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劍仙?”江道明眉頭一皺,拱手道:“除魔殿殿主,江道明,拜見劍仙。”

李玄青也可以稱爲劍仙,當初酒劍仙,也是劍仙。

這洞府內的金色長劍,他不知道身份,但值得安玉漪等人恭敬拜見的,肯定不是尋常劍仙。



金色長劍顫動,一名道人虛影,在金色長劍旁緩緩凝聚。

道人揹負着雙手,渾身散發着神聖陽剛之氣,一道虛影,如同一柄絕世仙劍一般,令李玄青等人俯首。

“前輩。”李玄青神情恭敬地道:“沒想到能在這裏,遇見前輩,真是先祖眷顧。”

道人神情淡漠,平靜地注視着他們:“本座只出一劍,你們若能擋下,自可入門。”

李玄青面色一變,道:“前輩,您的一劍,晚輩可不敢接,您與先祖,也算是有淵源,何不照顧一下晚輩?”

“大唐前輩?”江道明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本座和李太白,確實算是有些淵源。”道人一眼看透了李玄青的底細,淡漠道:“淵源歸淵源,規矩歸規矩。”

“那麼,請前輩手下留情。”李玄青沉聲道。

江道明神情漠然:“這一劍,是一人擋下,還是我們全部一起接?”

“敢問前輩道號。”安玉漪恭敬道。

“你們一起接吧。”道人虛影淡漠道,右手按住劍柄,一股神聖炙熱金光擴散開來。



金光掃過,四周空間變幻,衆人已經出現在一方金色空間之中。

金色空間,無處不充斥着神聖陽剛劍意。

“一劍。”

道人神情漠然,緩緩拔出金色長劍,刺目的金光,照亮整個空間。

神聖炙熱的氣息,剛猛而霸道,瀰漫着淨化,誅殺一切邪孽的氣息。

一道劍光亮起,劍光充斥衆人視線,像是一個劍氣世界,鎮殺而來。

江道明眼中一寒,一股沛然力量,席捲而出。

李玄青神情一凝,青色長劍揮動,一朵清蓮凝聚而出,綻放無盡劍氣,護持自身。

安玉漪再次化出原形,金色屏障亮起,擋在身前。

其餘五人仙人,也在第一時間,仙力催到極限,施展絕學。

江道明目光凝重,這一劍,若是擋不住,他們全都要死!





龍象齊鳴,十一龍十一象,浩蕩而出,直接踏出登天步第九步。

誅仙弒神的氣息瀰漫,動盪虛空。

龍象誅仙掌!

轟隆隆

誅仙掌力,鎮天偉力,一擋劍光,卻見鎮天偉力在消散,龍象誅仙掌破滅。

青蓮劍氣破滅,陰陽二氣潰散,金色屏障震動,浮現無盡裂痕。

噗嗤

鮮血噴灑而出,五位仙人面色一白,背後出現虛空旋渦,直接將他們吞沒進去。

李玄青身上,浮現一朵巨大青蓮,擋住金色劍光,面色煞白,嘴角溢血。

江道明悶哼一聲,護體龍象龜裂開來,身上出現一道劍痕,深可見骨。

安玉漪比他們好上很多,金色屏障並未碎裂,只是消耗很大。 不過雖然看著齊九霄他們幾人,隔三岔五就有人被抬到丹堂,但大家卻同樣明白,這絕對是提升修為的最佳途徑之一。

於是也有一些膽子大點的弟子提出參與到他們的實戰演練之中。

幾人雖然下手夠狠,但時間久了,相互之間的了解也越來越多,實戰演練的效果也就越來越小,如今既然有新鮮血液注入,他們自然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於是,整個神陣系在這段時間內受傷的弟子卻是越來越多,但那些受傷的弟子卻皆是在傷愈之後又第一時間衝進演武場,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加入的弟子也越來越多。

雖然如此一來,加大了治療的成本,但因為李逸晨在丹器大比中的表現,使得神陣系近半年一生意大火,而且無論是天丹系還是精武系在市場方面也自覺的做出一些退讓,金耀天也就沒有在意這些消耗。

畢竟神陣系不是他一個人的神陣系,大家的實力都能提高那才是最好的現象。

而且如今神陣系已經儼然有著內城第一勢力的跡象,精武系雖然不爽於神陣系,但如今武傲天閉關,燕哲宜出走,哪怕是想找神陣系的麻煩也沒有足夠的底氣,而天丹系更是露出一副要與神陣系交好的姿態,畢竟原本三家實力就無比接近,如今又有了李逸晨這個雙料冠軍,的確交好遠勝敵對。

實戰演練漸漸在神陣系形成一定的規模,甚至有時更是數場同時進行,大家不斷受傷的同時亦能感覺到各自的修為在穩步提升。

而此時的李逸晨亦在星辰天河圖中再次參悟而又以一次觸碰到道心境後期的壁障,不過這一次李逸晨仍然沒有直接突破,而是又一次把這種突破的慾望壓制了下來,因為此時他還不能離開初尊界!

雲風門那些人還在外城,若是自己走之前不將他們安排好,以他們的身份可指不定要出什麼亂子,所以為了保險李逸晨還是決定出關之後再去外城走一遭。

如此一來,李逸晨也不敢再繼續參悟和修鍊下去,只得開始參悟起逍遙遊的身法來。

逍遙遊雖然深精無比,李逸晨一直以來經過無數的努力也僅得其皮毛,但有了星辰天思考圖的幫助,雖然還是有些困難,但效果卻也相當斐然,前後不到半年的時間,李逸晨對逍遙遊的掌握也就達到星辰天河圖的要求而被送了出來。

如今雖然李逸晨的逍遙遊還比不過劍靈那般洒脫,但與他之前自己琢磨的效果卻絕對是天差地別。

修鍊帶參悟,這一閉關,李逸晨便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當李逸晨神魂歸體適應片刻之後,開始把精神力掃向聖戒空間。

畢竟這一次丹器大比他可是足足賺上近十億極品靈石,哪怕一向不把這些身外之物放在眼裡的李逸晨此刻也忍不住想要看看這一筆前所未有的財富。

不過當李逸晨的精神探入其中,找到那個早已乾癟的儲物袋時,不由在聖戒空間中大喝起來。

「劍靈!劍靈……給我滾出來!」李逸晨的咆哮充斥著整個空間。

「老大……老大……你來了啊……」

「老大,什麼時候帶我們出去玩玩啊,在這裡人都要憋出病來了!」

不過劍靈還沒有出現,雷神等一眾出自青雲大陸九大凶地的幾個傢伙卻已經圍了過來。

「在這裡幹什麼,不用修鍊嗎?我辛辛苦苦搞出這麼好的修鍊環境是讓你們玩的嗎?」就在此時,劍靈的身影顯現於半空之中,一聲厲喝聲,雷神等傢伙卻彷彿極為怕他一般,只得帶著滿臉的哀怨看了李逸晨一眼之後又趕緊離去。

「那麼多資源,你一起用完了?」看著身影比起之前又凝實了幾分的劍靈,李逸晨雖然已經猜到這個結果,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廢話,若非這些資源,你覺得你能輕易進入到聖戒空間?若非這些資源,你覺得現在的聖戒空間環境能如此之好?」劍靈卻是得意的大袖一揮指著四周的大好河山說道。

被劍靈這麼一說,李逸晨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已經許久沒有進入過聖戒空間了,而這一次顯然沒有費什麼力氣就已經進來。

而此時空間中的山水鳥獸亦根本令人感覺不到這是在另外一個世界,這和真實的世界彷彿已要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如果一定要說有所區別的話,那就是上空的太陽雖然看上去還是微微有些赤眼,但卻感覺不到其中太強的溫度,但這般的真實感,卻是李逸晨之前從未在聖戒空間中感受過的。

「可是你也不能把那些資源全用完啊,我還要分一些給別人的!」對於那些資源,李逸晨到不是太過在意,只不過按慣例那其中肯定有齊九霄他們一份,否則李逸晨也不會追問劍靈,可如今劍靈全給折騰進來了,自己拿什麼給人家。

「這些就是你的問題了,我用的靈石是我憑本事贏來的,當初在武道自由挑戰擂台上,若非老夫出手,你已經敗在武傲天那小傢伙的手上,那樣靈石你同樣一根毛也得不到!」劍靈卻是一在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理是這個理,可你也得……」李逸晨也是有些無語起來。

「在說,若是不把這個資源砸進去,你那小媳婦能有所好轉嗎?」劍靈繼續補充道。

「什麼?你是說紫煙她醒了?」聽到沈紫煙的消息,此時李逸晨哪裡還顧得什麼靈不靈石的問題。

「醒到還沒醒,不過按我的估計,短則一年,遲則五年,這小妞必定能醒來,而且在本尊的調養下,只怕小妮子蘇醒過來,實力會直接在你之上!」劍靈說著再次大袖一揮,只見半空之中出現一道投影。

沈紫煙安睡在一張彷彿水晶一般的玉床之上,玉床中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光紋不斷匯入她的體內,而沈紫煙整個人臉色紅潤,呼吸均勻,與其說是昏迷,倒不如說是在安睡中修鍊。

「好吧,這次的事我就不計較了,不過以後在砸這些資源的時候,你能不能先給我商量一下?」看著沈紫煙的情況,同時也深知現在說什麼也沒用的李逸晨,退而求其次地說道。

「不能!」劍靈卻是異常乾脆地回絕道,「若是你要答應,我商不商量也無所謂,若是你不答應,那我也不會聽你的,在所以沒必要商量,你小子若是再廢話,我連你儲物袋裡的那些玩意兒一起弄來填這聖戒空間,你信不信!」

「你……」李逸晨曾經擔心劍靈會把自己所有資源一起砸在這聖戒空間之內,所以還在另一個儲物袋中存了一個小金庫以備不時之需,但李逸晨卻也明白,若劍靈真要打那些資源的主意,自己還真拿他無可奈何。

「好了,安心去修鍊吧,等到了以後,你就會明白,這些資源和這個聖戒空間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真正的天道本源並非你們看到的所謂的法則之力……」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劍靈難得的解釋起來。

「不是法則之力?那又是什麼?」提到修鍊之事,李逸晨頓時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尤其是提到天道本源,這更是直接關乎到修鍊之根本,他又如何能不上心呢?

「現在給你說了也沒用,雖然法則之力不能算是天道本源,但若是對法則之力的領悟不足,你同樣感受不到天道本源的存在,所以等時機到了,我自然會告訴你!」劍靈卻是帶著幾分高高在上的意味說道,「總之你只需要相信一個事實,那就是無論現在砸多少資源在聖境空間里都是值得的,因為將來你會得到更多的回饋,只怕到時你所後悔的只是現在砸少了!」

「又來這套!」對於這個時機到了自然會告訴你這套,李逸晨實在有些無語,接著又和劍靈簡單的交流了一番之後,也就退出了聖戒空間。

至於當初劍靈出手會不會引起內城中隱藏的強者窺視的事情,李逸晨根本不用擔心,他相信劍靈既然敢那樣做,那就肯定有著不被發現的把握。

退出聖戒空間,微微調整了一下思緒,李逸晨亦破關而出。

「李師兄!」

「李師兄……」

一路上,不少看到李逸晨的神陣系弟子紛紛恭敬的行起禮來。

而李逸晨出關這個消息也迅速在神陣系中傳播開來,以至於片刻不到的時間齊九霄等人就已經趕了過來。

看著眼前這群兄弟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一個個不僅傷愈,而且實力都還有所提升,李逸晨心裡也無比的欣慰。

「那個武道自由挑戰贏得那些資源,我在修鍊的時候已經用完,所以只有以後再給你們補償了!」雖然那些資源原本就是自己之物,但李逸晨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給大家解釋一下。

「什麼?一年的時間你修鍊用完了十億極品靈石?」齊九霄整個人頓時大瞪起雙眼來。

這到不是他不相信李逸晨的話,而是他覺得這一切實在太過驚人,不要說聖尊境初期,哪怕就是聖尊境中期的強者,一年的時間也不可能用得光十億極品靈石,否則那海量的靈氣絕對可以把人直接活活撐死。

「不相信?要不要試試我現在的實力!」李逸晨自然知道齊九霄不是懷疑自己的話,當即微微一笑帶著幾分威脅的將話題轉移開來。

「算了,你如今可是天榜第一,我這天榜第三十二的師弟可不敢輕易挑戰你!」不過提到如今自己已經衝進天榜第三十二,齊九霄還是微微有些得意。

「李師兄,金師兄請你過去一下!」就過就在此時,一個弟子走上前來向李逸晨開口說道…… 金耀天的邀請顯然在大家的意料之中,齊九霄等人雖然與李逸晨還有許多話要說,但此時到也識趣的讓開,畢竟與晨哥相處的機會還多著。

隨著那名弟子,李逸晨很快走到金耀天住所的後院。

「見過金師兄!」見著金耀天,李逸晨當即行起禮來。

「李師兄,你可別這樣,如今你是天榜第一,應該我這天榜第二叫你師兄才是!」看著李逸晨,金耀天當即打趣起來。

「金師兄別拿我說笑了,我也只是一時僥倖!」對於金耀天一直感觀不錯,李逸晨自然也不在意這些名份。

「怎麼樣,這一閉關就是一年,看樣子不僅恢復過來,應該還有不少收穫吧!」金耀天打量著李逸晨,雖然感覺不出李逸晨的氣息有什麼進步,但心裡卻覺得李逸晨比起一年前,似乎更加內斂了許多。

「偶有所得吧!」對於修鍊之事,李逸晨也不好多作解釋,而金耀天也沒有再去多問。

「如今你已經是雙料冠軍了,而且我聽思妍說,你在陣道上的造詣也相當不俗,怎麼樣沒有興趣來做這神陣系的領頭師兄!」金耀天看著李逸晨開口問道。

「金師兄說笑了,這領頭師兄可不是誰的實力強就能做的,何況真要論起實力,我也未必打得過金師兄!」李逸晨當即謙虛起來。

不過事實上,李逸晨也知道自己打敗武傲天最後靠的是劍靈的力量,若論自己的實力,哪怕經過了這一年的沉澱,同樣不敢說必勝武傲天。

而金耀天雖然排在第二,但與武傲天的差距相必也不會太大,若真動起手來,若是拋開外力,李逸晨還真的確沒有必勝的把握。

「我可沒有說笑,這些年來一直照顧著這把兄弟,在別人看來這領頭師兄的地位風光無限,但實則每天那麼多的瑣事對於修為的影響還是極大,我到是真想你幫我把擔子挑起來,我潛心修鍊一段時間也去中尊界看看裡邊的世界!」說到這裡,金耀天也是一臉的嚮往。

外城弟子無比嚮往中內城,但同樣內城弟子心裡也同樣無比的嚮往著中尊界,據中尊界的師兄們說,那裡邊才是真正修鍊的天堂,不僅僅是修鍊的環境,而更重要的是那個氛圍。

在中尊界,哪怕你就是不想修鍊,但是在那樣的環境下,你也不得不去修鍊,因為一旦你停止修鍊,就有可能被別人所超越,而被人超越就有可能遇到危險,那是一個你想停也不能停的地方。

而在這樣的壓力下,修為想要不進步都是一種奢侈。

「我的情況想必金師兄也了解一些,或是真把神陣系交到我手裡,只怕會牽連更多的人!」 我是來追星的 李逸晨看出金耀天眼中的真摯,到也認真地說道。

「唉……這到是個問題!」金耀天也只得無奈地搖起頭來。

身份到了金耀天這個地步,自然也知道李逸晨與輪迴殿之間的關係,而且李逸晨在內城之中運用靈火三式,更加坐實了他得到靈火上人的傳承,雖然說在青雲城中,輪迴殿不敢對神陣系的弟子如何,但若是李逸晨真的接掌了神陣系,那麼與李逸晨走得近的弟子難免會受到輪迴殿的關注,至於這份關注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命運,那就誰也說不清楚了。

金耀天的陣道其實距離尊階中級已經不遠,只需要再閉關一段時間,若無意外便可邁入,而這些年一直留在內城,其實也是放心不下神陣系的兄弟,因為他一走之後,神陣系少了支撐,必然會受到精武系和天丹系的打壓。

而李逸晨的出現令他看到一絲希望,可是如今李逸晨這麼一說,他自然也不敢讓神陣系的兄弟陷入未知的危險之中。

「其實金師兄也不必太過在意,思妍在陣道上一些思路獨數一幟,若能加以引導,將來的成就也必定不低,若是由她來接手神陣系想必也問題不大,同時還有齊九霄他們相助,估計神陣系就算髮展不足,但保住現在的地位到也不是問題!」李逸晨解釋分析道。

「說得也是,這到是我多慮了!」金耀天微微點頭后突然目光一凝,「你不把自己算進去,莫非你已經……」

哪怕見多了太多的風浪,但一想到這個可能,金耀天還是忍不住流露出震驚之色。

「師兄知道我的情況,我必須要快速的成長起來,等外城還有些事處理完了,我也打算進入中尊界!」李逸晨此時到也沒有否認。

「看來思妍說得沒錯,你就是一個小變態!」聽到李逸晨說要進入中尊界,金耀天也是一陣無語起來。

雖然進入內城弟子幾乎修為都在聖尊境初期巔峰,但想要邁入聖尊境中期,那可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則內城也不可能生活著這麼多的弟子。

可是李逸晨在進入內城一年的時間,卻揚言準備要進入中尊界,而且看李逸晨這番表情,顯然聖尊境中期對於他說已經沒有任何難度,這又能如何令金耀天不震驚?

要知道在內城中,能在百年之內邁入聖尊境中期者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而在這一個關口卡上數百乃至下千年者也比比皆是,可是李逸晨僅一年的時間就完成這個跨度,而且看李逸晨這番模樣,金耀天甚至懷疑,若非考慮到外城還有風雲門的弟子之事要處理,說不定這次閉關,李逸晨就能完成這個突破。

事實上也的確如同金耀天的猜測,天道力的修鍊原本就高於靈力,而李逸晨早已達到道心境中期巔峰,如今一旦突破那麼李逸晨要擔心的只會是自己到時的境界到底是相當於靈修的聖尊境中期還是後期。

畢竟按以往的慣例來看,自己天道力每突破一個境界,對於靈修來說,好像都是幾個境界的跨度,對於這樣的結果,李逸晨其實心裡也是有些沒底。

不過這點李逸晨到也不太在意,畢竟對於如今的他來說,實力越強自然越好,若是能直接進入聖尊境後期,而直接前往尊王界,對於他來說也不是什麼不可以接受的事實。

「算了,不給你討論武道了,太傷自尊了,要不咱還是交流一下陣道,思妍那小妮子可把你的陣道吹上天了,我讓她給我講一下,她卻說你教的東西沒有你的許可不能外泄,弄得我可是心癢不已!」金耀天當即話鋒一轉說道。

不過出自於金耀天的內心,此時到不是真想和李逸晨交流什麼陣道,而是有心要指導李逸晨一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