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加隆雙手持刀,看著近在咫尺的巴羅。

「為什麼…..?」

「不為什麼,既然都動手了,自然是要斬盡殺絕才對。」加隆理所當然道。(未完待續)





…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就如同眼前的羅恩和巴羅,兩個活了數百年的高級能械師,此時卻如同螞蟻一樣死在自己的刀下。

加隆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羅恩和巴羅是赤雪派未來即將突破傳承級的頂尖高手,每個人的經歷都可以寫成一本傳奇勵志小說,卻就這麼簡簡單單的死在自己刀下。

他們只是一時疏忽大意。

「是的,只是一時的疏忽,就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加隆抽出刺進巴羅眉心的刀身,倒提著魔刀。

「所以,我也要任何時刻都提起警惕之心,以防止別人以同樣的手段對付我才是」

他心頭引以為戒。

「就比如很多看似不可能的圍殺,就比如現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就可能送掉自己的命。」

他豎起手中的日曜魔刀。

這把刀身上的藍金色火焰還在源源不斷的燃燒著,這些火焰不能傷害到他,全部被自己體內的金色陽光中和掉。

唰的收起魔刀,加隆忽然想起自己空間戒指中的其他東西,微微一怔。

「日曜的火焰這麼猛,其他東西不會燒壞了吧!?」

他趕緊嘗試著將其他的東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來。

啪!

一塊焦炭一樣的黑色東西出現在他手上。

加隆臉色一黑,收回東西,又是一塊焦炭出現在他手上,緊接著一塊塊黑乎乎的東西源源不斷出現在他手中。

「算了!」

他無奈了。走到巴羅身前,搜查了一下他身上的東西。

一枚空間戒指,一塊淡金色的菱形水晶。還有一些不怎麼貴重的隨身物品。

隨身物品直接丟掉,空間戒指和淡金色水晶加隆全部收起來。

同樣的又去將羅恩搜刮一遍,他身上只有一個空間項鏈和一雙懸浮鞋子還能用,隨身的物品都是些垃圾,不值一提。

收好東西,加隆四周看了看周圍。

藍金色已經徹底消失了,只有被點燃的大火再一次的熊熊燃燒著。

天空中到處都是滾滾的黑煙。那是十多艘飛艇被爆炸燃燒,墜落下來點燃樹林后的景象。

滾滾熱浪將周圍的一切全部都幾乎燒焦,一些地方火堆中還不時傳出炸裂聲。有人呻吟著似乎還沒死絕。

「小琴小琴!」一個地方隱約傳來女人的痛苦叫喊聲。

隔著火焰看不清楚那裡還倖存的人到底怎麼樣。

加隆沉默了下,伸手一彈。

哧的一下,一個透明色的空氣彈被打出去,穿過火焰。在後面發出啪的一聲脆響。聲音戛然而止。

輕輕嘆了口氣。加隆轉身迅速縱身而起,換上的懸浮鞋子帶著他輕盈朝著遠處飛去,不過十幾秒便徹底消失在天空邊際。

「什麼!!死了!?羅恩和巴羅死了!??」

赤雪總部,正坐在三角形銀白桌邊的一個老頭雙眼睜大,手中煙斗一下子微微一顫。

淡藍色的微光照明下,桌子邊坐著三個神態各異的老者。

其中一個老人臉色極其難看,雙手握住黑色拐杖,整個人周身散發著恐怖的寒意。以他身體為中心,附近一米範圍內。進入自然產生了天氣變化,點點雪花和黑雲不斷匯聚飄散。圍繞在他身旁,給人一種恐怖異常的感覺。

拿著煙斗的老人看了眼拐杖老者。他是赤雪二長老,也是一向和老大老三不對付的赤雪革新派。雖然他一直想要讓老大老三信服自己的方案主張,但也不希望看到流派的精英弟子居然會這麼簡單就被殺掉。

二長老抽了口煙斗,吐出一個淡淡的白色煙圈。

「怎麼死的?查出來沒?」

「不知道。」第三位長老面色也有些陰沉,「我們三十年沒有開過會,沒想到這一次開會居然是因為弟子死了。」老三的脾氣一向陰沉,此時更是眼中有些動靜閃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弟子死了就死了,還可以再招,我在意的是,他們是死在赤雪星上,而且還是被熱性攻擊殺死,這是壞了規矩!」老大聲音低沉有力,視線移動到老二臉上,「老二,你怎麼看?」

「我赤雪派信奉弱肉強食理論,如果是迦太基殺了他們,或許還可以考慮減輕處罰,但是如果他們是死在卧底姦細,或者是陰謀之下,確實應該嚴查!」二長老點頭贊同。「只是我希望的是,不要因為查案而胡亂懷疑,寒了弟子的心。我們畢竟是一個流派,一個整體,流派凝聚力才是最關鍵的。」

「溫和了這麼久,結果就是我培養的兩個弟子就這麼死了。老二你的主張還是這麼沒用。」老大冷冷道。

「要查是誰,只要排除這段時間還在赤雪星上有哪些人,再利用衛星監控死者生前還有和誰一起交往交集的,應該就能找出線索。只是如果查出來不是姦細,而是流派內弟子爭鬥,又該怎麼處理?」老二淡淡笑道。

「殺人者恆殺之!壞了規矩就要接受處罰!」老大斷然道。「否則還在任職的那些主管們會怎麼看?」


老二笑了笑,沒有接話。

老三搖搖頭,反正這不關

他的事,看起來是老二和老大之間別苗頭,他只要等著站隊拿好處就行。

從加隆殺死羅恩和巴羅之後,已經過去很多天了。

赤雪派已經派出了數位傳承級主管插手此事,進行徹底巡查。只是因為案發現場被大火焚燒得一乾二淨,沒有任何有價值線索,加上那地方還有屏蔽得設置水晶干擾。很多線索在水晶的干擾下,在查案者抵達之前就已經被混淆得差不多,找起線索來更是艱難異常。

加隆自己卻是回到自己得臨時駐地,繼續修習休整起來。


小一小二被他全派出去幫貝恩斯塔處理雜事,轉眼就要到了前往虛空戰場的時間。

原本是打算在這之前去做個任務積攢點經驗積分的,沒想到出了這檔子事情,加隆也自然不再外出。

而是潛心留在臨時駐地。仔細揣摩魔刀日曜的使用,他初步將倍速拳融合在日曜刀術上。

日曜的使用除開正常借用其鋒利和破壞力突破力場防禦外,就是唯一的一招——日曜。

這一招爆發后瞬間可以形成巨大光柱型攻擊。正面能夠達到傳承級殺傷力,而且殺傷範圍極其恐怖,只是一旦啟用這一招,對於自身的消耗也會非常大。

一旦用出。就一定要殺死人。如果不死人,魔刀日曜的能量就會迅速減弱。所以輕易不能使用,一旦使用,就一定要殺掉對手。

但加隆仔細觀察,魔刀日曜的藍金色火焰似乎並不會吸收敵人的生命靈魂之類的能量,但就是不知道它到底在通過殺人吸收什麼東西。

這也是密卷上之所以稱呼日曜為魔刀的關鍵。

一旦用出,就一定要死一個人,否者魔刀的威力會迅速下降。


而正常情況下。日曜的威力不被全部激發,就只是能夠刺穿傳承級以下所有防禦力場的程度。而一旦激發后,就能達到突破傳承級的地步。至於具體在傳承級哪個級別,加隆也不是很清楚。

而不久之後,因為大長老一脈羅恩和巴羅都死了,後面的順位往前,排到第一第二,之後大長老一脈的人又去從二心中補充了兩人進來,成為三心。

加隆也被找去詢問關於兇殺案的線索,因為有人之前看到他和羅恩兩人一起的,只是沒人會相信他一個剛入三心的傢伙能夠殺得了兩個雙月級的高手,畢竟這中間差距足足有新月級,半月級,滿月級三個級別,兩人就算站著不動讓加隆砍,也起碼要半天才能破防,更不用說是那麼短的時間內解決戰鬥。

根據調查,戰鬥幾乎在五分鐘之內就徹底被解決了。加隆自然不可能會有嫌疑。

一番調查后,加隆也被無奈的調查組主管們放了回來,安然無恙。

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平靜。羅恩巴羅被殺的風波漸漸平息,赤雪派每年都會死人,或是虛空戰場,或是其他流派比武,又或者是探秘等意外。

三心弟子的更新速度雖然不快,但是也不會太慢,只不過這次是因為死的兩人實在排位太高,才引起這麼大的波動。但再大的波動也會有平息的時候。

終於,離開流派前往虛空戰場的時間到了。

赤雪星總部頂端,一處異常高大的雪峰峰頂之上。


漫天白色風雪中,此時正緩緩旋轉著一個巨大的黑洞漩渦,裡面瀰漫旋轉著大量的黑霧,黑萎間有著一個深邃無比的黑色通道,彷彿可以通向不知名的宇宙深處。

漩渦下方,赤雪派的人已經有數人靜靜等候在這裡了。

加隆也在數人中盤膝坐地,閉目養神,數天時間裡,他密武層次沒有提升,從羅恩巴羅兩人身上的空間戒指上,也沒有找到能夠強化自身的東西,這些東西資源估計早就被兩人用掉了,自然不會還留著。

只是其中得到的財富卻是很大,特別是羅恩,空間項鏈中起碼存了不下數千萬的晶石,全部都是品質極高的金色晶石,這種金晶屬於晶石的高濃度凝聚體,一顆相當於一百萬到兩百萬之間的晶石波動,非常稀有。(未完待續……)



… 加隆算了下,兩人的所有儲備加起來,差不多有三十多顆這樣的金晶,也就是說,一共有三千多萬左右的財富。$..三千多萬晶,這個數目就算是一般的傳承級恐怕都會極其心動。

不愧是赤雪派這樣的頂尖三心弟子,通過勢力累積財富果然非同凡響。可惜了其餘的勢力財富,羅恩兩人的其他財富才是大頭,更多。

這段時間的查案迅速銷聲匿跡,也有著他們的財富被迅速分割這方面的緣故,生前再天才,再終於,死了就一文不值了。

想到這裡,加隆不禁睜眼看了下身側的兩個年輕男女。

巴飛爾和沃斯,這兩人就是大長老一脈才選拔進入三心的人選,這次和他一起前往虛空戰場進行考核。

似乎注意到加隆的視線,兩人睜開眼,友善的和加隆打了下招呼。

此外還有另外兩人,是先前和加隆一起晉級的弟子,正好就是三月等人,三月的老師據說是能械師中比較出名的一位大主管,外號巨域將,是他認的乾爹。

赤雪派除了三大長老外,還有很多傳承級的老牌強者,不到不落級,但是卻比一般傳承級強,這些人被稱為大主管,在整個流派約莫有一二十人,這是赤雪派真正的中堅戰鬥力。

三月的老師就是其中之一。三大長老一般只教導自己一脈排名第一的弟子,其餘的自然不會耗費心神隨時關注,這些其餘三心自然就是由這些大主管來進行教導。

只不過加隆到來總部赤雪星后。因為能械師一貫的風格都是喜歡隱居研究東西,所以也沒見到多少大主管。

加隆視線落在三月之外的另外一男人身上,這人渾身穿著黑色單薄衣服。下巴留著小鬍子,看上去有些兇悍,名字叫倫光。只是不知道具體實力如何。

五個人或站或坐,在雪峰峰頂等了一會兒,很快雪峰下方飛速掠來一道身影,身影如同箭矢,迅速跨過數百米距離。剛剛才看到他,只是數秒就已經閑庭信步般走到五人面前。

來人是個身材筆挺,面容嚴肅的中年男子。一身打扮看起來不像能械師,更像是馬戲團拿著鞭子調教獅子的馴獸員。他腰間的黑色鞭子毫不掩飾的綁在腰帶上。

「我是本次帶隊的傑迪主管,人都到齊了,今年的三心考核。任務只有一個。」他頓了頓。如刀一樣的視線在五人臉上掃過,「獲得虛空變形蟲晶核一顆,任意敵對派弟子銘牌五塊。」

他單手一揮,五道銀色光線落在五人身上,一閃即逝,迅速沒入大家的衣服。

「這是識別自己人的標誌,進去之後,所有人都會自然受到扭曲力量干擾。所有電子科技設備全部失效,所以你們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自己的身體,和你們的生化能械。明白了嗎?」

「明白。」五人整齊應了聲,大家都不是小孩子,對虛空戰場的調查,來之前就已經查詢很清楚了。很多相關資料也不用傑迪主管提,心裡都有所準備。

「另外在裡面,你們有可能會遇到虛空扭曲,一旦遇到,如果能夠搶到扭曲之核,長老們會交換給你們再一次進入先祖殿堂的機會。」

先祖殿堂,密武圖庫,以及寒冰地獄,是赤雪星總部最珍貴的三大地點。

先祖殿堂加隆已經體會過了,進去一次,運氣好的能夠提升兩三層赤雪功,接受祖先雕像的灌注功力。簡直就是只要境界達到,積累功力方面完全不用擔心。極其恐怖的一個地方。

而密武圖庫就是存放大量密武,兌換秘籍的地方,加隆也去過,也在絕壁大圖書館的高端層。

只有第三個寒冰地獄沒有去過,據說裡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冰系力量種子,是所有赤雪派修習有成的頂尖高手遺留下來的力量種子樣本,供後人參悟分析。

赤雪功雖然只是一套密武功法,但是混合著個人不同性質的意識力和能械印記,產生的各種變化種類繁多,產生性質變異的也不在少數。

據說其中有著上百種種子,甚至有更高一級的冰系流派都曾經有核心弟子前來交換觀摩。對於領悟自己的境界和道路有很強的意義。

回過神來,加隆聽到大主管傑迪已經開始介紹進入后的情況了。

這只是例行公事,裡面的情況大家都找過師兄師姐提前了解過,自然做得到心頭有所準備。但因為關係到自身安全,也還是認真的聽著。

「…我們要進的是邊緣虛空戰場,那裡的虛空生物數量不多,實力在傳承級以下,對於你們而言只要看準種類,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只是需要注意的是天災,虛空風暴,離子湖爆炸是你們隨時需要警惕的。威力波及範圍很廣,一不小心被卷進去,被直接炸死還算好,要是被衝到虛空戰場內部,到時候生不如死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傑迪冷笑一聲。

「說實話,每年要不是有點研究津貼補貼,我才懶得浪費研究時間出來帶你們這些菜鳥,一個個的是不是對我的話很不服氣?以為自己的實力進去也不至於會差到什麼地步?嘿嘿…」

他不再多言,似乎真的懶得多說。

眾人靜靜在黑色漩渦之下等待著。很快一艘天藍色的梭形戰艦展開金屬雙翼,噝的一下跳躍出現在眾人身側不遠的空中。

「上吧。」

大家紛紛飛起,陸續進入飛艦,匯聚站在駕駛前廳,透過高硬度水晶玻璃望著正前方的黑色漩渦。

等到所有人全部進入后,傑迪這才飛進戰艦。關閉艙門。

「阿妮,進去吧。」他淡淡道。

「明白。」飛艦的智能核心發出女聲回答。

緩緩的,整艘三十多米長。十多米寬的天藍色飛艦緩慢飛入黑色漩渦,一寸寸的挺進,艦體表面不時被黑色漩渦摩擦刮擦下細碎的藍色碎末金屬。

整個飛艦內外都響起嚓嚓的刺耳摩擦聲。

猛然間,飛艦後方陡然噴出大股白色火焰粒子流,推動著整艘飛艦轟然往黑色漩渦中一射,瞬間消失在中心的黑色隧道內。

漩渦中,加隆站在前廳。望著前面一片漆黑的漩渦隧道,隱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時空變化彷彿在對自己身體進行過濾。

這種感覺很奇妙,彷彿全身都浸泡在溫暖的水流中。極其舒服。

轟!

猛然前方一片豁然開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