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包含著一種特別的感情。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

在門口出現了一個身穿唐裝,二十來歲的青年。

而這個不是別人,正是史珍香派來的阿坤!

正在四處尋找著照片上的人。

很快便發現那人就在角落裡,飛快的移動到了其面前。

虎視眈眈的望著對方。

「你就是王風?」

阿坤陰沉的說道。

聲音不大,但讓周圍的氣氛瞬間凝固了起來。

史珍香見狀,心裡樂開了花。

嘴角浮起了一絲邪笑。

而羅思雅想上去,可被吳靜琦攔了下來。

頓時嘟起了小嘴。

「是我,你是?」

抬起頭后,王風淡淡的說道。

眼睛也眯成一條線,緊緊的望著對方。

「你居然敢主動承認,很好,那我也讓你死的不冤!」

「我是崑崙派的第九百九十九代弟子,阿坤!」

「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你也不冤我,誰讓你走路不長眼呢!」

說完,阿坤便準備對其出手。

迅速將其打殘,然後離開這裡。

可接下來王風的一句話,瞬間讓阿坤愣住了。

「你有病!」

三個字回蕩在會所里,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嘴巴不禁哦成了一個圓形。

過了一會兒,阿坤呼出一陣粗氣。

帶著憤怒開口道:

「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牙齒不斷發出咔擦的聲音。

「我都說了,你有病,你耳聾么,難道你連自己的身子都不清楚么!」

隨即,王風不耐煩道。

一臉鄙夷的望著阿坤。

這下,阿坤愣住了。

害怕的不禁後退了幾步。

感知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恐怖之處。

心臟跳動開始猛烈起來,眼睛迷離的望著王風。

腦海里一直響徹著其的話語。

使得阿坤根本沒有辦法平靜下來。

「你…你怎麼知道的!」 感受到了四下無數道敵視的目光,李慕只覺得腦殼隱隱作痛。

被郝蒙這一手嬋讓班長完全搞的措手不及,頂着教室中濃重的敵意,李慕一路小跑走上講台,抓住了郝蒙的胳膊。

「學長,不帶這麼害我的吧,我就一新生,你直接讓我做班長,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裏推嗎。」

郝蒙也沒有料到班級內的同學的反應會這麼激烈,一拍腦袋,彷彿想到了事情的關鍵,趕緊扯著嗓門對眾人喊道。

「大家放心,李學弟不是用他城主二公子的身份強迫我讓出班長職位的,完全是我為了大家好,才提出這個建議的。」

……

原來還以為這位郝學長終於想通了這麼做確實有欠妥當,誰料他來了一番蒼白的澄清,立馬又一次引爆了整個教室。

「明白了,班長,果然是這小子用身份強迫你。」

「班長,不用怕,我們誓死不從,我們支持你。」

「臭不要臉的李家二少爺,我本來聽說他是個不學無術,只會喝花酒的紈絝少爺,還有些不信,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李慕此時連掐死這位郝學長的心都有了,這入學第一天,就把自己整成全民公敵了。

就這樣又鬧騰了好一陣子,郝蒙終於費勁力氣讓群情激奮的眾人又一次安靜了下來,理了理思路,開口說道。

「大家都知道我們學院的資源分配原則,一切都是以成就結丹境的機會大小為標準,所以大部分的資源都是直接供給天階班,因為那裏的學長們更有希望去結那金丹。」

「包括師資力量也是如此,老師們雖然一視同仁,但是在用心栽培的程度上必然偏向於更有希望踏上仙路的學生,這乃人之常情,也是學院能夠發展壯大必須面對的情況。」

郝蒙的話讓在場的所有玄階班學生都表情凝重,他們知道班長所說的皆是事實,修仙之路本就艱難萬分,學院想要培養人才,必定將有限的資源傾斜給天賦卓越之人。

「而且兩個月後就是學院的年中大比,到時候會有班級對抗賽,按照學院慣例,會根據比賽的勝負決定下半年的資源分配比例。」

「每年天階班會佔去五成的資源配比,剩下的五成便是我們和地階班競爭,而近三年來,我們每一次與地階班的對抗賽,都以失敗告終,所以最後能夠分配到我們玄階班的資源不過一成左右,但我們班的學員人數卻是最多的。」

郝蒙的每一句話都狠狠地扎在了每一位玄階班學生的心裏,全班接近一百人,絕大多數都是平民子弟,就算是世家出生也都是旁系庶出,這些學生從小看盡了這仙界的世態炎涼與弱肉強食。

舉一家之力加上自身天賦與努力,好不容易進入了清瀾學院修習,原以為修仙之路近在咫尺,誰料高牆內的世界依然殘酷。

清瀾學院的學生不管幾歲入學,都只能在學院裏修鍊六年,一旦屆滿,便需要離開學院,而玄階班中有太多前輩苦修六年無法突破,含恨離開學院,他們之中有的繼續獨自修行,去追求那飄渺的仙路,但更多的是認命放棄,甘心做一輩子的普通人。

「今年是我郝蒙,入學的第六個年頭。」

眾人這才想起這位郝班長也已經是學院的老人了,按照學院的規定,如果今年不能再突破結丹,那麼他也要就此離開學院了。

「我兩年前加入玄階班,大家抬愛,讓我做了班長,但是這兩年來我沒有盡到我的責任,我們還是學院最弱的班級。」

話說到這裏,班級里已經有女生開始輕聲哭泣,連很多男生也已然紅了眼眶。

自從郝蒙來到玄階班后,每次的班級對抗賽他都是一人獨戰地階班數人,每次他都拼到力竭才會下場,但就算如此,依然無法為班級帶來一次勝利。

「所以,這個班長我必須讓給更加有能力的人,李學弟雖然是新生,但是實力高強連我都自愧不如,而且他出身名門,很多事情上一定比我更有辦法。」

郝蒙的話非常真誠,也讓所有玄階班的學生都陷入了沉思,他們其中不乏已經入學五年的老生,誰不想在學院裏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就算最終無法突破結丹境,更加夯實的基礎也依然是他們未來發展的保障。

「班長,不管你作出什麼決定,我們都支持你。」

「對,既然連你都認可李學弟,那我們就聽你的。」

很快,在座的所有學員都達成了共識,看着大家炙熱的眼神,還有郝蒙期待的目光,李慕知道自己沒有推辭的理由了。

於是李慕在入學的一天,正式接替郝蒙成為了玄階班的班長。

翌日,晨光熹微,李慕便從學院宿舍的床上爬了起來,自從穿越后,自己便有了這每日早起晨練的習慣,而修的則是李家祖傳的練氣法門。

李家傳承功法中較為出名的有兩部,其一便是由清瀾劍仙李御白所創的家族劍法十式,另一部則是從李家創立起便傳下的天生訣,這部練氣功法專註基礎的夯實,共分三層,是化嬰境前不可多得基礎功法。

面向朝陽,李慕盤腿而坐,運轉着天生訣,引天地元氣入體,自百會流經膻中、商曲、氣海,最終進入丹田之中,此乃一周天,接連不斷的運行了二十周天後,晨練便算是完成了。

五點靈性值的加成是顯而易見的,一般天生訣從修鍊到第一層圓滿需要一兩年的世間,但是李慕修鍊不過半月,已經觸摸到了第一層的天花板,只需要將丹田中的天地元氣煉化凝結成丹,便是結丹境,如此修鍊速度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回到宿舍的李慕看到郝蒙也已經起床,正在院子裏練拳,打的正是那龍武鬥聖拳,只見拳風凌厲,勁意剛猛,猶如龍虎出山,威勢驚人。

「好拳,學長這拳勢滔天,意境深遠,學弟看着佩服啊。」

直到郝蒙收拳,李慕才拍手叫好,這位郝學長的修為積累之深厚着實令人嘆服,自己那天如果不是依靠系統商店的逆天道具作弊,是斷然沒有可能接住那一拳的。

「學長,我看你無論是對拳意的理解還是凝練的氣息都已經非常深厚,按理說早就應該跨入結丹境,為何?」

猶豫了片刻,李慕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他是發自內心的希望這位郝學長能夠突破瓶頸。

「學弟不知,我們吸納天地元氣,凝結在丹田之中,當收納的元氣達到一定數量后,在運行相應法門,便能夠將其化為金丹。我這些年來,雖不斷積累元氣,但始終感覺並不足以凝結金丹,所以遲遲未能突破。」

郝蒙也並不隱瞞,大方地將自己修鍊的瓶頸告訴了李慕。

元氣充沛,卻無法化丹,這種情況但是不曾見過,有機會向父親請教一下,或許他能知道解決之道。

李慕也將郝蒙遇到的困難悄悄記在心上,如有機會,一定要幫學長找到無法突破的問題所在。

「學長,昨天在教室里,你一直在說年中大比,還有班級對抗賽,能否詳細和我講解一番,我既然已經接任班長,那我就有責任為玄階班謀求福利,這次對抗賽,我想就是不錯的機會。」

李慕急切的想要知道兩月後學院大比的情況,雖然坐擁模擬系統,但李慕並無把握幫助玄階班實現逆轉,所以提前準備便顯得格外重要。可玉兒跟瘋魔了一般,一個勁地朝山下沖了過去。我撒開了腳丫子一路狂追,差點沒背過氣去,兩條腿的到底是跑不過四隻爪的,沒多大工夫,玉兒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玉兒甩下我,徑直朝著山下湖方向跑去,那四隻大掌猶如擎天巨柱,別提跑得多歡快。我追得都快喘不上氣了。沒多會兒工夫,就聽見前頭傳來了人的慘叫聲。

我心說壞了,玉兒要傷人,可轉念一想,這地方不是沒人嗎?

我一邊疾呼玉兒的名字一邊拼了命地往湖邊趕,越跑越覺得不……

《摸金少帥》第101章丹增出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接見了車雞國和車馬國兩國使者,並且所要了大量財物尤其是美女之後,車龍國國主丁滿好sè的名聲也終於傳播了開來,整個生肖山谷的其餘國家都知曉了此事,對車龍國的jǐng惕心大減。

更加重要的是,車龍國十萬大軍沒有擴招,而是維持原來數字不變,這樣一來便是給了生肖山谷國家一顆定心丸,在他們看來,車龍國擁有四國之地,這十萬大軍只是可以足夠防守,而若想要進攻其餘國家卻是有心無力,因此在車龍國一飛衝天,連滅四國讓其他國家人心惶惶不久,整個生肖山谷便是恢復了平靜,至於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被滅掉的車虎、車兔、車蛇國這三國便是沒有任何人再會提起。

…………

三國遊戲空間,內政處理場面,丁滿坐與新野太守大廳之中,左右坐著十一個威武不凡的勇猛將軍,這其中五人便是三國有名的武將,呂布、張遼、向朗、向寵、蔡瑁五人,而那六個小將雖然不如這五人,但是亦是勇猛不凡。此六將乃是陳英、向達、向開、向火、蔡勝、蔡星這六員小將。

只見丁滿滿面笑容,看著呂布眼中熊熊燃燒的戰火,沉聲道:「此次在現實世界之外,眾將表現威武,為孤攻城略地,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孤很高興然則諸位之根本,以及孤要發展壯大,還需要這三國空間,因此這第二次征戰,孤決定不rì進行!」

聽見丁滿所說,呂布早已經按耐不住,便是山前單膝跪地抱拳道:「某家願為主公效犬馬之勞!」

而其餘主將在現實世界,雖是征戰多時,但是根本沒有碰到一個像樣的對手,因此這戰意也是十足,十人便是緊隨其後,走出座位,上前單膝跪地抱拳道:「願為主公效犬馬之勞!」

「好!」

聽到諸將用命,敢於爭先,丁滿也是豪情萬丈,站起身到:「如此開始征戰!」

…………

金戈鐵馬、戰場之上狂風亂舞、旗幟招展,須臾之時一幕幕殺戮的畫面閃過,一處處城池引入丁滿眼前,緊接著一座城池由小到大,出現在了丁滿眼前,緊接著一道白光閃過,丁滿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等他睜開眼睛再看之時,他已經到了一處富麗堂皇的大廳之中。

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幕,丁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這赫然便是征戰之時的太守大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