,因為出產量不高,再加上有助於突破修鍊瓶頸,經常有錢也買不到。

第二個暗格,放了一小瓶天地聖水,大概十幾滴的樣子。

天地聖水是天地孕育出的精華,數十年才能生出一滴,珍貴程度可見一斑。

天地聖水的功效是增強精神力,正是夜千羽所急需的。

她雖然有了銀月之眼,但是因為自身精神力太低,除了催眠一些小角色,還沒辦法很好地使用。

第三個暗格,放了一顆透明的寶石。

寶石看上去深邃剔透,不似凡物,就是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血玉鐲子里,白沉眼睛一亮:「前面兩格說起來只是消耗品,這塊月華石,是真正的好東西,戴在身上,可以加快修鍊速度,加快三倍左右。」

夜千羽有些不以為然:「可是我的神木枝加快整整十倍……」

白沉有些無語,怎麼能用神木枝來比。

「神木枝是神物,世間唯有一件,而這種月華石,是分品級的,一般的,也就能加快幾成的速度,加快三倍速度的,已經是極品了。」

好吧→_→

「月華石的效果和神木枝的效果不能疊加,這塊月華石,給你師父用吧。」

就算白沉不說,夜千羽也是要給的。

月華石上有用來串繩結的小孔,夜千羽拿了紅繩出來將月華石串好,墊起腳尖掛在北流殤的脖子上。

然後將白沉和她說的,說了一遍給北流殤聽,當然,沒提神木枝。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北流殤聽了要摘下來給夜千羽:「怎麼看也是你更需要提升修為。」

夜千羽小聲:「我用不上,有你幫我提就夠了……」

說著又紅了臉。

北流殤眸華閃爍了一會兒,突然將她擁入懷中。

夜千羽一慌:「你幹什麼?」

北流殤曖昧地咬著她的耳朵:「你……想了?」

夜千羽已經快要習慣他的正經,結果他突然來這麼一出,臉紅得快炸了:「我才沒有……」

耳畔,男人低笑起來:「我沒問你這個,我是問你是不是想覺醒出玄魂了。」

夜千羽:「……」

是她太污了嗎?

不對,這男人在故意坑她!

自家男人變正經了什麼的果然只是她的錯覺嗎?

耳畔,又傳來男人的低笑:「我懂了,等一會兒出去了,我就幫你。」

???

她還什麼都沒有說,他就秒懂了?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北流殤鬆開夜千羽,看到她臉上的表情,忍笑親了一下她的唇,有些話根本無需說出口。

暗格總共就三個,兩人又將石室整個檢查了一遍,沒放過每一寸牆壁和每一塊地面。

沒有任何機關。

夜千羽道:「總覺得石室的主人太過慷慨了……」

竟然留下信件告訴他們寶物所在的地方,還不設置任何陷阱。

北流殤表示贊同:「我也覺得是不是遺漏了哪裡。」

夜千羽目光在石室里掃了一圈:「算了,我們還是走吧。」

北流殤猛地將她抵在牆壁上,居高臨下地望著她:「怎麼,心急了?」 夜千羽紅著臉急急地否認:「沒有,我才沒有……」

她只是覺得再呆下去可能也不會有任何收穫。

才不是想快點出去被他啪啪。

北流殤唇角嘴角忽的漾開一抹愉悅的笑意:「我不是說這個,我的意思是,找機關不能心急,冷靜下來,才能發現不尋常之處。」

夜千羽:「……」

這男人絕逼是故意的,又坑她……

而且他這樣壁咚她,她根本冷靜不下來啊……

夜千羽有些受不了這樣的曖昧氣氛:「我們把頂上的夜明珠摘下來就出去吧……」

話出口,猛地意識到什麼。

如果說,這間石室真的有什麼機關,問題定然出在……

她激動道:「頂上的夜明珠有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