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劉亮有點著急了,那件事情他已經憋了很久了,他實在是一個藏不住話的人,有什麼秘密千萬別讓他知道。他的嘴巴才是最不嚴實的。

「我過生日那晚,郭如雲中場出去了,我找她回來后我們就散場了。其實當時燕飛飛跟著方微雨出去了,然後郭如雲又偷偷跟著燕飛飛出去了,結果郭如雲看見燕飛飛和方微雨在洗手間門口抱在一起,她就一個人躲起來傷心了!」

「後來她遇見了一個醉漢,那醉漢企圖對她不軌,幸好我及時出現,把那醉漢狠狠揍了一頓,我就扶著她回包間了。你沒看見她當時倒在我懷裡,哭成啥樣了……」

劉亮忽然哀傷的嘆了一口氣,「現在我雖然替燕飛飛和方微雨開心,可是想起郭如雲我的心裡還是有些許難受啊!」

尹傑在一邊兒好像在聽什麼離奇的故事一樣,神情詫異的看著劉亮:「你說的話我怎麼不相信了,整的夠滲人的!我看那郭如雲對燕飛飛一點兒意思都沒有,你一個人在這兒瞎編了吧!」

「切,每次都這樣,跟你說正事的時候你都不信我!」劉亮拿眼睛瞪著他。

此刻他的心裡又浮現出郭如雲倒在他懷裡哭泣的畫面……

「尹傑,還有我那哥們肖陽,他看上方微雨了!你說這怎麼什麼事兒都讓我遇上了!以後做人可得小心了,兩邊我都得罪不起!」

尹傑驚訝的看著劉亮,他沒想到肖陽也對方微雨動起了心思……

燕飛飛一進家門,就連忙喊了聲:「玲玲——」

可是屋裡沒有人回應。

他的心不由得緊張起來,「玲玲——」他一邊喊著一邊走去燕雙鈴的卧室,敲了敲門,隨後推門而入。

床的後面傳來一陣陣小聲的哭泣,燕飛飛迅速走過去,看見燕雙鈴蜷縮在地上,雙手抱膝,頭扎進不斷抖動的肩膀里……

燕飛飛情不自禁摟住妹妹,「別怕,哥哥回來了,以後天氣不好的時候哥哥都陪著你,再也不出去了,好嗎?」

燕雙鈴微微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看著哥哥,輕輕點了點頭。

燕飛飛扶起妹妹,「走,哥陪你去床上睡,地上太涼了……」

燕雙鈴在地上坐得時間太久了,她站起來時雙腿麻的失去了知覺。燕飛飛打橫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上,又給她蓋好被子,「你先躺著,我去給你倒熱水!」

他剛離開床邊,燕雙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哥,我睡不著,外面又打雷了……」

燕雙鈴從小沒有父母的陪伴,一遇到雷雨天氣,就很是害怕。

「沒事,哥給你先去倒水,你喝了暖暖身子,免得明天感冒,等下哥陪你睡吧!」

「嗯……」

燕雙鈴緩緩鬆開哥哥的手,目光里充滿了恐懼和對哥哥的依戀。

燕飛飛倒了杯熱水,連自己淋濕的頭髮都沒顧上擦擦就走去妹妹的房間了,他看著妹妹喝了熱水,又陪著她入睡……

他看見了妹妹眼角的淚痕,心裡某一處柔軟的角落又開始刺疼……

他給自己承諾:「這一輩子,他一定會保護好妹妹,讓她以後過得幸福快樂!」

燕明這次跑生意出去一月有餘了,除了給燕飛飛來過幾通電話,匯過一次錢之外,他們父子之間沒有其他的任何聯繫。

家裡的重擔自然落在燕飛飛的身上。

他們家在人民路的一個巷子里,那是燕明祖上唯一傳下來的家業,當初家裡地基上只有四間平房,傳到燕明這裡最值錢的也就是那塊地基了!

燕明自己攢錢把房子翻修成了一幢三層樓房,一二層是複式的,最上面一層都是單間,打算以後裝修好了招租。

燕飛飛回屋換了衣服,躺在床上,幻想著明日要給方微雨的如何正式告白……

周日清晨。

「哥哥,哥哥……你怎麼啦……」燕雙鈴趴在床邊喊了半天,也沒有聽見燕飛飛回應她,他好像睡得很深沉。

燕雙鈴忽然想起昨晚看見哥哥時他的頭髮上都在滴水,「他不會生病了吧!」她伸手摸上哥哥的額頭。

「怎麼這麼燙啊!」燕雙鈴急的眼淚花在眼裡打轉,她匆忙跑出了大門。

巷子路口有一個診所,劉大夫和燕明是老相熟。

「劉叔叔,劉叔叔,你快去看看我哥,他好像病得很嚴重……」

劉大夫正在裡屋給人扎針,「好好好,我就來!」

「劉大夫,你快點……」燕雙鈴一著急,那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已經不受控制的順著臉頰流下來。

劉大夫從裡屋出來,看見燕雙鈴的模樣,嚇了一跳,「別哭了,走,帶我去看你哥!」

「孩子,你哥沒事!他發燒了,輸了液就會沒事的,你能照顧他嗎?」

「我可以!」

燕飛飛輸液后燒退下來了,他昏頭昏腦的一直睡著,沒有醒來。

方微雨傻傻的坐在電腦前盯著qq發獃,「怎麼回事,一天都沒有聯繫我……他幹什麼去了啊!」

她實在沒有忍住,便發信息問了劉亮和尹傑,他們都說沒有見他。

楊慧本想帶女兒去逛商場,從早上就看她盯著電腦發獃,一直看到了中午。

方微雨在逛淘寶,楊慧也就沒有再打擾她,喊了另一個朋友去逛商場了。

燕飛飛一天都沒有消息,她心裡有些不踏實了。

下午四點左右,方微雨迷糊著眼睛趴在電腦桌上,頁面右下角的qq圖像突然閃了一下,她立馬精神倍增,點了一下閃動著的qq。

「在嗎」,網名為「不可以哭也不認輸」的發來信息。

方微雨一邊兒驚喜,一邊兒埋怨,等了一天終於來信息了!

「在」,燕飛飛在手機屏幕上看見了「幽幽草」的回話。

「不可以哭也不認輸」:今天感冒了,在輸液,本想約你出來的……

「幽幽草」:你感冒了?嚴重嗎?昨天都好好的!

「不可以哭也不認輸」:昨晚淋雨了!

方微雨想到昨晚他送自己回家後過了一個多小時才下雨的,他幹什麼去了,回家那麼慢?

「幽幽草」:你送我回家后沒有直接回去嗎,怎麼會淋雨?

燕飛飛心裡一驚,這丫頭心思還挺細膩!以後他想要撒謊可沒那麼好糊弄啊!他的眉宇間流露出一陣喜悅。

「不可以哭也不認輸」:尹傑和劉亮找我,我們一起玩了一會兒……

「幽幽草」:那你現在感覺好些了嗎?

「不可以哭也不認輸」:好多了!

他們兩個第一次在qq聊天,聊了幾句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方微雨便借口有事下線了。

方微雨左思右想還是不大放心,她在書桌前坐了幾分鐘,又打開qq聯繫了劉亮,她主動約他要去看望燕飛飛。 劉亮又打電話喊了尹傑,他們三人約好集合地點準備前往燕飛飛家。

「媽,我同學病了,可能有點嚴重,他爸爸不在家,我幾個同學喊我去看他!我這會兒就要走了,他們等我了!」

「男生還是女生啊!」楊慧隨口問到。

「女生……」方微雨有些心虛的說到,可她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所以沒有引起老媽的注意。

楊慧從儲物間提出別人送的一箱安慕希遞給女兒,「女同學的話把這酸奶提上,看望生病的同學不能空手去吧!」她順手梳理了一下方微雨的頭髮。

「早點回來!媽媽給你把晚飯留著!」楊慧叮囑到。

「知道了,媽!再見!」方微雨在門口換好鞋子,提著酸奶走了。

人民路一個十字路口處,劉亮和尹傑看見了走下公交車的方微雨。

「方微雨,你夠有心啊,還買了補品!」劉亮調侃到。

「別挖苦我了,趕緊提著,重死了!我胳膊都酸了!」方微雨把東西塞給了劉亮。

尹傑問到:「我們也買點東西吧!」

劉亮掏出50元遞給尹傑,「用我的錢吧,你再別花錢了,留著自己用!」他知道尹傑家裡的情況,每次吃飯、聚會什麼的,很少讓尹傑掏錢。

尹傑也沒有跟他客氣,拿過他的錢,穿過馬路,到對面的水果店去買水果了。

劉亮這次長記性了,他拿出電話先給燕飛飛報備了一下他們三個已到他家門口的事。

燕飛飛一咕嚕從床上爬起來,走去洗手間洗漱了。

他用了三分鐘簡單收拾了一下,又囑託妹妹去廚房燒水。

「燕飛飛,我們來了!」劉亮故意扯著嗓子吼道。

燕飛飛幾步走到大門口,打開了門。

方微雨抬眼看見了他,她的目光里有擔心,有緊張,也有忐忑。他的臉看上去少了平日的血色和紅潤,有些微微泛白。

「你感冒好些了嗎?」她柔聲問到。

燕飛飛主動迎上她的目光,「燒早退了,小感冒而已!」

劉亮在一旁添油加醋,「我們先進去,你倆站這兒慢慢深情吧……」說完他一個迅疾的轉身,和尹傑一起先進屋了。

燕飛飛這個時候沒功夫和他鬥嘴。

「走,我們進去吧!」

「恩!」方微雨跟著他進了屋。

燕飛飛安排妹妹去外面菜店買菜,他差遣尹傑陪燕雙玲一起去。

方微雨坐在沙發上偷偷抬眼瞅著燕飛飛,他的側臉輪廓分明,喉結突出,他剛剛喝了一口水,喉結很自然的上下動了一下。

燕飛飛轉頭看向方微雨。

方微雨迅速移開目光,小臉又情不自禁的開始發熱,她一緊張就這樣,想藏也藏不住。何況剛剛她還那麼出神地望著他……

「你先喝水,家裡沒有什麼吃的,我平常從不吃零食!」燕飛飛對她說。

「哦,沒事!這會兒不想吃東西……」方微雨轉頭對他微微一笑,「你吃藥了嗎?」

「中午吃了!」燕飛飛看著她,「晚上在我家吃飯?」他的語氣有點在徵求她的意思。

「呃……我媽可能給我留飯了!」

「你給家裡打電話說一聲吧!」

方微雨也想多呆一會兒,她便拿過燕飛飛的手機去院子里給老媽打電話,老媽允許她在同學家吃晚飯了。

電話里她自然對老媽撒了謊,她不想讓老媽知道她現在在一個男同學家裡,也只好撒謊了。

劉亮洗了剛剛買來的蘋果,遞給方微雨,「來一個吧,到他這裡只能拿自己買的東西招待自己了!」

「給我也來一個!」燕飛飛瞟向劉亮,「來我家不吃你自己的,還想吃誰的啊!」

「大哥,你感冒啊,能吃蘋果嗎?」劉亮關心地說。

「還是別吃了,這蘋果有點冰,萬一再咳嗽怎麼辦?」方微雨緊接著說。

燕飛飛仔細看著她,他的眼裡心裡升騰起一股股暖意,他好久好久沒有被人關心過了,就像剛才這樣簡單但含著溫暖的話語也沒人給他說過。主要是他平時的日子裡太過孤單和冷清了。

方微雨就是一股來自南方的暖流,溫暖了他心裡的寒冷。

劉亮被蘋果嗆住了,他連著咳嗽了好幾聲,「你倆這狗糧灑的……」他又咳嗽了兩聲。

方微雨拿著一個蘋果,走去了廚房。

「燕飛飛,有開水嗎?」

「有啊!」他指了一下牆角的暖瓶。

方微雨拿著菜刀削了果皮,切成塊,放進碗里,倒了熱水……

「燕飛飛,給!現在你可以吃了,我……」她要說的話一下卡住了,她差一點將媽媽說出口。因為剛剛她是學著媽媽的樣子做的。

燕飛飛雙手接過,那暖暖的溫度緩緩傳進他的心裡,他不會說謝謝,只是有些感動的看著她,「你還真把我當小孩兒了嗎,我沒那麼脆弱!」

「趕緊吃吧,別逞強!今天是誰睡了一天,還打吊針的!」

燕飛飛無話可說了。

燕雙玲買菜都是依照哥哥的口味買的,她也不知道別人喜歡吃什麼!她買好了菜,尹傑主動從店老闆手裡接過袋子,「我來提吧!」他看著燕雙玲弱不禁風的樣子都不忍心讓她提了。

尹傑經常自己做飯。菜買回去之後,他就主動挽起衣袖,開始做飯了。

燕雙玲蒸了米飯,尹傑忙活著洗菜。

劉亮在客廳呆了沒幾分鐘就溜去廚房了,他嘴裡還嘟囔了一句:「我才不當電燈泡了!」

燕飛飛吃了幾塊蘋果,忽然一陣接著一陣咳嗽起來,方微雨連忙給他倒了杯熱水,「喝點熱水會好些的!」

他接過杯子喝了幾口,「一年都沒感冒,這節骨眼上感冒,真是的!」他想到今天原本是他向她正式表白的日子,心裡就更惱火自己為什麼會感冒了!

「我去炒菜吧!」燕飛飛放下杯子,去了廚房。

方微雨跟在他身後,「你還會做飯?」她驚奇地問到。

「不做飯我和我妹吃什麼啊!」燕飛飛到了廚房,看見尹傑正準備下廚,他走過去從尹傑手裡接過鏟子,「今天我來炒菜!」

「你是病號,還是我來吧!」尹傑說,「我的手藝也能湊合。」

劉亮站在尹傑身後,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活生生地拽過去,「你怎麼這麼死腦筋啊!燕哥今天是要好好表現自己的手藝,你怎麼不給人家機會呢?」

方微雨和燕雙玲站在一邊兒都笑了,尹傑轉動著眼睛,算是明白了劉亮的意思。

燕飛飛又咳嗽了一聲,轉頭在劉亮腦門上拍了一下,「就你聰明!」

Leave a Comment.